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2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8335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

    历君煜的脸登时就垮了,眉宇间就染上了一丝怒意,“我要吃饺子!不是这汤汤水水的东西!”

    那口气竟然有一丝小孩吵着要糖吃的意味,孟晞没绷住,扑哧一声笑了。

    “噗——王爷啊,连着吃饺子你不会觉得腻的慌么?”

    历君煜有点恼羞成怒了,“本王就是喜欢吃饺子怎么的了?”

    孟晞见状努力忍住不再笑,而是正色附和道:“王爷说的是,好受不如倒着,好吃不如饺子!你喜欢吃饺子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历君煜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一些,就坡下驴地抱怨道:“既然这么说,那你为什么不给我做饺子吃?”

    敢情着这位无论如何都是要吃饺子啊!

    孟晞为他的执着而感叹,但是她却并不打算遂了他的心意。

    “王爷啊,你不觉得接连两顿都吃一样的东西很腻得慌么?”说好的从来不吃重样菜呢?

    “哼,昨晚的又不是你做的!”历君煜说的很是认真。

    孟晞一听就来了兴致了,“你怎么知道不是我做的呢?”

    “味道不对!”历君煜没有像对马致行那样解答,只言简意赅地给出了这四个字。

    可是即便这样,孟晞也是吃惊不小。

    “王爷此话当真?你竟然能够靠味道来分辨的出做菜之人?可是你之前分明是没有吃过饺子的啊!”

    历君煜极其淡定地说了句:“少见多怪!每个人做出来的菜都有特定的属于他自己的味道,别人想模仿都模仿不来!”

    孟晞这回更是震惊了,虽然前世的时候因为爱好美食所以她也接触过一些厨艺方面的事情,也曾听说过这种说法,但是她却并未往心里去。

    都说每个厨师即便是用同样的材料同样的步骤去做菜,但是由于每个人把握的火候不一样,最后做出来的菜一定会有细微的差别,而这个差别就是厨师的风格所在。

    但是孟晞自认为没有那么高深的功力去品尝出来这种风格,没想到现在却让她见到了这样的“神人”,她真想膜拜一下了。

    “王爷,你就是因为能够区分出每个厨师的手艺,所以才会不停地换厨师的么?”孟晞问的非常直接。

    历君煜倒也没有动怒,而是一脸嫌弃地说:“我讨厌用同样的味道来残害我的舌头。”

    呃——这理由,很强大!

    孟晞佩服地五体投地了,“好吧,您是王爷您最大!”

    “没有问题了吧?那就赶紧去给我做饺子去!”历君煜已经开始不耐烦了。

    合着这么半天他忍耐着回答了孟晞的问题,就是想让她赶紧心甘情愿的去做饺子。

    孟晞反应过来后嘿嘿一笑,“抱歉啊王爷,我并不打算去给你做饺子!咱们当时说好的了,每顿饭吃什么都由我来安排,你不许点菜!”

    “你——”历君煜气结,他当时哪会想到有这么一天啊。他从来都不曾想过特别想吃什么,所以历来都是厨子绞尽脑汁地想给他做什么,他自然也就是有什么吃什么了。

    可是现在他特别想吃饺子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竟然不肯给她做,真是恼人!

    历君煜心中烦闷,就想要发脾气,可是孟晞接下来的一句话就瞬间就让他灭火了。

    “我现在端来的是馄钝,比饺子更好吃,而且适合在早上吃,你要是不抓紧来吃的话,凉了可就不好吃了。”

    孟晞说着从托盘上将两个大碗端到桌子上面,然后摆好碗筷和汤勺,就站在那里笑眯眯地看着他。

    历君煜被她的视线给盯得有点心烦意乱,于是赌气坐了下来,“本王就给你个机会,我尝尝看,如果没有饺子好吃的话,你就等着被治罪吧。”

    “我相信你不会治我得罪,反倒会打赏我!”孟晞说的非常自信。

    历君煜狐疑地拿起汤勺舀了一点汤抿了一下,然后又夹了一个圆圆的面食咬了一口,之后享受地微眯了双眼。

    “嗯——不错,这面皮里面的肉菜都比昨晚的要好吃多了,是你做的!”

    得到肯定的孟晞笑嘻嘻地问:“比之饺子,味道如何啊?”

