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6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983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都市天龙至尊绝世高手真武世界终极美女保镖拜师九叔

    说到这个,王婶子感慨道:“说起来啊,还是老李家的人太丧良心了。你说柳悦妹子多好的一个人,自打进了他家的门就任劳任怨老实本分,李田出去做小买卖挣回来的银子也都交公了也毫无怨言。他们一大家子人都好吃懒做的,银子是李田赚的,家里的活儿都是柳悦一个人做的,可是这样好的两口子却被家欺压。最后李田为了多赚些银子咬牙向钱庄借高利贷,不想却失去了音讯。而老李家怕还钱,就把这娘几个儿给撵了出来。真是不要脸至极!”

    王婶子是真心为李柳氏鸣不平的,所以一提起这个就愤愤不平的。

    这还是孟晞第一次了解干娘以前的生活,于是也不急着讨论王铁柱的事情了,找了个由头支走了李柳氏,开始细细地问了起来。

    几个孩子也在一旁时不时地补充着,很快的,这可怜一家子以前的生活就被扒的差不多了。

    孟晞气的用拳头狠狠地捶地,“欺人太甚了!”

    可以说李柳氏一家以前在老李家过的生活简直就是凄惨无比,从大的到小的都像是他们家的奴隶一样,干的活最多,吃的最差住的最差,还动辄挨打挨骂。

    孟晞心里对李老太一家彻底恨上了,再想想昨天他们冲进家门就喊打喊抢的,心里这口气怎么也咽不下。暗暗决定,以后一定要给他们家点颜色瞧瞧。

    “可怜柳悦妹子一个孤儿没地方可去,就只能带着孩子窝在这破的随时都能倒塌的房子里,我家也没有什么本事,只能是偶尔帮着看看孩子给口吃的吗。唉,说来说去,就是因为太穷了啊!”

    王婶子说这些一点儿邀功的意思都没有,反倒还觉得自己并没有帮她家多少。

    “王婶子可不能这么说,这么大个村子,除了你就几乎没有人帮过我干娘。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所以关于铁柱的事情就这么定了。我保证以后一定帮大家过上富裕的好日子,尤其是你家和我家,绝对过得比镇上的财主们还舒坦!”

    王婶子听到这话,笑了,“哎呦喂,那我就先谢谢你啦!”

    “哎呀谢啥啊,咱们谁跟谁,以后咱就当一家人处了,再说这些客套话就见外了。”孟晞笑的豪气。

    王婶子见状也不再扭捏了,而是大方地说到:“好,婶子喜欢你这个爽快劲儿。以后你要是有能用的着婶子的地方,也别和我客气。”

    “好咧,婶子。以后少不得麻烦你的地方。至少我们每次出去的时候两个小孩子就得托付你帮忙照顾啦!”

    “没问题,以后这活儿就归我了!”王婶子回答的很是爽快。

    王婶子回家后不一会儿铁柱就来了,孟晞也没和他多客气,立刻就安排他和大壮出去采购了,“你们俩现在就去镇子上,多买些黄豆回来。再买五个带盖小坛子。哦对了,你们顺便看看有卖绿豆的没,有的话先买二斤回来。”

    “绿豆?”王铁柱非常疑惑,“小晞姑娘,你要绿豆做什么啊?听说那玩意儿都是夏天时候有钱人消暑解渴的东西,贵的很呢。”

    孟晞神秘一笑,“这可是个好东西,买回来我再告诉你们它的妙用!”

    孟晞没有直接告诉大壮和铁柱要买绿豆做什么,两个小伙子也就没再多问,拿过孟晞给的四两银子就出发了。

    孟晞看着手里剩下不到一两的散碎银子,苦笑了下。这银子长着翅膀来的,也是长着翅膀飞走的。现在要用钱的地方还很多,看来得加快赚钱的速度了。明天就先去镇子上卖盐酥豆吧,虽然没有什么技术含量,但是回钱快啊。

