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6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400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九龙圣祖

    “李田家的,赶紧还钱!再不还钱就把你家二女儿也抓去卖掉!”

    妈呀,要债的来了!

    孟晞不用看也知道外面吵嚷着的男人是谁,因为住进李家三天,她已经听过五回他的凶恶吼声了,每次都是骂骂咧咧的,烦的她都想掐死他。

    这人是十里八村有名的“讨债鬼”,名叫王大虎。他是给镇上利昌钱庄要债的打手,长得凶手段狠,跟钱庄借过钱的人都把他当做了瘟神一样。

    现在年关将至,钱庄照例要收账了,王大虎就又开始挨家挨户照三餐地恐吓威胁。而他也真的是个说得出做的到,去年这个时候,王大虎就卖掉了李家的大闺女夏花!

    孟晞想到这事儿不由得就是心脏一缩,为了这个穷掉底儿的家庭而心疼,更对那素未谋面的堕入火坑的女孩儿同情不已。

    这李家穷的叮当响是十里八村都出名的。李家的男人李田,前年的时候跟钱庄借了十两银子出外做生意,不想却一去不回,只留下了这巨额的债务。

    十两银子对于庄户人家来讲,已经是很大的数目了。为了逃避这个债务,李田的父母兄弟把他媳妇李柳氏还有三个闺女俩儿子硬给“分”了出来,并且只给了他们几亩薄田和一处破旧的老房子。

    李柳氏一家子妇孺根本无力偿还那巨额债务,甚至于每年光是利钱都还不起。结果这利滚利就像是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多,这才导致去年的时候王大虎抓走了她家大闺女李夏花抵债。

    可即便如此,李家还是欠着钱庄不少钱,今年光是利钱就得还一两银子。对于这个穷家来讲,那可是一个无比沉重的负担。

    这万恶的高利贷啊!

    孟晞心中愤懑的同时,对于李家尤其是李柳氏的感激之情却是更盛了。她家穷成这个样子,竟然还毫不犹豫地收留了自己,这份恩情值得她付出一切来回报。

    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异世界里,是他们一家子给了自己温暖和归宿,所以,孟晞已经打心底里把他们当做亲人了。

    既然是一家人,这债务问题,她当然是责无旁贷地要一起扛下来了。不仅仅是还债,她还要带着这善良的一家人脱贫致富奔小康,过上幸福美好的新生活。

    她还就不信了,堂堂的大活人还能让尿憋死?

    身为受过高等教育的社会精英,前世的时候她可是自诩为“乡下人里武术最好的、练武人里最懂历史的、历史博士里最会做生意的、生意人里最会吃的、干吃不胖超级大美女”呢,朋友们都戏称她是“女人中的超级战斗机”,所以说她也绝对可以在这个古人世界里挣出一片天。

    孟晞的心中涌起了豪情万丈,听着王大虎还在外面继续骂骂咧咧,她当即决定先出手教训教训他。对付雪山上的野狼她不行,可是对付个要债的走狗她还是不惧的。

    于是她轻声却坚定地告诉屋子里的李柳氏不要出来,由她来对付王大虎。

    孟晞隔着破旧的篱笆门,双手叉腰霸气十足地冲着王大虎呛声到:“喂,你别叫唤了!李家一共还欠你多少钱啊?值得让你像个癞皮狗似的大清早就跑来瞎汪汪么。说个数吧,姑奶奶还给你!”

    孟晞喊的声音很大,而且说话用词极其不客气,把王大虎气的够呛,在看清楚说话的是个小丫头之后更是气的鼻子都要歪了。

    “哼,你是李家二丫头春花吧?年纪不大口气倒是不小!不过就你这不值钱的小身板儿,卖了也够还债的!”

    王大虎不愧是心狠手辣的职业要债打手,张嘴就要卖人还债,像是评估货物一样地把孟晞一顿打量,最后鄙视地呸了一口浓痰。

    孟晞被误会是李春花倒也没有解释,她只是要解决债务问题,用什么身份不是重点,不过王大虎的态度可惹毛了她,于是她的口气更加不好了。

    “你少废话,只要告诉我多少钱可以彻底划清李家和钱庄的关系就可以了!”

