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2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842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重生七十年代:老公,求嫁!盛华娘娘有毒:王爷,您失宠了天阿降临凡人修仙之仙界篇都市天龙至尊

    若竹心想,这一次一定要强行将皇后娘娘驾回去,只是筱萝皇后一双凤眸甚是骇人,若竹很快打消了那个想法,只能站在皇后娘娘的身边一直陪伴着。

    又半个时辰过去了,接近正午,头顶上的太阳火辣辣得直让下面的汗流浃背,若竹身上的衣裙都湿透了,若竹再细细端详筱萝皇后娘娘的,凤袍下掩盖的躯体抖索着,额头上津津热汗微微弄花了她的妆。

    第三个时辰的时候,沐筱萝冷不丁得晕眩在地上,若不是若竹和近旁的内侍搀着,皇后娘娘定然是要摔伤了的。

    “皇后娘娘晕倒了——”

    “来人!叫太医来!”

    小末子公公听闻若竹宫人尖锐的尖叫声,顿闻外面出事了,他刚刚在内伺候陛下休息,想着劝皇后娘娘回去来着,殊不知竟然是这样的结果。

    “小末子,外面发生了何事。”内中的赫连皓澈迷糊着双眼,他原本以为筱萝会走的,可是听起来貌似晕倒的那个人是皇后,皇后晕倒了?

    赫连皓澈批了一件中衣就出来,见筱萝卧在若竹宫人的怀中,拔步跑过去,换来自己将筱萝爱妻揽在怀中,无比怜爱得道,“梓潼,梓潼你醒醒啊梓潼,是朕,是你的丈夫。你可不能晕倒。对不起,都是朕的错,是朕不该这样对你——”

    “你们……还愣着做什么,通通想要处斩吗?还不快去请太医!”赫连皇陛下怒视着众人。

    实际上,小末子公公和若竹宫人已经派了数十个太监宫女前去太医院禀报了,只不过赫连皇陛下这是第二次去叫,所以现在除了他们几个人,部涌向太医院了。

    实习小太医韩书简直搞不懂为何会有这么多人一下子出现在太医院,太医院再宽阔的大门,也够不着这么多同时近数十人疯狂涌入,这些人不外是低等的宫女太监,生怕被皇帝陛下责罚,更甚者,直接砍头示众。

    韩书听闻那些人对太医院院正说是皇后娘娘晕眩,皇帝陛下龙颜大怒了,所以就连太医院院正也直接出马了,韩书身为实习太医,这一次是极好的机会,肯定是要跟着去了的。

    帝所寝室之中。

    赫连皓澈两只手紧紧握住躺在龙床之上昏迷不醒的皇后,心内就宛如煎药一般,说不出的苦闷,说不出的怨恨,他恨自己为什么要如此对筱萝皇后,自打筱萝皇后从外边归来,受尽了这么苦楚,还要如此对她,想到这里,赫连皓澈的怒气和郁气宸结五内,就期盼皇后能够醒过来。

    “筱萝,你快醒醒,朕不能没有你。你能够醒来,朕发誓这一辈子一定会好好爱你的,筱萝。你是朕的皇后,永生永世都是朕的皇后,拜托你醒一醒。”

    赫连皓澈虽然大陵帝皇,但也不能免俗,躺在龙床之上昏迷的女人是他最最在乎的,也许是因为太过在乎她,所以从头到尾才惹来了这么多嫌隙。

    直到太医到了,赫连皇陛下仍然没有回过身来,让太医先行为皇后诊脉,还得小末子公公亲自提醒了一番。

    “陛下,让太医给皇后娘娘看看吧,嫪太医为太医院院正,医术高明,定然会治得好皇后娘娘的。”小末子的话才让赫连皇陛下纷乱了复的心境有希微缓解。

    太医院院长嫪京年是出自民间的神医,大陵皇朝建国三年,赫连皓澈就把他纳入大陵皇朝太医医正,听闻他以神针为名,不敢妄言说能让人起死回生,不过能够治愈大多数人的绝症,也是可以的,再说了皇后娘娘这病症也是因为寻常的应由罢了。

    嫪京年院正通过一件手帕搭在筱萝皇后的脉搏上,就断出病症来,“邪风侵入凤体罢了,无碍事,只要皇上让皇后娘娘好好休息,即可。臣这就下去给皇后娘娘开药方。”

    旋即,嫪京年院正看了一眼站在他身边最近的小实习太医,道,“你,跟我去取药。”

