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4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840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都市天龙至尊家有劣徒欠调教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点道为止末世之召唤悍妞

    莫非宇轩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沐筱萝凝望了最后一眼的宏伟宫门,原本打算走回旧相府去,毕竟那是自己儿时的家,虽然太君父亲母亲都先后去了,但那好歹是自己的家呀。

    “姐姐……”迎头一个年轻男子重重咳嗽一声,一口猛血喷在沐筱萝白皙的颈脖上。

    沐筱萝只觉得脖子一烫,再用手一摸,应该是血,听来人对自己说一声姐姐,黑暗之中的沐筱萝只能单单凭借气息,就知道眼前的人到底是何人,“宇轩,你怎么,怎么会在这里?”

    “姐姐……”沐宇轩梗塞了一声,怀中抱着一个昏迷的女子,“今天我和殷娘本打算进宫的,我们暂时的住所在郊外,殊不知我们准整理好了一切东西,打算进宫看望病中的姐姐你,我们是在半路上中的埋伏。”

    沐筱萝从腰间抽出一番手帕来,为沐宇轩擦拭口中的血迹,疼惜得道,“弟弟,偷袭你的是什么人?你被他们打得流血了。还有这个就是殷娘吧。”筱萝指了指沐宇轩怀中的年轻女子。

    沐宇轩点点头,“对了,姐姐,你何故会在这里呀?你不是生病了吗?应该在皇宫呀,怎么会?弟弟我准备进宫向姐姐你求救的,没有想到竟然在这里碰到姐姐——”..

    “姐姐我的病已经好了差不多了。宫里现在是回不过去了,如今此地不宜久留。后面不知道那些偷袭的人会不会马上赶上来。”沐筱萝紧紧握住沐宇轩的手,“现在,我们应该回相府,至少那里才是安的。”

    “好的,姐姐。”沐宇轩肯定得点点头。

    旧大华相府。

    沐筱萝顾不上休息,便把殷娘安排在一间厢房休息,在烛光的照样之下,看见一张清秀可人的面孔,脸色苍白无血,手指头也勾染着一层黑色。

    “弟弟,弟妹这可是中毒了呀!”沐筱萝懂得一些医理,差遣人去年羹强将军府邸请谷乘风恩师来,谷乘风乍然听闻宫廷中的惊变,本四下里寻找筱萝皇后来的,前往年将军府的仆役就在相府门口撞见了谷乘风。

    “皇后娘娘,您看谁来了。”仆役躬身得迎来一个老者。

    不知道多少时日不见,沐筱萝见谷乘风依旧是那般行云野鹤,好不仙风道骨。

    “恩师,是你——”沐筱萝忍不住眼眶夺泪而出,好想把心中的一窝子委屈话儿对他老人家说,可是筱萝又忍住了。

    谷乘风老人第一眼也是看到了躺在榻上的昏迷女子,“皇后娘娘,躺在床上的女子是?”

    “是我的弟媳妇,恩师您快点看看他,好像是中毒了。”沐筱萝赶紧把谷乘风老人引到了殷娘处,她中毒好像太深了。

    正如谷乘风老人摸着胡须无奈得摇摇头道,“是呀,中毒太深了。这种毒性,比曼陀罗还要凶猛十倍,如果老朽没有估计错误的话,是西域失传已久的雪域冰花蛊。”

    旋即,谷乘风看着沐宇轩的眼睛,“敢问国舅爷,令夫人是不是被人用像冰一样的暗器暗算成这样的?”

    沐宇轩努力想了想在郊外发生的情景,“好像是冰一样的东西,我明明看见蒙面之人双拳打出像冰一样的寒拳,偶尔飞出冰花一样东西,当冰花打出来之后,变不见了!”

    “不错,这就是雪域冰花蛊了!蛊毒以冰花的形式出现,打入人的身体,七七四十九天之后宿者体内会生长出冰花,并且这种冰花会吞噬身体内脏,叫人而亡!要想解除此毒,非要解药不可!”

    谷乘风老人眼底堆积了一层无人都不知道的寒意,没有人比他更为清楚,这样的雪域冰花蛊毒有多么厉害,太奇怪了,百多前,几乎在万毒谷的源头开始传播,并且逐渐消失的东西,怎么可能又开始出现中原呢?

    嘭得一声,沐宇轩双膝跪地,语气梗塞道,“谷老人,您是当今陛下和姐姐的恩师,请您一定要看在姐姐的面上,帮我救救我的娘子,哪怕要我死,我也甘愿!”

    “不是老朽不肯救!而是老朽实在无能为力。曼陀罗花之毒,老朽可以解毒,但是此毒是雪域冰花蛊毒,是整个大西域更为西方的雪域,传说西域人都无法进入的禁地!”