    孟晞这话说的极为大气,看起来就像是个土豪似的——可惜,身上那套补丁摞补丁的肥大衣裳实在是太没有说服力。这衣裳还是夏花留下来的,孟晞原本的衣裳根本就不够保暖,所以这一套即便大一点儿旧一点儿也比冻着强。

    王大虎像是看疯子一样地瞥了孟晞几眼,不耐烦地说:“春花,你疯了吧?就这德行的还能还的起银子?赶紧叫你娘出来,我可不和你个疯子瞎耽误工夫!”

    说着还一脚踹碎了李家那扇本就破烂的柴门,凶狠的不得了。

    李家有多穷,王大虎是最清楚不过的,现在这个丫头竟然张口就说要还清欠账,不是疯言疯语是什么。就算把她卖了,都不一定够还今年的利钱的,还部还清?做梦吧!

    孟晞心疼地看了一眼被踹坏的柴门,冷着声音对王大虎说:“你要是再不回答的话,李家欠钱庄的钱可就一笔勾销了!还有,我家的门你得赔!”

    王大虎一听就炸毛了,“死丫头片子,就你家那破门值钱么?还敢让老子赔!我呸,穷疯了吧你!至于你家欠钱庄的钱,那就更容不得你赖账了。你们李家现在总共该还七两银子,今年最少得还一两银子的利钱,如果拿不出钱来,我就把你卖进窑子里,让你比你大姐还惨!”

    说完他还狠狠地挥了挥拳头,像一头呲牙咧嘴的疯狗一样,随时都可能扑上来咬人。

    孟晞却一点儿都没有被他吓到,反倒还往前迈了一大步,气势汹汹地指着他大骂:“王大虎,你就算是钱庄的一条狗,也不该发疯乱咬人。动不动就要卖掉人家的女儿,太丧尽天良了!你也是有孩子的人,多给他们积点儿福吧!”

    孟晞的声音里满是肃杀和愤恨,小小的身躯竟然散发出一股令人不敢直视的气势来。

    王大虎先是被吓了一跳,接着就像是看怪物一样地看着孟晞,眼睛里的戾气越来越重。

    他横行十里八村,一直都是别人对他卑躬屈膝好言好语的,从来没见过敢这么硬气的,尤其还是个半大的丫头,他觉得自己的权威受到了严重挑衅。

    “你这死丫头肯定是脑袋被驴踢了,竟敢这么和我说话!我现在就把你抓走抵债,再让你胡言乱语!”

    王大虎突然发出一声怒吼,凶神恶煞一般地朝孟晞扑了过来!

    看着猛扑过来的王大虎,孟晞并不惊慌。只要他敢靠近,她就揍他丫的,再让他嚣张!

    孟晞轻蔑至极地瞟了一眼来势汹汹的王大虎,脸不变色心不跳,扎稳了底盘瞅准时机,抬腿就是一脚,正踹在了对方的小肚子上!

    只见王大虎噔噔噔倒退了好几大步,最终还是没站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切!姑奶奶这些年的跆拳道和散打可都不是白练的,踹死你丫的,再让你跟我得瑟!”孟晞心里乐呵呵地想着,面上则是不屑,斜眼瞅着一脸震惊的王大虎,却并不说话。

    可是,这个时候什么也不说却比最难听的骂人话更伤人,至少王大虎是这么想的。

    他的面子挂不住了,深深地觉得自己的权威和地位都受到了威胁和挑衅。自打当上了钱庄的打手之后,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蔑视过他,更别提还踹了他一个大腚墩了。

    所以,他必须要找回场子来。

    想到这里,王大虎噌的一下从地上跳起来,也顾不上揉那发疼的屁股,跳着脚地怒吼:“奶奶的,你个死丫蛋子今天死定了!”

    说着他再次扑了过来!

    他完没把孟晞放在眼里,好歹自己是纵横周边乡村十几年,没道理被个黄毛丫头给撂倒啊,刚刚不过是自己大意了才会让她踹到。..

