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5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021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都市天龙至尊绝世高手真武世界终极美女保镖拜师九叔

    翌日一早,谷乘风与年羹强将军同时入朝。

    众位朝臣以右相韩彦为首,相劝皇帝陛下一定要重新让筱萝皇后入主后宫,这定然是大陵百姓之福云云,纷纷遭到赫连皓澈的一律驳弃。

    而谷乘风老人更是精明无比,缄口不提昨晚筱萝皇后被遣出宫一事,至于夜胥华被筱萝皇后私自通过御河放走,谷乘风老人更是只字不提,他只说为陛下带了一个人才。

    “谷恩师,你说你为朕带来了一个人才?还是经家纬国的大人才,朕到想要看看你这个人才,到底是谁人?”赫连皓澈目光直视冠冕前部的珠帘,“莫非谷恩师跟朕开玩笑不成?”

    这边赫连皓澈以为谷乘风一定会巧言令色得为皇后娘娘辩解,这是他最为恼怒的事情,他现在不想要听到这些,因为国家肱骨大臣右相韩彦刚才说一通,大叫他的心情极为不快,所以他不想再听到。

    “老臣怎么敢跟陛下开玩笑?莫非陛下不想除了一直为患多年的狗贼夜倾宴吗?”谷乘风特意卖了一个关子,旋即在殿堂中哈哈大笑道,“老臣今日就有这样的人才能够为陛下解忧。”

    听来听去,赫连皓澈愈发觉得谷乘风恩师是话中有话,赫连皓澈坐不住了,连冠冕的珠帘有有些偏颇,“谷恩师,快说,不说的话,朕可要……”

    “陛下何必操之过急呢。”谷乘风轻轻拍了一拍手,从殿外走出一个琉璃面具的男子,男子身材高挑,穿着华丽,看不出他到底是谁?而这样的身材男儿汉,步履翩然,这般谦谦君子,满朝文武几乎都没有见过。

    哪怕是见过了,也恐怕是忘记了,因为此男人特意穿了木屐,拔高自己的身躯,以便于不让人看出来。

    只是这琉璃面具!

    甚是激怒了当朝皇帝。

    “岂有此理!朕乃九五至尊!下面到底是谁!竟然以琉璃面具示人!”赫连皓澈近日心情不畅,怒气直飙,“再这般装神弄鬼,信不信朕将你拖出午门斩首?”

    琉璃面具者深深朝皇帝陛下福了一福,谦恭道,“听闻当今陛下以仁政治国,当今北方有狗贼夜倾宴乱我大陵,在下只不过是想要给大陵江山扫除颓废之气,难道陛下真的忍心将在下这等千年难遇的好人才斩首示众,只是因为在下暂时不便迫不得已佩戴琉璃面具在殿前失仪?亏在下还一直以为陛下是个仁义治国的好帝君呢。”

    众位大臣执着雨碟深深一愕然,从来没有人敢于在殿前这般胆大妄为议论当今!真是不知死活!

    “你既口口声声说你的是好人才!口口声声说你是大陵栋梁!好。朕就想要先听听你有什么可说的。如果你说了一通,令朕觉得你非但是人才,而且是个大蠢材的话,休怪朕这个英明的大陵帝皇,赐你死罪?”赫连皓澈森然一笑,无边的气场就好像团团乌云包裹着大陵朝殿,似乎风云很快就要来临了。

    谁知?

    琉璃面具男愈发神色沉稳,坚定如磐,滔滔不绝并且有条不紊得回答道,“陛下,在下曾经游离九州之外的西域,雪域,有些地方,恐怕满朝文武没有一个人曾经到得到那里,莫说他们,就连陛下你这一辈子也没有去过吧,那里的风土人情……”

    “住口,你是来诽谤轻视朕的吗?再说的话,朕立马叫众廷尉将你五马分尸……”赫连皓澈怒急,似乎要把手边的软枕给狠狠得丢到这个狂妄自大的年轻人的脸上。

    愈发倨傲的声音依然从琉璃面具护罩之中传出,“看来陛下还是太过性急,在下知道陛下不喜欢听风土人情,就说说当地的火器吧,陛下可曾想过,区区一个天炎炮可以炸毁一个三千军士的营,一个地龙枪可以一发足足可以射杀一百人!虎翼战车的战车彻底布满了铁甲尖勾,可以让十万敌军万劫不复!风火铁轮齐边是烈火,在平原上滚来滚去,宛如石盘走珠,不需要一盏茶的时间,就可以让二十万铁骑闻风丧胆,任他沐续有千军万马,也无法阻挡,直接了断了他的命数。”..

