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6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678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最强无敌熊孩子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师道成圣

    夜深了,赫连皓澈仍然守护在筱萝皇后所在的帐中。

    待到四更天的时候,外头营帐的山之晨曦蒙蒙亮时。

    躺在凤榻上的沐筱萝睁开眸眼,目光一颤,见赫连皇陛下黑着一双眼圈儿守在自己身旁,一刻都不曾离开。

    沐筱萝皇后心生感动,眼眶渐渐漫开温润的湿痕,“陛下,是你一直在守护着臣妾吗?”

    “当然是朕?难道你还能以为是谁?”赫连皓澈话才刚开口,却暗忖这话说的怎么是那么的言不由衷,明明是他很关心对方,然后道,“你肚子饿不饿,为夫亲手给你端粥来,你喝不喝?”

    听到皓澈自称一句“为夫”,沐筱萝眸中的眼泪更甚,什么都不说了,就浓化在赫连皓澈的一句温言暖语之中,再无其他。

    “臣妾喝,臣妾就爱喝陛下亲手为臣妾端来的粥。”沐筱萝不由自主得泪水顺着她的脸颊流下,她真的控制不了皓澈对自己的爱,任凭爱潮在心中横行肆意。

    沐筱萝难掩心中的情愫,任凭着赫连皓澈静静抱着她,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变得冗长,却不知两个时辰就是这样过去的。

    女人也不知道自己什么睡着的,等筱萝睁开眼睛,宫人若竹已为自己端来净面漱器,“皇后娘娘你醒来了。”

    “现在什么时辰了?陛下呢?”沐筱萝才觉得流光一瞬,怎么皓澈就不在自己身边了呢。

    若竹为筱萝净了净手,听到筱萝对自己说,“是吗?”

    娥眉一皱,沐筱萝嘴中到底吐出一缕叹息,想来皓澈应该去前殿忙国事去了,是呀,大陵国祚要靠他一个大男人撑持着,她身为女人也不好把夫君时时绑在身侧,毕竟那个夫君并不是她筱萝一个人的,而是身系天下万千臣民。

    如果皓澈他不是大陵帝皇,像天下的山民村妇一样悠闲自在,那么肯定有大把的时间陪着自己,沐筱萝想到这里笑了,怎么可能,一切都是枉然,再想也是空想。

    沐筱萝起来,用了一点早膳,发现自己忘记说了一件事,那就是关于长公主宸潋的婚事,如今宸潋身怀有孕,皇上倘若知道了一定会大发雷霆的。

    不行,本宫一定要找个机会跟皇上说道这件事,就算不能明说,也要把宸潋的婚期弄到,想罢,沐筱萝就坐了起来,出了庭院,庭院依旧是茂盛葳蕤,繁花似锦。

    “启禀皇后娘娘,国舅爷来了。”内侍小太监托着浮尘进入庭院殿门。

    沐筱萝心中一喜,宇轩,是五弟宇轩呀。

    “姐姐。”沐宇轩初见皇后,拱手大拜。

    沐筱萝一恸,眼眶不免微微灼热,“弟弟,自大陵皇朝创立不久,你就远走他乡,选择浪荡天下,莫非亡母心情未曾平复?”

    沐宇轩是筱萝在相府最为宝贝的五弟,哪怕她与他只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可比寻常人家的亲生姊妹多了一份深情厚谊,想当初宇轩弟弟的生母五姨娘不幸重病,他带着病母游历天下寻找方医,这一走便是十多年,只是前后几年沐沐续续收到五弟弟的信函得知他的情况,却不想,今日他回来了。

    “姐姐——”念及二字,悲痛的泪水溢出了眼眶,沐宇轩投入筱萝的怀中,良久不能释怀。

    “弟弟没事的,姐姐会庇佑你的。就好像当初的相府一样。”沐筱萝待宇轩情绪有所平复,抚摸他的额,道,“你我姐弟二人阔别数年未见,虽然你长高了,也早早到了婚配的年龄,作为姐姐的我却一心为了大陵,忘记你的婚事,弟弟你如今应该有二十二七了吧,可有良辰配?姐姐我丁当要做点什么,这样死去的五姨娘在九泉之下,也会心安的。”

    沐宇轩往后退开一步,面容平静得伸出广袖内的双手,款款紧抱,“姐姐,弟弟我在多年前就遇到了一位知音。她现在已经是我的妻子了。她漠国边境的一户小人家。当年我和母亲去往最北的北域为母亲寻找黑心雪莲遇到的。而黑心雪莲最终靠她帮我们寻回来,当晚母亲来不及喝下黑心雪莲熬煮的汤药便去了。”

