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4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138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夜胥华把脚抬出门槛,一边往外走一边喊着,“筱萝,筱萝你在哪里?”

    却不想,花如婳一双铜铃般大的眼珠子鼓鼓得凝着他,满是戏虐调皮得道,“怎么了风叔叔,你是在找皇后娘娘么?怎么风叔叔可以直呼当朝皇后的名讳。婳儿记得爹娘教导婳儿,对皇上皇后要比自己的祖宗还要尊敬,怎么好……”

    “嘘……”夜胥华觉得花如婳果不似表面那般简单好哄,几乎有些哀求了,“好婳儿,风叔叔知道错了。风叔叔忘记了要称呼皇后娘娘了。可能是风叔叔太过着急了。所以才会一时之间失去了方寸,你可以原谅风叔叔吗?”

    看来呀风叔叔的把柄在我手里呢。

    花如婳一双点漆明瞳凝着夜胥华,“风叔叔要如婳答应也可以,如婳希望风叔叔不要和如婳争夺宸宁太子哥哥了。如果风叔叔答应的话,我就不对”别人说风叔叔称呼皇后娘娘她——”

    “你休想!太子哥哥是我的!花如婳!你真不要脸!你竟然想跟我风连心抢太子哥哥!”声音冷却之极,又稚嫩之极,听起来宛如寒冰笼罩齐齐。

    如此熟悉的声音,令夜胥华不免为之心惊,然后又喜,这赫然就是他的亲生女儿风连心的声音呀。

    “连心,我的女儿,可是你!”夜胥华转过身来,却见自己的女儿面带着风尘,心怀怒意得盯着自己不放。

    夜胥华走了过来,将连心抱在怀中,紧了紧,“孩子,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不是说,陛下和你们要等三天左右会到,怎么现在就到了?”

    风连心腮帮气得鼓鼓的,“爹爹,连心恨死你了。你竟然想着要答应花如婳,把宸宁太子哥哥让给她。爹爹,我姓风名连心,是爹爹您的亲生女儿。而花如婳是长乐侯的女儿!爹爹你这么狠心!打算牺牲女儿的终身幸福吗?!”

    “连心,我的孩子,你误会了,为父没有这么做!”夜胥华也不知道该怎么辩解,他把眼珠子往四齐环视了一番,发现就只有连心一人前来,还好没有被连心之外的人目睹这一切,要不然传到赫连皇陛下耳中可如何是好。

    夜胥华努力得将两个小女娃子拥在一起,“你们两个都是好孩子,我都明白。这件事咱们以后要处理好吗?”

    然后夜胥华转头问风连心,“连心,陛下肯定跟你一起来的对吗?”

    “皇上的御辇已停留在西疆北道边上。”风连心说了一句,然后极不可思议得看着夜胥华的眼睛,“爹爹,你与娘分别这么久,难道你一点儿都不记挂娘亲吗?为什么你从来没有向我打听娘亲的下落,还有你也没有打听哥哥,爹爹,你好像变了,变了我都不认识你了。”

    猛然之间,被亲生女儿连心的一番话,刺痛了心扉,夜胥华觉得自己的心好痛好痛,香夏可是自己十多年来同床共枕的发妻呀,怎么可以不想念她呢?还有女儿连心的双生儿子连翌呀。

    “是爹爹的错。爹爹向你道歉。那你娘亲和哥哥现在何处?”夜胥华紧紧握住女儿的手,以表示愧疚。

    风连心动容了一下,而后启唇微微道,“娘亲和连翌哥哥和皇上皇后在一起。”

    他们总算在一起了,夫妻团聚了,呵呵,真好真好啊。

    夜胥华笑了笑,笑容浅薄得就好像漂浮在空气之中的白纸,毫无半点生气,没有人能够知道此时此刻夜胥华的心,该有多痛!

    “连心,引爹爹去见皇上皇后吧。”夜胥华收拾了心情,等会一定会与赫连皇陛下打个照面,万万不可能够被看穿,不然赫连皓澈该如何会去想筱萝这个女人。需要不要给筱萝带来任何麻烦才是最好的。

    风连心点点头,那边花如婳正欲发作,夜胥华又调解了一番,花如婳总算答应了夜胥华暂时不会说出去。

    西疆西南山坡,已是近黄昏。

    赫连皇和筱萝皇后簇拥在一起,不顾四位皇儿们在一旁掩嘴痴笑,对于他们来说,老夫老妻了还要什么好藏私了。

    “梓潼,你永远不知道朕有多想你。朕听闻你在北国,朕曾想着带着孩子们去找你寻你,可是大陵战事吃紧,若朕不固守疆土,定然会有不轨之徒摧毁我大陵宗庙。梓潼你可知道,大陵太庙已经在月前被战火焚毁得只剩下骨架,朕要……”

