第1189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004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

    沐筱萝活动了一下有些酸麻的手足,报以夜倾宴冷冷的一笑。

    懒得再跟夜倾宴多费唇舌,沐筱萝飞快的解开夜胥华的穴道,帮着他从冰蚕毒网里面出来。

    夜胥华一旦获得自由,马上就忙碌了起来,他悉心检查了郝晟煜、邵兵、小翠和林可儿身上的余毒情况,解开他们所中的穴道,替他们清除余毒,忙得不可开交。

    沐筱萝这才放心的走到夜倾宴跟前,对他说:“我根本就没有中毒,也没被点中穴道,我只是被困在网中而已。感谢你替我弄开这张破网,以后的事情,当然就不劳你动手了。”

    声音娇嫩婉转,有如黄莺出谷一般的悦耳动听,可是在夜倾宴听来,却是那样的刺耳和刺心。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个沐筱萝的武功,究竟到了怎样一种惊世骇俗是地步,居然连自己的梅花毒池,郝晟逸的点穴功夫也奈何不了她?

    可是紧接着,夜倾宴的脸上,又露出笑容来了。他还有一招杀手锏没有使出来,或许这一招,还能令他翻本,反败为胜也未可知。

    很快的,夜胥华就把大家身上的问题给解决了,现在摆在他们面前的路,是想办法进快离开这里,然后再进皇宫揭穿郝晟逸的丑恶嘴脸。

    邵兵精心地收起那张冰蚕毒网,他太震撼了,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这样的好东西。竟然是刀枪不入呢,这要是拿去网鱼的话,恐怕一辈子也不会坏,不需要修补吧?

    想到这里,邵兵禁不住哑然失笑起来,暗骂自己真是个土包子,居然会想到拿这种威力无比的,比金子还要宝贵的网子去打鱼!

    现在有了这种厉害之极的武器,凭他再怎么厉害的敌人,那还不得乖乖的听任自己摆布吗?

    就连师父跟风师叔,都拿它无可奈何,试问这个世界上,还能有几人奈何得了它的?自己只要拥有了它,这以后的日子,可就好过得多喽!

    邵兵目光转动,看见了夜倾宴双手戴着的那双精美无比的手套,他马上跑过去把手套给摘下来,套在自己的手上。

    既然师父如此对待夜倾宴,可见这家伙不是什么好人,自己也就没必要再跟他客气了。网子被自己收了,那这双手套,自然也应该归我邵大爷所有才是。

    夜倾宴眼睁睁地看着邵兵,从自己的手上褪去冰蚕金丝手套,再戴到他那双粗糙不堪的大手上去,不禁火帽三丈。

    他想不通,为什么这个不入流的家伙,居然会跟沐筱萝打得火热?这简直令人难以想象。若在平时,像邵兵这样的小角色,早被夜倾宴弄死一百回了。

    苦于穴道受制,夜倾宴就算是再生气,却也毫无办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邵兵任意糟蹋着他的宝贝,一点办法都没有。

    沐筱萝带着大家走出牢房,一路来到密室之中。对夜倾宴随便就杀死那么多的人,沐筱萝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忍不住埋怨起夜倾宴来,说这些侍卫们不过是奉命行事而已,根本罪不至死,夜倾宴这样滥杀无辜,早晚是要遭到报应的。

    夜倾宴振振有词,说留下他们只能是后患,什么罪不至死?难道非要等到他们做出十恶不赦的事情了,才能动手除去他们吗?防患于未然这个道理,连小孩皓澈明白,为什么你就是不懂呢?

    沐筱萝只有默默的摇头,对夜倾宴的这一番歪理叹息不已。可是,夜倾宴的这番话,却被两个人听进心里去了。一个是邵兵,还有一人,竟然的郝晟煜。他在心里反复咀嚼着“防患于未然”这五个字,脸上是若有所悟的神色。

    密室里面金碧辉煌,只可惜早已是星月轮换,物是人非了。沐筱萝招呼大家坐下休息一会儿,找点吃的先填饱肚子。这一出去,将会面临着一场生死的恶战!

