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6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687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最强无敌熊孩子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师道成圣

    当下,沐宇轩只能乖乖得退下。

    十九日后,是沐宇轩率领二千辆天炎炮,一千五百支地龙枪,一千辆虎翼战车,八百匹风火铁轮,三千把金光蛇弩,二百乘鹿头风车,百乘雪球戟车浩浩荡荡往祁达山而去。

    祁达山是大雪国的天然屏障,夜倾宴十数年来无忌惮大陵皇帝的神威,就依靠于此。

    十九日是十月初五,更北的远方,已是大雪覆盖!

    可是沐宇轩不怕!

    大陵皇帝赫连皓澈在这日给沐宇轩披帅挂印,指了他十万精骑,率领战车连日而至祁达山。

    临行之前,沐宇轩托付赫连皇有空去旧相府看望姐姐沐筱萝,虽赫连皇说过皇宫大门永远为筱萝皇后敞开,但赫连皇陛下从来过亲自登门迎接筱萝皇后归来,这其中的嫌隙只怕是更深了些。

    赫连皓澈自然是欣然应诺,可惜的是,他选择等沐宇轩凯旋归来!

    已经耗费了十九日,一定要一月之内活擒夜倾宴,逼他交出解药,唯有这样,夫人殷娘体内的雪域冰花蛊毒才有机会解除。..

    ……

    旧相府。

    沐筱萝在昔日先母旧佛堂祈愿,双手合十,静跪在玉蒲团之上,神色是无比的庄严和凝重,“若弟弟这一次能够凯旋归来,信女愿意从此常斋,诚心蠡佛,未敢有欺瞒菩萨……”

    碎碎之言语在沐筱萝的嘴边飞出,她这段日子呆在相府,除了照顾昏迷之中的弟媳妇殷娘之外,一切如故,香夏瑾秋偶尔来看看她,大多是趁着天黑来的,生怕惊动大陵京都殿宇内的皇帝陛下。

    皇帝陛下已经下令,众下臣女眷不得探视筱萝皇后,不过这是赫连皇陛下很久之前就下的,纵然赫连皓澈对沐宇轩一人说朕之宫门永远为筱萝敞开,那也是只对宇轩一人说的,然则如今的沐宇轩已为三军统帅,赫连皓澈也没有说这个命令可以解除。

    其中晦暗不明,只能叫瑾秋香夏这些心中存着皇后娘娘的人,是柔之又柔。

    旧相府已非儿时一般繁华,沐筱萝依稀还记得被先大夫人东方飞燕罚去小柴房挑水砍柴的情景,如今的她虽与当今皇帝有疏离了几分情分,纵然她献出自己的皇后玺绶,但她的皇后之尊尤在。

    “弟弟,姐姐不求你为国家建功立业,只求你平安归还!”沐筱萝再成心叩拜再三,缓缓起身,一揽帘拢,却见天色微微泛出清蓝云光,等会儿必定是好天气,大雪国她自己是去过的,如今的十月初十,恐怕是皑皑白雪遍地。

    却是不知道宸潋怎么样了,这又一小段日子过去了,只怕长公主腹中便便姿态就会随着日子愈发壮大,沐筱萝很担心,担心皇帝陛下会发现点什么,毕竟堂堂的大陵长公主未婚先孕,有损他大陵帝皇的君威,君威难犯,哪怕她这个作为国母的,也是一样,更何况是为人子女的长公主殿下?

    在宫廷御书房的赫连皓澈批阅了一晚的奏折,如今瞧着天晴方好,距离早朝还有一小段时间,该是去公主殿宇看看长公主宸潋还有小公主宸芯了,太子殿下和二殿下每日在朝中相见,就没有必要再见了。

    公主殿的长公主殿下起床孕吐,正好被皇帝撞见了,她足足一个多月了,孕吐是极为正常的现象。

    “宸潋,你怎么了?”皇帝刻意让小末子公公不唱驾,只是担心公主们此刻若是还睡着,打搅她们的清梦可就是她们这位父皇不对了。

    长公主殿下实在没有想到父皇会悄悄赶来公主殿探望自己还有宸芯,宸芯在主殿旁边的偏殿睡懒觉,“儿臣叩见父皇!儿臣没什么事情,只是日前想必吃了不洁的东西,所以才会反胃。”

    “你已经长大了,该是要学会照顾自己。如果你再这般不爱惜自己的身子,父皇怎么放心让你嫁去宫外?到时候可没有父皇母……”赫连皓澈感觉自己仿佛说错了什么,便连连静默了下来,然后又道,“父皇这就给你请太医来。”

    什么?请太医?宸潋长公主胆汁儿几乎都快要吓出来,这请太医可不是什么儿戏的事情,倘若真被不生不熟的太医诊出喜脉,如此一来,就是欺君,长公主殿下可能不会人头落地,但是居住在宫外的御放就很有可能了。

    “不必了……”宸潋长公主殿下神色惊慌,令赫连皓澈很是不解,他总是觉得这个女儿仿佛跟往日不一样了呢。

    赫连皓澈皱了皱眉毛,匪夷所思得问,“这是为何?”