    “竟有此等事?”沐筱萝忍不住点点头,“听来应该是不错的女子。她叫什么名字?”说真的,筱萝倒是没有见过漠国的人,这天下以大陵皇朝为中心,这么多年来,有待于开辟的疆土何其之大,筱萝可笑自己白白多活了一世却不知晓。

    不过这也正常,天地之大,谁能保证他的有生之年能够部都去过呢。

    “回姐姐的话,她唤殷娘,是我的妻子。”说到这里,沐宇轩最终弥漫着幸福甜蜜的滋味。

    沐筱萝肯定得点点头,看着五弟宇轩,眸光未尝转移到别处去,“她今天也同你进宫了吗?速速叫她进来,本宫今日可要好好看一看这位好弟媳妇。”

    “姐姐,殷娘在我们旧相府住下来了。我答应姐姐,明日就与殷娘一同来见姐姐。”沐宇轩说到了这里,又行了一个君臣大礼。

    这个好弟弟在相府时候对自己这个皇后何曾亲昵,如今规矩倒是多了。

    沐筱萝幽幽一笑,拉着宇轩的手,往上面一提,话未曾说出口,就被惊讶的叫声替代。

    “弟弟你的手怎么会有这么长的箭疤,狭长的一道贯穿了虎口还有掌心,这当时一定很疼,能告诉姐姐吗?”一想到这伤口之深之程度,绝非是一个普通人可以承受的,想必当时的五弟弟宇轩一定承受着巨大的痛楚。

    她万万想不到自己的五弟弟会遭受这样的痛楚,猛然间,筱萝皇后的泪水又忍不住得涌泄而出,“弟弟,对不起,是姐姐没有好好照顾你。让你这般——”

    “姐姐,这不关你的事。再说已是多年旧患了,现在又不疼,你看,弟弟我多么健壮!”说罢,国舅爷沐宇轩耍起了一通武艺。

    多年不见,五弟弟宇轩他在武艺方面的造诣恐怕尤在自己之上,真真想不到他竟然能够如此,沐筱萝颔首笑了笑,若是老太君还在世,见到五弟弟宇轩如此,也应该会长眠了。

    “弟弟,你要答应我,以后不管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告诉姐姐,知道吗?”沐筱萝走过来,忍不住摸了一把刚硬的脸盘,她曾经的那个小小五弟现在已经是七尺男儿汉了。

    “望姐姐切莫为我挂怀了。听说姐姐日前遭受了不少风霜,姐姐你可要保重自己的身体,叫若竹宫人多多炖些滋补汤药与你吃吧,姐姐你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说着弟弟倒是忘记了。”

    沐宇轩说着话儿,从腰间掏出了一个绣得极为幽致的荷包,荷包上面弥散着一股好闻的味道,却说不清道不明是什么味儿。

    还没等沐筱萝开口说这是什么,沐宇轩就把荷包打开,露出了足足三朵的黑莲花,“姐姐呀,这便是漠国的黑心雪莲,三朵呢,纵使万金也买不到的,姐姐你快收下吧。”

    “如此贵重,弟弟还是你和殷娘一起用吧。”沐筱萝又推了回去。

    顿时,沐宇轩板着一张脸,脸上几乎没有了快意了。

    沐筱萝只好服软,“好好,姐姐我呀就收下,你以后若要的话,就寻姐姐拿吧。”

    “姐姐,你一定要用一朵。留着两朵也是可以的。听说你受了不少苦头,这吃了,对于料理身体大有进益,姐姐一定要用了它。”

    说完,沐宇轩又把皇后娘娘跟前的一等宫婢若竹叫到了跟前,仔仔细细得嘱咐她,黑心雪莲该如何如何用,比如放入炖盅需要多少个时辰,都嘱咐得了个一清二楚。

    沐筱萝虽然听不清楚他到底跟若竹具体说什么,不过看五弟弟认真的小摸样,活像当初在相府时候一直缠着自己要豆沙包吃的样子,沐筱萝便觉得他充其量还是一个小娃娃呢。

    少顷,沐宇轩果真提及了豆沙包一事,紧紧握住沐筱萝的手,“姐姐,弟弟好想念儿时在丞相府吃的豆沙包,不知道香夏姐姐和瑾秋姐姐如何了?”

    “说起你香夏姐姐呀,她如今是永乐侯爷夫人了。弟弟你安心回去,明日我让香夏瑾秋她们二人进宫便是了。”沐筱萝说了一阵,看着沐宇轩的鼻头,“对了,我们姐弟俩说了这么多,不知道你家中的殷娘是否因此而介怀呢?”

