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7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279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宫人若竹也忙着搀起长公主,贴着宸潋的耳边说道,“回长公主的话,皇后娘娘句句说的是属实。皇后娘娘可是长公主的亲生母亲。难道长公主会不相信自己的亲生母亲吗?”

    “儿臣就知道母亲一定会保护我,还有我腹中的胎儿的。”长公主宸潋抚着肚子,心里就好像吃了一颗定心丸一般,始然笑靥如花,“儿臣就多谢母后。儿臣腹中孩儿也必然感激母后。”

    “自是本宫的外孙,本宫又岂能不疼呢。”沐筱萝对这个大女儿真是没有办法,日后她结婚生了子,希望不要再如此刁蛮任性才好,须要知道她下面还有一个妹妹宸芯呢,做皇长姐姐的不弄个好榜样出来,可怎么好。

    沐筱萝旋即拍拍长公主的手,“好了,本宫累了,想必你也累了吧。想当初本宫初怀身孕的时候,累的时候连一句话都不肯多说的。你呀可比母后年轻时候强太多了。”

    长公主脸色一红,“天底下哪里有母后取笑公主的。说真的,被母后这么一说,儿臣还真的感觉一点疲累,看来我还先回公主殿休息,晚些再来服侍母后了。”

    “没有必要的话,长公主就不用过来。这些天,母后会想办法与你父皇筹谋,你怀了身孕,更要好好养着才好。知道吗?”沐筱萝知道宸潋公主不肯罢休,“如有需要,母后会让若竹跑腿告诉你好消息。或者母后亲自去你的殿宇。”

    见母后无比诚恳的模样,宸潋的心里就好像打了一个实结似的那般结实,连连点着头,再逗留下去,恐怕也极为不好意思了的,“那,儿臣告退。母后您答应女儿的事情,可不要忘了。”

    “行了。”沐筱萝就让椒房殿内的二等宫婢送宸潋长公主前往公主殿。

    只是等宸潋长公主没走多久,若竹就趋步到了帝后跟前,“皇后娘娘,之前您并没有叫奴婢打点一切,是不是现在要奴婢……”

    “当然。”沐筱萝一双清冽如月的凤眸有了神采,“长公主心意急促,若竹你会不了解她么?之前也是本宫疏忽了。现在亡羊补牢未时晚矣。”

    若竹宫人收到急令似的连连点着螓首,“皇后娘娘,奴婢知道怎么做了。”说着,若竹就前往帝所通知赫连皇陛下今夜来椒房殿。

    实际上,就算筱萝皇后不差遣人来通知,赫连皇陛下今夜也一定要来椒房殿,只是因为筱萝皇后这么些天病了,虽凤体初痊愈,但还是应加关怀才是,这才为人夫为人君的典楚。

    却不知若竹前脚禀告,赫连皓澈还是笑着应承,待若竹一去,赫连皇陛下出了帝所,趁着午后凉风闲庭信步在后花园,听到几个小宫女手里抓着扫帚嚼着舌根说什么,在西疆时候,皇后娘娘亲自煎饺子给永乐侯爷吃。

    赫连皓澈一听当然是雷霆大怒,他暗中把那些个多嘴的小宫女秘密得遣回家乡,永生永世不得踏入宫墙一步!

    只是,这么以来,赫连皓澈对筱萝皇后的误会无疑是更深了!

    小末子公公是近日赫连皇陛下最为得宠任命的公公,前一任的公公难敌天命归了西,这小末子公公是他早年收养的义孙。

    小末子公公见皇上如此动怒,便持着浮沉小心试探道,“陛下,晚膳过后,皇上还是要去椒房殿吗?”

    “去。当然要去。”赫连皓澈眸中带着一丝冷冽之色,“这皇宫大内,试问哪一处是朕去不得了的?现在,马上,摆驾椒房殿,朕倒是要看看皇后娘娘是如何的母仪天下尚理后宫的。”

    “奴才遵命。”小末子卑微得弯下身子去,神色极为浓重,他知道陛下这一回真的是动怒了。

    沐筱萝那边听到今夜赫连皇会来,便让若竹宫人下去吩咐御厨准备了满满的一桌山珍海味。

    酉时末,戌时初。

    沐筱萝在殿外恭迎了皇帝陛下。

    “臣妾叩见陛下。”沐筱萝行了一礼。

    “免。”赫连皓澈言简意赅,却不似以往两手相拢,冥冥之中又多了一分疏离。

    一次疏离,两次疏离,如果再有第三次恐怕不再是疏离这般简单吧。

    沐筱萝伺候着赫连皇坐入席间,为她心爱的男人夹菜添肴,可惜赫连皇陛下就是吃吃不肯启箸,不免狐疑道,“陛下怎么了,是饭菜不合口味吗?不对呀,陛下你还没有尝一尝。你得尝一尝这个酱油鸡,很好吃的。”

