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3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481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

    “……皇上你真的如此狠心吗?”沐筱萝看着赫连皓澈依旧冰冷的背影,“为什么不肯听臣妾的解释,臣妾真的没有……”

    “下去!!”赫连皓澈最后挥舞袖袍,殿门重重闭了上去。

    就好像切掉沐筱萝生命的命脉,人未死,心已死。

    秋后处斩,这可是没有几天就会到了的。

    被禁足在沐筱萝拼命闯宫,便被驻守在皇后寝宫的上官廷尉拦住了。

    “上官盘将军,你给我让开,本宫要出去!”沐筱萝瞪着上官廷尉,恨不得赤手空拳拼过去,哪怕他们的乌钢就架在自己的脖子上。

    “请皇后恕罪,陛下有令,臣定要誓死保卫这里!”上官盘将军今年三十有七,大陵皇朝建立二年就驻守在椒房殿,一刻都没有离开过,这是他的使命,是赫连皇陛下赐予他的使命。

    沐筱萝冷然一笑,“上官盘尽忠职守,的确是乃我大陵将军之楷模。如果本宫交出皇后玺绶,本宫已然不是皇后,上官盘将军也无需驻守于此,更没有理由阻挡本宫的去路,对吗?”

    “这……”上官盘不可置信看着眼前的女人,她竟然要放弃大陵的后位,这可是天底下多少女人期盼也期盼的位份呀。

    沐筱萝一个眼神下去,若竹宫人乖乖得从内殿取出皇后玺绶,举高于顶交给上官盘将军。

    “皇后娘娘,请勿三思啊。”上官盘无奈,也只能接受这皇后玺绶,此玺绶一到手,说明眼前的女人再也不是大陵的皇后娘娘了,而是一介民女。

    “若竹,我们走。”沐筱萝冷冷得瞥了若竹一眼,旋即若竹趋步跟了上来。

    上官盘开了一条道,眼巴巴得凝望着帝后出椒房殿。

    沐筱萝皇后娘娘贤良淑德,为大陵江山,为赫连皇陛下付出的心血,并不是他们这些人可以肆意抹杀的。

    正是因为这样,他们等人才会让筱萝皇后娘娘走。也不多加阻止,因为如今放下玺绶的沐筱萝再也不是皇后之尊了,而他们身受的皇命只是守护皇后娘娘不得离开椒房殿半步。

    而皇后娘娘再也不是皇后娘娘了。

    宫禁天牢!

    沐筱萝携若竹宫人急步赶到天牢禁地,天牢狱卒被皇后凤威所震慑,没几下,就开启狱门,将下罪的永乐侯释放。

    “胥华,跟本宫走,否则皇帝会杀了你的。”沐筱萝伸出手去,对着狱中蜷缩在稻草床上的夜胥华,容颜不改得道。

    只是夜胥华他一身囚服,血迹斑斑,实在是令人不敢直视,若竹宫人胆子小了点,万万是不敢看的。

    “皇后,若本侯走了,陛下是不会放过你的。”再怎么说,夜胥华她想到了筱萝,放走了他,就算她有皇后之尊,也难敌龙颜天怒,到时候谁能够在她身侧继续保驾护航了?

    君心难测,沐筱萝也猜不透皇帝陛下心里想什么,若是夜胥华他再是耽搁,怕是再走也走不了了的。

    沐筱萝命令卫士砍断夜胥华手和脚上的枷锁,随后和护送夜胥华一直往御河边上去,顺着御河漂流直达宫外极为省时。

    由宫禁天牢至御河花不上半个时辰的时间,在这个时间段之内,椒房殿所属的禁卫统领上官盘还有宫禁天牢的狱卒们是有足够的时间,将筱萝皇后救走夜胥华永乐侯的消息告诉帝所的赫连皇知道,可是他们都没有,很显然,沐筱萝皇后的威严深入每一个人的心中,诚然,他们都不相信皇后娘娘和永乐侯之间会有一些不清不楚的感情关系。

    来到御河边,沐筱萝推了一把夜胥华,叫他双足利落得踩踏在御河畔的游玩小舫,沐筱萝更是拿匕首砍断绳索,任凭河水带着夜胥华出宫,眼下唯有这么做,再迟一步,陛下真的会杀了他的!

    天威难犯!

    “母后,不可!您这样既是代表着背叛父皇!儿臣绝不允许母后背叛父皇!”宸宁太子殿下闻讯而来,他身后更是多了一支由三十多人组成的贴身弓箭手,只要宸宁太子一声令下,足以叫夜胥华的身体射出马蜂窝,那样的话,夜胥华永乐侯一样死定了的。

    见太子宸宁正要把手一挥,只要他的手当机立断得挥下,三十多支利剑就会齐发,到时候神仙降临也难以掌控这一切。..

