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7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583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王大虎好不容易等到那阵子眩晕过去,捂着火辣辣疼痛的后脑勺,转过头来恶狠狠地嚷着要找凶手,在看见孟晞扔在脚边的扁担时,差点一口血喷出来。

    “死丫崽子,是你!”他的眼眶都要冒火了。

    孟晞也不掩饰,把小脑袋一偏,摆摆手满不在乎地说:“对不起啊,跑的太急一不小心踩到了扁担,一头撅起来了,那曾想就那么寸,碰到你的脑袋了。不疼吧?”

    这道歉毫无诚意,要是相信她的鬼话,那王大虎就是真虎了!

    “放屁!老子才不信你的疯话!”王大虎狠狠地啐了口浓痰。

    孟晞慌忙往后躲,避开了这个恶心的大暗器,夸张地白了他一眼,“呀,真没素质!”

    王大虎气的直翻白眼,觉得自己今天出门前一定是冲到煞神了,不然怎么就遇见这么个疯子呢。

    “我不管你是真疯还是假疯,老子今天一定要把你卖掉抵债!”

    王大虎这回是真发狠了,不再废话,伸手就来抓孟晞。

    李柳氏吓得魂儿都要飞了,连忙抱住王大虎的胳膊,带着哭腔的哀求:“大兄弟啊,不要!小晞还只是个孩子哪!”

    几个孩子也都七手八脚地拉着王大虎,不让他去抓孟晞。

    王大虎使劲地扭动着身子要摆脱几人,而且一双铁钳似的手抓住李柳氏瘦弱的胳膊想要把她甩开。

    一时间,场面混乱的不得了。

    看到这一幕,孟晞的心中滑过阵阵暖流,眼眶也潮湿了。

    前世的时候,她的亲人早早地就被环境污染和连年战争夺去了生命,小小年纪她就尝遍了世态炎凉人情冷暖,没想到竟然在这异世体会到了难得的温情。

    这份温暖,值得她付出一切去守护!

    想到这里,孟晞脚下一个巧劲踢起来扁担抄在手中,指着王大虎的鼻子,冷着声音说:“你!放手!”

    王大虎愣了一下,下意识地就松开了紧紧钳着李柳氏胳膊的手。

    其余人也都被孟晞这彪悍的气势给震住了,而李柳氏的眼里更是滑过了一点不明意味的神色,像是惊讶,也像是欣喜,亦或者是希望!

    孟晞很满意自己制造出来的效果,继续霸气地对王大虎说:“你不就是要钱么?不就是七两银子么?小年之前还你就是了!现在,立刻滚出我家!”

    王大虎不可置信地掏了掏自己的耳朵,周边看热闹的村民也都惊讶地瞪大了眼睛,就连李柳氏和几个孩子也都把讶异的目光投向了孟晞。

    七两银子啊!对于庄户人家来讲,可以算的上是天文数字了,足够养活五口人一整年的了。

    尤其对于李家这种穷的没边儿的人家来讲,这债务就像是一座沉重的大山一样,压得他们气都喘不上来了。

    可是,孟晞竟然张口就说要在小年前还清,也就是说她会在十天内拿出七银子来!

    她哪来的钱?

    王大虎这回更确定孟晞是个疯子了,不然怎么会说出这样的疯话来。可是他绝不会因为她是个疯子就放过她,尤其是她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敢用扁担指着自己。让他没面子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疯丫头,你别以为说几句疯话我就会放过你!痛快地跟我走,换了钱就可以让李家过个好年了!”

    说着就又要来揪孟晞。

    今天他这个动作做了好几次了,可是却连孟晞的衣襟都没碰到,这回离得这么近,他没道理还不成功。..

    可是没想到孟晞小手一晃,扁担就重重地打在了王大虎的手背上,阻止了他的动作。

    “喂,别动手动脚的!你不过是个收账的,真当自己是天王老子啊,还想强抢民女不成!我不是答应还钱了么?等到我还不出钱来的时候,你再伸爪子也不晚!”

