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8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8313

人气小说:盛华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明崇祯第一权臣炉石传说之吊打全球穿越到1931神武战王

    粮店老板们见孟晞问为什么没有大米,都直摇头,说没有门路能够进到白米。因为那米不是龙盛国产的,而是南边的凌川国特产,想要买到非常不容易的,他们这些普通粮店根本没有门路弄到。

    孟晞无奈了,看来回头还是得去找肖掌柜啊。最好是能够让他弄点稻种回来,这样自己可以试着种,成功了可就是钱途无量啊。

    心里盘算着,孟晞也没耽误花钱,没一会儿功夫就又置办了满满一车东西,回到村子里的时候再次引起了轰动。

    这回大村民们见到满载而归的孟晞时,谁也不再怀疑她了,而是都殷勤地和她打招呼,并且询问什么时候能够和她一起发财。

    孟晞一路上都笑吟吟地和大家解释,等到过完年之后就能定下来具体事项了,到时候召集大家开会。村民们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才满意地散去。

    回到家里,孟晞把东西卸下马车之后,兴奋地和李柳氏说豆芽的销路没问题了,这时猛然发现大壮和铁柱都是呆愣愣的。这一路上她自己光顾着兴奋了,还有思考种稻子的事情,倒是忽略了这俩人的反应,现在一看不免有些担忧。

    “喂,你们俩怎么了?中邪了不成?”孟晞轻声地询问。

    李柳氏也是担忧地看向他们,叫着他们的名字。

    铁柱依然是木愣着不说话,只拿诡异的眼神看着孟晞。

    大壮在李柳氏再三催促之下,总算是回过神来,磕磕巴巴地说到:“娘,你知道么,小晞、竟然把豆芽、卖给、鼎丰园、了!”

    李柳氏点点头,“这我知道啊,小晞刚刚和我说了。”

    “那你知道她买了多少钱么?”

    “哦,这个还没说呢。”

    大壮激动地伸出一根手指,摇晃着。

    李柳氏狐疑地问:“一两银子?”

    大壮用力点点头。

    李柳氏纳闷地说:“那好几十斤豆子都不止值一两银子啊,小晞怎么可能会做赔本的买卖呢?”

    大壮用力摇了摇头。

    李柳氏懵了,“大壮,你到底要说什么啊?”

    说着,她把视线调向了孟晞,想让她给个痛快话。

    可是大壮却用力喊到:“娘啊,小晞果真把黄豆芽卖出了天价,一两银子一斤啊!”

    李柳氏说不话来了,太震惊了!太激动了!

    看着孟晞的眼神里满满的都是崇拜。

    这时听见动静的夏花姐仨儿也都围了过来,叽叽喳喳地叫了起来。

    孟晞被大家又是好一通飘扬,美得她鼻涕泡都要出来了。

    “哈哈,好啦,大家不用这么激动啦。我都说啦,咱们赚钱的日子在后头呢,你们总不能每次都这样吧。”

    好不容易安抚住了大家兴奋的心情,孟晞又转头和李柳氏商量:“干娘,我想要买辆马车。咱们以后经常需要进镇子,甚至可能还得进城里,没有马车实在是太不方便了。”

    李柳氏也觉得孟晞说的有道理,可是一想到银子,她又有点犹豫了,“小晞啊,这马车很贵的,据说一辆得花上百十两银子呢。”

    “怕什么,咱们现在是财源广进,赚钱不就是为了享受的,能花才能赚的更多。”

    孟晞一套歪理却愣是把李柳氏给说服了,于是银子还没等到手呢,就被她给提前安排好了去处。

    第二天一早,家人都早早起来了,吃过早饭把黄豆芽又换了一遍水,放到盖帘上控水,就等着肖掌柜上门了。

    没想到的是还没等到肖掌柜来,债主却先上门了。

    “李田家的,让你家那个疯丫头出来,到日子还钱了!”

    标准的王大虎式叫嚷,一听就知道是讨债的来了。

    孟晞眉头一皱,“今天是还钱的日子么?”她怎么记得应该是明天呢?

