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3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911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我的黑碑有灵气

    沐筱萝在心中默默念叨,他希望快点见到自己的丈夫和皇儿们,宸宁,宸礼,宸潋和宸芯个个都是她的心头肉,不禁的她的心里愈发迫切了些许。

    “若不是瑾秋在这里侥幸等候,瑾秋绝不可能这么快见着了皇后娘娘您的。”瑾秋说到这里,眼眶有一缕湿润,见这些日子筱萝削瘦至此,她又勉强笑着道,“皇后娘娘清减了不少,想必吃了不少的苦头吧。这会子,永乐侯爷和长乐侯爷在后山肯定抓了不少的野鸡。午膳时分,奴婢给皇后娘娘炖鸡汤吃,帮助皇后娘娘身体早日得到复原。”

    瑾秋她总是对自己如此忠心,哪怕她为人妻子,生儿育女,此心永远不变,更是叫筱萝大叫感动,不过说真的,筱萝见瑾秋的女人花如婳,浅笑娉婷,美则美矣的小摸样,真真是个好皇儿媳的人选呀。

    不过这些想法,筱萝藏在心里,她想着日后回到大陵城再拿出来说道,宸宁今年也到了适婚的年龄了,她这个做母亲的,如何不担忧孩儿们的终身幸福?

    筱萝的思绪终究被打破。

    “快看,我们打来了什么?”夜胥华两只手抓着估计四五只野生彩鸡,咕咕咕得叫唤着,后面进来的花辰御手上都是袍子穿山甲等滋补山珍。

    他们两个大男人一见沐筱萝醒过来,恍如心头的巨石下放在地上。

    特别是夜胥华连忙放下手中的鸡,跑到筱萝跟处,几乎跌倒,“筱萝,你……你醒来了。太好了。你知道我有多怕你醒不过来。”

    夜胥华的神态终究是太过激动,叫人不免怀疑他是否对筱萝皇后仍然有情谊。

    瑾秋瞟了一眼夜胥华,然后打了一个眼色把多事的花辰御一直推到了门,然后关上门,回他们自己的小竹楼。

    这下子花辰御不明白了,“夫人呐,你推我出来做什么?你难道没有看到我还没给皇后娘娘请安吗?”

    “出去出去……”瑾秋狠狠瞪了花辰御,好像把他刚才辛辛苦苦去后山狩猎的功劳都给打碎了。

    瑾秋冷冷得道,“叫你出去你就出去,何必这么多废话。”

    “你这女人也真是的,没看见掉了一地上的鸡吗?你相公我总得去捡回来不是?”花辰御还打算回头推门把扔了一地上的鸡捡起来,却没来由得被瑾秋掐耳朵,他只能悻悻得吐着舌头。

    他们的女儿花如婳看到此间的一幕,不禁得吐了吐舌头,然后脸色娇红得扯过花辰御手中的袍子穿山甲等山物赶紧跑到厨房去,“爹,娘,婳儿给皇后娘娘炖汤补身子去。”

    “你看看你,都被我们的宝贝女儿看到了!以后我还如何有威严得当人家的父亲呀。”花辰御懊恼道,然后走向厨房,准备把袍子皮剥离下来,这东西做个袍子皮儿帽还是不错的。

    在竹楼之内的沐筱萝不让夜胥华驻足久留,即使知道他对自己未曾忘情,但是抛夫弃子的事情,她沐筱萝是不会做的,以往就当做是一场误会,她如今深爱的人唯有赫连皓澈一人,这是坚定不移的,任何人都无法撼动的。

    夜胥华出了竹楼,收拾了一番猎物就跑到厨房来,就看到长乐侯爷花辰御已经着实准备了,花侯爷正跟他的女儿花如婳把洗好的野鸡放在炖盅之中舀水蒸上了。

    “婳儿,炖鸡的汤盅,你可放了什么?”这炖盅可是给筱萝疗养身子的,半点马虎不得,所以夜胥华才会问得如此仔细。

    花如婳并不觉得有什么,如实且恭敬得回答道,“风叔叔,我放了党参,枸杞进去,炖起来会更香甜,也更有营养哦,您老就放心吧。”

    “婳儿做事向来心细如尘,风侯爷难道还不放心吗?”倒是花辰御觉得夜胥华对筱萝皇后娘娘的关心有点过度了,这炖盅由他们父女二人看着火足矣,哪里还要第三人呐。

    夜胥华摆摆手一笑,“我不是不放心婳儿,只是皇后娘娘的身子关系大陵国祚,不得不加倍小心,如果我们作为臣子的不照顾皇后娘娘,若是让赫连陛下看见了,定然要责怪于我们。”