    “是,院正。”韩书头如点蒜一般,这可是院正第一眼看自己呢,哪怕他韩书是当今大陵右相韩彦之亲生儿子,对于传承医术的问题上,嫪京年也没有高看韩书一眼。

    嫪京年性格倨傲,本来他是无心想要入朝为太医的,只是因为他的医术名动天下,比当年的鬼医尤胜不及,所以赫连皓澈才对他如此厚重,用厚禄请求他留下来。

    赫连皇陛下没说什么,他自然相信嫪京年院正的逆天医术,甩了甩龙袍示意无关之人出去,就连前往探视皇后娘娘的殿下公主们也一一拦在外殿,赫连皓澈知道现在最关键的,便是让皇后娘娘好好疗养。

    小末子公公都是麻利的阉人,刻意让随侍的宫娥太监们也先行下去,让赫连皇陛下和皇后娘娘二人好好独处,就算皇后娘娘现在昏迷了,小末子知道陛下的心肯定有一心窝里的话要跟皇后娘娘诉说。

    果然,等小末子公公一走。

    赫连皓澈就深情款款得握住筱萝皇后的手,徐徐移到自己的腮帮,目光满是游离,明明腹内有千万般的言语却无从起说,他知道自己再怎么假装着不在乎,也不重要了,他希望筱萝现在赶紧醒过来。

    太医院煎药的效率也是有的,也不看看到底是谁病着了。

    赫连皓澈亲自给昏迷之中的皇后娘娘喂了汤药下去,筱萝皇后的嘴唇没有打开,他就用木勺给自己盛了一口放在嘴中,然后嘴对嘴入药,这样能够保证的是药水不会很快流失掉。

    “但愿朕听到的那些,通通都是假的。你不曾拿煎饺给夜胥华吃,你不曾对夜胥华有情。”赫连皓澈说到这里,多么期盼榻上的女人能够醒来,倾听他的这些肺腑之言,他只想从筱萝的嘴中得到她很爱自己的话语。可是现在……

    夜半三更,沐筱萝多少服用了一点药汤,热汗也不怎么出了,她觉得额前还顶着一块凉布,再看看眼前的男人俯首在床榻一侧睡了,眼圈有细微的黑质,看来皇上是熬不过去所以才睡下的吧。

    沐筱萝笑了笑,悄悄起身,生怕惊动到他,便寻了一件绣着金龙密纹的披风盖在他的身上,然后下了榻,踩着翘头履,摸索到了窗前,她原本是想让自己透透气来着,谁曾想得窗轩外头的凉风侵袭了过来,免不了一阵轻咳。

    “筱萝——”窗外突兀得传来一声低沉的男子声音,包含着无穷的怜惜之意。

    沐筱萝骇然,旋即定睛一看,却是他,他一身炫黑锦袍在黑夜之中宛如鬼影闪烁,似乎他从桂花林而来,衣襟上沾染了几片桂花,更有几许桂花淡淡的香味弥漫不散,“胥华,你怎么来了?这么晚了……陛下刚刚睡下……你还是走吧。”等陛下醒了,指不定又要生出嫌隙,这是她原本不想要见到的。

    “本侯会走,不过不是现在。”夜胥华顾不得去抖落肩膀上的桂花花瓣,他那深沉如漆黑的瞳孔里找不到一丝丝的怯弱,更多是一股执拗,就好像一头怎么按头也无法俯下身子去喝水的蛮牛。

    可这世间有如此好看俊逸的蛮牛么?未曾有之啊。

    “见你安好,我便放心了。皇后娘娘,今夜本侯暗中探望你,别无他意,只是想要解释那晚的误会,本侯并不是不能对皇后娘娘您放心,而是本侯恐怕受了药物的蛊惑所以才会至此。”夜胥华的眸子清澈,就好像天上银河的一池天水,静静的,你只能远远观着它,感觉到它的流动,却无法触及。

    是呀,夜胥华他以前都不曾会对自己做出这样出格的举动,那夜晚上差点弄出了错误了,到时候沐筱萝可就不敢以大陵皇后母仪天下了,她深深谨记着自己的身份,是皓澈的妻,是赫连皇的后,决不能出现一丝一毫的错。

    “我相信你,只是现在真的太晚了,你夜探禁宫,无非是想要知道本宫是否安好,更不想让皇帝知道。好了,你做到了,你若真的为本宫好,就马上离开,陛下他真的会……本宫也不知道陛下什么时候会醒来。”

    沐筱萝回眸凝望了身后皇帝俯身嗜睡的地方,赫连皇陛下双手埋在脸部,睡得极为酣甜,恐怕沐筱萝都想不到此刻的赫连皓澈浓黒的眉微微皱了一下,此刻已冉在假寐了,他可要仔仔细细听一听他的皇后在跟另外一个男人在说什么。