    赫连皓澈拥着筱萝纤细的腰肢,紧紧得环住,不舍得放开,他愿意就这样一生一世不曾放开,只要筱萝不离开自己,那么筱萝她就不会受这么多的苦楚。

    “陛下,对不起,臣妾以后不会让陛下伤神了。臣妾每天都祈求上苍保佑我大陵,保佑我陛下昌福永享!”沐筱萝把孱弱的螓首埋入赫连皓澈的腰间,心爱男人的胸怀永远是最温暖的,永远是充满安感的,沐筱萝很沉溺于这种的感觉。

    宸宁太子,二皇子,宸潋长公主,宸芯小公主涕泪交加,他们之中何曾不思念母后?

    如今看着母后安好,只是身子有些孱弱,但是并无大碍,已经是莫大的福气。

    想到这里,宸潋长公主哭得更加伤心了,以至于方才哭泣了一阵子仍然止不住悲伤。

    闻此悲伤哀鸣,沐筱萝更是泪水止不住的流下来,忙对孩子们道,“你们给我过来,抱着母后,母后答应你们,以后再也不会离开你们。”

    这般母慈子孝,谁不动容,恐怕再是铁石心肠的人物,也该要软化了心肠,留下滚烫的泪水吧。

    花辰御侯爷和瑾秋夫人是第一时间得到通知,说陛下和众皇子们早已抵达了西疆北道边上了。

    故,他们夫妇二人早早出来迎接,以至于来不及通知夜胥华,再说了夜胥华那时在皇后暂时休憩的小竹楼。

    而瑾秋夫人恰好是陪着筱萝在西疆北道附近走一走,皆是因为筱萝卧床许久,她自己想出来透透气罢,孰料,陛下就来了,赫连皇陛下他可是损耗了整整三匹汗血宝马,日夜兼程驰骋来西疆,以至于提前了三天抵达。

    终究是赫连皓澈太过思念皇后所以才如此迅速。

    此间,看着帝、后还有皇子们相聚的人儿,还有香夏和风连翌。

    瑾秋夫人替香夏夫人拭了拭眼畔的泪水,“香夏姐姐别哭,如今皇后娘娘和风侯爷安然无恙得归来,实是双喜临门!你应当开心才是。”

    “是,我自要开心。不过我想要去找胥华,瑾秋妹妹,你可知道胥华他在哪里?”香夏问了一句,却不曾想瑾秋她纤指一指身后,转身之际,却见夜胥华带着两个小女孩过来。

    夜胥华他一点都没有改变,反而身上更显得英气勃发,这么些日子不见了,香夏很想他,想他吃的饱不饱,穿的暖不暖。

    “胥华——”香夏夫人终究忍不住,跑过去,抱住夜胥华,把这么些日子的悲伤部对着他的宽大肩膀发泄出来。

    夜胥华也是极为动容,虽然直到今日,他并没有感觉自己有多么爱香夏,但香夏给自己生下了一对儿女,这是不争之事实,香夏他终究是自己的妻子,是自己名分上的妻子,更是拥有着夫妻之实的妻子呀!

    是夜,赫连皓澈和筱萝在小竹楼睡下了,随行的侍卫们里三层外三层得把小竹楼的外围围了个水泄不通。

    帝、后翻云覆雨了一番,以畅快淋漓得舒缓了彼此的浓厚思念。

    事毕,赫连皓澈临时想起了还有随身带来的一马车奏折还没有看完,就与皇后道别,去了西疆的一处小别院,这是他作为方陵王之时,作为小书房的地方,僻静而又优幽,外人是不敢来打扰了。当然了,随行保护的侍卫拨了一半跟着赫连皇,另外一半留在小竹楼。

    宸潋长公主在黑暗处,等父皇的卫队们走远了,她就大胆得冒头想要进入小竹楼。

    原地驻守的侍卫阻扰道,“皇后娘娘已经就寝,长公主殿下还是等明日一早再给皇后娘娘请安吧。”

    “让开!本公主也是你们这等狗奴才可以阻拦就可以阻拦的?”宸潋公主眼里流出的一股霸气,别说这些小喽啰了,哪怕皇帝看见了,也要让着她三分的。

    而竹楼里间的沐筱萝早已在皇上离去之时,对着铜镜整理花妆,没有睡下,自然听到外面大女儿的声音,厉声道,“侍卫们,让长公主进来。”

    “是!”众侍卫们终于给长公主放行了。

    宸潋长公主闪进内殿,一下子就扑倒在皇后娘娘膝下,细长的美睫上挂着露水般的眼泪,“母后,你要帮我。”

