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8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654

人气小说:盛华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明崇祯第一权臣炉石传说之吊打全球穿越到1931神武战王

    宝在哪儿呢?

    孟晞兴奋地喊完之后就一溜烟地冲上了山,顺着那条小路疯跑起来。

    而李大壮和李春花在后面都是满脑袋问号。这不咸山上没听说有什么宝贝啊,孟晞不会是想钱想疯了吧?

    可是孟晞现在完被这突来的喜讯给冲昏了头脑,根本顾不上和他们多解释,直接招呼着春花和大壮和她一起往深山里冲。

    其实孟晞的想法很简单,既然大壮会打猎,只要进了深山保不齐就能弄几只野鸡兔子什么的改善伙食。啊对对,还可以卖了换银子。

    孟晞越想越兴奋,感觉眼前有无数的金元宝在向自己招手,憋屈了好几天的心情也舒爽了起来。

    可惜,她的想法好似春光灿烂,可现实却像是那冷冽的西北风,直接掀了她一个大趔趄。在山里走了得有半个时辰,别说是野鸡野兔了,就连个耗子都没看见。

    孟晞蔫吧了,完没有了刚刚上山时的那股子豪情壮志,脑海里的金元宝也都长出翅膀飞走了。

    “唉,这么大的山,咋就啥也没有呢!”

    孟晞烦躁地跺了跺脚,然后像泄了气的皮球似的蹲在了地上。

    “小晞,咱们回去吧。现在是冬天,很难在山里见到野物的。而且深山里猛兽多,咱们再往里走会很危险的。”大壮劝孟晞不要继续往山里去,春花也急忙附和着。

    春花是又累又怕,大壮则是恐惧担忧。万一山中饥饿的猛兽出来找食儿吃,他们可就完蛋了。这大雪封山的时节连老猎户都轻易不上山的,他真不该一时脑抽就跟着孟晞瞎胡闹啊。

    在不咸山周边,一到冬天就没有人再进深山了,就算是偶尔有砍柴的,也只是在村子附近的小山坡处走动而已,就是因为这深山里猛兽很多,冬天里缺乏食物会非常容易攻击人的。

    孟晞被大壮的话给惊的一个激灵,眼前一下子就浮现出了那对凶狠的绿眼睛,吓得她一个高从地上蹦了起来。

    妈呀,她光顾着进山寻宝了,咋就忘了猛兽这码事了呢。要不是碰上了那个变态少年,估计自己早就成了野狼拉出去的那一坨了。这会儿咋光想着银子了,咋就把那可怕的存在给忘记了。这可真是耗子给猫当三陪——挣钱不要命了。

    “下山下山,咱们马上下山,赚钱的法子以后再想!”

    孟晞一边喊一边撒丫子开跑,沿着来时路一溜烟地飞奔,生怕跑慢了就会再遇上一头野狼。

    春花和大壮也急急忙忙地跟在她后面跑,还不时地往两旁的树林里瞄,唯恐从里面蹿出来野兽。

    人就是这样,不去想那些恐怖的事情时还不觉得怎么样,一旦想了,那就怎么也停不下来,而且越想越怕。

    所以,三个人都是怀着无比恐惧的心情,一边担忧着随时有可能会出现的猛兽,一边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奔跑,就像是后面真的有狼在撵着一样。

    可是,正所谓怕什么来什么,三个人刚跑出去没多远,突然听见旁边树林里传来了沙沙沙沙的声音,吓得几个人猛地停了下来。

    “什、什么声音?”春花的胆子最小,问出这话时声音都抖成了碎片。

    孟晞也吓得腿发软,抓着大壮的衣袖,努力壮着胆子问:“大壮,你说那声音是什么动物的?不会是猛兽吧?!”

    李大壮虽然也是十六岁,但是比孟晞大了五个月,所以在他心里就已经把自己当做大哥哥了。现在看到两个妹子都吓成那样儿,即便心里也直打鼓,却仍然是力持镇定地安慰着她们。

    “小晞,春花,你们别害怕!这声音听起来很轻也比较温和,应该不是凶猛的大野兽,估计是野羊野鹿之类的小动物。”

    春花听了并没有什么被安慰到的感觉,依然还是怕怕的,拽着大壮的胳膊冲孟晞说:“小晞姐,咱们别管到底是什么了,赶紧跑吧。”

    可是孟晞在听见大壮的话之后却心头一动,眼睛都发亮了,往传来声音的方向张望,还语带期盼地问到:“大壮,要真是野羊野鹿的话你能射中不?”

