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8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444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都市天龙至尊家有劣徒欠调教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点道为止末世之召唤悍妞

    以前亏她还那么聪明,可是现在,如今的大陵国母沐筱萝似乎比她还要聪明一百倍一千倍。

    “无忧霜给你,你会放我一条生路?”夜倾宴面部的青筋暴突而起,清霜满面的他早去失去了年轻时候的俊朗,倒是腮帮多了几道伤疤,看起来无比的惊骇。

    沐宇轩的话语声中满是倨傲无匹,“如今沦为阶下囚的你,还以为是当年那个权力滔天的月太子?大华皇朝灭亡了不知道多少年了,可笑?和本元帅讨价还价,哼,你也配?”

    “拿来,不然我杀了你身边的这个女人!”沐宇轩抽出刀锋来,尖锐之物划破沐若雪颈脖的几乎,泌出丝丝猩红。

    冰冷的刀锋刺激的沐若雪动都不动,生怕自己一动,剑刃无眼,刺破要害,就这么死了。

    她不甘心,她还没有替代沐筱萝,她还没有得到沐筱萝所拥有的一切!

    “她?这是一个弃物,想要她的性命尽管拿去,我欢迎之至。”夜倾宴薄薄的嘴唇微抿,双眸之中渐射出一团不关心的冷意,“跟我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

    万般想不到夜倾宴竟会说出如此绝情的话,这样的男人,有该多绝情,这么多年来,她与他一同筹谋,吃尽了苦头,却是得到这般的对待!

    “夜倾宴,你这个无情无义的伪君子!”沐若雪双目狰狞,竟然不顾脖子上的剑刃去用手抓夜倾宴的脸。

    殊不知沐宇轩轻轻松松挑起了剑刃,剑刃断了夜倾宴一掌的同时,沐若雪左脸上也出现了一道狭长的血痕,听得二人痛苦吼叫一声,沐宇轩声音如雁过重云,“本元帅没有时间耗在你们身上,若是不说,你们二人就同归于尽吧!”

    沐若雪捂着鲜血的左脸颊,“宇轩,我到底是你的大姐,如果爹爹在世,他是不会如此忍心看着你这般伤害我的。”

    “是吗?要我认你大姐,你可曾认筱萝皇后为二妹?你这等丧心病狂的妇人!不配作我的大姐!休要再啰嗦!若是再提及你是我的大姐!我现在就让你死!你听见没有——”

    一想起当初沐若雪母女是那样对待,二姐沐筱萝,沐宇轩的气就不打从一处来,横竖用力之下,沐若雪一张脸两道血淋淋的剑疤横布两颊,鲜血顺着耳朵的珍珠环徐倾泻而下,一滴一滴落在手心上,叫沐若雪不寒而栗。

    沐若雪哭丧着脸,一直把头点在地上,磕出闷响的头来,嘴角也蹭破了皮儿,双目充斥着一丝死亡的气息,“好好好,我不罗嗦!只要你不杀我!求求沐大元帅不要杀我!”

    “一切都是我我的错!是我沐若雪下贱!我……我对不起你们……对不起二妹沐筱萝!”沐若雪跪在沐宇轩的腿弯处,连连磕头,连连求饶。

    终究,沐宇轩脚尖一挑,沐若雪飞出了数丈,头碰到了岩石,瞪大的眼珠子旋即又泯灭了。

    应该是昏过去。

    “大元帅,那个女人晕过去了。”沐若雪近旁的将士拱手道。

    沐宇轩嘴角扯着一丝生人勿近的冷,似乎整座祁达山脉陷入无尽的严寒,也是因为他,“把沐若雪犯妇押入囚车,明日押往大陵城!”

    然后,沐宇轩拿眸子冰冷得去凌被迫屈跪在地上的夜倾宴,“该轮到你了?无忧霜呢?不想拿出来么?”

    “在这里。”夜倾宴脸上不卑不亢,看见沐宇轩这样对待他血脉相连的若雪大姐,更何况他是一个与他毫无血缘关系的人,更是他二姐沐筱萝和二姐夫赫连皓澈头号的敌人,怎么会放过自己!

    夜倾宴从怀中一瓶,丢给了沐宇轩,沐宇轩拔出瓶盖轻轻一嗅,腐臭的药香袭击他的鼻子,使得他轻轻咳嗽了一声,“果真是解药?”

    “当然。”夜倾宴看着沐宇轩,“正像你所说的,如今的我已经成为你的阶下囚,我还有什么理由拿一个假解药给你呢,真是可笑!太可笑了!竟然有人如此不相信我!竟然还向我求解药!”

    “住口!夜倾宴!休要猖狂!我们拿到了解药,便是你的死期!”年羹强对他宿来敌怨,如今沐宇轩元帅已经拿到解药,不把他杀死,难道还要把他供出来么?