    “宸潋,你这孩子是怎么了?是不是这么久没有见母后,所以特想母后对不对?”沐筱萝看着女儿眼泪纵横,心中极为不忍心,就愈发惭愧了,“是母后不好,母后答应你,以后就守着你。”

    宸潋长公主任眼泪纵横狂飙,“母后,不是您的错。是宸潋的错。母后,你知道吗?儿臣的葵水已经两月未至,我怕,我怕会是——”

    “你说什么?是谁这么大胆欺负你的?”沐筱萝抓住宸潋的手,忍不住逼问,“告诉母后,母后定当为你——”

    “母后,儿臣……”宸潋长公主咬紧牙关,“这件事情,请母后万万不能告诉父皇,要不然父皇会打死儿臣的,是紫溪当日……”

    话未说完,沐筱萝嘴唇都是颤抖的,“什么?莫紫溪这个贱种他竟敢欺负本宫的长公主,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请母后听儿臣详细为您说明。”宸潋长公主自己擦干了眼泪,继续道,“紫溪当日与御放二人为了儿臣,各自签下了生死状,在北海山巅比武,紫溪技不敌御放心口被利剑贯穿而死。紫溪死了的当夜,儿臣很难过,又不能惩罚御放,饮用了不少的酒水,后来御放也来陪儿臣喝,喝着喝着,到了翌日,儿臣发现与御放二人衣不蔽体,岩洞里的草席上更有一抹鲜红……”

    沐筱萝恍然大悟,“原来是御放他对你……如今他人来,可随你来了西疆,本宫一定要杀了御放竟然欺负我的女儿!”

    “母后!”宸潋长公主抓紧了筱萝的手,“如今大错已经铸成,杀了御放,也不能够使我腹中孩儿泯灭,我又舍不得不要这个孩子。母后恳请您放了御放。儿臣不敢告诉父皇。父皇他一定会把御放给杀了。”

    看来是宸潋坚决要留着御放的一条性命呢!沐筱萝瞥了一眼自己的亲生女儿,“宸潋,你告诉母后,你深爱着御放对不对?”

    “既然生米煮成了熟饭,那只是意外,母后也不能不通情达理,既然你不想要御放死,那么就把御放招为大陵皇朝的大长公主的驸马吧。”

    沐筱萝话才刚说完,见宸潋眉眼之间又是羞涩又是喜悦,就知道这个大女儿定然是喜欢御放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了。

    母女二人久别重逢聊到了后半夜,忽然宸潋问及先前的鸡汤甚是美味无比,美味天成是皇宫里所吃不到的那种味道,若不是筱萝强留着给宸潋长公主吃,恐怕她都不会用唇瓣沾染一星点的汤汁。

    “那是你风叔叔做的汤,给本宫补生机,你若喜欢吃,有空去风叔叔那讨教厨艺吧。”沐筱萝掩唇一笑,对于这位好女儿,她更多的是包容还有无极的母爱。比寻常百姓家的母亲对孩子的疼爱更甚。

    赫连宸潋长公主头如点蒜头,她到底是已经人事的及荆女子,看着筱萝的眼睛,“母后,风叔叔对你是否隐有情愫,每次皇儿看到风叔叔对母后的那种深情款款的眼神,皇儿就知道……何况这一次风叔叔亲自为母后您熬补汤……”

    “此乃大忌!宸潋以后切莫再说!知道吗?”沐筱萝这一次着实下了命令的口吻,她不想要自己的大女儿口出祸端,定了定又道,“倘若你父皇知道了这些话,又作如何感想?”

    可惜一切为时已晚。

    其实,这也不是坏事,女儿长大了终究是要嫁人了。如今的宸潋是大陵皇朝的长公主殿下,早就已经是及荆的年龄。

    “罢,这件事,等母后明日与你父皇提一提。”沐筱萝抚摸着长公主腹中的一块肉,“你既有御放的孩子,趁着肚子还没有显怀,赶紧嫁给御放。当然了,我堂堂大陵长公主是不可能嫁给一个无权无位的穷小子的。御放他……母后会想办法让你父皇给他一官半职,好堵住大陵悠悠众口。”

    “儿臣谢过母后大恩。儿臣以后一定会加倍孝敬母后。”宸潋长公主扑倒在筱萝怀中。

    真真是女生外向,沐筱萝叹息道,“若母后不成你,岂不是让你一辈皓澈埋怨母后?”..

    “儿臣怎敢?”宸潋长公主娇羞一笑,又嬉笑频频,惹得一竹楼生出无垠春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