    沐宇轩这一番话,说得满朝上下无不膛目结舌,太过玄妙了,区区一个天炎炮就可以炸毁三千军士的营,实在是太令人匪夷所思了,还有所谓的虎翼战车,风火铁轮,种种匪夷所思的怪闻简直是令人太过惊叹了。

    只是赫连皓澈被说的心有微微动,“你说的这些,简直就是神兵利器,朕若有了它们,何愁霸业不成?江山不固?只是谁知道你是嘴中随便说说?纸上谈兵之辈,朕还是要杀的!”

    “在下知道陛下不会相信。”戴着琉璃面具的沐宇轩嘴唇勾起了一抹浅笑,从袖中掏出一物件来。

    吓得外面的廷卫们无不持戟飞扑了上去,个个把尖锐的锋利刃口向着沐宇轩的脖子。

    “哈哈哈,难道陛下现在还以为在下特意是来行刺陛下的吗?”沐宇轩冷然一笑。

    赫连皓澈大手一挥,向众位廷尉爆声喝叱道,“撤!”

    “陛下果真是当世真英雄也。”沐宇轩袖中掏出来的画帛示于帝王前,画帛之中唯独露出了两样关于天龙炮和地龙枪的草图,这是沐宇轩连夜在相府之中画好的。

    赫连皓澈定睛一看,果然不是凡品,还故意得拨开冠冕前面的珠帘,走下御台阶来看,直到走到琉璃面具者的跟前,好好端详一番,口中直称呼道,“秒啊,奇妙,世间竟然有如此巧夺天工的技术!”

    沐宇轩淡然一笑,“回陛下,这天炎炮和地龙枪算是最为不起眼的,像虎翼战车,风火铁轮这两件倘若制造出来,更是所向披靡,敢问皇帝陛下,您想要还是不想要。”

    “朕,当然想要!”赫连皓澈虽然觉得眼前的人很狂妄,但他真的有狂妄的资本,他也乐意让他狂妄。

    “可以,在下也可以答应陛下献给陛下,只是希望陛下答应臣三件事。”沐宇轩提出了他这一次来的目的。

    赫连皓澈转念一想,他该不会是夜倾宴派来的细作吧,不过如此好的神兵利器献上来,岂不是对夜倾宴不利?应该不是。

    然后赫连皓澈道,“只要不违背大陵百姓的福祉,朕可以答应你。你是想要黄金还是田地?”

    “在下既不要黄金,也不要田地,只要陛下答应我的三件事,当然这三件事不会损害大陵百姓的福祉还有皇上你的福祉。”沐宇轩轻笑道。

    “好。朕答应你。”赫连皓澈点点头道,“你现在可以把琉璃面具脱下来了吧。”

    “当然可以。”沐宇轩淡定自若得脱下琉璃面具,然后曲膝得跪在赫连皓澈面前,“沐宇轩叩见皇帝姐夫!”

    皇帝姐夫?筱萝的弟弟沐宇轩……!

    赫连皓澈顿时竟然有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

    “你……”赫连皓澈心想,若不是看在他手中的画帛,也许早就把他轰出去了。

    “弟弟希望皇帝姐夫回心转意,把姐姐接回椒房殿。”沐宇轩补充了一句,“这不但无损害大陵百姓的福祉,还能增添大陵祥和,请皇帝姐夫三思,如果姐夫不答应的话,弟弟只能被迫收回画帛。”

    赫连皓澈正色道,“难道你不怕朕会强行夺回你的画帛吗?”

    “弟弟的画帛,皇帝姐夫可以多回去,只是没有弟弟,皇帝姐夫你就是空有画帛,也造不出和画帛之内一模一样的神兵利器来,其中细节,弟弟想皇帝姐夫也看不懂吧。”沐宇轩随便指点了其中一个细节,赫连皓澈自诩自己如此聪明,也断然看不懂。

    “你……”赫连皓澈叹息了一口气,只能选择隐忍,为了大陵江山的万年巩固,只能暂时委曲求。

    满朝文武在朝堂前,可是一直在看着自己这位好皇帝呢。

    赫连皓澈只说了一声“好”字,便退下后堂。

    从此永不相见这一句话,终究要成为笑话!

    时下,能够战胜夜倾宴,成就江山永固,是头一件大事情!

