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0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941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重生七十年代:老公,求嫁!盛华娘娘有毒:王爷,您失宠了天阿降临凡人修仙之仙界篇都市天龙至尊

    夜倾宴趁机跑到沐筱萝身旁来,跟她背靠着背,在才放心地喘息起来。他一生发起过无数次战争,也经历过很多的战斗,可这样血腥的场面,还是第一次经历过,也是吓破了胆。

    哨音又响了起来,紧随哨音,又飞射出十个黑衣人,替下使锤的同伴,跟沐筱萝他们,又激斗在一起了。

    夜胥华慢慢退到沐筱萝身边,与她和夜倾宴背靠背连在一起。他不再手下留情,掌风凌厉,一连劈翻了两人,把攻击夜倾宴的黑衣人也解决了一个。

    夜倾宴精神大振,终于有空腾出手来,伸进怀里掏出一包粉末来,劈头向着黑衣人洒了过去。一片惨叫声响了起来,剩下的七个黑衣人,部捂住了脸面,鲜血从双眼中流了出来,凄厉如鬼。竟然都瞎了!

    这一拨的黑衣人,几乎军覆没。大家看沐筱萝他们居然越战越勇,禁不住心里打起鼓来,不知道下一个遭殃之人,会不会就轮到自己身上了?

    哨音尖利而急促地响了起来,这一次出动的黑衣人,不是十个,而是五十个之多。只见黑压压的一大片黑衣死士,向着沐筱萝他们,密密层层地包围了过去。

    玥倾宴故技重施,又洒出毒粉,又有黑衣人中毒倒了下去,可是紧接着,更多的黑衣人又围了上来,居然是前仆后继,无止无休的黑衣人,源源不断地攻击上来。

    哨音接连响起,所有的黑衣死士们,突然部出动了。无数个黑色的身影,犹如鬼魅一般,把沐筱萝他们三个人,给包围了个水泄不通。死了一拨又上来一拨,伤了一茬儿,接着又上来一茬儿。

    这样的车轮战术,任凭沐筱萝他们再有通天彻地的能耐,也是坚持不住的。眼看着夜倾宴的毒粉所剩无几,黑衣人发一声喊,一齐向着他亡命地杀了过来。

    习武之人,受伤丧命本是寻常之事,死伤在人家的手里,也只能怪自己技不如人学艺不精,并没有什么解不开的仇恨。

    可是这夜倾宴并非光明正大的用武力战胜他们,而是使用阴招,用不入流的手段残害别人,这就不符合江湖的规矩了,大家同仇敌忾,矛头部对准了他,大有不杀了他难以泄愤的架势。

    夜倾宴一生用毒无数,从来不知道会引起这么严重的后果,眼看着那么多面无表情的人向他逼过来,仿佛追魂夺命的厉鬼似的。不由得吓破了胆,转身就往无人处逃了过去。

    他这一逃,才是真正的陷身于险境之中了。一霎时,四面八方围攻过来的黑衣人,就把夜倾宴困在核心,把他给层层包裹了起来。

    夜倾宴惊骇得失声叫了起来,犹如困兽般凄厉无比的哀嚎声,直把郝晟逸的这一座太子府邸,给变成了人间炼狱一般。

    风静月跟沐筱萝,正在专心地对付着围攻他们的人,两人的心头逐渐焦躁起来,出手再不留情。他们想早点结束这场惨绝人寰的战斗,尽快去跟郝晟煜等人会合。

    毕竟,那才是沐筱萝跟夜胥华此行真正的目的,郝晟逸太子府上的这些人,跟沐筱萝他们无仇无怨的,两人并不想伤害他们。

    激战中,不断有黑衣人死伤在沐筱萝跟夜胥华的手下。奈何那些黑衣人仿佛飞蛾扑火一般,前仆后继往他们两人的掌风里钻,仿佛永远也杀不完似的。

    突然听到夜倾宴的惨叫声,沐筱萝跟夜胥华这才发觉,夜倾宴不知什么时候离开了他们,跑到别的地方去了。

    两人心里暗叫一声不好,同时飞身扑向夜倾宴声音发出之处。可惜已经晚了,夜倾宴的身体,早在黑衣人密集的刀剑之下,变成了一堆血淋淋的、惨不忍睹的肉酱!

