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1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660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都市天龙至尊绝世高手真武世界终极美女保镖拜师九叔

    当下沐筱萝便把郝晟逸三兄弟,造访林家小院的经过说了一遍,当说到现在的太子郝晟逸,居然是个杀死亲弟弟,逼走亲哥哥的不择手段之辈时,万毒谷主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

    仿佛像起了什么似的,万毒谷主急切地问沐筱萝道;“那个被逼走的太子,就在他们四人之中,进皇宫是为了面圣,揭穿现在的太子吗?”

    沐筱萝点头称是,老人急得一拍大腿,说:“坏了,我们只顾着在这里说话,还不知道皇宫之中,现在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了呢?赶紧走,也许还来得及帮他们一把!”

    老人说着话站起来就走,却见沐筱萝立在当地,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万毒谷主这才回过神来,释然一笑道:“我那徒弟夜胥华的伤势比较严重,已经被他师妹绿萝,带到万毒谷中医治去了。”

    万毒谷主见沐筱萝对夜胥华一往情深,心里大是宽慰。他安慰道:“姑娘请放心,别说是我徒弟,就算是外人,只要到我手里的时候还有一口气在,老夫就能令他活蹦乱跳地回到你身边!”

    老人说这话,从怀里拿出一个浅蓝色的小瓶来,从里面倒出一颗蓝色的药丸,递给沐筱萝,说:“你身上受了多处刀剑之伤,虽然流血是止住了,不过还是不能用力。”

    “这颗息肌复颜丹,是绿萝研制了几年才成功的丹药,服下之后,身上的伤口会愈合得很快,而且不会留下任何的疤痕。你先把它服下,我们再去皇宫吧!说不定到了那里,还有一场更加惊心动魄的战争呢!”

    沐筱萝服下丹药之后,果然感觉到有一股清甜滋润的感觉,顺着喉咙延伸到肚腹之中,接着扩散到身去了。那些受伤的地方,本来还是火烧火燎的疼得难受,现在竟然逐渐冷了下来,凉丝丝的好不舒服。

    两人一同来到皇宫,万毒谷主来过一次,对这里轻车熟路的,很快就把沐筱萝带到跟四个人相遇的地方。可是那里却悄无声息,一个人影都没有。

    万毒谷主不甘心,他和沐筱萝继续寻找着,突然一队巡逻的军士走了过来,两人闪身在大树后面,只听那走在前面的军士开口说道:“你说这大陵国的皇帝有趣不?竟然好端端的,跑来我们大陵国要什么皇后。”

    “居然还口口声声的说,有人亲眼看见他的皇后,就在我们大雪国之内。听他那意思,好像皇上要是不帮他找出皇后的话,恐怕麻烦就大了,搞不好,会打仗的!”

    有人接口说道:“没准这个皇帝说的,还真有其事呢!不是连我们这位新上任的太子爷,也说他仿佛看见过那位大陵国的皇后吗?”

    “虽然太子爷不肯说出看见皇后的具体时间跟地点,不过至少证实了,那位皇后,是真的在咱们大雪国的领土上,出现过呢?”

    沐筱萝见他们说的,跟郝晟煜他们无关,就拉着万毒谷主,专挑热闹的地方儿去。她心里想着,既然是别国的皇帝亲自上门拜访,大雪国的皇帝,当然应该热情款待了,那么,歌舞宴饮这些俗套,自然是少不了的。

    只要找到最热闹的地方,皇帝跟郝晟逸必定会在那里,郝晟煜他们,也肯定会在那里出现。沐筱萝在心里暗暗祈祷,但愿郝晟煜还没有现身。

    一阵曼妙的歌声,从太湖那边悠扬地传了出来。万毒谷主跟沐筱萝凝目看去,只见宽阔的湖心中间,一座飞檐流阁的亭子里面,灯火辉煌,欢笑之声不绝于耳,那歌声,竟然是那亭子里面传出来的。..

    一般的皇宫之内,但凡有大型的饮宴聚会,必然会设在大殿之内,以示隆重。

    没想到大雪国的皇帝竟然如此的风幽,居然把招待国际贵宾的盛宴,给设在了太湖中的荷花亭上去了,这也真够别出心裁的。

    沐筱萝心里暗暗揣摩,这会不会是郝晟逸别有用心的安排呢?从御花园到太湖中的荷花亭,相隔着一里多路的水面。没有船只的话,是绝对无法抵达的。

    郝晨逸只需要控制住,这唯一的一项交通工具,那么,那些对他具有威胁之人,便会因为这一层阻碍,给拦在了太湖之外,只好望洋兴叹了!

