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9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941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都市天龙至尊家有劣徒欠调教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点道为止末世之召唤悍妞

    沐筱萝笑了笑,淡淡道,“走了也好,夜胥华侯爷本来就是闲云野鹤的性子,人家有人家的世外桃源,皇上,我们还是不要打搅她们了。”

    “姐姐说的有道理,皇帝姐夫,你说皇后姐姐说的对么?”沐宇轩见爱妻也好转了,脸上有血色,他的心情也格外开畅。

    自古英雄出少年!

    沐宇轩第一次出征,就首战告捷,还擒获了夜倾宴和沐若雪,这简直就是功勋盖世!

    看着沐宇轩的年轻的脸,赫连皇陛下不禁想起了年轻的自己,便马上卸下所有的心防,“好,好,好,你姐姐当然说的对。你也说的很好。好了,回宫吧!今夜,朕要宴请臣!朕还要犒劳三军将士!”

    “太好了!将士们一定会高兴的发狂的!”沐宇轩哈哈哈笑道。

    长公主殿下赫连宸潋和御放的大婚在三日之后,在皇宫举行,御放成为长公主驸马。

    翌年五月,御放驸马府传来喜报,宸潋长公主生下一名女婴。

    在帝所的赫连皓澈震怒不已,正好沐筱萝也在身侧伺候,“这是怎么回事?为何宸潋御放成亲不足一年,这胎儿得满十月才能生下……这……莫非……莫非他们在婚前已越礼了?可不要跟我说什么早产儿?朕可没有那么傻!”

    “皇上息怒。是臣妾的错。这事情怪臣妾!”沐筱萝惶恐不已,事情终是要暴露了,因为这天底下没有不透的风墙,更何况是当今英明无比的皇帝陛下。

    “你真是好一个母后!”赫连皓澈的凝望着她,似乎有点看不清这个女人,“你说,你还有多少事情是瞒着我的!”

    “臣妾不懂皇上说什么。”沐筱萝的心一怯,难不成赫连皓澈从中看出什么吗?如果真是那样的,那也太可怕了。不会的,赫连陛下一定不会看出什么,难道他看出来了夜胥华还活着呢,可他明明向着自己亲口承诺过,一定不会追杀夜胥华的。

    两个月前,沐筱萝收到密报,说夜胥华和香夏夫人定居在漠北,一家子在漠北关外牧羊为生。

    只要夜胥华和香夏能够安平渡过一世,沐筱萝这辈子的心愿也就了了,此世她为数不多的愿望就是夜胥华要好好的渡过余生,为了弥补她前世的遗憾,这是一个使命,比沐筱萝她当今的皇后娘娘的身份地位还要弥足珍贵。

    沐筱萝她可以放弃自己的皇后之位,守护所有爱她的人们,绝不让他们重蹈覆辙,绝不可以!

    然而还有长公主宸潋,同样是她身上的一块肉,如今女儿已经生下小郡主,沐筱萝最担心皇帝会对驸马御放下杀令。

    果然正如沐筱萝所料!

    “朕……朕非刺死驸马不可!”赫连皓澈双拳紧握,眼瞳爆红,青筋猛凸而起,他已经气到了极点,“为什么朕的亲人一个一个跟别的男人不清不楚……不行朕一定要杀了御放!为了保住皇家声誉!朕不能不这么做!”

    “小末子,替朕传旨!”赫连皓澈大手一指,御放他是要死定了。

    不可以!御放若是死了,凭长公主宸潋那么烈的性子,还能一个人苟活么?

    沐筱萝抢先抵挡拿起圣旨的小末子,“本宫命令你不准去!”

    “放肆!朕可是大陵皇!沐筱萝!信不信朕现在就废了你!”赫连皓澈大步流星得走过去,一只大手紧紧扣住沐筱萝的玉腕,目光狠狠得瞪着她,就差点没有把她给吃了,“朕说杀就要杀!朕现在就要下旨,你说什么也没用!朕……”

    突然之间,赫连皓澈觉得一阵心脏麻痹,痛苦不已,一口血喷了出来,整个人怔怔得挺下去。

    见皓澈如此,沐筱萝心中痛意难抒,滚烫的泪珠止不住得往下掉,一面吩咐请老太医,一面怜惜得把赫连皇护住怀中,喃喃道,“皇上你这又是何苦,这是何苦呀!”

    沐筱萝宁愿晕倒吐血的人是自己,双手捧着皓澈苍白无血色的脸,纵然大陵皇朝繁荣昌盛,可是筱萝知道皓澈的心中一直有个结,莫不是被弟弟所创造的奇功所抵,只怕皓澈还在追究夜胥华侯爷的下落,还在一心得巡捕他,若不是这样,皇帝陛下为何又要说那样的话来。

    有些事情往往不是空穴来风,又或者,风侯爷和香夏夫人移居漠北的消息,赫连皇陛下也知道了?