    “请让我再唤你一声筱萝吧。”夜胥华释了侯爷的自称,仿佛他不是大陵的永乐侯,此间的女人也不是大陵皇后。

    “你……”沐筱萝不知道为何夜胥华会如此执着,他这样做到底为了什么,为了得到自己么,殊不知就算自己没有这样的想法,而夜胥华的一厢情愿难免会让人误会。

    夜胥华体内的痴情蛊的药效已经褪去,若不是因为药物,恐怕他今生今世也再不会对筱萝皇后作出越礼之事,只是那个晚上他被莫名其妙的药物引导,哪怕是触碰筱萝皇后的一寸肌肤,也足以唤醒夜胥华十多年来对筱萝皇后的眷念和爱。

    接下来,夜胥华竟然说出了越礼之言,“筱萝,让我再抱你一次吧,只要一次,我足以放下。明日我就和香夏远走京都,带着连心和连翌永不回来!希望你可以成。”他知道这般明明结果,但是他也想要作一个了解,因为夜胥华相信如果有一天他控制不住,强逞自己的邪念,那么痛苦的将会是更多的人。

    就在沐筱萝不知道该不该答应夜胥华这看似无礼的要求的时候,冷寂的空气里被青花瓷器摔地的轰鸣之声给掩盖。

    “混账!夜胥华,你,你竟然动朕的女人!”

    一声疯狂到了极点的暴怒声似乎可以把整座殿宇都可以掀翻。

    随之而来透明的火把涌入了大殿,灼热的火光是如此刺眼,以至于都让沐筱萝无法正常睁开眼睛,她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窗轩外侧的夜胥华已被天蚕丝网交缠,网上还带着细细的刀片,夜胥华挣扎了几下,刮他的肌肤都破损了。

    “胥华……”沐筱萝见夜胥华身上已是密密麻麻的血痕,想必那痛楚肯定也入了心肺,顿时间去拽皇帝的衣角,“陛下,放了他吧。”

    赫连皓澈薄唇勾起了一抹冷笑,“皇后你是在朕放了他吗?他是你什么人?你要这般袒护他!还是他是你的……”

    “陛下不要冤枉臣妾!”沐筱萝咬紧了牙关,生怕松动了,赫连皓澈就真的不会再相信自己了,她最怕的是这个。

    任凭沐筱萝怎么说都没有用,赫连皓澈挥舞袖袍,一句一句针针带血得道,“将狗贼夜胥华下狱待罪!”

    “皇上!”沐筱萝的语气好生坚决,“如果陛下执意要让风侯爷下狱待罪,也请陛下连同臣妾一同下狱待罪吧。”

    她,果真令他太失望了。

    赫连皓澈狂笑道,“筱萝,你把朕当做傻瓜吗?朕会放了他?除非日出西山!”

    旋儿,赫连皓澈对一众捕捉到夜胥华的御林军道,“你们还愣着做什么?是不是通通想要造反?还是想着要和夜胥华一同陪葬?”

    “皇上——”沐筱萝再度向前,可赫连皓澈一拱手,把她推到了五米开外,她一个惯性,双手推倒了一面琉璃镜,这可是西域大食国进贡的镜子,原本赫连皇是想要这两天送到椒房殿的,可是被沐筱萝一推,直接压倒了它,琉璃镜破碎,碎片扎入筱萝的手指头,根根火辣辣的疼,鲜血猩红如火的流出来。

    筱萝……赫连皓澈眼里一股怜惜之意,很快双瞳便被无情情绪所代替!

    “将皇后娘娘送往椒房殿,这段日子想必皇后也累了。也没有必要出椒房殿了。”背过身子的赫连皓澈声音依旧很冷。

    冷得令沐筱萝无法窒息,沐筱萝再蠢钝也知道皓澈他是什么意思,他这是要把自己禁足在椒房殿,怕是永远都不能踏出宫门一步了。..

    哈哈,多年帝皇夫妻,竟是这般下场!

    耀眼的火光之下,夜胥华被困在挂满刀片的渔网之中,已经是血迹斑斑,撇开一切,他好歹也是大陵帝国的建国之功臣良将,究竟是落了一个狡兔死走狗烹的下场。

    皓澈,你是这样无情的帝王吗?

    沐筱萝看不到他的眼瞳,唯独他的高大健伟的背影透着一丝冷,那种冷是到了极致,频临地狱之边缘。

    沐筱萝知道自己再坚持也没有用,眼睁睁得看着夜胥华被下了天牢,夜胥华先行被带了下去,筱萝皇后刚刚踏足步出宫禁,听到赫连皇陛下一句叠加命令,“将夜胥华秋后处斩,妻儿流放青海!”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