    孟晞盘算着要利用年前这段时间先把黄豆的事业做起来,尽可能地多攒一些银子,同时也让村民们见到种黄豆的“钱景”,这样也才好说服他们一起种黄豆。

    这一天里,李柳氏带着春花赶制家的新衣裳新鞋子,准备过年的时候穿。虽然昨天他们买了不少成衣,可是李柳氏还是认为自己做的更舒适合身。

    孟晞也不管她,只要她们觉得高兴就好,她自己则是带着雪花专心地伺候着黄豆芽。

    闲下来的时间就到院子里练练功夫,每隔两个时辰就用无油的温水给黄豆芽洗个澡换换水。一边干活还一边和雪花这个小钱精探讨各种可能赚钱的法子。

    不聊不知道一聊吓一跳,雪花虽然年纪小,可是脑袋筋却非常活泛。经常是孟晞稍加点拨,她就能生出很多想法来,一点儿都不像个山里长大的娃娃。

    而六岁的小宝也乖巧的不像话,一直跟在孟晞和雪花后头帮忙打下手,不时地还蹦出一些可爱童真的话语来,萌萌的样子让孟晞喜欢的不得了。

    这几天相处下来,孟晞总觉得两只小的明显的更加聪慧,和那两只大的差别甚大,让她觉得很是奇怪。

    不过这种奇怪孟晞并没有说出来,也只当是两个大的在李家被欺压的日子更久,所以本性被压抑住了。

    一天的时间很快就在忙忙碌碌中过去了,天快黑的时候大壮和王铁柱回来了,带回来了两袋子黄豆。果真,这个时代的黄豆很贵,一百斤竟然花了三两银子。而五个小瓷坛子又花掉了另外的一两银子,那还是两人死皮赖脸讲价才买下来的。

    “小晞,镇子上没找到卖绿豆的,据说冬天的时候只有乌拉城里才可能有。”大壮不无遗憾地说到,因为冬天几乎没有人喝绿豆汤,所以粮店里都不存货。

    孟晞摆摆手,“没关系的,知道哪儿有卖的就成,等到手里银子再多些就想办法从乌拉城带一些回来。”

    反正她现在手里这些黄豆就够她忙活几天的了,绿豆的事儿以后再说也来得及。

    当天晚上,孟晞就把黄豆分成了两份,一份继续温水泡上,留着明天生豆芽。另外一份则是在黄豆泡到起皱的时候就捞出来控水了。..

    第二天一大清早,孟晞就起来忙活开了,把控干水的豆子下锅油炸,撒盐晾凉,装坛密封。等到李柳氏做好早饭的时候,她也把所有的豆子都做好了。

    “干娘,吃完饭咱们就去镇上,先把这些盐酥豆卖掉换银子。”孟晞一边大口嚼着放了很多糖的白面饼,一边口齿不清地说着。

    李柳氏有心要说让她带着其他人去,自己留下来继续做衣服被子之类的。但是又担心路上出点什么差错,所以纠结了一下还是点头同意了。

    所以早饭过后一家人就带着五坛子盐酥豆浩浩荡荡的出发了。

    没错,就是一家人!

    这回孟晞把雪花和小宝也带上了,一是带他们出去逛逛,而是想要锻炼一下他们。这个时空的孩子普遍早熟,孟晞也不准备把他们养成温室里的娇弱花朵。所以最后就成了家大出游了。

    王铁柱见到这么多人都去,原本是不打算跟着的,想要在家看家,可是孟晞却没有同意,“我是要培养你做事情的,可不是把你当做佣人使唤的!”

    一句话让这个半大小伙子红了眼眶,对孟晞更加地诚服了。

    走了小半天的时间,大家才来到了镇子上。可是孟晞却没有往集市方向去,而是直奔鼎丰园。

    才两天不见的时间,鼎丰园就大变样了,明显的生意就比原先更加火爆了几分。

    此刻正好是午饭点儿,在外面就能听见鼎丰园大厅里人声鼎沸的,还能够看见有很多人陆续走进去。

    而大门口处的小二也是颇为吸引人们的眼球,让人看就觉得特别高档。只见门口两列排开笔直地站了六个身高差不多的店小二,都穿着统一样式的服装,不再是过去那样简单地在肩上搭条白手巾。而且那微笑亲切得体,丝毫不显得谄媚,让人看着特别舒服。