    沐筱萝最害怕的就是这一点。如果皓澈一来了杀心,就好像现在这般,该如何是好。

    驸马府邸的御放因长公主宸潋诞下一女,而高兴不已,可他又在担心,诞下的孩子日期远远没有十月,说是早产儿连府外的一众百姓们都不相信,更何况是一直英明睿智的皇帝陛下了,皇帝陛下何等英明,是不可能相信的!

    赫连宸潋见心爱的驸马抱着爱女,愁眉不展,不顾自己的产后虚弱,撑着一口气道,“驸马是怎么了,是怪我生了一个女儿吗?”

    “怎么会,公主生男生女,我都喜欢。只是……只是这小郡主不是足月生的,担心皇上他会怀疑,说不定会祸降满门,只怕我们的女儿保不了了。我死了没有关系,只是你们母女二人是我在这个世界上的唯一牵挂,我不想……你们母女……”驸马御放眼上泛着泪花。

    谁知驸马竟说这般话,赫连宸潋撑着身子坐在床头,驸马那边赶紧过来搀一把,公主殿下的软糯而又好听,“不要害怕,母后会为我们做主的。本宫不相信父皇母后会对我们如此狠心。对了女儿的名字取了吗?”

    “就叫无双吧!”御放驸马认真得看着宸潋,继续道,“希望她若黎明时分的花蕊,昕,黎明也,蕊,花蕊也,为夫希望我们的女儿像黎明时分的娇嫩花蕊一般美好。比明日还要璀璨!公主,为夫为女儿取的名字,好不好。”

    宸潋长公主细细品味着其中深意,“无双,无双,无双”一连接念叨了三遍,瞬时间,长公主殿下头如捣蒜,“好,很好,真好啊。我们女儿的名字取的这样好。作为母亲的我深信,我们的女儿前程会比我这个公主还要远大!夫君!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本宫会保护你还有咱们的女儿。本宫也深信皇宫里的母后也一定会保护我的。”又有热泪从宸潋的眼畔滑落。

    “实在到万不得已,请求公主还是把为夫交出去,这一切的错都是夫君一个人。跟公主还有无双没有关系!有什么罪责就让我一个人扛下来吧。”驸马紧紧扣住宸潋的手指,滚烫的泪水又再度一滴一滴得落在抱成一团的衣袖上。

    宸潋长公主没有答话,却只是静静的笑着。她知道这是御放心内真实的想法。不过她不会让御放这么做的。她知道真到了一步,哪怕以命相搏,她会拼了自己的一条性命,也要保父女两得到齐。御放说的,自己和无双这个世上最为亲近的人。可如果父皇母后要杀她的丈夫和女人,她会只认驸马御放和女儿无双为这个世界上最为亲近的人。

    皇宫内。

    生产第二日赫连宸潋就乘坐肩舆赴往皇宫,只要父皇母后一天没有命令下来,她这大陵长公主殿下之尊就不会改变!

    “母后,舅舅。”长公主殿下没有想到路过在皇城甬道之时,见到筱萝皇后和宇轩国舅爷。

    自己的这个舅舅战功赫赫,自打他首战告捷之后,又沐沐续续收复了长年被外地侵占的大陵土地。

    长公主殿下下了肩舆,向皇后国舅爷二人福了一福。

    谁知道沐筱萝见自己的女儿未曾过了月子,就出了门,如果受风,这若是时间长了,会落下患根的。

    “宸潋,母后的女儿,你这是做什么?不知道这样对你的身体……”沐筱萝怜惜得脱下自己的锦袍,裹在长公主的身上,“母后和你舅舅正想去看你呢,你又何必进宫一趟。小心伤了身子。御放驸马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入宫?”

    明明是自己瞒着御放的,驸马完不知道这个件事,赫连宸潋拉着皇后娘娘的凤袍袖,“母后,不干驸马爷的事情,是女儿自己想要进宫来的,再说女儿也是偷偷进宫,驸马他完不知情。”

    沐筱萝唉得长叹一声,眼珠子凝望着自己这个好女儿,“你终究这么疼爱你的丈夫。好了,母后不责怪御放驸马爷就是了。你的丈夫自然是好的。看来本宫这个母后还要好些。”

    “姐姐,你不会吃宸潋的醋吧。”沐宇轩愀然一笑,“姐姐你也真是的,明明心疼着自己的女儿又要装作一副不在乎的样子,一直把宸潋往外推。”

    谁想得宸潋长公主嗔笑道,“连舅舅连来嘲笑宸潋,母后——”

    “好了,母后懂你。”沐筱萝轻轻拍拍宸潋长公主的手腕儿,安慰道,“你舅舅也是被母后给招来的,正想要去驸马府呢,谁想得竟在这里遇见你。也罢,要不随母后入宫吧。你知道吗?你父皇病了。”

    听闻自己的父皇病倒了,宸潋长公主心里闪过一丝心疼,“是么?什么时候的事情,儿臣竟然没有来在父皇身旁侍疾,真是该死!”

