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1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775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

    不是赫连皓澈,还能是谁的。

    “梓潼,你还是这么坏,来,坐到朕的身边来。”赫连皓澈轻轻拍了拍床榻,似乎早已冰释了以往的前嫌,他贵为大陵帝皇,宁愿相信之前从小宫女小太监听到筱萝皇后与风侯爷之间的事情是空穴来风,是故意有人中伤皇后娘娘的一个龌龊的手段罢了。

    只是沐筱萝仿佛也知道赫连皇陛下心里所想,“陛下好没个正经,距离早朝的时间应该快到了,陛下都昏迷了好些日子,该是要紧着朝堂之事。要不然,臣妾总有一天会被天下臣民们戳断了脊梁骨的。”

    “既是朕的皇后,何必怕人这么说。再说梓潼是朕的妻子。是朕这一辈子不离不弃的好妻子好皇后。朕想要疼爱皇后还来不及了。试问。朕如何能够容忍他们重伤朕的皇后。若是他们敢,朕就杀了他们的头。”

    “就怕数落臣妾的臣民太多。皇上一句话是杀不了。”

    “纵是杀不了,那就一天杀一万。总会杀不完的。”

    “那陛下岂不是成了暴君了吗?自古的无道昏君可是没有任何好下场的。”

    “好了……还要顾着跟朕扯皮吗?梓潼你是当真是不想要过来吗?”

    “……”

    “等朕这就下令招一些容貌可人的女子充实后宫。也便让皇后帮朕管一管。”

    “皇上,你敢——”

    夫妻二人深情得看着对方,似乎把之前的所有烦扰通通抛在脑后,二人紧握双手,就好像久别新婚的夫妻一般恩爱。

    然则宸潋长公主那边也渐渐沐醒,御放亲自给长公主喂了汤药下去,国舅爷沐宇轩听闻这件事马上入宫,这一次殷娘也来了。殷娘是漠国,对于针灸医理也颇为造诣,渐渐的,长公主殿下很快就醒过来,只是她的嘴里念念叨叨着小无双。

    “看不出无双小郡主极是可爱的呢。”殷娘极是喜爱这个孩子,小心翼翼得抱了一番之后,旋即交予宸潋长公主,病体孱弱的长公主坚持要为无双小郡主哺乳。虽然御放抗拒着,但是也没有办法,谁能忍心违背长公主的意思,长公主爱女心切,就看着无双吃自己的奶汁,徐徐得从眼眶里滴出热泪来。

    御放真是拿宸潋没有办法,“公主若是累了,就把无双给我,切莫太过逞强,知道吗?若是你再病倒了,我可怎么办。”他入宫之前,完吓坏了,以为赫连皇陛下会把长公主赐死,他宁愿死的是人,但愿公主和无双能够保存下来,不管发生了什么,他愿意自己一个人前去承担。

    御放如此关心自己,长公主更是从他的眼眸之中看出了御放对自己矢志不移的心意,心中自是极为感动,却没有表现出来,一如静默如流深静水,但凡夫妻之间的感情要得长久,无非是要平平凡凡,无灾无忧得渡过一生,平凡是福气,也是最为珍惜最为宝贵的。

    椒房殿内的,沐筱萝见赫连皓澈又开始头发懵了,只是知道他的心口疼痛缓和了很多,“以后不要动怒。知道吗?臣妾看见皇上动怒,臣妾的心也会不好受。皇上你以为你难受是你一个人的事吗?臣妾只是希望咱们——”

    “好了,皇后,朕知道了,朕知道错了。以后不要再惹皇后娘娘生气了。”赫连皓澈呵呵一笑,有小末子公公亲自端来了药汤,沐云啦亲自侍奉皇上喝了。

    药真的很苦,哽咽在喉头之中,赫连皓澈都没有一股子吞进去的欲望,没有办法,良药最苦口。

    沐筱萝命人弄来几个嘉应子,她细细得剥开外壳泡在蜜饯罐里的李子干很是清凉可口,沐筱萝给赫连皓澈位了一颗的同时,赫连皇陛下也亲自给筱萝喂下去。

    也不知道为什么,到底是嘉应子是真的甜滋滋的,还是赫连皇陛下亲自递送的这一枚尤为好吃,沐筱萝就好像孩子一般,竟然央求着皇上多给自己吃上一颗,沐筱萝细细品味了一番,不觉得自己是世界最为幸福的人了。

    “嗯,真的很好吃。”赫连皓澈浅笑宴宴得用手抚摸筱萝白如玉壁般的脸颊,“梓潼,朕愿意这么一辈子摸着你的脸,你说可好。”