    语毕,沐筱萝夹了一块放入碗中,赫连皓澈仍然无动于衷。

    “饭菜很好,只是朕没有胃口罢了,可能是连夜批阅奏折太过劳累所致,多多休息一番就好。梓潼无须太过忧虑。”赫连皓澈动了动唇瓣,算是宽慰了皇后。

    他,到底是她的十多年夫妻,他在想什么,难道她一个作为妻子的会不知晓他的想法吗。

    可能又在误会自己与永乐侯爷了吧,沐筱萝想不通自己近日与夜胥华着实刻意避开了的,怎么陛下他还会误会了?又或者听见了什么风言风语,所以陛下他才会如此?

    也罢,沐筱萝想想,该是好好的从旁敲击一二查陛下龙颜再作决定。

    “陛下,是臣妾做错了什么吗?”沐筱萝想想还是不大对头,还是单枪直入得问一问比较好,旋即又连忙道,“夫妻之间跪在坦诚,陛下如果觉得臣妾哪里做错了,请陛下还是速速指点一二,不至于让臣妾糊里糊涂下去呀。”

    赫连皓澈哑然失笑,“梓潼又怎么可能做过对不起朕的事呢?梓潼历来做的事情就是心安理得的。”

    “陛下——”沐筱萝总算探到皇上的口风了,看来陛下他真的对自己心存芥蒂了,得好好想办法疏导一番,若不然总有一天会酿成祸患,“陛下,还请陛下明示。”

    相见无好话,沐筱萝明明知道此刻的陛下定然不会应承自己任何事,可是沐筱萝还是硬着头皮提及宸潋长公主的婚事,她身为人家的母后,也着实不易。

    就在赫连皓澈甩袖离去之时,沐筱萝叫住了他,“陛下,能否为宸潋与御放定下婚期,他们二人早已心意相通,望陛下成。”

    “看来皇后心中已有主意,那就按照皇后的去做吧。”赫连皓澈说完,便想都不想跨步走了出去,似乎再让他自己留在这里,仿佛就是一场委曲求。

    虽然陛下的语气冷傲无极,但他始终应承了下来,皇帝向来是万金难换一诺,他说的话就是圣旨。

    沐筱萝此刻早已看清了赫连皇陛下对自己愈发的疏离寒意,不过却是着实拿她自己的幸福换女儿的一生,这个交易却是值得的。

    椒房殿中的玉柱龙之图腾翙翙其羽,尽显皇家清贵,上面绑着作装饰用的七彩宫绦迎风招展,窗外的风烈了几分。

    沐筱萝怔了怔坐在福寿双贵妃椅上,面色陷入了困惑还有忧虑,凝视着桌上一大盘的精美佳肴,皇帝一口都不曾动过,冥冥之中是在嫌弃她这个皇后娘娘不够品德入主这大陵后宫么?

    自己在凤辇之中晕厥,皓澈他明明是那么关心自己,可又为了什么,现在又如此冷漠,到底是谁在他耳旁说了什么,莫不成是小末子公公么?不可能,小末子公公是近日提拔上去做一等大内总管,他完没有必要赔上他未来的前途吧。

    再看看大陵后宫,先来的章文嫣,后来的娴鸽,这些人的阴谋在沐筱萝面前瞬时间遭到凶猛的瓦解,难道还有谁在皇帝吹着酸风醋雨,莫非是皇帝自己错生了嫌隙不成?

    到底是什么?苍天,你能否告诉本宫!

    沐筱萝顿时觉得头颅发热,胸内郁闷难抒,就好像久病子人尚且没有得到完的康复一般。

    “呃……呀……”沐筱萝躺在贵妃椅子上因头疼开始呻吟了起来,若是皓澈在这里,他一定对自己软言相慰吧,可惜他不在这里,真怕他以后再也不理睬自己了。

    若竹之前下令一众小宫婢内侍把没有吃完的饭菜退下去,这才进入内殿,看到皇后娘娘倒在贵妃椅上呻吟不止,连忙膝行到她跟前,忙取来温软的毛巾敷上,“皇后娘娘,你怎么样了?奴婢这就去叫太医!”

    “不可。一叫太医。就会惊动皇上。”沐筱萝勉强撑开眼皮,连忙拉住若竹宫人的手,“皇上方才,你也看见了,他定然对本宫生了嫌隙,如今他想静一静,就容着他吧。他日日夜夜为国事操劳已经瘦了一圈。虽然本宫不知道皇上他为什么会如此对本宫,但是本宫一定不会为陛下他徒增烦扰。若竹你若是胆敢去通知皇上,本宫第一个不饶恕你!”

