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9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425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都市天龙至尊绝世高手真武世界终极美女保镖拜师九叔

    孟晞不知道该怎么和他们解释狍子的习性,所以干脆就直接说是运气好。没想到这个说法竟然出奇地好用,李家上下都把她当做了大福星看待,她在这个家里的地位直线上升。

    到家之后狍子就醒了过来,果然是孟晞的力道不够大,只是把它敲晕了而已。看着不断挣扎的狍子,孟晞立刻张罗着要去集市上把它卖掉,大壮和春花也都嚷着要一起去。

    李柳氏担心他们路上不安,就把雪花和小宝送到了隔壁王婶子家照看,跟着他们一起去往白水镇。

    大壮把狍子装到爬犁上拉着走,李柳氏和孟晞在后面跟着,走了两个时辰才到白水镇的集市,差点没把孟晞的腿给累折了。

    揉着酸痛的腿,孟晞一屁股坐在爬犁上,再也不想起来了,“哼,等我有了钱,一定要买一辆宽敞舒适的大马车。”

    孟晞信誓旦旦的话语引得李柳氏和大壮一阵轻笑,不过却并没有往心上去,只当她是累极了说说而已。

    “呵呵,小晞啊,咱们乡下人出门基本都是靠走的,哪有钱买马车呢。”大壮一边说着,一边利落地占好了位置,吆喝了起来。

    “卖狍子喽!还是活的哪!”

    一声声吆喝在集市中响起,没一会儿就引起了轰动。

    由于冬天上山打猎的人非常少,所以集市上已经很久没有人来卖野物了,更别提还是活的狍子了。

    狍子味道极为鲜美,很多有钱人都非常喜欢吃,但是很少有人能够猎到。白水镇是不咸山脚下最大最热闹的镇子,有钱人非常多,所以偶尔集市上出现狍子都会引起大家争抢。这回竟然在大冬天的时候来了一只活的,各家府邸出来采买的丫鬟小厮们一下子就疯抢了起来。

    “喂,小兄弟,这狍子我们白府要了。”

    “小哥,这狍子卖给我们章家吧。”

    “我是县令大人家的,狍子归我了。”

    原本就热闹非常的集市,此刻更是一片喧闹,大家像是疯了一样地争抢着这只狍子。尤其是自家主子爱吃狍子的,更是卯尽了力要抢到,这可是他们在主子面前争宠露脸的好机会啊。

    这些人大声争吵着,渐渐地就从抢狍子发展成为了互相攻击,尤其是平素里关系不太好的,甚至已经开始动手撕扯起来了。

    一只狍子竟然引发了如此混乱,这是孟晞事先没有预料到的,所以不免有些头疼。不过看着看着,她突然灵光一闪,笑容越咧越大。

    这时李柳氏怕怕地拉着孟晞的胳膊,小声说:“小晞,你说这可咋办啊,到底该把狍子卖给谁呢?”

    孟晞瞧瞧一脸畏惧的李柳氏,再看看被人团团围住的大壮,拍拍屁股笑眯眯地站了起来,清了清喉咙,大声喊到:“各位,不要争了,我有个法子让你们每家都吃到狍子!”

    大家听见这话惧是一愣,待看清楚说话的是一个小姑娘时,又都“嗤”了一声,认为她就是跟着瞎胡闹。

    大壮趁机从人群里挤了出来,站到孟晞身后,认为她一定会有办法解决好这事儿。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但是莫名地在心底里就这么笃定。

    大家见到卖狍子的人都站到了孟晞身后,这才重视起她的话来,于是有人试探性地问她:“小姑娘,你说让我们每家都吃到狍子?你不会是要把狍子杀掉分开卖吧?别说我们从来都是买整只狍子的,就算是分开卖的话,这么一只狍子也不够我们分的啊!”

    “就是啊!”其余人也都纷纷跟着附和。

    这只狍子看起来应该能有五十多斤,杀掉之后或许能出上四十斤肉,可是要买狍子的人得有二十多人,平均分下来每家都不到二斤,根本就不够啊。

    看着众人不相信的样子,孟晞不慌不忙地继续微笑,“大家稍安勿躁,我既然敢这么说,自然就是有绝妙法子的。”

    “小姑娘,你就不要卖关子了,有什么好法子就快说吧。”白府的那个采买婆子心急地催促。她家老爷最爱吃这狍子肉了,要是听说了集市上有狍子卖而自己却没弄回去的话,估计自己这份活计就不用再干了。

    而且现在争抢这只狍子已经不单单是为了满足主子的口腹之欲了,还涉及到各家的颜面问题。要是让自家主子在别家主子面前落了下风,他们统统都不用干了。所以其他各家的人也都是和白府婆子一样催促着。

    孟晞在这一片催促声中,终于慢悠悠地开口了:“各位,麻烦问一下,你们有谁是酒楼饭店里的采买么?”