    不可以!决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夜胥华他决不能死!上一世他为自己而死,如今沐筱萝再也不能熟视无睹了……好歹他也是倾尽他自己的一生来爱自己的呀。

    “宸宁,你做什么?!本宫是你的母后!你只要敢杀了他……本宫……本宫就当众自尽!”顿时,沐筱萝持起刚才隔断船绳的匕首,作出一个要往自己脖子上划过的动作。

    沐筱萝是宸宁的亲生母亲,更是大陵国母,位份何等尊严,为了母亲,他这个做儿子的可以放弃自己的太子之位,“母后,不可,你死了,儿臣和父皇会很伤心的!母后不要啊……母后放心,儿臣不会了!”

    “既然不会,那命令身后的众弓箭手退下去,否则,母后就当场死在你的面前,叫你做一个孝义的太子殿下!”沐筱萝眼眶通红,她绝不容许有人伤害夜胥华,哪怕这个人是自己的亲生儿子,也不可以!

    宸潋长公主殿下也赶来了,吓得昏倒在一旁,还好有身侧的宫女搀扶着,要不然伤及腹中的骨肉。

    二皇子宸礼他还能做什么,只能安抚一直在啼哭的宸芯小公主殿下。

    公主皇子们都来了,赫连皇陛下他应该也来了吧。

    沐筱萝看不到自己丈夫的身影,心中莫名得窃喜,只希望夜胥华脚下的舫只快速顺着御河而下,飘往宫外。

    当夜胥华过了那个涵洞口,赫连皓澈终于赶来了,他终究是来吃了一步。

    深在御书房的他,却是最后一个得到了消息。

    没有人敢于筱萝皇后娘娘私自放走永乐侯爷讯息告诉他,因为那是极为严重的死罪,是皇上定然迁怒告密者的死罪。

    而心绪不宁的赫连皓澈是疯狂得从御书房逃奔出去,随便抓住一个宫女威逼问了之后,才知道的。

    连皇帝身边的小末子公公也表现出故作蛮懂。

    “终于走了。”沐筱萝的脸上展露了一个微微的笑容。

    赫连皓澈顿时间感觉无比心痛,他的妻子怎能如此,殊不知夜胥华触犯他天子的威严,哪怕将夜胥华碎尸万段也死不足惜,可是筱萝皇后这般维护他。

    椒房殿上官盘廷尉的赶来,还有众位宫禁狱卒,他们众人口中的真相几乎让赫连皓澈觉得天旋地转。

    “你们说什么?皇后甘愿放下玺绶?”赫连皓澈无比震惊得盯着沐筱萝,同床共枕十多年的妻子,她竟然如此对待自己,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还是说皇后她对朕已经没有了任何感情了吗?

    哈哈哈哈哈……

    赫连皓澈仰天狂啸,凄厉的声音叫宸宁太子殿下等人心里都无比心疼。

    赫连皓澈正视着筱萝,“好哇,真不愧是朕的发妻,真不愧是二宫之首,大陵天下的堂堂国母!你这是要告诉朕你竟然为了一个私相授受的男人,甘愿放下你的皇后玺绶,为了救一个不相干的夜胥华,你竟然甘心抛弃后位,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夜胥华,你竟然用匕首威胁自己的亲生孩儿!沐筱萝,你真好……真好……真不愧是大陵的好国母……真不愧是朕的好皇后……哈哈哈哈……”

    “臣妾今夕已经放下皇后玺绶,臣妾无话可说,请皇上赐罪吧!”沐筱萝跪了下来,抬起眸眼,句句针针见血,“只求陛下,不要追杀夜胥华!臣妾欠他的,实在是太多太多!陛下若是要杀了他!请先杀了臣妾!臣妾愿意承担所有的一切!也望陛下不要迁怒太子和公主们!一切是臣妾咎由自取!”

    空寂的夜,漆黑的御河畔传荡着沐筱萝筱萝刚绝有力的声音,殊不知这样的话语,宛如一把钢刀狠狠得插在帝皇的心口上。

    “好呀,真不愧是朕的好皇后,哈哈哈哈……好!朕成你!”赫连皓澈飞奔上去,抽出腰间的利剑,剑锋劈空,似乎下一秒,皇后的头颅便会点地。

    “不要——!”众皇子公主齐声止住。

    却无法避免赫连皓澈的佩剑之剑锋划破沐筱萝的螓首上的一缕发丝。

    斩断的只是一缕螓发罢了。

    闭上明眸的沐筱萝觉得头皮微微发麻,睁开眼珠子的那一刻,却发现地上多了一缕断发,断发犹如断头,昭示着筱萝皇后已经死过一次了。

    “陛下这是不舍得杀死臣妾吗?”沐筱萝冷然失笑,“还是陛下以为陛下不杀臣妾,臣妾就会对陛下感恩戴德么?”