    听到此话,若竹并没有因为自己可能遭受的处罚而心生胆怯,相反,她的心中唯有皇后娘娘的安危,若竹摇晃着螓首,“皇后娘娘不叫太医怎么行。奴婢看你这么疼,奴婢也心生难怪呀。陛下看见了定然也会……”

    “别说了,容本宫多多休息便会好了。”沐筱萝一个眼神,让若竹宫人把眼珠子里的泪水生生逼回去。

    若竹宫人自打相府就跟随着皇后娘娘,虽然最早最早是香夏夫人和瑾秋夫人在皇后娘娘身边服侍着,但若竹宫人代替香夏瑾秋二位夫人服侍皇后娘娘,到底也劳苦功高,在若竹的心里,她早就把皇后娘娘当做是至亲之人,无论如何,她都会站在皇后娘娘这边,也默默责怪赫连皇陛下为何会冷落皇后。..

    “还有,也不准你与长公主他们说起本宫,知道吗?”沐筱萝威逼的眼神,总算叫若竹宫人就楚了。

    若竹只能选择留在皇后身边,默默得为她换用毛巾,希望可以借此缓解皇后娘娘头疼的痛楚。

    一个时辰过去了,宸潋长公主殿下所在的公主殿听闻陛下驾临了椒房殿之后,又很快就走了,她心中快意不已,心想着,莫非是母后劝了父皇,定了下她与御放的婚期不成?

    宸潋长公主殿下一边摸着腹中尚未显怀的骨头,一边趋步往椒房殿走来,她尾后的裙摆逶迤在地上,走起路来娉娉婷,仿佛摇曳在仙宫里的瑶台仙子,如今初怀身孕,她的脸上更显丰韵,看上去也比以前好看了些。

    进入主殿,揽过千年红珊瑚锦绣屏风,却见皇后娘娘窝在贵妃椅中,面色极为苍白,额头有浓密的汗珠,不过好在她睡过去了。

    “母后……母后您怎么样了呀?”赫连宸潋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母后,口唇泛白,却不见有其他宫人顿时火冒三丈,“来人,来人呐——”

    很快,依旧没有人来。只是若竹宫人独自抱着热水而来,额头上也满是汗水,脚底也沾染了黑泥。

    若竹宫人一进入殿就把热水放在一旁,对宸潋长公主殿下行大礼,“奴婢拜见长公主!”

    “若竹,你好歹也是宫里的老人了。侍奉母后,你也不是一朝一夕了,怎么会如此大意!还是三个月后就是二十五岁年老宫人外放的日子,你就无心再侍奉母后了,所以才……”

    长公主殿下这一番无疑是给若竹扣上了一顶天大的死罪。

    若竹惶恐不已,“长公主息怒,这一切皆是皇后之安排。皇后不想让别人知道她的病情,所以就让奴婢屏退了内外殿的一众宫人太监,连热水也是奴婢亲力亲为。”

    “此话当真?”长公主宸潋见若竹的脚底染上了一层黑泥,就知道她所言非虚,若竹她一定是从小厨房跑过来的,小厨房这段日子因为晚上有小雨,所以一块黑泥地极为明显,她应该是从那上面走过去的。

    “奴婢自然是……”若竹低垂着螓首,后脊梁吓得一阵嗖寒。

    宸潋长公主挥舞广袖,让若竹推去,她自己为母后擦拭额上的汗珠,“母后你这又是何苦呢,连太医都不请来。无疑是不想要惊动父皇。难道说母后和父皇谈崩了,所以才……”

    想着想着,宸潋觉得一定会如此,父皇他一定生气了,自古帝王之女从来不是公主自身所能决定了,要站在国家的位置上考虑婚事,在前朝里,多数长公主的毕生使命就是和亲和亲再和亲,而自己这一回直接告诉父皇他的宝贝女儿要跟谁成,直接绕过了帝皇,这位是她的父皇,也是天下百姓们的主宰,叫他一个大陵皇帝作何感想?

    “母后,对不起,是儿臣对不起您。”赫连宸潋的一滴眼泪落在筱萝皇后的腮帮上,不过筱萝皇后真的太累了,太累到了她暂时听不到女儿的呼唤了。

    不行,我一定要去找太医。不那么劳师动众得去找一个太医来为母后整治不就行了么?

    想到这里,宸潋长公主殿下又嘱咐了若竹宫人几句,就往太医院。

    宸潋长公主殿下的手段不是盖的,没有多少工夫,她就把一个资历尚且实习小太医韩书抓了过来。

    椒房殿内若竹昏倒在贵妃榻前,不省人事。

    沐筱萝半窝着身子,面带几分愠色得盯着眼前的男人,“胥华,好好的,你为什么要打晕若竹?还有陛下有没有发现你贸贸然得入宫,本宫担心……”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