    每当有顾客走近时,六个人都会齐刷刷地弯腰问好,“欢迎光临鼎丰园”的声音能传出去老远。

    每一个顾客走过这段短短的小路时,都不自觉地抬头挺胸,样子满意的不得了。

    光是这一招,就招徕了不少人。就更别提大厅里面搏人眼球的自助餐了。

    自打那天孟晞的狍子宴成功举办之后,鼎丰园的名声水涨船高,很多外地老饕都特意赶来想要一饱口福。

    为此,鼎丰园特地向猎户们发出悬赏令,高价收购狍子,死活不论,十两银子一只。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还就真的有猎户来卖了一只狍子,昨晚的时候鼎丰园就再次举办了狍子宴,收费涨到了十两银子一位。

    “奸商啊奸商!”孟晞低声嘀咕着,然后拉了下李柳氏,“干娘,你说我那天一只狍子要价十两是不是要少了?这肖掌柜赚大发了。”

    李柳氏好笑地摇摇头,“你呀,就知足吧!要不是肖掌柜肯相信咱,你那狍子连五两银子都卖不上呢。”

    孟晞摸摸鼻子没说话,心里其实也明白这个道理,就只是随口一说罢了。

    等到他们进到鼎丰园里面的时候,更是被火爆的场面给震撼到了,肖掌柜不愧是经营酒楼多年的,两天的时间就把整个大厅布置地非常漂亮,和孟晞前世时候见到的高档自助餐厅都不相上下了,甚至连现场制作都用上了。

    这下子孟晞算是彻底服了,谁说古人没有智慧的,这举一反三的能耐大了去了。

    见到孟晞几人进来,肖掌柜快步迎了出来,“小晞姑娘,你怎么有空来了呢?快到里面坐。”

    说着就要几人领到了二楼的一个雅间里,又招呼小二上热茶准备饭菜。

    孟晞很是感动,看来这老头人真不错,值得深交,于是就彻底决定眼下所有的生意都和他做了,“肖掌柜,快别忙了,你先坐下,咱俩谈笔买卖。”

    “哦?又有啥好买卖了?”肖掌柜一听就来兴趣了。

    这几天因为孟晞的支招,鼎丰园的流水比平时翻了两倍,乐的他做梦都要笑醒了。如果能够继续下去的话,他的好运可就真的要来了。

    现在一听到孟晞又要和他谈买卖,肖掌柜直觉是好事儿,于是问的格外激动。

    孟晞让小二拿来几个小碟子,打开带来的瓷坛子,倒了一点儿盐酥豆出来,往肖掌柜面前一推,“喏,先尝尝好吃不。”

    肖掌柜眯着眼睛看了看,“这是什么吃食?我从来没见过。”

    “你先吃吃看,觉得好吃了咱们再谈。”孟晞笑眯眯地卖着关子。

    肖掌柜捻起一粒盐酥豆放进嘴里,香酥嘣脆的感觉瞬间让他爱上了这个小玩意儿,接连又吃了好几粒他才停下来,疑惑地看向孟晞:“看着这东西像是黄豆来的,可是吃起来却一点儿豆腥味都没有,而且非常酥脆。嗯,不错,非常好吃!”

    孟晞听着他的点评,笑意越来越明显,“肖掌柜,怎么样,这东西能卖上价钱不?”

    “咦?你就是要和我谈这个?”肖掌柜疑惑地看看小碟子里的盐酥豆,“虽然很好吃,但是销路如何我不敢预测,毕竟这东西谁也没见过,不一定敢吃啊。”

    “哈哈,肖掌柜,这就是黄豆做的啊!”孟晞终于忍不住地大笑起来。

    “黄豆?真的是黄豆?可是这东西不像黄豆那么圆啊!”肖掌柜郁闷了,他一个长年与吃食打交道的人竟然没能认出黄豆,这要是传出去还不得被笑话死啊。

    “呵呵,肖掌柜,这就是秘诀所在啦,我暂时还不能告诉你哦!”孟晞笑的神秘兮兮的,并没有告诉他这是豆子泡过水之后造成的。

    肖掌柜识趣地没有多问,转而与她讨论起合作事宜来,“好,既然是黄豆做的,那么安方面肯定是没有问题了,可是该卖多少钱合适呢?”

    孟晞关于这个早就想好了,张嘴就来:“我按三百文一斤卖给你,至于你卖个可客人多少钱,那我就不管了。”

    “三百文?”肖掌柜惊呆了,“小晞姑娘你怎么不去抢?黄豆才三十文一斤,你加工一下就卖给我三百文,太黑了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