    大家都明白兵贵神速的道理,郝晟逸的密室里,随时准备着丰盛的酒菜,但是因为他本人善于用毒,谁也不敢安心享用,便把每一样都先喂夜倾宴吃一点,见他吃了没事,大家再分着吃了。

    吃饱喝足之后,沐筱萝对大家进行了详细的分工。郝晟煜对这里的情况最为熟悉,又是前太子的身份,虽说郝晟逸诬陷他杀了三皇子郝晟风,可那毕竟属于高度机密之事,一般人是不会知晓的。

    有了这个便利,郝晟煜想要走出这个太子府的话,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困难。小翠跟林可儿武功较弱,连自保都成问题,不宜单独行动。沐筱萝就安排她们两个,跟着郝晟煜一起进宫面圣。

    邵兵见多识广,阅历丰富,而且能说会道,善于察言观色,就让他随同众人进宫,帮着郝晟煜澄清冤情,想来应该不会出什么大问题。至少,他能够想办法拖延时间,给沐筱萝他们争取机会。

    郝晟煜对郝晟逸的太子府比较熟悉,而且又认识一些侍卫头领,走动起来自然就便利多了,他听从师父的安排,提供了一些这里的情况,千叮万嘱他们珍重小心之后,这才恋恋不舍的带着三人离去。

    沐筱萝跟夜胥华商定,与其跟郝晟逸硬碰硬拼,不如端了他的老巢,断了他的退路,来一个釜底抽薪,找出郝晟逸豢养的死士,和勾结朝中大臣掌控朝政的铁证来,给郝晟逸以致命的一击。

    夜倾宴冷眼旁观,见沐筱萝的所作所为,对自己大有益处。郝晟逸被重创,大雪国必定大乱,而大陵国的皇帝赫连皓澈,此刻又正好处身于这个多事之秋的大雪国。

    眼前沐筱萝跟郝晟逸的这场对决,将会是一场无比惨烈的战斗,无论他们谁死谁伤,自己都会是那位渔人得利,坐享其成的人。

    安排好一切之后,沐筱萝来到夜倾宴面前,替他解开了穴道。

    夜胥华跟夜倾宴大惊失色,沐筱萝这一着,太出乎他们的意料了。夜倾宴甚至还想,沐筱萝会杀了他呢!毕竟他们是这么多年的死对头了啊!

    自己跟沐若雪对沐筱萝一家的伤害,早就是罄竹难书,夜倾宴想,即使沐筱萝杀了自己,那也在情理之中,没有什么说不过去的地方。

    面对大惑不解的两个人,沐筱萝解释说,夜倾宴为了救他们几个人,导致触怒了郝晟逸,已经不再是太子府上的贵客了,可能郝晟逸现在连杀了他的心都有呢。

    无论夜倾宴以前跟自己有什么过节,目前的情势是,他们已经是拴在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除了同心协力共谋出路之外,再有就是自取灭亡这条路了。

    这个安排,也是沐筱萝的高明之处。眼前的他们,也只有放下恩怨齐心协力这一条路了。夜胥华跟夜倾宴两人,不禁在心里暗暗佩服起沐筱萝的雄才大略来。

    他们甚至觉得,尽管面临着一场凶险万分是决战,但是因为有沐筱萝在,他们的心里竟然很踏实,再没有以前那种,临阵之前患得患失的心境了。

    沐筱萝跟夜胥华和夜倾宴,三个人分三个不同的方位,背靠背地从密室里走了出来。

    整个荷花池齐围,部被郝晟逸的死士跟军士们包围了。他们分不同的方位,对荷花池进行了密密层层的围困。

    那些目光呆滞、面无表情的死士排在最前面,一色的黑衣,有两百来人之多。黑衣死士后面,是副武装的军士,箭上弦,刀出鞘,在月光下面闪着清冷的寒光。

    只听一声呼哨声响起,千万支箭突然间,就向着沐筱萝他们三人射了过来,满天都是黑压压的利箭,呼啸着雨点般地向着他们落了过来。

    三人运掌如风,沐筱萝内力最强,她负责上盘的防御。夜胥华在万毒谷中也练就了金刚之躯,功力大有长进,他负责中盘的防御。夜倾宴在三人中功力最弱,负责下盘。

    他们同心协力催动真气,在身体齐围形成一个巨大的气场,那些射来的箭一碰到这堵真气铸就的铜墙铁壁,都纷纷掉了下来,不大一会儿功夫,地上就堆起了厚厚的一层箭矢。

    弓箭手射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天上飞舞着的箭矢才逐渐稀薄下来,地上堆积起来的,至少也有十万来只箭了吧?就算他郝晟逸准备再充分,也不可能有再多的箭矢了吧!