    李柳氏在围裙上擦擦手,起身往外走,“管他呢,早点还完早利索。”

    现在手里头有银子了,她是完不惧王大虎了,说话都硬气多了。

    孟晞自然不可能让她自己一个人出去应对,连忙跟了出去。

    一出院门就见到了王大虎正凶神恶煞一般地在大门外叫骂,“臭丫头,明天就是小年了,你的七两银子凑齐没?要是没有的话,就乖乖地跟我走吧。”

    王大虎说的极其嚣张,就差直接过来拉走孟晞了。

    孟晞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呸,狗眼看人低的玩意儿,活该你当一辈子的走狗!”

    “你骂谁是走狗呢?”王大虎的眼睛瞪圆了,红血丝都出来了,气的!

    “谁应声谁就是谁呗!”孟晞连个正眼都没给他,算是和他彻底杠上了。

    王大虎真想上前狠揍她一顿,但是看着四周围了不少村民,他努力忍下了,“废话少说,赶紧还银子!”

    目前他最有恃无恐的就是这一点了,只要待会儿孟晞拿不出七两银子来,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了!

    不过他注定是要失望了,因为孟晞已经冷冷地伸出了右手,“借据拿来,立马还你银子。”

    说完,她另外一只手托着七两银子,冷笑地看着王大虎。

    王大虎脸色变了变,“怎么可能?你这臭丫头是从哪里来的银子?竟然真的在九天的时间就凑齐了七两银子,你是怎么办到的?”..

    村民们此刻倒是都不意外,光是看这几天送进李柳氏家的那几车东西就能猜的出来,孟晞肯定早就留出了还债的银子了。

    只是猜测和亲眼所见还是有所差别的,尤其是看着孟晞霸气侧漏的模样,大家更是觉得震撼了。

    心里头对于这个外来的小姑娘已经彻底信服了,同时也都升起了浓浓的企盼,盼望着她能带领大家走出困境。

    王大虎短暂错愕之后勉强回过神来了,脸上虽然不甘,但是咬咬牙仍然从怀中掏出了李家的借据。

    “喏给你,李田的借据。银子拿来!”

    说着,王大虎直接把借据塞进孟晞的手里,然后一把抢过了她手里的银子。

    孟晞低头仔细看了下借据,上面确实写着李田的名字,还按着一个红红的手指印,应该是真的。

    把借据当着所有人的面撕了个粉碎,然后交给雪花让她丢进灶坑里烧掉,以绝后患。

    做完这些,孟晞潇洒地拍拍手,转身就想要回屋子了,可是就在这时,王大虎阴测测的声音突然响起了。

    “慢着!你这个丫头,竟敢拿假银子糊弄我,咱们公堂上说道说道吧!”

    “啥?”孟晞猛然转过身来,看着王大虎。

    只见他的脸上一片狠厉之色,手里则是拿着七个银锭子,可是明显的就不是刚刚孟晞交给他的那几个。因为即便隔着一段距离,孟晞都看的出来那银子明显的颜色发乌,一瞅就是假的。

    “王大虎,你不要血口喷人,你手里的银子根本就不是我给你的,谁知道你从哪里弄来的陷害我!”

    “陷害你?我根本就没想过你能够还上银子,怎么会提前准备银子陷害你呢?”王大虎说的有条有理的,一时间竟然令孟晞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孟晞一手银子一手借据的还完了债务,可是还没等体会无债一身轻的感觉呢,更大的麻烦却紧接着就找了上来。

    王大虎竟然说她的银子是假的,还说要报官上公堂。

    意外来的太过突然,孟晞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了。

    而就在她稍微一愣神的工夫,不知道从哪里竟然冲出来两个官差,拿着锁链就要来绑她。

    孟晞当然不可能乖乖地让他们绑,身子一闪,就跳出去好远。这几天营养上来了,感觉这具小身体明显的力量大了很多,灵活性也不错,再加上天天练习好几个时辰的武术,所以孟晞在面对这两个官差时也丝毫不怵。

    “停!”孟晞在官差再次冲上来之前伸手喊停,“你们身为官府差役,不问青红皂白就抓人,这与理不合吧?”

    “怎么能叫不问青红皂白呢?人证物证俱在,我们捉拿你归案是职责所在。”

    两个官差中瘦高个的那个斜着眼睛撇着嘴,说的非常傲慢。

    孟晞深吸了一口气,忍住了骂人的冲动,强压着怒火道:“人证?物证?麻烦差爷帮小女子解释解释吧,我实在是看不出来都在哪儿呢。”

    官差里矮胖的那个扯着大嗓门瓮声瓮气地说:“人证有很多,在场的村民都是人证,他们都看见你用假银子骗走了王大虎手里的钱庄借据。我们兄弟二人刚好路过也是瞧得一清二楚的。”

    “村民?”孟晞好笑地挑了下眉头,转向了众人,“各位乡亲父老,请问你们谁看到我给王大虎假银子了么?”