    “更加鲜嫩可口,而且这汤水的味道非常香醇,应该是老鸡与猪骨一起熬煮出来的。”历君煜精准地说出了原材料。

    孟晞不由得对他敬佩不已,这样才是吃货的最高境界吧?

    “王爷好厉害,你说的都对,我这回是真佩服了!”

    这个马屁拍的不轻不重,但是历君煜却很受用,脸现得色地说:“算你识相!看在这馄钝美味的份儿上,本王就不和你计较擅自做主的事情了,但是午饭的时候我必须要吃到饺子。”

    “遵命王爷!”孟晞答应地很痛快。

    她也明白捋虎须需要适度的道理,虽然故意和历君煜做对能够让她的报复心理得到满足,可是人家毕竟是王爷,万一真恼了,自己一家子的小命都有可能得玩儿进去啊。

    当天中午的时候,历君煜终于吃到了心心念念的饺子,心情才算是彻底好了起来,下午跟着孟晞一起去培育水稻苗去了。

    看着山脚下向阳开阔的地方修建起来的几个大棚子,历君煜的好奇心又被吊起来了。

    历君煜不知道那些个大棚子是干什么用的,就疑惑地看向了孟晞。

    “这是为了给水稻苗营造一个温暖的生长环境。”孟晞善解人意地解释了起来。

    在仔细询问了村中的老人之后,再结合这几个月来的观察,孟晞觉得鹿鸣村的气候和前世时候的东北很像。

    一年四季气候分明,春天来得晚,夏天时间短,秋天比较干燥,冬天寒冷漫长。这样的气候种植水稻应该没有问题,而且会很香很好吃。但是由于生长周期不够长,所以得提前在苗圃里面育种。

    孟晞想模仿建造前世时候的塑料大棚来育苗,可是这里根本就没有塑料布。几经周折之后,她才找到了一个好的替代方法——用白色半透明的窗户纸。

    这种窗户纸是经过特殊加工的,柔韧性特别好,不怕风吹,能够保暖。上面刷了桐油,防雨防潮。加上是半透明的,透光性比较好。完可以替代塑料布了。

    但是这东西在龙盛国虽然不是稀缺物,却也是价值不菲,所以历君煜看到那个大棚子上面铺满的窗户纸时,不由得有些侧目了。

    孟晞却完没有心疼的感觉,东西嘛,本来就是为人服务的,只要物尽其用就不算是浪费。

    “王爷,你看,这窗户纸就是保温的关键所在了。白天的时候阳光照进大棚里,温度就会升高,有利于种子发芽。等到水稻苗长到一尺多高的时候,恰好就是本地天候较暖的时节,再把秧苗移栽到水田里,精心伺弄之后,秋天就可以收获金灿灿的稻米了。”..

    随着孟晞的描述,历君煜眼前好像缓缓铺开了一幅画卷,秋风吹过,金灿灿的水稻掀起阵阵的波浪,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这是他几年前在凌川国见到的情景,今年秋天的时候,会在脚下这片土地上再次见到么?

    历君煜不由得有些怀疑,却忍不住雀跃地期待,“孟姑娘,如果今年秋天这片水稻真的能够收获,我一定会好好地封赏你!”

    哇塞,不仅是打赏了,竟然是封赏?

    孟晞激动了,“那王爷就请现在开始想,到时候要怎么封赏我吧。”

    哈哈,到时候她是不是可以弄个官儿当当啊?最不济当个村长镇上啥的也行啊。

    不得不说,孟晞官瘾犯了,笑的那叫一个灿烂。

    历君煜觉得这个小丫头实在是有趣,不由得就多看了她几眼。

    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她笑的一脸灿烂的模样,竟然莫名地让他的心情也跟着灿烂了起来,嘴角微微勾起了一丝弧度。

    马致行看着这样的历君煜,脑海里突然警铃大作,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但是随即又摇摇头,把那丝怀疑挥去。不可能的,历君煜不会看上一个农家女的!