    “风叔叔想的真齐到。不过婳儿想,皇帝陛下一定不会责怪风叔叔和爹爹吧。”花如婳娥眉一轩,跳到花辰御的身边,嬛着花辰御有力的背弯,“要不,这火有风叔叔暂时看一下,爹爹,咱们去找娘亲说话吧,我有话要跟爹爹你和娘亲一起商量。”

    夜胥华听了之后,倒是欢喜的很,忙对花辰御道,“既是如此,花侯爷就跟你女儿走一趟吧,或许真有什么要紧事也说不准,这火我一个人可以的。”

    “这…这怎么好意思呢。”面有愧色的花辰御实在想不出自己的亲生女儿有什么事情要跟自己还有夫人商量的,只是看着夜胥华脸上笼罩着莫名喜悦之色还有甚是执拗的女儿花如婳,一时之间,花辰御的心柔软了下来,“好吧好吧,那就拜托风侯爷在此看一看火了。”

    西疆小竹楼齐边多的是戍卫还有供于使唤的婢仆,怎奈皇后娘娘的滋补药膳,他们是觉得自己亲手烹制才能放心,这才不想要假手于人。

    花辰御和他的女儿走出厨房,却看见瑾秋这会子也过来了,他们父女二人连忙把瑾秋夫人劫持到另外一间宽敞的竹屋里,这间竹屋子里向来是他们一家三口居住之所在。

    很快大竹屋里响起了热闹哄哄的嬉笑声。

    “娘,我想要嫁给宸宁太子哥哥。”花如婳方才笑完了夜胥华叔叔,便马上向她的父亲母亲道出了衷肠。

    “什么?!真想不出我女儿竟有如此的鸿鹄之志。嫁了宸宁太子,那就是太子妃,将来赫连皇陛下百年归去,就是皇后娘娘了。”

    花辰御剑眉微微蹙,觉得很是诧异,他从来都不知道女儿的心思,如今再看看如婳,十三年华,身长娉婷,承袭了自己当年天下第一美男的花容月貌,女儿花如婳她真的是长大了,该是情窦初开了。

    瑾秋夫人与她夫君如是,蹙着娥眉,“婳儿,宸宁太子尊贵无双。你如何匹配得上人家。不对……婳儿你是不是把皇后娘娘醒时的戏言当当了真。婳儿你太傻了。这是不可能的。”

    “谁说不可能的。”花辰御剑眉一轩,英魁的鼻梁端起来,凝视着瑾秋夫人,“夫人呐,想当初你也只是相府小小的婢女,你夫君还是一小国的太子殿下,这婚姻之事无关门庭户对,不管你相信与否,为夫以为皇后娘娘她是不会介意的。”

    自打在相府服侍皇后娘娘以来,瑾秋就深知筱萝皇后的秉性,可是就算她知道皇后娘娘的秉性又能如何,赫连皇陛下的心意如何,她是无法预测的,一入侯门深似海,尚且如此,更何况是层层玉阙的宫门呢?

    若不是花辰御对瑾秋一片痴心,估计他们二人也不会走得如此长久。

    “如婳,你还小,婚事以后再论。娘也希望你日后显贵,无忧无咎,一身荣华。”瑾秋夫人优幽得抚摸女儿的美鬓,真的如婳已经不小了,十三岁了,该是寻一良配的年岁了。目前也只好如此安慰于她了。

    “好的。娘。”花如婳抱住瑾秋夫人的腰身,嘴中喃喃道,“只不过母亲,你乃是侍奉过皇后娘娘的人了。皇后娘娘对你的情谊自然的非比常人,娘亲,你就帮孩儿在皇后娘娘面前多说好话,这样的话,孩儿相信宸宁太子哥哥一定会喜欢我的。”

    没有想到才十三岁的女儿已经如此鬼精灵呢,瑾秋夫人拿纤纤玉指指了一下花如婳,“你这个孩子,真是拿你没有办法,你是娘的孩儿,娘依了你就是了,只是成与不成,就看天意了。”

    “谢谢娘亲。”花如婳笑着跑出去。

    瑾秋颇有几分无奈走到花辰御的身边,“辰御,为妻最担心我们的女儿犯了单相思,倘若宸宁太子就算知道了咱们女儿的心意,又不肯喜欢我们的女儿,可怎么办?难不成要我们家婳儿以后要孤独终老么。”

    “笑话!我花辰御的女儿以后怎么可能孤独终老。夫人你多虑了。相信宸宁太子是一定会喜欢我们的女儿的。就算不喜欢。本侯也会有办法让他喜欢我们的女儿的。”

    花辰御信誓旦旦得说着,却没有令瑾秋的娥眉微微绽释。

    花如婳进入厨房的时候,发现夜胥华打算把炉火上的汤盅端起来,还险些烫着,“风叔叔,你干什么?鸡汤还没有炖熟,这样是不行的。”

    “闻着好香,我想应该是炖熟了。”夜胥华闻着香气奔腾的鸡汤,就想着定然好了,好给筱萝送去早吃点早补身子,毫无半点厨艺经验的他,幸得花如婳这个小美人胚子一提醒。

    花如婳在一旁嘟起了樱桃小嘴皮,“风叔叔,错了,错了,没熟呢,这还没有一个时辰呢。吃了可是会拉肚子的。”..