    春花惊呆了,眼睛瞪得大大的,不敢置信地问:“小晞,你不会是要让哥哥去射野物吧?要万一是猛兽怎么办?”

    “额,可大壮不是说很有可能是小动物么?”孟晞也有点犹豫了,拿不定注意到底该猎还是该跑了。

    而大壮看懂了孟晞的纠结,咬了咬牙,道:“我先去看看。”

    说着就从背后拿出弓箭,蓄势待发地拉满了弓,小心翼翼地朝声音方向走去。

    春花极其不高兴地瞪了孟晞一眼,然后小声地嘱咐道:“哥,你小心点儿啊!”

    她连声音都不敢大,生怕惊动了林子里的东西。

    孟晞也有点后悔了,万一这里面真是个大家伙,那大壮岂不是会有危险,她和春花也得一起遭殃?

    可是听着越来越近的沙沙响声,她又觉得应该像是大壮说的那样是个小型野物,如果就这样放弃了,她还真有点不甘心,毕竟那代表着钱啊!

    就在她纠结不已的时候,大壮终于和林子里的小动物见面了。

    透过树林影影绰绰地能够瞧见,正在走过来的是一只浅棕色的小兽,和鹿差不多大小,正呆头呆脑地四下张望呢。

    大壮那颗高悬的心噗通一声就放下了,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回过头来压低了声音朝孟晞勾勾手说:“小晞,是狍子!”

    “狍子?”孟晞抑制不住地挑高了声音,既是疑问也是激动。

    努力按捺住激动的心情,孟晞轻手轻脚地走到了大壮的身边,生怕吓走了林子里的那个小家伙。待她看清楚之后,差点乐的大笑出声。

    那呆萌的货果真是傻狍子啊!

    “哈哈,果然是天无绝人之路啊,竟然给我送来了神兽!”孟晞搓着手低笑。

    这狍子是一种小型的鹿科动物,拥有呆萌的外表和傻乎乎的性格,在前世的时候人们都称呼它为“东北神兽”,甚至还有人给它起了个“雪泥马”的外号。

    不过相对于人们对它的各种称呼和对它外表的喜爱,孟晞更喜欢它鲜嫩的肉质和丰富的营养。

    世界上和她一样对狍子肉它爱不释口的人还有很多,但是国家保护野生动物,野生狍子是不可以吃的,于是很多人就开始人工饲养。而孟晞农场旁边恰好就有一个专门养殖狍子的山庄,她没少跟着一起混,所以练就了一手抓狍子的好本事。

    没想到她现在贫困潦倒之际,这项“技能”居然要派上用场了,果真是“技多不压身”啊,古人诚不欺我!

    孟晞兴奋地都要飘起来了,笑的见牙不见眼。

    大壮在一旁皱着眉头地看了几眼再次“发疯”的孟晞,犹豫再三才讷讷地说:“那个啥、小晞啊,狍子非常不好捕,咱们又没有事先挖陷阱,以我这半吊子的打猎水平,根本就射不中它!”说完,他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觉得自己很没用。

    孟晞的笑声戛然而止,不解地看向大壮,“你不会捉狍子?”她把眼睛瞪得滴溜圆,有点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要知道狍子在她前世的时候可是被称为“傻狍子”的,足以见得它有多么好捕捉,可是现在这个小猎手竟然说狍子不好猎。

    大壮被孟晞的话给问的非常不好意思,脸唰的一下就红了,讷讷地说:“嗯,射不中。”

    老实姑娘春花看不过去了,白了孟晞一眼,嘟囔道:“小晞姐,这狍子是出了名的灵活,那些老猎人都很难射中,我哥才学了一年而已,射不中有什么奇怪的。”

    孟晞摸摸鼻子没敢接茬,她算是看出来了,这憨丫头对兄长有盲目崇拜的嫌疑,自己要是敢说这狍子傻傻的很好逮,估计得被春花恨死。

    估摸着是这个时代的人只知道用弓箭射猎,而狍子逃跑之后他们就放弃了追击,所以才认为这货难捉吧。那自己就教教大壮怎么捕捉狍子,说不定这以后会成为一个发家致富的路子呢。

    打定了注意,孟晞没有多说什么就开始安排了,她一定要捉住这只傻狍子,赚取在这个时空的第一桶金!

    可是,这换了时空的狍子还是那么傻乎乎的好捉么?

