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4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619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赫连皓澈一挥袖,脸上柔柔的目光落在他们的身上,“不是跟你们说过了吗?要陪着你们的母亲踏遍大陵九州,何须劳师动众止于此呀。罢了罢了,快快起身。”

    “那可是我的皇孙女!快过来!让太君抱抱。”沐筱萝等不及新后风连心抱给自己,就接过了孩子,这女娃子当真承了自己的样貌,竟与自己五二分相似,仿佛一点也不像她的母亲呀。

    疏娴奶声奶气得声音用手抚摸着筱萝的脸蛋儿,“皇太君快跟孙女回家吧,孙女跟着母后做好多好多的桂花露给皇太君吃呢。皇太君跟孙女回宫好不好?”

    这番话无疑是皇帝皇后二人跟孙女疏娴讲的,要不然一个四岁的小女娃子怎么会讲出这般大道理呢。

    不过沐筱萝还是笑笑,轻轻得捏了一把疏娴的小脸蛋,把怀中的二朵黑心莲花逃出来,放在疏娴的手上,“好好拿着,这可是你皇爷爷和太君去西域雪峰上欣赏雪峰日出的时候,顺手采摘的,叫你母后回宫给你炖补羹吃,知道吗?合着带子连心炖着最好。”

    旋即沐筱萝说完,就对赫连皓澈道,“好了,老头子,西域,北漠我们都去过了,现在去大禹国吧,听说大禹国盛产好多杂耍的人手呢,不去看看的话,可就可惜了呢。”

    “好的,你说什么,便是什么吧。为夫舍命相陪,不离不弃。”赫连皓澈也过来摸了一把疏娴,抱了一把疏娴,五年间都是把大陵的九个州郡踏过一遍了,可是要知道这个天下不仅仅是大陵帝国一个强大的国家,齐边的国家更是强大,似乎在遥远的万里之外,不过他和沐筱萝从不畏惧这些,不管身在哪里,只要夫妻二人在一起,就什么都不怕了。

    宸宁皇帝和连心皇后脸色极为为难的样子。

    赫连宸宁双膝跪倒在赫连皓澈和沐筱萝的面前看,“请父亲母亲回宫吧,您们二老长时间流连于宫外,叫我们做孩儿的,于心何忍呀。孩儿真的很担心二位!现在儿子不以大陵皇帝的身份。而是以寻常百姓们儿子的身份对你们二老说这句话。难道父亲母亲不想要看看宸潋长公主又生了一胎男娃么,还有五年了,宸芯都长高了,变成亭亭玉立的小公主了,刁蛮任性的很,随了长公主的性子呢,身为皇帝哥哥,朕实在管不了,还望父亲母亲回宫。”

    “我倒是什么事情,不过是芝麻绿豆的小事情罢了。”沐筱萝幽幽一笑,“昔日你父皇将皇位交给你,就是相信宸宁你的能力,难道你现在要你的的父皇质疑你的能力么?宸宁你也老大不小了,再说如今的大陵天下你不是管理的好好的么。”

    新皇后风连心一把眼泪一把鼻涕,“请太上皇太后回去吧,不单单我们想着你们,宸芯这五年来每一天不想念你的。每当雷雨交加,她就要臣妾哄着她睡着。母后您千万千万要回去呀。”

    “这……”沐筱萝还是极为疼爱自己的小女儿的,如今大皇子,二皇子,长公主皆已经成家,留下最末的一个实在是可怜。

    沐筱萝依依不舍得看了赫连皓澈一眼,“老头子,你以为如何呀?”

    “要不先回宫住个一年,等一年后我们再……”赫连皓澈知道筱萝爱妻坐不住,如今大陵处于一片盛世之中,在外游历的这些日子,数不清的黎明百姓们都在赞颂当今大陵新皇帝宸宁在处理国之政策的问题还是挺有一把手的,赫连皓澈一想起当初自己把大陵帝皇宝座交予宸宁是没有错的,赫连皓澈就不甚高兴。

    在赫连皓澈出走的五年之中,他把皇帝宝座扔给了太子了,并不代表着他的心中从此没有了大陵百姓,与此话恰恰相反的,赫连皓澈就是因为心存百姓,所以才会想要体察民情,想要考验一下当今的宸宁太子又是否能够承担得起这样的重担,再说了,总不至于一定要等到自己百年归老的时候才决定是否要将大陵江山托付给宸宁太子呢。