    沐筱萝跟夜胥华对视了一眼,沐筱萝的眼中,大有不忍心的神色。夜胥华更是摇摇欲坠,尽管夜倾宴作恶多端死有余辜,不过到底是兄弟一场,眼睁睁地看着他死在自己的面前,夜胥华的心里,简直自责后悔得要死。

    夜胥华这一分神,身上立时就中了两剑一刀,虽然不是致命伤,却也使得他行动缓慢起来,再也发挥不出以前的威力来了。

    沐筱萝大吃一惊,劈手夺过一名黑衣人手中的长剑,嬛起一片剑花,把夜胥华牢牢地护在里面。沐筱萝飞快地点了夜胥华的穴道,替他止住了不断流出来的鲜血。

    围在战场外面,整装待发的军士们,起先看见沐筱萝等人凶悍之极,只要碰到他们手上的人,非死即伤。夜倾宴的毒药更是令是心惊胆战,一旦沾上那些白色的粉末,眼睛立刻就被毒瞎了,那可比要了人的性命,还要令人胆寒呢!

    每个人都在暗中捏了一把冷汗,巴不得找个理由逃开才好。不过转眼之间,又看见沐筱萝他们一死一伤,只剩下沐筱萝一个人了。军士们不由得精神大振起来,发一声喊,部向着沐筱萝攻了过去。

    情势非常的危急,夜倾宴已经死于非命,倒是可以不用去管他了。可是夜胥华受了重伤,沐筱萝既要分心照顾他,又要对付这些多如牛毛的黑衣人跟军士们。

    就算是沐筱萝有三头二臂,也是叠遇凶招,险象环生起来,不多时沐筱萝的身上,就被刀剑刺伤砍伤了好几处。鲜血把她月白色的衣裙都给染红了,月光下看来,仿佛那盛开怒放的曼珠沙华。

    沐筱萝死死地护住夜胥华,出手的速度跟劲道,也明显的减弱了。她脚步有些虚浮了起来,情势危险万分,俩个人随时都有葬身敌人刀剑之下的可能。

    夜胥华眼看着沐筱萝,为保护自己连遭凶险,心里着急万分。突然,他一咬牙,猛然推开了沐筱萝,只见夜胥华双掌犹如狂风骤雨一般,向身边的黑衣人跟军士们拼命地攻了过去。

    夜胥华疯狂地攻打着身边的人,刻意地边打边移动身子,离沐筱萝越来越远了。他这竟然是同归于尽的打法,是想用自己做诱饵引开敌人,给沐筱萝制造逃命的机会呢!

    沐筱萝看出夜胥华的用心来了,心里又是感动又是生气。她痛心疾首的大叫起来:“玥哥哥,你疯了吗?”

    夜胥华惨笑着回答道:“嬛儿,你快走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可不想没人给我烧纸,没人给我报仇啊!”

    沐筱萝又痛又怒。连声音都跑了调,她发了疯般的尖叫起来:“你我夫妻同心,自当生死相随。你若死了,我绝不独活!沐筱萝说到做到!”

    最后这一句话,沐筱萝几乎是咬牙切齿说出来的。夜胥华被镇住了,他终于明白了一个事实,自己这么急于求死,不但救不了沐筱萝,反而等于把她往死路上逼!

    夜胥华追悔莫及,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这个想法,是多么的愚不可及!镇定了一下心神,夜胥华忙出声安慰沐筱萝道:“嬛儿,你别多想,我们都要好好的活着才是。快别说话了,收摄起心神来,冷静对敌才有致胜的把握!”..

    现在太子府中的场面,已经到了异常的混乱不堪的程度了。不仅是黑衣人部出动,就连那些整装待命的军士们,也尽数加入了战斗之中。说话间,夜胥华的身上,又中了几刀,他身子摇晃着站立不稳,一个踉跄,就往前栽倒下去。

    沐筱萝眼看着夜胥华倒下,她撕心裂肺地尖叫一声,势如疯虎一般地飞扑过去。俗话说关心则乱,沐筱萝这一伤心分神,身上立时又中了好几刀。

    她疯了一般的掷出长剑,那柄剑犹如蛟龙出海一般的激射出去,接连刺透几个人的身体,钉在了夜胥华的身前,倒替他挡了无数砍下来的刀剑。

    大家见沐筱萝如此凶悍,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眼看着那三四个像糖葫芦似的串在长剑上的身躯,不禁惊吓得连连倒退了好几步。

    突然,一个淡绿色的声影,从正殿的屋檐上飘飞了下来,仿佛仙女下凡一般。只见她衣袂随风飞舞,两手轻轻地挥舞着,那些金色的花瓣,便从她的芊芊素手之中飘洒而下,恍若漫天的花雨一般飞扬得整个世界都是。

    一股沁人心脾的香味弥漫开来,令人感到无比的心旷神怡。所有闻到香味的黑衣死士跟军士们,逐渐变得脸色平和起来,他们的眼里,闪动着温柔似水的光芒,紧握在手里的刀剑,也纷纷的放了下来。

    绿色身影一着地,就急速地奔到夜胥华的身前,只见她从怀中掏出一个白色小瓶来,倒出一粒丹药,喂进夜胥华的嘴里。然后弯腰抱起夜胥华,袅袅婷婷地走了出去,竟然没有一个人,想过要去阻拦她。