    沐筱萝脸淡然一笑。

    只是赫连皓澈嘿嘿一笑道,“朕还记得,以前朕摸梓潼的时候,梓潼总会是害羞,那害羞的模样,真是令朕一试难忘呢。”

    “陛下,你……你胡说什么。你若胡说的话。臣妾,臣妾以后就再也不理睬你了。”沐筱萝幽幽一笑,殊不知,一抹奇异的暗流在赫连皓澈的心脉中流转,好像是一种毒素,如果不尽快清除的话,赫连皓澈会死的,只是现在,他安静如素,就好像极为正常,连沐筱萝月发觉不出来。

    拉着筱萝的手,赫连皓澈大感满足,“筱萝,下辈子,下下辈子,下下下辈子,朕还是要与梓潼你做一对夫妻。做什么都不要紧。哪怕我们成为了鸳鸯,蝴蝶,哪怕是成为你现在耳中的一对耳环。朕只想跟你成双成对,携手看遍大陵江山!”

    过了两刻钟,御放竟然前来椒房殿给赫连皇陛下请罪,筱萝正好觉得自己前面探望长公主宸潋,而这,也正是宸潋的意思,是御放说的。

    “御放,你有什么话要对朕说吗?”看着筱萝皇后的身影渐渐远去,赫连皓澈目光如电一般得扫过脸上极为不安份的御放身上,虽然御放对自己这个皇帝岳父很是恭敬,但是赫连皓澈总是觉得怪怪的。

    御放双手匍匐在地上,面带着歉意道,“皇上,如果说臣今日是要来取你的性命,你愿意相信吗?”话说到了这里,御放的眼里竟然有一丝迫不得已的芒光,他真的不忍心看到皇帝陛下死了,可是为了小郡主无双,他真的没有办法,如果不答应如今困在监牢的夜倾宴的话,那么小郡主无双的性命一定会……

    “朕原本以为朕给你一次认错的机会。你竟然想要谋害朕。难道说是朕那个宝贝公主叫你来谋害朕的吗?”赫连皓澈还是不相信御放所言,“不会的,不会的,御放你定是在开玩笑,你那么疼爱长公主,定然是爱屋及乌,对我这个父皇也——”

    话说到这里,赫连皓澈只觉得腹痛难当,就好像有无数条的蛊虫在体内乱窜一般,就好像整个肚皮似乎在下一秒就被掀开屋檐一般,完得掀开了,估计是没点性命都没有了。

    赫连皓澈捂着煎熬的肚子,冷汗不住得从额头上狂泄而出,“你……你真的对朕……”

    “皇上对不起,为了小郡主无双,您必须死!御放在皇后娘娘的蜜饯之中下了归阴丹,只要一粒,大罗金仙也难救,对不起皇上……”御放的眼泪下来了,他真的不想,为了救妻女,他只能答应夜倾宴的请求。只能委曲求。

    只是,赫连皓澈宁愿自己死,也不愿意筱萝皇后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皇后娘娘她方才也吃了蜜饯,难道说,皇后她也吞服了归阴丹。”

    “正是。皇上皇后你们安息吧。御放会为你报仇的——”御放深深的一个跪拜,叫赫连皓澈愈发看不懂看不透看不穿,因为御放下一步举动是如此的惊人……

    宫中传来丧报,赫连皇陛下和筱萝皇后各自死在椒房殿和帝所。

    囚禁在天牢重地的夜倾宴和沐若雪等待着这么一刻已经很久了,夜倾宴手中有的是令天底下闻风丧胆的蛊虫,而他正是通过这个,与外头的交头人密谋,让刚刚出生不久的小郡主无双染上了一种寒蛊,这种寒蛊是专门对付尚未足月的婴孩,婴孩的身子弱,幼虫蛊极为容易侵入他们的身体之中。

    而寒蛊可以催发伤寒之症,世上无药可解,唯有夜倾宴的解药。

    御放放前往天牢重地,说太子殿下宸宁不日就会登基为皇,承先后余孝,放在夜倾宴和沐若雪,这样的举措,看来是那样的名正言顺,以至于叫人看不出任何的破绽来。

    只是,御放眉眼微微一动,他知道自己的使命,而且赫连皇陛下和沐筱萝并不会因此而枉死。

    “大陵虎符呢,带来了没有?”夜倾宴面上露出无垠的凶光,就好像地狱的恶魔,仿佛要把眼前的男子给生吞活剥了一般。

    嗜血,终究是禽兽的作为,对于夜倾宴来说,就更是如此了。

    之前御放受夜倾宴之威逼,说一定要把有毒之物混入赫连皓澈和沐筱萝二位帝后的饮食之中,御放也照做了,只是……

    “如今皇上皇后二位先逝,大陵虎符,我自然会给你的。”御放眼睛眯成了一条线,“我怎么知道你们会不会把寒蛊的解药给我,你们又如何保证我一定会得到我想要的东西呢。”