    谷乘风无奈得捻着胡须道,“雪域,一直被称为神秘的禁地。至今千年来一直被浓厚的积雪所覆盖,永恒得没有阳光照射,所以厚厚的积雪下面,更多的是万丈深渊,无底岩洞,深度无法可探,还有庞渊深海,其浩瀚程度,连史上也未尝有过记载的。就连长乐侯爷花辰御一直珍藏的哪一本《万毒真经》恐怕也没有记载。”

    “那该怎么办才好。”刚刚沐筱萝还想在长乐侯爷手中一直珍藏的药经或许有用,怎奈谷恩师却说了这一番话,的确也让沐筱萝为难,哎,难道要眼睁睁得看着弟妹殷娘去死吗?

    谷乘风叹息了一口气,然后沐筱萝又跟他老人家细细说道了皇廷之中的一切。

    谷乘风更是无奈了,“老朽原本以为,能够通过赫连皇陛下广发皇榜,寻天下能人异士为殷娘解去解除雪域冰花蛊毒。”

    “弟弟,姐姐帮不了你,对不起。如果我不这么做,胥华他真的会死。”沐筱萝眼眶泛红,她不能不这么做,因为她根本无从选择了。

    “等等——”沐筱萝暗暗思忖了一番,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弟弟,你以为是何人拦路截杀你和弟妹的?”

    沐宇轩重重得摇摇头,“他们之中皆蒙着面纱,就算不是蒙着面纱就是带着玄甲面具,或者是干脆有些人的面上直接毁容了,弟弟听到他们自己人说,一定要杀了沐宇轩,别辜负月主的重托,弟弟心想,他们一定有什么诡计,想要杀死我,最终的目的是想要谋害姐姐你,所以弟弟拼命杀出了重围。天可怜见,我们一路疯狂得跑着,跑到一个茶寮,向一位店家借了马,店家估计也是凶多吉少,那匹马在不远处你我遇见的地方,精疲力尽而亡!”

    “竟是如此!月主?莫非是夜倾宴!”除了他,沐筱萝想不出还能有谁,自己和夜胥华二人返回西疆,并且被赫连皇陛下带入大陵皇宫一事,夜倾宴和沐若雪应该已经猜到了。

    谷乘风老人也若有所悟得点点头,“按照皇后娘娘这么说来,那肯定是夜倾宴那个孽障所为了!真真是心狠手辣之辈!在大雪国太湖东畔大炮炸不死皇后娘娘你,就想要取皇后娘娘你的性命了!嘿嘿,其中诡计概莫如此。”

    “谷恩师说的很对。恐怕便是如此了。”沐筱萝这一次是肯定得点点头。

    沐宇轩拳头紧握,“姐姐,夜倾宴此人如此心狠,竟然想要炸死姐姐你,如今更是害我夫人身中雪域冰花蛊毒,我真的无法想象七七四十九天之后,我的夫人她——”

    他是她最为疼爱的弟弟,沐筱萝说什么也不会让弟弟如此伤心难过,她紧握住弟弟的手,“弟弟,不用担心,哪怕姐姐拼出了自己的性命,也一定会想办法让你得到解药给殷娘治病。”

    姐弟二人阔别虽多年未见,但亲情尤在,而且还更为深厚了些,“姐姐,弟弟如何不相信姐姐。可是弟弟也不想让姐姐有危险。既是夜倾宴此等狗贼害我夫人,我身为丈夫,自然要报仇还有取得姐姐解药。这件事,弟弟自己会处理!弟弟不希望劳烦姐姐,以至于让姐姐陷入危机之中。”

    “你称我一声姐姐,难道我不应该为你出头么?”沐筱萝心想,如果自己做不到的,那么简直枉为人姐了。

    看他们姊弟二人如此深情,谷乘风大为动容,你们姐弟二人之深情,老朽也看在眼里了。这件事非是你们等二人可以解决的。一定要需要赫连皇陛下的力量。诚然,皇后娘娘与陛下暂时得发生嫌隙。可老朽相信帝后终能破镜重圆。”

    “真的吗?恩师,我与皇上真的能够破镜重圆吗?我想,这是我一个人的痴心妄想,我放走了夜胥华,这般弃他作为一代君王的颜面御不顾,他会吗?”

    沐筱萝眸光淡淡的,薄薄的嘴唇浮掠一丝愀然,“他说过的,从此二人永不相见!是……永不相见!”