    话音刚落,立刻就冲出来一个年轻男人抢先道:“我是客来云酒楼的伙计。”

    “我是福满楼的采买。”另外一个年轻人也挤了过来。

    “我是咱白云镇最大酒楼鼎丰园的掌柜。”说着,一个中年男人从人群外大步走了进来,气息有些喘,但是口气的倨傲却是毫不掩饰。

    这个中年男人一出现,其他还想要往前冲的人一下子就都歇菜了。鼎丰园?整个白云镇谁人不知谁人不晓,眼前这位可不就是他们的肖掌柜么。

    看着走到孟晞面前的肖掌柜,大家心中不免疑惑他怎么会跑到这集市中来。

    其实,肖掌柜也是刚刚才到的,而且是被他们酒楼里的采买伙计给拉来的。

    要说这鼎丰园的伙计实在是够机灵的了,在看见这么多人争抢活狍子的时候知道自己不一定有胜算,就赶紧跑回去报告了。肖掌柜一听就来了兴致,这狍子虽然算不得什么珍稀之物,但是冬天里确实难得一见,所以酒楼里完可以借此大赚一笔。

    鼎丰园本就离这集市不远,所以肖掌柜这才赶得及在孟晞抛出问题的时候及时出现,也彻底吸引了她的注意。

    “最大的?”孟晞对这个词儿很感兴趣,求证似的问李柳氏和大壮。

    李柳氏摇摇头,大壮也摇摇头。

    “啊?不是?那这老头是骗人的?”孟晞眼神一黯,大声嚷嚷起来。

    瞬间,周围都安静了。各种古怪的眼神瞟向孟晞三人,还有很多人看热闹似的瞄向脸色像墨一样黑的肖掌柜。

    肖掌柜气的山羊胡都撅起来了,他怎么也想不到一个小丫头竟然敢质疑他的话,而更令他想不到的是,还有两个人否定他的话。

    “你、你们、真是无知的乡下人!”肖掌柜瞪着眼睛怒哼。

    别说是这小小的白水镇了,就是在整个乌拉府,他们鼎丰园要是自认第二大酒楼,都没有人敢承认自己是第一的。可是这几个乡下来的,竟然敢如此质疑,真是气死他了!

    孟晞登时就不高兴了,小脸上的笑容也不见了,“哼,今天的狍子没你的份儿了!”

    这回还没等肖掌柜发作,孟晞的衣袖就被李柳氏拉住了,“小晞,你误会了,我和大壮不是说他骗人,而是我们很少来镇上,对酒楼就更不熟了,所以不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嘎!孟晞差点一口气没上来。干娘喂,您老这话咋不早说明白呢?闹笑话了不是。

    再看看周围人的表情,孟晞知道这肖掌柜应该是没有打诳语的,看来这鼎丰园确实称得上是白水镇第一大酒楼了。不过人已经得罪了,再说别的也没用了,只当是与他家无缘吧。

    孟晞心思百转,可是面上却毫不显露,反倒是依然冷冷的,看也不看肖掌柜一眼,只对着那两个年轻的小伙计说:“你们哪个酒楼想买这只狍子?”

    啥?!

    所有人都呆住了,不是说让在场的每个人都分到狍子的么?咋就变成了卖给酒楼呢?那他们还哪有份儿了!

    于是人群再次躁动起来,两个小伙计则是大声地嚷着自己酒楼买。

    肖掌柜的老脸实在是有些挂不住了,自打当上了鼎丰园的掌柜,他还从来没有被人如此轻视过。可是看看那只还在奋力挣扎的狍子,他又冷静了下来,告诉自己一切以酒楼生意为重!他努力忽视掉心中的不满看向孟晞,坚定地说:“小姑娘,我鼎丰园也要买狍子!”