    马致行不知道是在说服自己还是在催眠自己,怀着这样复杂的心情,跟着大家一起忙活了起来。

    这几天在鹿鸣村的生活,简直是马致行有生以来最辛苦的时候了。

    历君煜本身就是习武之人身强体健的,自然不把这些农活放在眼里,风吹日晒也毫不畏惧。可是马致行却不一样,他自幼就是娇生惯养的,即便是这几年在外奔走做生意,却也是没有真正受过什么苦的。

    所以,当提前催好芽的水稻种子都按照孟晞的要求撒在了苗圃里的时候,马致行成功地病倒了。

    浑身酸痛,发着高烧,马致行整个人都蔫了,看样子是重感冒。

    “呃,马大哥,你还是赶紧回镇子上去吧,你病的这么严重,可别耽误了!”孟晞是真心为他着急。

    不提他长得有多像蔚恒,单单是这些日子的接触下来,孟晞也知道他对自己的好,即便是不能回应这份感情,她也还是希望他能好好的。

    马致行见到孟晞如此关心自己,顿时间有种心花怒放的感觉,挣扎着就要坐起来,“我没事儿,喝点热水就好了!”

    孟晞差点爆粗口,敢情这喝热水治感冒是古往今来的必备法宝啊?

    但是看马致行这情况,估计喝热水是无论如何也解决不了问题的吧。

    “马大哥,有病可不能硬撑着,还是去找个大夫好好瞧瞧比较好!”孟晞苦口婆心地劝到。

    马致行还想要说什么,却被历君煜给截断了,“好了致行,我这就安排侍卫送你回镇子上,如果镇上的大夫医术不行,就直接回乌拉城去。”

    听到逍遥王这么说了,马致行怏怏地不再说话了。其实他也很清楚,自己的身体现在确实非常糟糕,但是他真舍不得离开孟晞啊。

    每次分开的日子,他都觉得分外难熬,甚至是数着天数地期盼着下一次与她相逢。

    现在有这么好的机会可以留在她身边,与她近距离接触,可是这身体却不争气,真是让他气闷不已。

    不管马致行有多不甘愿,最终还是被历君煜丢上马车送回了乌拉城,因为镇子上的大夫都说他的病很棘手,恐怕治不好,还是去找乌拉城里的神医莫问天比较好。

    听到侍卫们带回来的消息,孟晞非常担忧,“王爷,马大哥不会有事吧?”

    历君煜想了想,说:“莫问天是整个龙盛国最有名的神医,致行这点毛病在他那里应该不算什么事儿。”

    三天后,负责护送马致行的侍卫回来了,说莫问天已经帮马致行看过病了,只要调养一段时间就会没事儿了。

    孟晞的一颗高悬着的心这才算是彻底放下了。

    “没事儿就好,调养一段时间就当是休息了!”

    她的话语听在历君煜的耳朵里,让他有些不舒服,于是冷冷地问到:“你很关心致行?”

    孟晞纳闷,这话听着怎么有点儿奇怪呢?

    不过她也没有多想,随口回答到:“嗯,他是我在这里的第一个朋友,而且帮了我很多忙,我关心他是自然的。”

    历君煜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更不知道为什么在听见孟晞如此回答之后,心里竟然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莫名地有点高兴。

    “致行是个很讲义气的朋友,你眼光不错!”

    丢下这句没头没脑的话之后,历君煜就回了自己的房间,徒留孟晞一个人留在院子里发呆。

    什么意思?

    不懂!

    想不明白的事情,孟晞也懒得再想,拍拍衣襟上不存在的灰尘,转身忙活去了。

    这几天光惦记马致行的情况了,地里的活儿她都没怎么上心,现在既然确定他没事儿了,她脑子里的活儿就都出来了。

    去菜地里看看出芽情况之后,她又进到大棚里观察了下苗圃的土壤情况,觉得有点干,应该浇水了。

    这时,孟晞才想起来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浇水的工具怎么办呢?

    这苗圃的浇水是很讲究的,水流不能太大以免将种子都冲出来了。前世的时候有各种可以调节水压的浇水工具,可是这古代只有水桶水瓢,连根水管子都没有的。

    这可怎么办呢?

    孟晞犯了愁,就站在大棚里瞅着那些干燥的土壤发呆,努力思索着怎么才能既给苗圃浇水,又不会伤到种子。

    “想什么呢?叫了你好几声你都没有反应。”

    历君煜的声音突然在孟晞背后响起,吓了她一大跳。

    “喂,你干嘛在人家背后?吓死我了!”孟晞嗔怪地白了他一眼。

    历君煜这么冷傲的人,因为最近见多了孟晞不顾尊卑的模样,所以对她这种大不敬的行为已经视而不见了,只是无辜地说:“我在大棚门口就叫了你好几声,是你一直没应声,我才走近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