    西陵轩的云遮和雨济两大首领,至始至终是赫连皓澈的心腹,他们二人密切监视夜倾宴和沐若雪一行人的一举一动,由来已久,近日又被赫连皓澈召回来,参加制造凶猛火器的计划,相信天炎炮,地龙枪,虎翼战车,风火铁轮这般的神兵火器不日就会呈现天日。

    乾坤大地乌蒙已久,该是要重新捣洗,让天地重现清明。

    火器之制造,在西陵轩秘密基地的地下涵洞进行,请来负责铸造师有一千人,锻造师两千人,杂工三千主要负责火的供给和煤炭推运工作,不过这项运动之中,唯有监工师一人,便是沐宇轩。

    赫连皓澈把火器的制造盘交予沐宇轩管理,对于此间画帛中的了解,恐怕没有人比得上沐宇轩。

    铸造此间的神兵火器,火器外壳需要用千里之外的玄钢玄铁,还有天外的陨石为原材料,这些东西三天沐沐续续从天下各地运到了大陵都城,只要赫连皓澈一个政令,天下百官莫敢不从。

    材料到了,便是冶炼了,在之前三天之内,沐宇轩已经教会了众人该如何锻造,每一步都按照画帛上的构思图来,这些画帛构思图卷,是根本沐宇轩这么多年来出走西域,北域,漠国根据自己的记忆画下来的,用的只是一个晚上的时间,因为沐宇轩希望可以尽快得联合谷乘风老人,在皇帝面前献计。

    运原材料已经耗费三天了,那么未来的七日之内,便是锻造然后将这些火器以真实立体的形象放在帝皇的面前。

    七日终于过去了,沐宇轩看着尚未填充火药的火器规模,已经可以看到夜倾宴那等狗贼的尸体承受不住火器之凶猛,被炸飞,血肉模糊的场面,顿时沐宇轩好不称快,若不是夜倾宴,他的妻子殷娘便不会受到雪域冰花蛊毒。

    这个仇,终究是要报的!

    午时,沐宇轩在御书房见到了皇帝陛下。

    “陛下,现如今天炎炮,地龙枪,虎翼战车,风火铁轮已铸好,可以让众位将军运往前线了。弟弟会在后方沐续为陛下你铸造出更多更好的火器来,金光蛇弩,鹿头风车,雪球戟车这些就更为厉害了的!请陛下派十万军士前去前线吧!”

    沐宇轩说这番话的时候,眼底所表露的那种迫切的心里,使得赫连皓澈很是怀疑。

    赫连皓澈静静得押了一口茶水,眸子丁丁得凝着他,“想不到沐宇轩,你比朕还要更为紧张战事,你到底有什么阴谋?”

    他如此心急,只是为了殷娘,一定要在七七十九天之内打败夜倾宴,逼迫他交出解药,殷娘她才能够抱住性命和自己长相厮守。

    如今,已被皇帝看穿,沐宇轩以为再是隐瞒下去,也得不偿失,毕竟他不是昏君,不是那么好哄骗的。

    倒不如直接对他道出真心,沐宇轩双手抱拳道,“说到阴谋,弟弟绝对没有对皇帝姐夫有一丝一毫的阴谋;若论到私心,还是有的,弟弟的妻子殷娘被夜倾宴所害,中了七七四十九天的雪域冰花蛊毒,只要在这四十七天之内打败夜倾宴,找到解药给妻子,她终究可以保护一条性命,所以……”

    “原来如此——”赫连皓澈眸中绽放了一丝光芒,想不到沐宇轩也是这般至情至圣的人,见他眉眼之间与沐筱萝有两三分相似,赫连皓澈的心莫名得被什么触动了似的,手指头微微一动,然后道,“好了,朕知道了。”

    沐宇轩这七日之内,都在西陵轩的地下室内渡过,他是整个锻造工程的总负责人,工程要是没有他,恐怕都无法启动。

    “对了,姐姐这七日进宫了吗?”沐宇轩说到底还是关心家姐,他这么做,无非就是为了姐姐。

    赫连皓澈也想过要亲自接回沐筱萝,可是“从此永不相见”着实令他为难,他的心里未尝没有筱萝,他也知道筱萝的心中未尝没有他。

    沉默良久,赫连皓澈拿起手中的奏折,淡淡得道,“去告诉你姐姐,朕的皇宫大门永远为她敞开,她什么时候进宫就什么进宫,朕无限欢迎——”

    “难道要陛下亲自去迎接姐姐,就这么难么?”沐宇轩听不懂看不穿赫连皇陛下的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住口!给我下去!”赫连皓澈把手中的奏折掷在地上,“如今尚未战胜敌人,你竟然抢先在朕的面前邀功?”

    龙颜突变,令沐宇轩不禁咂舌,他只能顺应皇帝陛下的旨意下去,再逗留恐怕只会添增皇上的怒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