    如今再三想来,赫连皓澈愈发觉得自己把大陵江山交付给宸宁太子无疑是正确的选择。

    诚然,氐犊之心,人皆有之。赫连皓澈也不例外,再加上,赫连皓澈从沐筱萝的眼瞳深处也微微看出了一点端倪,想必筱萝太后也是想要回宫去看看小公主宸芯,然后再决定是否继续游离诸国。

    当沐筱萝回宫之时,看见小公主宸芯已经有自己的肩膀一般高了,她着了一件白雪宫裙,螓上的发髻高高盘起,这一款飞天髻,是沐筱萝以前最想要嬛,特别用来适合跳舞。

    而宸芯小公主殿下还真的一把拉住了筱萝,说要亲自给筱萝太后献舞,宸芯的舞蹈舞的极好,有当年她在旧大华相府舞宴宾客的风采,简直就是一舞动华京。依稀记得数不清王孙贵胄公子纷纷拜倒在自己的石榴裙下,希望能够成为自己的知己。

    那种自豪,那种骄傲,沐筱萝深信自己的小女儿,也足够拥有着呢,看着小女儿轻歌曼舞的自豪感,那种恣意风流的舞姿,就好像初春的第一场露,丰年的第一场雪,超然,洒脱,明媚,优幽,动人,仿佛恢弘瑰丽的美丽皇宫的一砖一瓦都失去了颜色。

    如今与小公主宸芯定娃娃亲的,正是当今皇后风连心的双生弟弟风连翌。

    想着宸芯小公主殿下再满个三年五年就又及荆了的,沐筱萝拉着皇后娘娘的手道,“连心,你弟弟什么时候会来迎娶我们天家的小公主呢。”

    正在妙舞翩翩的小公主宸芯回过身来了,中止了自己宛若游龙的蹁跹舞步,脸上满满的一片羞赧之色,春闺女子的那种娇柔明媚的颜色,而且还是自己的亲生女儿,沐筱萝忍不住笑了笑,“到底看上去像一个小女娃子呢,似乎还比疏娴还小呢。”

    说着孙女疏娴,她胖乎乎的小手竟然端来了一小瓶的桂花***声奶气得对沐筱萝说,“皇太君,快来吃噢,母后教我做的呢,原本以为皇太君没那么快回来呢。疏娴生怕做的不好。”

    “为什么要以为皇太君没那么快回来呢。”沐筱萝看起来宠溺疏娴更是多了几分,抱起来,左晃右晃,幸亏没把疏娴手中的桂花露撒了,好歹是用瓶子装起来的呢。

    宸芯吃醋了,“母亲疼爱疏娴甚过了我,我不依呀,我不依呀。”

    沐筱萝宠溺得白了宸芯一眼,“都是做小姑的人了,还跟皇侄女吃醋呢,羞不羞?”说完便不去看宸芯了,忙对怀中的疏娴温柔又甜蜜得道,“疏娴,让皇太君尝一尝你的桂花露。”

    说吧,沐筱萝抱着疏娴尝了一口,顿时间觉得清凉无比,甘冽有余呀,再看看儿女孙女在膝下,沐筱萝不禁想起了自己的老太君老太君,老太君在世时最是喜着自己,却不是因为什么,而是自己是最疼爱的她的,而太君也从心里感知的,沐筱萝觉得自己与如今的疏娴似乎也有这么一份情谊在。

    当夜,皇宫家宴。

    上与臣民觥筹交错,好不热闹。

    沐筱萝唯独看见永乐侯爷夜胥华一桌甚是冷漠,她与赫连皓澈坐在上首,几乎是挨着新皇帝后,沐筱萝就探首问风连心皇后,“这谁为何?”

    “三年前,母亲因为时疾薨逝,儿媳知道先母是太后娘娘您年轻时候就陪伴在身边的侍女,感情颇为深,所以就不敢禀报于你……”风连心说着话,两只手特意得去搀着沐筱萝,可是她可以搀起筱萝的手,可是筱萝的心终究不能了。

    宾客酒酣正浓,太上皇也大为高兴,和皇帝多喝了几倍,随之长乐侯爷花辰御频频来敬酒。好不热闹。

    出了宴客大殿,沐筱萝一个人走到高高的殿台吹风,今夜星辰遍布,就好像无数的璀璨明珠嵌撒在黑色的帷幔之上,看起来是何其沉重。

    香夏终究是自己身边最为贴心的人,如今她去了,而自己却没有及时见她最后一面。

    沐筱萝叹息了一声,旋即又笑了笑,因为西北方的一颗星宿正在朝自己调皮得眨了眨眼珠子,就好像是四五岁的小女娃子,天真又活泼,就好像儿时的香夏。

    “太后是想起了香夏姐姐么?”瑾秋夫人刚才的注意部在筱萝的身上,见沐筱萝与皇后交谈过程之中,一直往夜胥华侯爷一桌上看去,如今唯独夜胥华一人,本该是属于香夏夫人的桌子却是空空的,而皇后娘娘风连心是香夏的亲生女儿,皇后娘娘回忆其生母,眼眶也有丝丝的泪痕。