    这回轮到孟晞惊讶了,她以为经过刚才的对话,肖掌柜一定已经恼恨自己了绝对不会再参与买狍子的。可是没想到,他竟然能够放下身段,令她不由得刮目相看了。看来这鼎丰园能做到白水镇第一不是没有原因的。

    既然人家主动释放出善意,孟晞也不会不知好歹,于是冲着肖掌柜轻施一礼笑着道:“多谢肖掌柜不计较小女子刚刚的失礼。”

    肖掌柜见到孟晞的笑容,心中那口不顺的气一下子就奇异地消失了,决定大方地原谅这几个乡下来的,“哈哈,小姑娘倒是个爽快的。不过现在你还是赶紧说说这狍子到底要怎么卖吧,我们大家伙都等着呢。”

    其他人吵嚷地也更凶了。今天为了一只狍子,他们可是耽误了不少工夫了,可这眼瞅着就要什么都捞不着,他们不甘心哪。

    孟晞抬抬手示意大家安静,然后才神神秘秘地说:“大家别着急啊,我说能让每家的主子都分到狍子肉,就一定能做到。不过我这个法子需要一家酒楼来配合,所以我才问哪家酒楼要买这狍子。哦,说买也不准确,应该说是愿意与我合作。”

    “合作?”肖掌柜疑惑地看着孟晞,“小姑娘,你想要怎么个合作法呢?”

    被问及如何合作,孟晞眨巴了两下眼睛,看看狍子又看看肖掌柜,俏皮地说:“肖掌柜,这只狍子你要是买的话能给我多少钱?”

    “三两银子!”肖掌柜毫不犹豫地报数。

    其他人一听都后退了一大步,不再和他争了。

    娘的,这鼎丰园真是财大气粗!一只狍子也就值一两银子,就算是冬天里少见,了不起给个二两银子也就到头了,这肖掌柜竟然眼都不眨一下就给了三两银子的价格,疯了吧?

    孟晞见到大家的表情立刻就明白了这个价格绝对不低,心底对肖掌柜的印象又改观了几分。看来这家伙是个精明的,做生意的手段不得了,以后可以多多合作。

    孟晞这笔生意还没做成呢,就已经开始打算起以后来了。然后,她对肖掌柜的态度更加热情了。

    “肖掌柜,真是敞亮人啊!”孟晞笑眯眯地恭维了一句。但是她紧接着又摇摇头说:“不过请恕我无法用这个价格把狍子卖给你。”

    肖掌柜非常意外,“小姑娘,这个价格已经算得上是天价了,你为什么不卖呢?”语气中有点不悦了。

    周围的人也对孟晞的话表示出极大的不解,甚至有人认为她脑袋不正常了。就连李柳氏都提出了疑问:“小晞,要不就把狍子卖给肖掌柜吧,三两银子哪!”

    李柳氏激动地手都抖了,她怎么也想不到一只狍子竟然能卖到三两银子,那是她从来不敢奢望的数字啊。..

    大壮也一个劲儿地朝孟晞使眼色,示意她赶紧同意。

    可是孟晞却不为所动,“干娘,大壮,你们不要着急,这只狍子我肯定能卖到十两银子!”

    肖掌柜的脸色不好了,不客气地冷哼了一声,“哼,小姑娘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我给你的价格够高的了,你竟然还不知足。想要狮子大开口宰我么?”

    孟晞并不恼,而是压低了声音对肖掌柜说:“你给我十两银子,我让你赚百两以上,而且还会让你的酒楼知名度大增。你信不信?”

    不信!当然不信!

    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夸下如此海口让人怎么相信?

    可是诡异的是,即便他心里一百个不愿意相信面前的小姑娘,在看着她满脸笃定的样子时,肖掌柜就是莫名地就相信了,尤其是那句让酒楼名气大增,让他更加的心动。

    虽然鼎丰园是远近闻名的大酒楼,可是今年来生意却并没有明显增长,流水基本和去年持平,这让那个肖掌柜颇为担忧。现在见到这个小姑娘如此自信的样子,他莫名地想要尝试一次。

    “好,我就信你一次!”肖掌柜用力地用左拳击右掌,“你说说要怎么做。”

    孟晞低声和肖掌柜嘀咕了几句,只见他的眼睛越来越亮,脸上的震惊和欣喜怎么也掩饰不住。

    看到肖掌柜的反应,孟晞的心里美的不得了。看来自己的运气真不是一般的好,银子长着翅膀就飞过来了。

    为了不让肖掌柜认为自己像个骗子,孟晞控制着激动,尽力不让自己像个暴发户似的,而是努力地保持优雅大方的样子,冲他点点头道:“合作愉快!肖掌柜一定不会为自己的决定后悔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