    这话说的可就严重了,而且非常在理。以人抵债和强抢民女那可是完不同的俩概念,龙盛国的律法很是严格,真要是一状告到衙门去,他都说不出理来。

    即便他背后有钱庄做靠山,可是严重违反律法的事情,他还是不敢亲身试验的。

    院外的村民们这回也都开始跟着附和起来,都说王大虎应该给她这个时间,反正钱庄的规矩是每年的除夕之前还钱或者是还利息。

    这些村民还不算是彻底的冷血,知道帮孟晞说话,这让她的心里觉得好受了一些。

    而王大虎也不敢犯众怒,不得不恨恨地收回了疼痛的手,恶狠狠地说:“你说还就能还么?到时候还不出来怎么办?”

    “在场乡亲们作证,小年那天我要是不把七两银子还给你,就自动跟你走,随你处置!”孟晞说的斩钉截铁,毫不含糊。

    所有人都被她的气势震住了,村民们都在猜测着这个丫头是何来头,竟然敢这么大包大揽的。

    王大虎呆了一呆,心中也有数个疑惑闪过,最后还是咬牙切齿地说:“哼,就让你再折腾几天,看你到时候还怎么狡赖!”然后气吼吼地走了。

    他不管孟晞是真疯还是装疯,只要能收到钱就好。而且他也不怕孟晞耍赖,老李家一大家子人在这儿呢,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但是他可不是个大度的人,原本对于孟晞三番两次地羞辱就已经怀恨在心了,现在当着村这么多人的面儿,又被她如此呛声,他的面子里子算是丢光了。所以,这个仇彻底结下了!

    王大虎已经打算好了,十天之后孟晞交不出银子,他一定好好收拾她。退一万步讲,就算是她真的能拿出来银子,他也不会轻易放过她的!

    他本就凶狠成性,在吃了孟晞这么大一个亏之后,自然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孟晞没有想到他的心里会是这种阴暗的打算,完低估了这种社会流氓的报复心理。她现在把满腹心思都放在了如何在十天内筹集够还债资金的问题上,一心要帮这个穷家走出困境。结果她想的太过专注就忘记向王大虎要柴门的补偿费,等想起来的时候给她后悔坏了。

    李柳氏满是担忧地看着王大虎愤愤走远的身影,“小晞,你怎么可以和他定下那样的约定呢?咱们家现在部积蓄加一块也不到一两啊!”

    原本李柳氏是打算找人借点银子凑够一两交给王大虎的,可是没想到孟晞竟突然插手了这事儿,还定下了这么苛刻的约定,这下可怎么是好啊!

    李柳氏愁得眉毛都要白了,连带着那四个孩子也都唉声叹气的,看着孟晞的眼神里满是无奈。

    孟晞也想叹气,其实她现在还没想出什么好办法筹集银子,可是大话已经说出去了,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了。

    看着李家几口子担忧不已的神情,孟晞挤出一抹笑意出言安慰他们:“干娘,你们别急,我一定会想到办法的。这个家不能再和钱庄牵扯在一起了,无论如何都得先把这个无底洞填上,不然咱们永远都翻不过身来!”

    李柳氏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呢,可是,钱从哪儿来啊!

    一家子默默地转回屋内,闷头吃起饭来,气氛十分低迷。

    孟晞囫囵吞枣一般地把那难以下咽的饭菜往肚子里倒,一边努力思索如何赚钱,还债和改善伙食都是当务之急啊!

    而围在院子外面看热闹的那些村民传播八卦的速度相当快,没一会儿工夫村子里大大小小的人就都知道了这件事。

    “李家收留了一个小疯子,她放言说十天之内还清钱庄的七两银子,如果做不到就自愿跟王大虎去抵债!”

    哇,小村子沸腾了!

    本来冬日里的乡下生活就无聊地要死,难得有人提供这么劲爆的八卦,不好好扒一扒多可惜。

    所以,孟晞从没吃完饭开始就不断地被迫“认识”村子里的七大姑八大姨三大舅妈四堂婶!

    哇靠靠了,看着大家像是审视怪物一样地看着她,听着那些夹杂着怀疑或是嘲讽的言语,孟晞实在是受不住了,随手扯了春花对大家说出去想招儿赚钱,就赶紧跑路了。

    不然再待下去,她可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失去耐心抡笤帚赶人!