    孟晞看着他再次冲过来,没敢再硬拼,而是往旁边一闪身,躲开了。

    确实像王大虎想的那样,孟晞刚刚不过是占了出其不意的便宜而已。虽然以前她练习的那些招式还都会,可是奈何目前这具身体是个完没练过武的瘦弱小姑娘,迎面对上王大虎这种年轻力壮的大汉,无异于以卵击石。

    孟晞虽然躲开了,却并不是打算就此罢休的。一想到李家这三年来受了他那么多的气,而且还赔上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她就气不打一处来,不做点什么都感觉对不起主动送上门来的王大虎。

    所以,孟晞在灵活地躲开了王大虎之后,眼光扫见院门口放着的那根结实的扁担,裂嘴一笑,用最快的速度奔着那边跑去。

    王大虎看到了孟晞的笑,气的肺都要炸了,觉得她就是在嘲笑自己,所以脚下也加了劲儿,嚷嚷着非要抓住她不可。

    “死丫头别跑!给我站住!”王大虎气急败坏地后面边追边喊。

    孟晞灵活地绕过院子里那缺了角的石磨、断了辕的牛车以及半人高的柴堆,速朝扁担前进。

    她一边跑还一边抽空回头气人:“你以为我傻啊,不跑等着被你抓么?”

    王大虎气疯了,“我一定要抓住你,胖揍一顿,然后卖到镇上最破烂的窑子里去!”

    两个人就这样你追我跑,你喊我叫的,很快地就吸引来了村子里的人,小小的院子外瞬间就聚集了黑压压的一群。

    果然,爱凑热闹是人类的天性,尤其是业余生活极为贫乏的山里人。不论时空怎么变化,这点却永恒不变。

    孟晞看了眼院子外面议论纷纷指指点点的人群,一边跑着一边皱眉头,这么多人咋一个出来帮忙的都没有呢?

    难道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么?

    这样的乡邻,让她有点心寒——太没爱了。

    这时候,被孟晞给堵在门内的李柳氏听见外面吵嚷的声音,又急又怕,手忙脚乱地打开了门板大叫:“小晞,你快回来!干娘和他说!”

    她不想让孟晞因为自家的事儿而出什么意外,刚刚真不该因为害怕王大虎而让小晞先在外面应对。

    李家的四个孩子也都慌张地跟着一起冲了出来,乱哄哄地去拦气的都要冒烟了的王大虎,阻止他去抓孟晞。

    李柳氏不住地向王大虎赔不是:“王家大兄弟,实在是对不住,我干闺女年龄小不懂事,你千万别和她一般见识啊!”

    王大虎听见这话时,猛地停下了脚步,狐疑地看了眼前头还在猛跑的孟晞,又数了数一旁的几个大小孩子,然后转头看向李柳氏,“你干闺女?不是二丫头春花?”

    李柳氏小心地摇摇头,“不是,她是我前几天刚认的干闺女。王家大兄弟啊,实在是对不住,我干闺女这里不太正常,要是得罪了你,你可千万别见怪啊!”

    说着,李柳氏还用手指了指脑袋,意思是说孟晞精神不正常。

    王大虎一下子就炸毛了,“李柳氏,你是不是故意的?弄个疯子来耍弄我!”

    “大兄弟啊,我哪敢呢!”李柳氏的声音里满是惶恐和焦急,“我在这里替小晞给你赔不是了,你可千万别生气啊!”

    李柳氏生怕王大虎一个火大就真把孟晞抓走卖掉了,她已经失去了一个女儿,不想再承受这样的痛苦了。而且孟晞虽然只是她名义上的干女儿而已,可是对于她来讲却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

    王大虎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李柳氏,“你家穷的都揭不开锅了,竟然还有闲心弄个干闺女养,真是病的不轻!”

    其实她爱养谁都和他没有一个铜板的关系,但是弄回来个疯子害的他出了大丑,就太不可原谅了。

    于是王大虎气吼吼地准备让李柳氏直接把孟晞交出来抵债,可是却发现对方的眼睛突然诡异地睁得老大,满满的都是惊恐。

    王大虎以为她是怕了自己,然而,下一瞬他就知道自己错了!

    “啊!”

    王大虎发出了不似人声的哀嚎,眼前顿时失去了李柳氏的身影。更准确的说是失去了所有的影像,只能看见乌漆墨黑的一片,中间夹杂着数也数不清的星星,还是金色的!

    敢情着,他被孟晞一扁担砸在了后脑勺上,眼冒金星差点没晕过去!

    这也就是孟晞现在的身子弱,如果换在前世,这一扁担下去不给王大虎砸个脑震荡都算他脑袋结实。

    李柳氏吓得下巴差点掉了,惊恐地看着摇摇晃晃的王大虎,真担心孟晞这一扁担给他打个好歹的,出人命可就完蛋了!

    “谁?是谁在背后砸老子?”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