    果断得挥舞手掌,沐宇轩的眼中射出如剑的电芒,“不可!他们是生还是死!由赫连皇陛下决定吧!我们只要把这对狗夫妇送往大陵皇城!让大陵百姓们对他们做出处决吧!”

    说罢,沐宇轩紧握住手中的药瓶,热泪盈眶,心里头默默念叨着:殷娘,我的妻,你终于有救了。为夫答应过不会让你死!就一定不会让你死的!你放心好了!

    殷娘,只要谁敢伤害你,我就让他的血来祭你!沐宇轩眼底的狠戾之色骤然间瓦解,望向黑压压的天空,天色清濛,应该快要天明,接下来马上回到大陵京都。

    ……

    七日后,沐宇轩率领着众位部将回到大陵城,这里是他姐夫的帝都,他本身为贵戚,如今他又凭借自己的努力,首战告捷,成为军中威望最盛的大元帅!

    赫连皓澈早在前几日听到了捷报,万万想不到,沐宇轩初战告捷,并一举将顽敌夜倾宴和沐若雪押往京城。在旧相府的沐筱萝也是高兴坏了,想不到弟弟他如此英勇。

    城门一开,沐宇轩骑着汗血宝马,众位将军跟随在他后面,身后更有近数十万将军,几欲不损耗一兵一卒,这实乃大陵百姓之福!

    大陵百姓夹道相迎,未尝有敢怠慢,沐宇轩他是大陵国的大英雄!

    “看骑在马背上的就是我们的沐大元帅!”

    “当今皇后娘娘的亲弟弟打了胜战回来了!”

    “真不愧是大陵皇朝的英雄啊!”

    “沐家一门出忠烈良将。”

    “了不起,了不起呀!”

    众大陵百姓们脸上挂着笑颜,打胜战了,这意味着往后国家就会安定,这天底下安定了,百姓们才会安定,安居才能乐业,老百姓们不图别的,就图这些。

    “你们快来看看关押在囚车的一男一女是谁?”

    “是夜倾宴和沐若雪,这一对夫妇!”

    “沐若雪以前把皇后娘娘害得多惨!你看报应来了不是。”

    一个年老的妇人抱着她怀中不满五岁的童稚小儿指着说着。

    关押在囚车之中的沐若雪螓发散乱,就好像一只可怜的野鬼,双颊上面深深的剑痕更是使得她的面容看起来愈发恐怖了不止三分,孩童们见都会怕得藏在大人们的衣袖里。

    “沐若雪前朝可是第一大美人呢!你看看她现在多丑!坏事干了那么多!呸!”一个打着补丁的乞丐婆如今有二十岁,大华朝和大陵朝俩朝更迭,她最为看得通透,至于沐若雪做了多少坏事,她更是看得清清楚楚。

    话音刚落,乞丐婆就把破竹篮的一颗臭鸡蛋和烂西红柿抬手伸向沐若雪,顿时间,沐若雪配合着脸上的疮疤,就更为不失为一个丑八怪了。

    众百姓们拿着手中的东西,不管是鸡蛋还是青菜,就往夜倾宴和沐若雪的身上扔过去。

    “尔等贱民,给我住手!给我住手!”夜倾宴蹲在囚车之中,两只手因为被几十斤的铁链控制住,只能紧握着囚车栏杆,恨不得冲出去,啃噬外围的人群。

    沐若雪哭腔道,“住手!你们住手啊……我错了……我错了!不要再扔了!求求你们!”求饶到了最后却发现一点用都没有,顿时沐仙若雪就急死了,破口大骂道,“你们……不得好死……沐筱萝你不得好死!通通不得好死!”

    贱人,胆敢骂我姐姐!沐宇轩心中万分不平涌起,在如今大道上都是热情相迎的老百姓们跟前,不好发作,他隐忍,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受了百姓们的欢送,沐宇轩并没有第一时间上皇宫朝见皇帝陛下,他赶往相府,将手中的药瓶揭开拿出药丸拧碎,给殷娘吞服下去,渐渐的,殷娘睁开眼睛。

    “弟弟,太好了,弟媳妇醒过来了。”沐筱萝抱着沐宇轩的双臂。

    殷娘就好像睡了一觉一般,并不懂他们为何见自己睡醒了回如此兴奋,沐筱萝耐心得与她诉说,殷娘才明白,沐宇轩为了自己,第一次出战祁达山,幸好首战告捷!

    “宇轩,你是大英雄!”殷娘激动的说不出话来,双眸皆是湿润,任凭着眼上是热泪涌动。

    沐宇轩抱着殷娘良久良久。

    沐筱萝擦干了眼泪,原本以为弟弟能够安然无碍得回来,谁知道竟然首战告捷,刷新了大陵皇朝远征的记录,一扬以往的颓废!可想而知,赫连皓澈他身为大陵皇帝,是有多开心!