    夜倾宴手指头狂指了御放一脸,“御放,义父的好义子,你可曾记得是谁把你救回来的吗?若不是你义父你能活到现在?能娶到大陵长公主?还做了爹爹?哈哈哈……放心……我这个做爷爷也断然是不忍心看见我的义孙女有事的。”他的声音叫人听了忍不住寒栗了一番。

    只是御放对上了夜倾宴的眼,“废话少说,寒蛊的解药呢,一手交解药,一手交出虎符,很公平,当今的皇上皇后已死,你们已经没有任何的后顾之忧了,难道还不肯拿出来么?”

    “御放不要那么激动嘛。”夜倾宴理所当然得和沐若雪笑了笑,“你为我们除掉了两道祸患,如今大陵中宫敲起了丧钟,哈哈哈哈,大事已成,你放心,为父会给你的。”

    沐若雪脸上的两道疮疤笑得也仿佛开裂了一般,“就是就是呀,赫连皓澈和沐筱萝这一对蠢夫妇这一次终于是要栽到了我们的手中了。一想起沐若雪死不瞑目的样子,我这心里真是痛快,真是太痛快了!哈哈哈,大仇已报的感觉真是很不错的呢。御放,你义父一定会把解药给你的,说起来我这个作为太君的,也是万分舍不得小郡主无双有事呢。”

    “是吗?那就赶紧把解药拿来,我立即给你们虎符,并且将大陵虎符交予你们。”御放的声音很是冰冷,不过却是令夜倾宴和沐若雪无比快慰。

    夜倾宴森然一笑,“你慌什么?义父说了给你,就一定会给你,义父什么时候骗过你?你说。”

    “是,义父从来没有骗过御放。”御放眼眶通红,他的心里一直强行憋着,一想起小时候,夜倾宴和沐若雪何尝对自己不好,他们也曾经把自己当做是亲生孩儿一般看待,的的确确是没有欺骗过自己呢,可是他们这般对待赫连皇和筱萝皇后,还有自己的小女儿,御放以为他们夫妇二人的良心也许早就被狼狗给吞到肚子里了去,跟他们讲良心,讲道义,有点不道德!

    现在的御放,他且是牢牢得记住,虚以委蛇这四个字!

    总言而之,御放一定要把寒蛊的解药拿到手里再说。

    御放把手中的大陵虎符交给夜倾宴,夜倾宴果真拿出解药来,正是寒蛊的解药,他虽然不懂得医理,但是看着夜倾宴脸上的表情,那种大意的表情,他就明白,对方已经对自己深信不疑,这却是好的。

    御放拿到解药,招呼一个亲信把解药送入中宫给小郡主无双喂下去。

    当夜倾宴和沐若雪出了牢房,竟然以为自己控制了整个陵,穿上最为华丽的龙袍凤袍前往大陵朝堂,还没等夜倾宴登上皇帝宝座,沐若雪也未尝坐上凤座上。

    霎时间,赫连皓澈和沐筱萝竟然出现在朝堂宫门前面,特别是赫连皓澈,以天子威严的眼光直视夜倾宴和沐若雪二人。

    夜倾宴大骇,“赫连皓澈,沐筱萝,你们不是死了吗?我可是听到了丧钟的,若你们没有死,这中宫是不可能把丧钟敲起来的。”

    “陛下,有人中了我们的圈套而不自知,真是贻笑大方。”沐筱萝冷傲得大笑,声音震荡得整个大陵朝堂都为之震撼。..

    赫连皓澈一只手紧紧握着沐筱萝,“那只是最后的圈套罢了,梓潼朕答应你,今日便是夜倾宴和沐若雪死祭~!”

    沐若雪竟然跌倒在筱萝平时的凤座旁边,“不可能他们一定是鬼魂……不不他们还活着……阳光照射进来了……他们身上有影子……赫连皓澈和沐筱萝他们夫妇二人竟然没有死!真是坏透了~!倾宴……我们被御放出卖了!”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们天真的以为御放会听你们的摆布吗?真是笑话!”

    沐筱萝欢喜无限得看着御放嬛着长公主宸潋的手臂入了这个朝堂之中,渐渐的更多的大臣涌了出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