    孟晞回忆了一下前世在狍子山捕捉时的情景,就四下寻摸开了。很快她发现了两根粗壮的枯木棒子,她捡起来分给了春花一根,自己拿一根,然后开始分配任务。

    “大壮,你一会儿从正面向狍子放箭,不用管能不能射中。春花,你绕到野羊的左后方去,如果大壮的弓箭射不中它,你就挥舞着棒子大喊,声音越大越好。剩下的就交给我吧。”

    大壮和春花面面相觑,都搞不懂孟晞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是看她说的胸有成竹的,也就不再多说什么,按照她的吩咐去做了。

    其实这兄妹俩现在心中都有一个共同的想法:就当是陪小晞玩儿了。

    三个人按照分工轻手轻脚地进入了树林,刚刚找到隐蔽的地方藏好,那只傻狍子就进入了他们的包围圈。

    大壮朝孟晞和春花比了个手势,然后拉满弓箭嗖地射了出去。

    而那弓箭刚一离弦,狍子就听到了响动,掉头就跑,留给大家一个炸了白毛的后屁股。

    孟晞看的一愣,有点怀疑能不能捉住这个呆萌货了。感觉这个时空的狍子和她认识中的不太一样,好像灵活多了。

    春花不知道孟晞的惊诧,只是按照她的安排挥舞着木棒大声地喊叫,结果就是那狍子跑的更快了,在雪地里带起了一溜白烟就消失了踪影,根本就没给孟晞发挥的机会。

    孟晞都看直眼了,那呆萌货跑的也忒快点了吧?完超出了她的认知范围。她手中高举的木棒压根就没派上用场,这和她以往的经验完不符啊。她此刻就像是霜打的茄子一样——蔫了,默默地往回走。

    大壮和春花盯着狍子远去的影子,呆呆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更是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失望的孟晞。

    可是就在他们俩挠着脑袋苦恼犯愁时,孟晞却不经意间瞥见了一抹浅棕色,眼睛唰地就睁圆了,兴奋地竖起一根放在唇边,朝他们轻声说:“嘘!来了!”

    来了?

    啥玩意儿?

    大壮和春花疑惑地顺着孟晞的手势望去,立马惊呆了,那只狍子怎么又回来了?

    孟晞看着晃悠回来的狍子,咧嘴笑了。看来这呆萌货虽然换了个时空,这好奇心重的毛病还是没改啊,估计是跑远了之后觉得没有危险了,就又跑回来探查热闹了。

    看着那只狍子探头探脑的四下张望,好像在找刚刚那些嘈杂声音的源头,傻乎乎地可招笑了。孟晞的笑容更大了,眼珠转了转,悄悄地再次举起了手中的木棒。

    大壮和春花不解地看着孟晞,然后惊愕地发现她竟然突地跳到了狍子面前,并且大喝一声:“嘿!傻狍子!”

    而更令他们吃惊的还在后头,孟晞这一嗓子喊出来,狍子竟然没有跑,反倒是愣在了那里,一动也不动。

    其实他们不知道的是,这狍子并不是不想跑,而是被这突然出现的人和声音给惊住了,它正在考虑这个人有没有危险,它需不需要逃跑。狍子之所以被人们称作傻狍子,大抵与它这逆天的反射弧和思维方式是有直接关系的。刚刚被大壮和春花给吓得乱跑,估计是个意外,这回才是它的本色出演。

    孟晞紧紧地抓住了傻狍子发愣的宝贵瞬间,手中的木棒狠狠地砸向了狍子的脑袋!

    在大壮和春花不可思议的目光中,狍子缓缓地倒在了地上!

    孟晞乐的一蹦三尺高,“哈哈哈,我就说这神兽很好捉吧!”

    大壮的嘴角都要抽了,这么简单就捉到了狍子?那师傅每天念叨的狍子难捉都是笑话么?

    小小少年的内心遭受到了一万点的打击,而孟晞可顾不得那许多,咋咋呼呼地喊到:“你俩别傻愣着啦,赶紧过来帮忙把这家伙捆上!”她可不敢保证一棒子就能把狍子打死,万一一会儿醒了可就麻烦了。

    大壮连忙拿出随身携带的绳子,与孟晞一道把那倒霉的傻狍子给捆了个结结实实。..

    孟晞和大壮合力抬了一下狍子,估摸着得有五六十斤,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觉得这“棒打狍子”的活动实在是太刺激了太过瘾了,如果以后要是还能“瓢舀鱼”和“野鸡飞到饭锅里”,那这小日子就算是圆满了。

    孟晞乐的嘴都合不拢,而大壮和春花则是被刺激地半天都闭不上嘴巴,这狍子真是他们的了?这和天上掉金子有什么分别?!

    直到三个人把狍子拖回了家,大壮和春花都还没有缓过神来,怎么也想不通那狍子为什么会傻乎乎地任由孟晞敲了它一棒子。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