    沐筱萝可以想象皓澈连日来定然是无法成眠呢。

    “好了,皇后姐姐你与弟弟一同入宫觐见皇帝姐夫,好吗??”沐宇轩对沐筱萝说道,眼睛还瞥了殷娘一眼,“殷娘,你也去吧,好吗?”

    这,乃万千之禧,怎能不去呢?是要去的。

    等他们三人换好了朝服,沐筱萝穿的自然是凤袍,虽然她上缴皇后玺绶,但皇帝陛下未尝下过褫夺皇后席位的昭令,天子令没有下来,天下臣民们不得知,那么沐筱萝她一日还是皇后娘娘。

    沐宇轩大元帅先行回府邸给殷娘用解药治病,此消息早已通入宫廷,皇帝龙心大悦,觉得这是应当的,此乃权宜之计。

    过了一个时辰,赫连皇陛下竟然亲自前往旧相府迎接皇后娘娘和大元帅。

    消息不胫而走,叫如今困在大陵死牢的夜倾宴和沐若雪恨不得能够现在化作厉鬼,撕杀他们。

    “宇轩弟弟,你辛苦了!”赫连皓澈一进府,就双手放在沐宇轩的双肩,赫连皇陛下脸上浮现的是,信任,看重,为傲的神色。

    沐宇轩单膝跪地,“臣幸不辱命,也是托了皇上的仁德。臣定然会为大陵江山作出应有的贡献。只是臣的妻子身染剧毒,一定要臣手中的无忧霜等救命,望陛下不要怪罪臣没有马上入宫面圣。”

    “你这是什么话!什么怪罪不怪罪!你现在可是大陵头号功臣!替朕一扫往日之耻辱!朕和千万大陵百姓感激你还来不及,怎么可能怪罪于你,爱卿快快起来,你这样跪,叫朕好生愧疚!”

    想起大殿之上,眼前的年轻人戴着琉璃面具,与自己舌剑唇枪,好不快哉!

    “谢过皇上。”沐宇轩奉命起身然后瞧了一后的沐筱萝一眼,“皇上似乎还忘记了一人。”

    赫连子循着沐宇轩的目光,往沐筱萝的身上看去,只是不见筱萝这十几日,沐筱萝真真是清减了不少,实在是叫人心疼,他若有所悟得点点头,“其实看似朕忘记了一人,实际上朕并没有忘记,朕的心里依然默默挂念着她,只是没有宣诸于口罢了。”..

    “梓潼跟朕回宫好吗?以前,是朕错了,朕不怪怀疑你和风侯爷他……”赫连皇陛下的双瞳满是诚恳的味道。

    听了这般细细绵绵的话,沐筱萝心内一动,脸上依然宛如白云轻幽淡幽,“臣妾当然要随陛下回宫,陛下难道看不到臣妾这一身崭新的凤袍么?”

    “好了,太好了,皇上皇后,回宫吧。”小末子公公早已在门外看得眼热,这些日子,赫连皇陛下虽然嘴里不曾说过对皇后娘娘的思念,但是小末子公公可以感受得到。

    帝,后二人面面相觑,当真是情意无限,很快就乘坐龙辇凤辇回宫。

    “既然无事,那就赦免了夜胥华永乐侯爷满门吧。”沐筱萝淡淡得说道,那一日夜胥华摆明了不是出自自己的心,应该是被人下药。

    不单单沐筱萝这般想,赫连皓澈也曾调查,永乐侯爷应该中的是一种叫做痴情蛊的蛊毒,而大元帅沐宇轩就在这里,细细一问,就知道了,原来夜倾宴这些年醉心西域蛊毒,西域冰花蛊,痴情蛊,都是皆处于他之手。

    “其实皇后不用说。朕也早已答应不再追究他们了。只是现在依然找不到他们一家四口的下落。”赫连皓澈叹息了一口气,知道夜胥华和香夏带着风连心风连翌逃离了大陵京都,已不知道逃亡何处,天下之大,该如何去寻?

    通过皓澈口中所说的,沐筱萝也明白了。

    原来夜胥华早已带着香夏母子不知道逃到何处,走了也好,最好永远永远不必再回来。

    赫连皇陛下他会这般说,只是因为沐宇轩是自己的亲弟弟,弟弟立了战功,不管筱萝皇后有什么过错都可以抵消,沐筱萝不相信赫连皇陛下从此纯粹得对自己。

    沐筱萝不想太过相信,太过相信,如果日后受到伤害,苦的人便是自己了。

    是呀,苦了的人会是自己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