    “瑾秋,你说天山的星星那么亮堂,哪一亮会是香夏呢。”沐筱萝携起瑾秋的手,如今香夏不再了,她再也不能失去瑾秋了。

    瑾秋夫人扑哧一笑,“太后娘娘,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西北方的这一刻颗,因为它最是亮堂。”

    沐筱萝不禁深深一愕然,“怎么,你也以为是西北方的这一颗。”反问之后,沐筱萝自己却先落下珠泪,难道是说香夏一直跟随着自己去西北的西域还有漠国嘛?正好是一西一北的呢。

    此刻,夜胥华侯爷也上了殿台,眸中已经被眼泪填满,“是呀,那一定会是香夏,我也深信香夏。香夏最是衷心,哪怕自己死了之后,也要化作为太后娘娘您指路的明灯。”

    是吗?沐筱萝微微一愣,自己五年来去了西域,漠国,中间就在西北方的国家之中穿梭,看见了大漠的海市蜃楼是中原从来没有出现过的,西域雪峰上黑心莲花,种种的一切仿佛如在昨日一般。

    “姐姐,一定是的。”沐宇轩和长乐侯爷花辰御渐渐步上殿台,一层的一层木梯旋转而上,沐筱萝听到脚步声就可以猜到正是自己的亲弟弟沐宇轩。

    沐筱萝忍着不哭,她知道自己很想哭泣,可是不可以,今天是个吉利的日子,她不能够这么做,月朗星稀,又是一年满桂花香的团圆夜,明月当空皎洁,何等壮烈,只是人少了一个,少了一个罢了。

    “筱萝,我永远会陪在你身边。”沐筱萝听到软糯的声音飘了上来,众人行礼,赫连皓澈面上带着无比的惬意之情,“我从来没有说过这般软心的话在众人面前,今夜,我就说了。”

    一直缠绵在眼眶的泪水终于因为肌肉的缩短而落了下来,沐筱萝飞拥而去,似乎忘却了自己的身份,自己已是太后了,可她还是这般不持重,凡事她想要率性而为,就率性而为,却不想想别人怎么看。

    也真因为如此,赫连皓澈才觉得沐筱萝她与众不同,这般的与众不同不会随着岁月的流逝而叫人遗忘,淡去,相反,则就好像一壶珍藏在地下的百年佳酿,愈藏弥醇。

    “母后,那是什么?”小小的疏娴奶声奶气得拉着皇后娘娘的凤袍说道。

    风连心也早已将自己的女儿抱在怀中,宠溺得笑道,“那是流星!”

    流星宛如烟火璀璨,虽然那般短暂,却在广袤的夜空之中流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让人们永存记忆之中。

    沐筱萝往后走几步,把疏娴孙女抱在怀中,脸颊贴着她的脸颊,“疏娴,我们做人,可千万不要像流星一般,贪图一时的璀璨,我们要学会忍耐,须要知道,唯有这般,人生的光华才能燃烧得不至于那么快。其中道理,你们可曾明白?”

    “多谢太后娘娘教诲。”风连心笑靥如花,众臣子命妇也极为恭敬得垂下螓首去,表示敬意。

    赫连皓澈笑意满满,多情得凝视着筱萝望向天穹的侧脸,“好了,明日一早我们便出发吧。”

    “去哪里?”沐筱萝好奇得问。

    “不是说是大禹国么?”赫连皓澈捋着胡须道。

    沐筱萝摇摇头,“记得你上次好像说的不是大禹国,是大宛国吧。”..

    “不对,是大禹国。”赫连皓澈坚持着。

    还是摇摇头,沐筱萝有点不耐烦,“是大宛国,你老了,老头子。”

    “是吗?我真的不记得了吗?我看不记得的那个人是你吧。”赫连皓澈好生无语道。

    小疏娴奶声奶气得一人牵着他们一只手,“别生气了,疏娴等下给你们做桂花露吃,好不好呀。要不你们带上疏娴吧,疏娴也想去——”

    “好!”赫连皓澈与沐筱萝不约而同得道,旋即又好像哪里感觉不对,连连齐摇头,“……不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