    “只是一点小事不妨碍宫中太医。”宸潋长公主说。

    听罢,赫连皓澈随意得弹了弹龙袍,“这是什么话?你是朕的女儿!能给朕的女儿瞧病症是他们作为太医几辈子修来的夫妻,怎么安言妨碍?宸潋以为朕养育了一般饭桶吗?哼,朕叫三更叫他,他敢延迟叫五更?去,把太医院院正嫪京年叫到公主殿。”

    “是,皇上。”小末子公公一躬身却正想前去太医院传唤。

    怎奈,宸潋长公主脸上掬了一朵花儿似的,“父皇别生气嘛。儿臣真的是小病吗。请来太医院正太过劳师动众,儿臣只是不小心吃了不洁之物,叫小太医即可,对了,小末子公公去把小太医韩书叫来就行,就说是皇上的旨意。”

    “你这丫头!竟然学会了假传圣旨!”赫连皓澈宠溺得点了一下他宝贝女儿的额头,然后龙颜上的笑意就更深了。

    小末子公公退了出去,吩咐近旁的一个资历小些的小太监跑腿去了。

    赫连皓澈与宸潋长公主腻了一会儿,就说,“好了,既然吃了不洁之物,就好好休息。等会儿朕让小末子吩咐小厨房可仔细一点,吃坏了朕心疼的长公主,朕可是要把他们的脑袋砍下来当做凳子坐的!”

    “父皇难道不去偏殿看看小公主吗?宸芯昨晚上跟儿臣闹腾了许久才肯睡觉呢。”宸潋嘻嘻笑了笑。

    赫连皓澈连连摆手,“不了,就让她好好睡吧,宸芯与你住在邻殿,你好好看着她,毕竟你母后不在宫中,你要代母职多多管教她,不能让宸芯刁蛮跋扈,失了我皇家的体统,知道吗?”

    “父皇,儿臣知道。”赫连宸潋头如点蒜,心想总算蒙混过关了,不让老太医来却换来了小太医韩书,殊不知这段时间韩书已成长公主的知交好友了,不过又想起母后的事,“对了父皇,儿臣稍后可以带着宸芯一同出宫看母后吗?宸芯着实想念母后,昨晚上在儿臣的耳边念叨了不下数百次了。”

    既是宸潋先提及的,赫连皓澈心里面也不忍心她们母女分离,舒缓了一口气,而后淡淡道,“看过太医之后,记得早些回来,宫禁之门一关,就算是太子殿下也不能入宫,知道吗?”

    “多谢父皇。”宸潋长公主朝皇福了一福,她口口声声是宸芯想念皇后娘娘了,当然也有,多半是宸潋长公主觉得皇帝迟迟不肯下了婚期,让自己与御放成婚。而成婚一事,区区一个闺中女儿家岂能出口,更何况是处于天家公主位份的赫连宸潋长公主?

    最怕就是被人说成“思嫁”,一个闺中女儿家怎么可以思嫁呢?这简直是有损天威,帝皇宗室的尊严!

    也正是因为如此,赫连宸潋才利用了自己的亲生妹妹宸芯一把,到底宸芯年纪小,什么都不懂,皇帝陛下对幼小的女儿也颇为宠爱,她恭送了皇帝之后,韩书小太医准时来到公主殿例行公事。

    “长公主殿下莫非还出现孕吐情况?刚刚有个小太监跑来跟我说长公主您不舒服……”韩书话音刚落,便被长公主宸潋打断。

    狠狠得给了他一个大白眼,赫连宸潋道,“你这么大声以为别人都听不见吗?若是这件事传出去,韩书,你知道是什么后果!”