    “什么?”夜胥华怔了怔,才收起手来,不好意思得笑了笑,“婳儿,倒是风叔叔不对了,风叔叔太过心急了。”

    到底是十三岁女孩儿的性子,花如婳忍不住问道,“可是,风叔叔您能告诉我,为何你如此心急,反正皇后娘娘她最后都会吃到的哦。”再说了,花如婳以为自己是将要嫁给宸宁太子哥哥的人,巴结皇后娘娘是很必要的,可是他实在想不通风叔叔巴结皇后娘娘做是什么,莫非风叔叔也打算让他的女儿风连心嫁给宸宁太子哥哥么?

    不可以,这绝对不可以~!

    谁都不可以抢走她的宸宁太子哥哥呀!

    这下子,花如婳几乎用质问的语气,罔顾长尊,盯着夜胥华,“风叔叔,您是否想要勾结皇后娘娘,把女儿连心嫁给宸宁太子哥哥,所以您才这么关心鸡汤炖好与否。”

    没等夜胥华口出辩驳,花如婳连珠炮弹得说道,“如果婳儿没有记错的话,风叔叔膝下一女风连心也有十四五岁了吧,貌似比婳儿还要年长个一两岁。风叔叔,宸宁太子哥哥未来的太子妃一定是我。还是请风叔叔您不要妄想了。国丈大人还是由长乐侯当比较合适。”

    好一个刁蛮的小女子。夜胥华竟然再度无言,再细细想一想,自己如此热情,难免不会被人看出端倪,筱萝乃是当今大陵天子的皇后,他夜胥华一介外人怎能觊觎,不过以女儿为名,却是一个不错的好借口。

    夜胥华窃以为花如婳小女子的话宛如当头棒喝,顿时笑道,“婳儿,本侯此举还真被你给说中了!不错,本侯是要打算把膝下一女连心嫁给宸宁太子殿下。本侯更希望双生之子风连翌也把宸潋长公主或是宸芯小公主其中一位公主娶回永乐侯去,哈哈,婳儿,情爱之事要两情相悦才能成事,你说对吗?”

    “两情相悦?”花如婳喃喃着,而后道,“风叔叔话中有话,不过婳儿深信不疑的是,宸宁太子哥哥一定会喜欢我的,他是不会喜欢风连心的。哼。”

    谈及两情相悦,他自己对帝后筱萝何尝不是单相思,明明知道如今嫁作人妇已有孩子的皇后娘娘,今生与他再也不可能了,可夜胥华已然执着往昔。此间深情厚谊万万不能被外人道明,不然又是一场灾祸。

    夜胥华也明白,他自己不能够有着太过明朗的举动,倘若被人知晓他对筱萝皇后的情意,恐怕会祸患危及两个无辜的儿女,还有香夏,对于香夏,他只能是无限的歉疚。

    “风叔叔?风叔叔,你在听婳儿说话么?”花如婳心中极为恼怒夜胥华的话,却不表现在脸上,瓮声瓮气道,“风叔叔,我有事先走了,风叔叔还是一个人熬鸡汤吧,恕婳儿不奉陪了。”

    说着,花如婳就跑了出去。

    看在眼底的夜胥华嘴角抿过一丝笑意,看来花如婳那孩子是极为喜欢宸宁太子殿下了,那么固执,真的有点像当初的自己呢,说来也奇怪,花如婳明明是花辰御侯爷的亲女,竟如此像自己。相比之下,风连心和风连翌两个孩子,更是不像了。

    夜胥华方才与花如婳的交谈之中,明白过来要想把鸡汤煮透,估计还要时间。

    快两个时辰的时候,鸡汤煨的炖盅飘出一缕浓郁的香味,很是令人的齿霞留香。

    夜胥华小心翼翼得用洗净的软布包着炖盅的两个耳朵然后带上一干调羹,小碗就往筱萝的小竹楼走去。

    打开门,夜胥华把鸡汤炖盅放在桌子上的时候,瞥了一眼竹榻发现皇后娘娘筱萝不在此处,看样子应该是出去了。

    只是筱萝现在去了哪儿?

    夜胥华舍不得把汤盅盖子打开,打开的话,热气四溢,到时候可就不补了,补汤当然是要趁热吃下去,对身体才有裨益,若是凉了,恐怕起的作用会是相反的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