    宸潋长公主殿下眸泪泛流,“母后别说了,不然父皇真的会杀了你,到时候抛下我们兄弟姊妹四人该如何是好呀。”

    宸宁太子殿下眼眶通红,万分悲痛哽咽在喉中,“是呀,母后,赶紧跟父皇认过错,也许就——”

    “别说了~!朕再也不想见到沐筱萝你这个刻薄寡恩的女人!朕念在你为朕留下子嗣,不然朕真的会杀了你!滚!有多远滚多远!朕从此以后再也不想见到你!”

    赫连皓澈额头上的青筋暴狂,恨不得飞出肌肤纹理,他眼中有泪,却倔强着顽抗着不让它们流下来,“还有,你一旦出了宫门,就代表你我夫妻情分已尽,与皇儿们的骨肉情缘也断!”

    “父皇——不可呀~!”宸宁太子,宸礼二殿下,宸潋长公主,宸芯小公主掩袖狂泣。

    赫连皇陛下的金口一言已经很清楚了,要他自己还有众位皇儿们都要斩断与沐筱萝的联系。

    “滚啊……怎么还不滚?和你的夜胥华团聚去吧~!朕没有你这个皇后!”赫连皓澈把利剑抛了出去,尖锐的剑锋穿破沐筱萝的凤袍,袍子被割开一个大大的口子,却未及筋骨,若不然,筱萝的身子如此孱弱,安能受用得起?

    可见皓澈对自己还有一丝一毫的情分吧。

    也可能这是一种假象。

    沐筱萝自以为犯了一个天底下的男人都无法原谅的错误,皓澈他还会……

    算了吧。

    沐筱萝那袖子擦了擦眼泪,起身,只要夜胥华他能够齐,哪怕要自己众叛亲离,没了这一世的荣华富贵,也是值得了。

    沐筱萝迈开腿,往宫门而去。

    任凭皇子公主在后面拼命得叫她回来,沐筱萝头也不回一个。

    只是赫连皓澈的声音仍然在耳畔,“若是你们胆敢拦着你们的母后!朕就立刻褫夺你们皇子公主的身份,把你们贬为,民!”

    皓澈对不起,孩子们,对不起了,不是母后心狠。只是……对夜胥华的情,我一定要报答!

    赫连皓澈猛然回首,冲着筱萝皇后的背影狂啸,“筱萝你终有一天会后悔的!你堂堂的一国之母!为了救他!竟然甘愿冒天下之大不韪放弃皇后高位!普天之下也只有你这样的女人能够做的出来!朕真是看错你了!朕恨你!今天朕可以放走夜胥华~!若有一天,朕知道,夜胥华仍然逗留大陵京都与你私会,到时候别怪朕太过绝情!”

    “陛下是千古一帝的明君!臣妾就算是死!也只要如何保自己的声誉!”沐筱萝未曾迟疑脚步,连回头一眼都没有。

    眼见至爱的女人离去,渐渐离开自己,赫连皓澈的心好像被药杵捣烂了一般,“好,你我二人从此永不相见!”

    “好,永不相见!”沐筱萝跨出宫门的最后一步,宫门重重得闭上去,那个瞬间,她的眼泪簌簌得下来。

    她担心的宸礼,只希望他的野心没有那么大,好好辅佐他的太子哥哥。宸宁的性情随了他的父皇,假若有一天,宸礼背叛他,那结果会有多么严重他不敢想象。

    还有长公主宸潋,她腹中的孩儿不要显怀才好,与御放的婚事的要近日举办才好,不过先前赫连皇已经让礼部挑选了一个好日子,他对于天下万民来说是重诺的好皇,自己的离去,赫连皇一定会照样为宸潋举行赐婚典礼,还有宸芯她还那么小,自己不在她身边,宫人们多是蠢钝的,怎么好照顾她。

    想到这里,沐筱萝再度忍不住落泪,可又能如何,回首紧闭的高高宫门,似乎切断了自己与皇宫之内的一切联系。

    赫连皇,愿你福寿康宁,皇儿们,母亲愿你们都可以快快乐乐幸福一生!

    丈夫和孩子们,她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够再见到他们,只是五弟弟沐宇轩呢,他答应过自己一定会带着他的夫人进宫看望自己,沐筱萝不禁想着,自己如此病重,宇轩他不该不来看望自己。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