    三人终于松了一口气,催动真气这么长的时间,早已耗费了他们不少的内力。正想借此机会喘一口气,调节一下体内的真气时,就见那些面容可怖的黑衣死士,分四面八方走出十个人来,从荷花池外面的曲折回廊上,向着沐筱萝他们这边走了过来。

    沐筱萝暗叫一声不好,她低声对夜胥华和玥倾宴说,我们想办法冲出去吧,这里四面都是水,又不知道水里是否还有什么名堂,若只在上面打斗的话,我们会永远被局限在这里,除了被动的挨打之外,一点控制局面的余地都没有。

    三人来不及调整内息,一起运气提神,大喝一声,身子如三只大鸟一般,从密室前如山的箭矢之中,突然拔地而起,飞向池塘外面的庭院之中去了。

    十名出列的黑衣死士大声呼喝着追杀过去,那些没有出动的死士跟军士们,仍然保持着原来的队形,仅仅是把目光转向了他们,并没有任何的举动。

    三人落脚之处,是荷花池和正殿后门之间的庭院中。沐筱萝和夜胥华两人目光交汇,故意延迟落地时间,等到夜倾宴先着地之后,他们这才稳住身形,放心地着了地。

    黑衣人如影随形地跟了上来,也不答话,出手就是狠招,向着三人攻了过去。

    沐筱萝跟夜胥华夜倾宴三人,刚刚运用内力,挡了那么多的箭矢,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被黑衣人紧紧地缠上了,当下只好打起精神,再与黑衣人打斗起来。

    这十个黑衣人虽说是郝晟逸殚精竭虑豢养的死士,神智跟身体受到药物的控制,攻击力大幅度提高,而且原来的武功底子也不弱。

    但到底时日尚浅,还没成什么气候,在沐筱萝等高手的面前,也算不得什么厉害角色。不一会儿,就有三四个人连续受伤倒地,其余的人只是稍微楞了一下,跟着又不管不顾的攻了上来,竟然是拼命的打法。

    突然响起来刺耳的哨音,队列里面又走出十个黑衣人来。他们不声不响、面无表情地向着三人扑上来,接替下先前的人,和沐筱萝他们,又战在了一起。

    前一拨黑衣人默默地抱起地上的伤者,退了下去。动作之规楚、行动之迅速,令人咂舌不止。

    新来的黑衣人使得是一色的长剑,他们自发地分成三组,每三个对付一人,把沐筱萝等人团团围住厮杀起来,剩下的一个游走于这三个打斗圈子之间,侍机发难,给沐筱萝他们以致命的一击。

    激战多时,十个黑衣人渐渐处于下风,哨音再度响起,又有十人替补上来,换下这落于下风的十人。

    新来的这一拨黑衣人用的是铁锤,力大无穷,他们依然按照上一拨的战术,三人一组的围攻沐筱萝他们,只是剩下的那个人有些阴险,他手里的铁锤是用铁链连着的,就因地制宜,用铁链在地上扫来扫去,专门攻击敌人的下盘。

    夜倾宴一不小心,被铁链套住了右脚,黑衣人狠命一拉,夜倾宴还来不及张口惊呼,就已经被绊倒在地上,那三人二炳大锤,直向他头上身上招呼下来。

    沐筱萝大惊,一招蛟龙出海,夺过一把铁锤来,一扬手,朝着砸向夜倾宴身上的那二炳大锤就扔了过去。只见一连串的巨响过后,火星迸溅中,惨叫声不绝于耳!

    夜倾宴身边的四个人,早有两人死于非命。一人被砸碎了脑袋,一人被击破了肚腹。心肝肠肚流了一地,惨不忍睹。

    还有一人被大锤擦伤脸颊,半边脸血肉模糊的,显得狰狞之极。另外一个没有受伤的黑衣人,眼见得同伴死的死伤的伤,他突然发疯般的扔掉大锤,上前抱住夜倾宴,张嘴就狂咬了起来。..

    夜倾宴那里见过这等阵仗,早吓得魂飞魄散,杀猪般地惨叫起来。沐筱萝也被吓了一大跳,只好随手抓起一人,向着撕咬夜倾宴的那个黑衣人摔了过去。

    沐筱萝劲道奇大,黑衣人收势不住,直接把发狂的同伴扑倒在地,紧紧地压在他的身上去了。

    发了狂的那位黑衣人,大概神智已经不清醒了,他突然发现有人攻击自己,也不管是谁,张嘴就乱啃乱咬起来。

    那黑衣人见同伴如此疯狂,吓得拼命想跑,可惜被后者紧紧抱住,那里还能挣得脱?不一会儿,一张脸就被同伴啃得像个烂柿子,血肉模糊的犹如鬼魅一般,看一眼就能吓死人。

    黑衣人拼命扭动着身子,惨叫声惊心动魄,看得其余的黑衣人跟军士们个个心惊胆战,心里顿生怯意,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了进去,好避开这场惨烈无比的战争。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