    问话一出,半天没有人吱声。村民们都面面相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脸上都有些纠结。

    说没看到?那王大虎还有官差会不会找自己麻烦呢?尤其是还欠着钱庄银子的人,更是忐忑。

    可是说看到了?孟晞姑娘根本就不可能给王大虎假银子啊,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他在栽赃陷害。如果帮着王大虎说话,以后孟晞是不是就不帮大家脱贫致富了呢?

    一时间场面静的落针可闻,大家谁也不说话。

    村民们的反应完出乎王大虎的意料。他原本以为依着自己多年来的威名,村民们肯定会一边倒地帮自己说话的,可是没想到结果竟是这样。

    官差的脸色也不好看了,看向村民们的眼神充满了不悦。

    虽然他们是受王大虎所托而来的,可是毕竟身份在那里摆着呢,这些村民竟敢不立刻附和他们的话,真是太打脸了。

    瘦高个官差冷着声音道:“你们刚刚不是看到那个丫头给王大虎银子了么?为什么现在本差爷问话你们却不吭声了?是要和官府做对么?”

    矮胖的那个也大喝道:“一帮刁民,是不是想要和她一起上大堂见县令大老爷呢?”

    听到他们把县令都搬出来了,村民们的脸上更加纠结了。

    不少人心里暗暗后悔,凑什么热闹呢,好好在家里热炕头上呆着多好,哪至于现在进退两难。

    孟晞瞧见了村民们的纠结,也不为难他们。这个时候没有立即落井下石就算是好的,对于见识短浅的山里人来说,能做到这样就不容易了,不能对他们苛求更多了。

    “呵呵,两位差爷这是要威胁村民们做假证么?”

    孟晞冷笑着看向官差,然后又瞟了一眼王大虎,“我都已经按照约定还清了债务,你为什么还要耍阴招?”

    王大虎眼神中划过一道狠厉,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从来没有人在得罪了我之后能够身而退的!”

    孟晞一下子就明白了,原来是那天结下的仇怨啊!

    很好,原本打算那天教训过他就算完事的,现在看来这仇是彻底结下了,不分个高低上下,他们之间是不会完事了。

    “呵呵,既然你敢出招,那我就接着,我到要看看到底谁能斗过谁!”

    孟晞说完之后也不再废话,直接抄起身边的一根棒子冲了过去。

    娘的,先揍他一顿解解气再说!

    孟晞的动作吓傻了所有在场的人,包括当事人王大虎!

    一个不察,王大虎的脑门上就挨了一棍子。他有心想要还手,孟晞的棍子却好似雨点一般密集地落到了他的身上,他连跑都没门儿了。

    孟晞越打越勇,暗暗赞叹这具小身板天生神力。而且果真应了那句老话,“人是铁饭是钢”啊,这几天饱饭下来,身体的力量大了很多,甚至比前世的时候还要勇上三分。

    孟晞一直把那根婴儿手臂粗细的棒子狠劲往王大虎身上招呼,却并不打要害。直到她揍的爽了,也觉得这口恶气出的差不多了,才停手。

    一手杵着棒子,一手叉着腰,孟晞蛮横地问向王大虎:“服不服?还污蔑我不了?”

    王大虎此刻的脸肿的像个猪头一样,嘴角一动就疼的直抽抽,浑身上下肉多的地方更是疼的想要要命。

    他就纳了闷了,一个小丫头怎么会把自己打成这样呢?

    他哪知道面前这个小丫头前世的时候是个武术高手,打架的祖宗呢,再加上现在这具身体力量颇大,要不是孟晞还控制着点里到的话,这一顿打下来,王大虎不断几根骨头都算他结实。

    可是即便心里怵了孟晞,王大虎还是光棍地不肯服软,“死丫头,有种你就打死我!否则我必定会向县太爷告发你用假银子行骗的事情!”

    “哈,有种?姑奶奶我还真就没有那玩意儿!”

    孟晞嚣张至极地嗤笑。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