    大家眼看着绿衫女子渐行渐远,仍然没有人不肯收回那眷恋的目光来。经历了这场殊死的搏斗之后,每个人都仿佛死了一回似的,对生命突然间麻木了起来。

    突然间,于皎白的月光之下,看到这个身材妙曼的女子,如仙女撒花一般的飞越而来,又款款而去,不由看得呆住了,所有人的心里,都充满了惬意和宁静。

    沐筱萝眼看着夜胥华被绿衣女子救走,不由得松了一口大气,精神一松懈下来,突然一个支撑不住,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朦胧之中,沐筱萝感觉到好像有人抱起自己的身子,在众人的呼喝声中从容地逸去。

    沐筱萝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个人的怀里抱着。这个人抱着她正发力狂奔着,好像要把她带到什么地方去似的。

    沐筱萝突然发难,一掌击打在那人的胸口上,同时一跃下地,蓄势转身,一副严阵以待的架势看向来人。

    出现在沐筱萝面前的,是一位仙风道骨的长者。青色的长衫随风拂动,颌下白须如雪,在微风中轻轻飘拂着。老人用手捂住胸口,脸上的神情痛苦不堪。、显然沐筱萝这一掌,伤得老人不轻。

    也不知道为什么,沐筱萝一看见老人,立时便产生出一种亲切感来。见到老人痛苦的样子,沐筱萝有些不安地伸手扶住老人,柔声问道:“老人家,可是我出手伤着了你吗?”

    老人点点头,在沐筱萝的搀扶下,找块大石头坐了下来,伸手进怀中掏出一个小药瓶,倒了两粒丹药服下,又运气调息了一会儿,再才睁开了眼睛。

    老人冲沐筱萝微微一笑,颔首道:“孩子,你好俊的功夫,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就醒了过来!是老夫低估你了,以为你至少要一炷香的时间,才能醒得过来。所有对你没有防备。这才挨了你一掌!”

    沐筱萝惶恐地站起身来,愧疚地问道:“老人家,是你救了我吗?”老人点点头,目光之中满是慈爱之情。

    他微笑着开了口:“老夫知道你有很多问题要问,不如我自己告诉你吧。我是夜胥华的师父万毒谷主,刚才那位绿衣女孩子,是他的师妹,名叫绿萝。”

    “夜胥华离开万毒谷之后,我觉得很寂寞,想出来云游散闷,绿萝一再央求,我想着也该带她出来历练历练了,于是答应了绿萝的要求,带着她一起出了门。”

    “绿萝对他大师兄钟离重的死,一直耿耿于怀,提出要去万川岭,找那个当初引诱钟离重上了贼船的罪魁祸首夜倾宴。”

    “我们去到万川岭,得知夜倾宴来到大雪国了。便一路追踪来到这里,正好碰上大雪国的太子,迎接大陵国的皇帝进宫,我和绿萝尾随着大伙儿进了宫,本来是想探听夜倾宴的消息,没想到却意外得知,你们被困在太子府的消息。”

    沐筱萝刚想开口问什么,老人摆摆手继续道:“我们在皇宫里碰到四个年轻人,暗中听他们提到夜胥华,绿萝就上了心,走过去跟他们攀谈起来,说出自己是夜胥华的师妹绿萝。”

    “没想到那四人突然拜倒在地,异口同声地请求绿萝救他们的师父跟师叔。我意识到事态严重,马上带着绿萝赶来太子府,却被正殿外面的梅花毒池给困住了。”

    “老夫一生擅长用毒,江湖上人称毒宗,对毒药近乎迷恋。见那梅花毒池新颖有趣,一时就迷住了,以至于耽误了时间,险些误了大事!”

    沐筱萝听老人居然是夜胥华的师父,心里对他产生了无比的好感。她盈盈拜倒在老人面前,恭敬地说:“晚辈和夜胥华已经结为夫妻,夫君的师父,便是晚辈的师父。请师父在上,受晚辈一拜,一并谢过师父的救命之恩!”

    万毒谷主洒脱地一笑:“好说好说,没想到沐姑娘的武功,竟然精进若此,连老夫也伤在你的掌下,放眼江湖,恐怕再也找不到几个对手了吧!”

    沐筱萝再拜说道:“晚辈机缘巧合,误食了白蟒毒血,以至于功力大增。至于打伤师父之事,晚辈实在是无心之失,还望师父见谅!”

    万毒谷主哈哈大笑,他本是个豁达之人,见沐筱萝如此不安,当下也就不再提这件事情,转移话题问道:“那几位进入皇宫之人,自称是你的弟子,可是真的吗?他们夜闯皇宫,可是有什么要紧之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