    沐筱萝说这番话的愿意也只是开玩笑罢了,岂料,沐宇轩五弟弟面色一红,连忙否决,头摇晃得跟拨浪鼓似的,“不会的,殷娘我了解她,她不是这样的人!”

    “看你护妻的模样,姐姐真高兴啊。本宫的五弟弟真得是一个懂得保护妻子的好丈夫啊。弟弟,你真的长大了,懂事了。”沐筱萝哈哈笑道,她知道要这样才好,人嘛,总会长大了,难道要一辈子踌躇不前吗?

    知道自己再呆下去,恐怕姐姐她说的更多,倒不是怕姐姐说,只是宇轩心想,进宫这么久了,也是第一次和殷娘离别分开这么久,再怎么样,殷娘一定会是担心的。

    “那,弟弟我就先告辞了,明日再来叨唠皇后姐姐。”沐宇轩甩袖而去,英俊的明眸闪烁着无限的快意,姊弟重逢实在乃天下第一喜事,仿佛可以洗刷了在漠国那一段艰难困苦的经历,他手上的穿入掌心的箭疤,还有殷娘,还有不幸逝世的生母五姨娘,这一切的一切,更如清雨后的清天,重显万里无云的浩瀚。

    “弟弟慢走。”沐沐筱萝目送着五弟弟的背影离去,这十多年来,弟弟长高了,背影也宽厚了,肩膀上也应该可以承担起男人的重担了,想起种种,沐筱萝不禁感觉得欣慰得多。

    殊不知当今国舅爷没走多远,长公主宸潋调皮得从一旁的龙凤交缠的玉柱上跳了出来,眸目璀璨宛若天上的无垠星海,嗲嗲得叫了一声“母后”差点没让沐筱萝的鸡皮疙瘩起来。

    沐筱萝宠溺得白了宸潋长公主一眼,“宸潋,原来你一直在这里?你舅舅方才在这里,为什么一直躲着他?他可是你的五舅舅呀。”

    “我知道啊。”

    宸潋慢悠悠得装作无其事得去锦绣长杌上捻了一块越州上贡的酥雪糕,细咬了一小块儿,然后又放下拍拍手,“儿臣就是知道他是我的小舅舅,所以就懂着他。”

    “舅舅就是舅舅,什么小舅舅,要叫也是五舅舅。宸潋你肚子也是有胎儿的大女人了。难道就这么想要一辈子浑浑噩噩当一个小女娃子么?你呀,真是太失礼了!”沐筱萝真想给宸潋长公主一个爆栗子吃,可一想到大女儿已经是半个母亲了,断然不能打的,若是打坏了,可怎么了得。

    宸潋嘟着小嘴儿道,“母后,儿臣就是知道他是五舅舅,所以才……儿臣也曾记得母后您说过,你这个弟弟十多年前就远走他乡了,如今我才及荆,不认识他,也是天经地义的嘛。再说他突然回来,叫我突然叫他舅舅。母后这不是常人所能嘛。一切都太过突然。我得好好适应才行。”

    说着说着,宸潋长公主想起了什么似的,像小猛虎一样扑过来,双手拢着沐筱萝,“母后,儿臣的婚事,母后与父皇说了吗?到底是何期呀。”..

    沐筱萝无奈得摇摇头,推开宫廷门西南轩,一袭花香涌入了鼻息,顿时叫人心情愉快,不过却是与此间的心境相背,“此事,本宫还没来得及与你父皇说,本宫会找机会的,孩子,你放心吧。”

    “母后,您叫我如何放心吗?日子一天天过去,我这肚子一日日的显怀,御放在京都的小别院一直等候我的消息,说什么时候父皇应允,我们就择日成婚——”

    说到这里,宸潋的心中竟然万般悸动得跪了下来,双膝扣在花砖上起了一阵轻轻的闷响,抓住帝后的凤袍一角,“母后,现在唯有母后能帮儿臣和御放了的。如果被父皇知道,儿臣与御放婚前越礼,按照父皇的脾气,他一定会是杀了儿臣和御放的,母后您千万千万要保护女儿呀……母后……”

    “本宫虽然为后宫之主。是这母仪天下的皇后。脱掉了一身凤袍,本宫也是你的母亲。宸潋为何要这么说!你起来罢,其实母后心中已有盘算。今晚你父皇应该会过来。椒房殿今夜上下一切都打理好了,不信的话,你去问若竹吧,若竹她是知道的。”

    沐筱萝话音刚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