    这些无知的山民啊,真是闲的蛋疼,有这闲工夫磕牙咋就不知道出去想法子赚钱改善生活呢,真是讨厌。

    孟晞有些烦躁地拉着春花闷头往外跑,一口气跑到了村子外的山脚下,才猛地停住了脚步,然后搔搔脑袋,有些尴尬地看着春花。

    春花今年十三岁,是个极端老实的,被孟晞拉出来也没有说什么,就那么乖乖地一直跟着,现在见她停下来了才出声询问:“咋的了?”

    孟晞脸皮有点泛红了,没好意思说自己是瞎跑到这儿的,于是就随口胡诌道:“那啥,春花啊,这上山的路咋走?咱们上山看看有啥能换钱的东西呗。”

    春花满脸的不赞同,因为她觉得这时节山上连根青草都没有,哪有啥值钱的玩意儿。可是性格使然,她并没有提出反对意见,反倒是乖巧地点头道:“哦,你要上山啊,那跟我来吧!”

    说完她主动走在了前面,七拐八拐地领着孟晞往旁边走去,也不多说话。

    孟晞见到春花这个闷葫芦样儿,无奈地摇摇头跟了上去。也不知道这孩子是天生如此还是穷的没有底气才会这样。看来自己以后的任务又多了一项,把这个小姑娘改造的正常一些!

    心里边碎碎念着,孟晞跟着春花来到了山上,看着漫山白雪,她突然发现——自己好蠢!

    这一望无际的大森林都覆盖着厚厚的白雪,而她一个外来户,连路都不认识,上哪儿找能换钱的东西去啊?

    孟晞闹心地揪着头发,差点儿把毛给揪下一绺来,也没想出来啥好法子。

    “春花,小晞,可算是追上你们了!”

    一道憨厚的少年声音打断了孟晞的烦闷,回头一看,是李家的大儿子李大壮。

    “哥,你来做什么?”闷葫芦春花满脸不解。

    李大壮听见春花的问话,憨憨地咧嘴一笑,说:“娘担心你们俩在外面不安,就让我跟着来看看。”

    说白了就是李柳氏怕孟晞人生地不熟地在外面再惹出点什么事儿来,派个半大小子来保护了。

    孟晞对于这样的安排只是笑笑,接受了这份善意。但是在看清楚李大壮身后背着的弓箭时,她的眼睛一下子就放光了,带着激动的颤音问:“大壮,你会打猎?”

    李大壮腼腆地点点头,“嗯,跟着村里的老猎户学过。”

    哈哈,这可真是瞌睡了就有人送枕头啊。有了会打猎的壮小伙,最起码进山不用担心迷路了,说不定就能在山里淘着能换钱的宝贝呢。

    “我哥年纪这么小就已经能够猎到野兔野鸡了,大家都说他很厉害呢,等到他再大一些一定能够靠打猎养家,咱们家就不会再这么穷了!”

    春花一提到这个话茬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兴奋,一改她闷葫芦的性子,激动地讲开了。看来这丫头是指望着靠李大壮打猎来带领家脱离贫困呢。

    也不怪她这么想,这附近十里八村,凡是家中有猎户的,都日子过的很富裕,毕竟不咸山上野物多的很,猎到了就能换成现钱。

    不过这打猎的活儿也不是谁都能干的,需要体力还有运气的。更重要的是需要有人传授经验和技巧,否则很容易会遭遇猛兽袭击,而多数猎户都是轻易不会外传这些宝贵经验的。而且不咸山上猛兽众多,危险的很,因此大多数人宁可在家种地勉强度日也不去拼命。

    所以,虽然身处不咸山脚下,但是每个村子里并没有几个真正能够上山打猎的,靠这营生过活的也就更少了。

    李大壮运气还算好,虽然家里吃的差,但却硬是生了副还算结实的身体,有着一把子力气,去年的时候被村子里一个没有儿女的老猎户看上了眼,开始教他打猎。

    他也很争气,才一年工夫就能独自上山了,经常能猎到一些山鸡野兔之类的小动物,着实改善了家里的生活。李柳氏手中那将近一两的银子就是靠这攒下来的。

    春花与有荣焉地把大壮的光辉历史给孟晞讲了一遍,那笑容大的耀眼。

    孟晞也笑了,笑的那个兴奋哪,“哇哈哈,真是天助我也!走,咱们寻宝去!”

    啥?寻宝?!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