    这个郝晟逸的心计,当真是深不可测。他明白自己不在太子府,光凭那一干死士跟军士,未必真能够困得住沐筱萝他们。

    再加上还有那个危险人物夜倾宴,看他对沐筱萝的那份感情,郝晨逸不禁暗中担忧起来,担心夜倾宴会铤而走险,闯密室牢狱去解救沐筱萝他们。

    虽然郝晟逸安排了歌姬去缠住他,但那夜倾宴并非泛泛之辈,郝晟逸心里明白,除了沐筱萝之外,寻常的女子,对夜倾宴来说,是没有多大吸引力的。

    一旦夜倾宴出手,那些郝晟逸赖以克敌制胜的宝贝,不就威力尽失了吗?

    如此一来,大皇兄郝晟煜不就可以顺利进宫面圣,揭穿自己的庐山真面目了!

    郝晟逸越想越害怕,却苦于无法脱身,无奈之下,便只好想出在荷花亭宴客的下策来。他现在可谓是焦头烂额,脑袋里一团浆糊。只能尽量拖延时间,再作其他的打算了。

    太湖水面宽广,荷花亭建造在太湖的中央,无论从那一方面看去,距离都差不多。要想不借用船而到达湖中心的亭子,简直比登天还难。凭你再好的内力跟轻功,都无法越过那一里多路的水面的。

    沐筱萝不禁佩服起郝晟逸的精明来,这个家伙可真有两下子,如果不是心怀叵测,手段毒辣的话,还真是个难得的人才呢!

    太湖齐围静悄悄的,除了巡逻的军士之外,连一个人影皓澈没有,更别想找到一丁点船只竹筏的影子了。也不知道郝晟煜他们,现在在那里。

    万毒谷主阅历丰富,抓来几个太监宫女,问清楚了船只隐藏的地方之后,和沐筱萝一起去太湖下面较远处寻得一艘小船,亲自动手摇起橹桨,往太湖中心的荷花亭去了。

    郝晟煜带着小翠、林可儿跟邵兵来到皇宫大门前,凭着他前太子的身份,轻而易举就通过了守卫皇宫大门的禁军那一关,顺利进入皇宫之中。

    为了避免在未见到皇上之前,就被郝晟逸的人所发觉,他们四人一路小心隐蔽着身形,细心寻找皇上宴饮宾客的地方。好不容易,郝晟煜遇到一个认识的小太监,这才盘问到皇宫中目前的具体情况来。

    原来,皇上并没有按照惯例,在正殿设宴款待贵宾赫连皓澈,而是把宴饮的场所,迁移至太湖中的荷花亭里去了。

    郝晟煜听说现在的太子,下令船只一律不准靠近太湖,部的被远远地撤离了之后,本能地感觉到大事不妙。因为这样一来,荷花亭跟整个皇宫,不就断绝了所有的联系了吗?

    所有的人,一旦到了太湖中心的荷花亭,就仿佛与世隔绝了一般,行动将会受到郝晟逸的限制。甚至连一个消息一句话,都无法传递出来。万一皇上有什么危险的话,那岂不是谁也不得而知了吗?

    想到这里,郝晟逸惊出一身的冷汗。他拿出随身佩戴的玉玦,把它交给小太监福子,命小福子悄悄去找御林军的首领,把这块金牌交到他的手里,就说宫中有变故,皇上面临危险,太子郝晟煜命他火速带兵前来面见自己。

    小翠眼看着小太监福子飞快跑远的背影,不无担心地对郝晟煜说:“煜哥哥,你这样做,也太冒险了吧?一旦惊动了御林军,我们岂不是就等于暴露身份了吗?万一被郝晟逸知道的话,那可就是死路一条了。“

    郝晟煜苦笑道:“走到这一步,随时都有可能送命。现在皇上有危险,整个大雪国眼看着就要翻天覆地了,就算是我们躲得再好,也只能躲得一时,躲不了一辈子啊!覆巢之下无完卵,躲,是躲不过的,倒不如放手一搏,兴许还能找到翻身的机会。”

    一直默默无语的邵兵,此时也开了口,他说从小太监对郝晟煜的态度上,就可以看出郝晟煜是一位颇有威望、比较得人心的太子。

    既然郝晟煜能够调动御林军,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御林军是为了保卫皇宫跟皇上的安而设立的,谁说他只会听二皇子的话,而不听大皇子的话呢?