    “好端端的说什么该死不该死的,母后以后可不允许你自己这么说,知道吗?”沐筱萝簇拥着长公主的身体,生怕再受寒了,虽说如今是五月天,但是紧张一下还是好的。女人刚刚生产后的身体是最为虚弱的,如果不好好调理,日后就会留下病根的。

    接下来,沐筱萝就把长公主带往椒房殿,椒房殿内涂满了椒的红泥,最能挡风了而且还能有福气,筱萝就想把公主留在椒房殿住下来,至于公主殿就算了,如今的宸芯贪玩,可不小心搅了宸潋休息才好。..

    沐宇轩国舅爷跟宸潋长公主说了一番话之后,他突然记起来一件事,便对筱萝皇后道,“皇后娘娘,还记得弟弟以前给你三朵黑心莲花吗?现在拿出一朵来给宸潋补身子是最好的。”

    “瞧本宫这记性,都是忘记了。本宫一心记着长公主带上等高丽参,长白山百年人参等物,却忘了这个。”沐筱萝脸上有了笑容,立马吩咐若竹宫人取去了。

    不过,宸潋长公主这一次入宫无非是想要打探虚实,赫连皇陛下的态度很是关键,若是赫连皇陛下对早产的无双小郡主不满,那么也就连带着长公主宸潋和御放驸马不满,这满门都是罪孽,相信没有人可以躲得过。

    宸潋也想过效仿夜胥华侯爷带着一家老少逃奔天涯海角,寻一块赫连皇陛下永远无法追踪得到的地方。

    不过很快,赫连宸潋打消了疑虑,在筱萝皇后口中听闻皇帝陛下病了,她这个大女儿的心又有些伤心了,到底是自己的父亲,旋儿拉紧皇后娘娘的手腕道,“母后,请母后宽恕女儿的罪孽,若不是女儿早生下了无双,或许父皇也不应该被儿臣气得都病着了。”

    “傻孩子,这怎么能怪你。”沐筱萝叹息了一口气,弟弟沐宇轩府中有事先赶回去了,只是这椒房殿的一众侍者也退了出去,凝望着空旷的椒房殿,沐筱萝的心一下子纠结然后沉了下去,“你是母后的宝贝女儿。如果母后要是怪你的话,也不会和你一同瞒着皇上了。孩子如今你父皇卧病在床,你在床头伺候着,或许可以解除他的一些疑惑,降低他的怒焰,不过你现在还在月子里,对你的身体是大大的不好。”

    皇后娘娘的话就好比一道强心剂,至少在赫连宸潋这里,好像看到了希望一般,只要自己好好侍奉父皇,说不定父皇能够念在自己的一片孝心,不责怪御放还有自己,御放是自己的夫君,夫荣则妻荣,夫损则妻损,荣辱与共,才是夫妻和谐之道。

    “母后,无妨,只要父皇龙体能够康健,儿臣做什么都是值得的。”宸潋长公主殿下悠然一笑,形态颇似年轻时的筱萝皇后。

    沐筱萝爱怜得用手轻轻摸长公主的螓发,温暖得道,“可怜的孩子,可苦了你了。”

    把手放在母后的手心中,宸潋甜蜜一笑,糯糯绵绵的道,“不,不会的,儿臣的心里可甜着呢,吃了蜜糖儿也没有此刻的心甜。”

    说着这般软软的话,握住这么暖暖的手,沐筱萝忍不住把眼前的好女儿拥入怀中,轻轻得拍着长公主的背,包容着无限的怜爱和疼,叫忍不住心酸。她终究是太苦了。

    帝所寝殿的赫连皇陛下仍然躺在病榻之中,嫪京年老太医首领先后看过十余次,亲自熬煮了汤药,长公主殿下和沐筱萝轮流在龙榻之侧侍奉汤药,汤药一口一口得用木羹喂进去的。

    赫连皓澈虽然在病榻呈现昏迷,不过他的嘴巴还是能动的,只是眼睛无法睁开,与此同时,沐筱萝又吩咐了厨房把滋补的汤羹送过来,让长公主宸潋一边给皇上喂药,一边陪伴着皇帝。

    沐筱萝让长公主宸潋贴着皓澈的耳边,轻轻说一些体己的话,想必也是有帮助赫连皇陛下醒来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