    正了正身躯,韩书提着药箱子,无比恭敬得说道,“请长公主放心,微臣不会泄露半句,只是——”

    “辛苦本公主机灵,要不然还真被父皇给发现了。本公主只说是昨日吃了不洁之物才会如此。”长公主殿下用手轻轻拍了拍胸脯,倒吸了一口气,“本公主的父皇不仅仅是一个父皇,更是身兼天下万民福祉大陵皇帝,真的不敢相信父皇若是知道本公主的身……算了你与本公主把脉吧,做做样子,骗骗其他人,若是闲言碎语落入父皇陛下的眼中,指不定又要生出什么事端。”

    “嗯!长公主请。”韩书邀约之下,与长公主对着坐在黄梨木桌子上,在长公主的手腕上护一个薄薄的锦帕然后才开始诊脉。

    半个时辰之后,宸芯醒过来了,赫连宸潋就与她坐了一辆华丽宫车往旧相府行去。

    这个时辰的沐筱萝倍感心绪不宁,她知道今天定然会有什么人来找自己,而这个人定会是自己的至亲,她顾不得用早膳,就在旧相府门口,左等右等,终于等到了,只见一辆华丽翘楚的宫车缓缓得行驶过来。

    “母后!”

    “母后!”

    “乖!”

    沐筱萝与女儿们相拥成一团,宸芯小公主最是黏人的,她已经有筱萝的腰膝左右高了,抱住筱萝的腰肢,哭泣道,“母后,跟我回宫吧,每天我都要母后陪我睡。”

    “好好好。母后每天都跟宸芯一起睡好不好?”沐筱萝抱起这个小女儿,真是拿她没有办法,这些日子果实没有见她几面,就觉得宸芯有点瘦了,“宸潋,每天的膳食你皇妹吃了不曾,竟瘦了这样多?你这个大皇姐呀,真是不称职!”

    一见面就被皇后娘娘一阵细细苛责一顿,宸潋长公主很不服气,“母后光顾着疼惜小女儿了,倒是忘记了儿臣这个大女儿了,儿臣也有事,母后恐怕把儿臣给忘记了吧。”语毕,长公主殿下有意无意得瞥了自己未曾显怀的肚子一眼,皇后娘娘也循着她的目光一同看去。

    沐筱萝环顾左右,“小心隔墙有耳,进府再细说。”

    长公主殿下连连点头,看看左右尚好没什么人,要不然刚才那样的目光交汇的举动,很容易让别人误会的。

    旧相府的清乾院是已逝前朝相国沐展鹏的书房,这里在府邸之中最为偏僻的,沐筱萝打发了小公主宸芯在老太君故居长安园上房由着老嬷嬷们陪同,吃着桂花藕丝甜糕,如今秋天气爽,桂花盛开时节,而莲藕刚刚拔出来,也是极为新鲜的呢。

    沐筱萝衔着长公主宸潋在一旁的楼空檀木长杌上坐了下来。

    “说吧。”沐筱萝饮用了一口茉莉花茶,这府邸之内的丫鬟更迭变幻,换了一拨又一拨,她们献上好茶水之后,筱萝便让她们出去,如今房间里又没什么人,更是僻静,说话也是极为方便的。

    深深得看了皇后娘娘一眼,长公主殿下起身,肘子靠着筱萝的背弯儿,“母后,之前父皇吩咐礼部去批婚期,可是婚期迟迟未下达,今日早朝前,父皇来公主殿一趟,见我吐了,儿臣撒谎说了昨日吃了不洁之物。坚持要让老太医嫪京年来瞧一瞧,若非儿臣聪明,寻了一个韩书的小太医来挡一挡,恐怕会露馅,到时候儿臣恐怕保不齐这腹中的胎儿呀。”

    “这么说来,你父皇至今尚蒙在鼓里,而韩书知道了这件事?”沐筱萝若有所悟得点点头,自己这个长公主还是有点巧慧的,若是寻常一般蠢钝的女子,只要赫连皇陛下没几句恐怕就把原本真正的原因给暴露出来了罢。

    见母后提及了韩书,长公主殿下轻轻笑了笑,“母后放心,韩书这个人最是胆小了的。之前他遇见了母后您和风叔叔他……”

    沐筱萝一个凌厉的眼神凝向宸潋,她心领神会得马上改变话语的风向,“韩书他知道的,他不会说出去的,儿臣敢保证。他若是敢说出去!本宫非要把你阉成太监不可!韩书这个小子心气可高的很勒,他希望有一天可以代替嫪京年成为大陵皇朝太医院的院正呢,本公主也答应他了,只要他帮本公主效力!本宫就一偿他所愿!”

    长公主的话一句一句沉入沐筱萝皇后的心中,沐筱萝还担心单单凭韩书一无所求就来帮助长公主宸潋,未免有些偏颇,如今韩书他却是未来的太医院正之位,沐筱萝还怕他这个人没有野心呢,有野心最好,这样的人最好拿捏,最好掌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