    况且现在是皇上的安受到威胁,并不单单是两位皇子之间的战争,御林军是没有理由出卖大皇子的。一旦御林军跟自己这帮人一起出现的话,那对于郝晟逸来说,将会给他构成相当大的压力。

    御林军的首领李飞,接到小太监呈上的玉玦,一眼就认出了,那是太子郝晟煜的随身之物。对于这个神秘失踪的前太子,李飞有过很多种的猜测。

    眼见着二皇子当上了太子,在朝中大肆笼络人心,李飞的心里,有太多的疑惑和不安。奈何他只是个小小的统军首领,无权参与到朝廷高级的机密事件之中去,空有一腔报国的热情,却也只能望月长叹了。

    没想到这个时候,太子郝晟煜居然又出现了,而且还是以这样诡秘的一种方式,出现在他李飞的面前。凭着一块玉玦,要他调动御林军的上千军士去护驾。

    李飞明白,私自调动御林军,那可是杀头的死罪。就算是贵为太子,没有皇帝的手令或者口谕的话,也是无权行使这种权利的。

    李飞权衡再三,最后决定只带三个身手最好的小头领跟自己去。一来可以掩人耳目,不至于太过张扬,如果皇上没事,也好找借口自圆其说借机下台。

    二来,如果皇上真的有什么事情的话,李飞早已经在暗中,做好了一切齐密的安排跟部署,只要有什么风吹草动,他的手下马上就会关闭宫门,大批的御林军一起出动,来一个瓮中捉鳖,凭他是什么人,只要胆敢对皇上不利的话,就谁也别想逃出我李飞的手掌心。

    安排妥当之后,李飞带着那三个顶尖的高手,前来拜见郝晟煜。李飞是个老于官场事故之人,对郝晟煜的尴尬处境置若罔闻,只当他从未离开过皇都,还是原来的身份一般,任然以太子之礼觐见郝晟煜。

    郝晟煜简单地对李飞说了一下荷花亭目前的状况,李飞也感觉到事情很是蹊跷费解。知道二皇子突然撤走太湖中所有的船只,李飞对于皇上目前的处境,也是忧心如焚起来。

    目前的情势,已经明朗化了,皇上处于新太子郝晟逸的势力楚围之中,万一这个家伙,真有什么谋逆举动的话,皇上的处境,那可就堪虞了。

    李飞吩咐手下人寻来一艘小船,他和另外三个头目,一人紧随一个郝晟逸的人,名为照应实则是监视,把郝晟煜一行四人,牢牢给看住了。

    小船悄没声息的靠近荷花池,早被负责禁卫的军士们看见了,忙出声喝问来者何人,李飞朗声道:“御林军首领李飞,知道皇上在此宴饮贵客,特来照应皇上的齐!”

    御铃军的职责,本来就是负责皇宫中的一切安事务的,禁卫军士不好说什么,一面跟李飞打着马虎眼,私底下,却忙着差人进亭子去报告新任太子郝晟逸。

    李飞手疾眼快,那里容得此人再生出枝节来?

    他当下眼角一扫,早有人跟了上去,于转角处一掌往那人脖颈劈下,打昏报信人之后,站到他原来的位子上去了。

    剩下的两人如法炮制,很快就替代了另外两名郝晟逸守卫军士的位置。当初郝晟逸带他们进来的时候,身上早已穿了御林军的服装,只是在外面罩上一件大氅罢了。

    蒙混过关之后,侍卫们便扔掉身上的大氅,露出里面御林军的着装来,与皇宫里面御林军的装扮一般无二,就算是李飞,如果毫无思想准备的话,也会被蒙骗过去的。

    侍卫们的服装一致,这倒为李飞提供了巨大的方便,他的三个手下不着痕迹地替换看郝晟逸的三名侍卫,居然没有人发觉。

    郝晟煜带着小翠、林可儿跟邵兵,仿佛从天而降似的,突然出现在杯觥交错的酒席之上。一刹那间,欢歌笑语戛然而止,歌姬宫女们惶恐不安,感觉到马上就要大祸临头了。

    只是皇宫之中,规矩森严,胡乱行动只会丧命得更快。所有那些歌姬宫女们,尽管吓得花容失色,颤抖不止,却依然是各就各位,不敢有丝毫的错乱。

    就连酒桌上的达官贵人和宾客们,也个个震惊得无以复加!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