    沐宇轩皱了皱剑眉,“弟弟不相信我那皇帝姐夫竟会如此绝情!弟弟也更不愿意看到帝后失合,这绝非大陵百姓之福,可以说是灾难!不!我身为国舅爷断然不会让这件事情发生……”

    旋即,沐宇轩踱步得哭想,终于心落定了似的,反问谷乘风和沐筱萝二人,“你们说,如果我向皇帝陛下请战,带兵赴往大雪国决战夜倾宴狗贼,到时候取下夜倾宴狗贼之人头,想必陛下会龙心大悦!到时候不当当可以逼出夜倾宴那狗贼的雪域冰花蛊毒的解药,还能让皇帝陛下对我沐氏一族看重,或许能与姐姐冰释前嫌,也未可知?”

    “嗯,这不失为一个好办法!”谷乘风颇为赞许得看着沐宇轩,“宇轩国舅爷不愧是少年英雄!只是你能有把握战胜夜倾宴吗?更要在四十九天之内夺回解药给令殷娘服下吗?如果过了七七四十九天,恐怕仙人临凡,也没用了!”

    沐宇轩冲谷乘风还有沐筱萝拍了拍胸脯,“你们放心好了。我有这个决心!我也相信,陛下他一定会采纳我的建议。我想陛下他也恨不得我可以带回夜倾宴的首级放在殿堂之上,一洗大陵昨日颓风!”

    “我只是担心弟弟你呀……夜倾宴阴险狡诈,连你姐夫……皇上他这么多年来对他总是纠缠不休,你……”沐筱萝眼底生出了疑惑,更是对沐宇轩无比的担心。

    沐宇轩剑眉一勾,挺起了胸膛,“莫是姐姐不相信我?”

    “你知道姐姐不是这个意思。”沐筱萝垂下了长长的羽睫。

    沐宇轩坚忍道,“弟弟远走西域这么多年来,见过了太多太多与中原风情迥异的事物,更多的是,弟弟还知道了一些西域诸国的兵法道理,与中原是大大的不同,姐姐你可知道什么是天炎炮,地龙枪吗?”

    “天炎炮,地龙枪到底是何物,老朽从来没有听说过。”谷乘风不可思议得与沐筱萝面面相觑道。

    听到他们二人的疑惑,沐宇轩愈发志得意满了,“那是西域之土更为西方的国家,是我们从来没有涉足的东域,雪域之地呀,如果没有弟弟之前的远行,弟弟根本就不知道天下竟然这么大,其实,天炎炮,和地龙枪只不过是那里最为寻常的火器罢了,区区一个天炎炮可以炸毁三千人的军大营,地龙枪在手,一发足够让百人死亡!”

    “果真如此厉害!”谷乘风眼珠子瞪若铜铃。

    “果真!”沐宇轩信誓旦旦得拍着胸脯,“还有虎翼战车,风火铁轮,你们应该同样也没有听说过吧,只要到时候将他们编制入大陵军队,我方将士定然会所向披靡,无坚不摧,所向无敌!”

    倘若真如此厉害,这些东西正如弟弟所说的编入队伍,一定有如虎添翼,沐筱萝深知皓澈的秉性,他还是一个大陵的好皇帝,只要对黎民百姓有好处的事情,他一定会做,并且一定能够听从宇轩弟弟的建议,到时候灭了夜倾宴数年来所集结的军力,应该不在话下。

    “姐姐,还是你跟皇帝姐夫说一声,或许皇帝姐夫就能听了弟弟的建议,也说不定。”沐宇轩或许兵法攻略厉害,但是人情世故,他到底还差那么一大截。

    坐在椅子上的谷乘风老人,也是一脸静默。

    沐筱萝黯然得叹息了一口气,“如果姐姐我真那么做了。我想陛下是更不可能听从弟弟你的建议了。他虽是大陵明君,但到底还在生着我的气。”

    “是呀,皇后娘娘此言甚是。”谷乘风点点头道,“老朽虽然坚信皇上与皇后娘娘之间的嫌隙一定会有拨云见日的那一天,但是老朽以为,那样的时机定然是要一两个月之后,并不是今时今日。皇后娘娘的话也无不妥。老朽也以为还是让你一个人。或许凭借老朽之力,一同力谏皇帝。”

    看样子谷乘风老人是有意要帮助宇轩弟弟,这无疑是极好的。

    “弟弟,还不快谢谢谷恩师大恩了。恩师他已经答应相助你以得到陛下的信任了。”沐筱萝马上给弟弟使了一个眼色。

    沐宇轩立马单膝跪地,环扣拳头,“你是我姐姐的恩师,就等同于是我沐宇轩的恩师,恩师在上,请受我一拜。”

    “既是如此,那老朽今时今日就多了一个好徒儿了呀。哈哈哈哈……”谷乘风眉眼大开,兴致满满。看来他是真心看重沐宇轩的年轻有为,有些人,只要看他的眉眼,就知道他日后定然有一番作为。而沐宇轩就能够有这般的作为。

    ……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