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2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8341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有那缺德的半大小子就大声调侃起郝美丽来。

    可是这姑娘也不知道是不是傻,竟然还很是骄傲地挺了挺胸,大声回应道:“那当然,我家可是村子里最有钱的,当然要找个更有钱的人嫁了才对!”

    顿时周边的哄笑声更大了。

    而郝美丽则丝毫不以为杵,反倒是抬头挺胸,像个高傲的孔雀一样,扭着屁股往村子里走去。

    她刚刚是去河边田地里给父母送午饭之后准备回家的,没想到竟然遇见了村子里一直传的神乎其神的俊俏公子,顿时她的一颗芳心都遗落在了他的身上,所以才主动上前搭讪。不想却遭到了那样的待遇,这对骄傲的她来说,真是无法容忍的。

    于是她是哭着回家的,一路上还大声嘟囔着自己的委屈,还说一定会找一个比历君煜更好看的公子嫁掉。

    结果不一会儿,整个村子的人都知道了,那位俊俏公子是雪花的姐夫!

    而雪花的姐姐是谁?

    除了春花就是孟晞了呗!

    所以,最后得出的结论,那男子是孟晞的!

    顿时小村子里都炸了,尤其是那些平素里爱唠扯的妇人们,连饭都不好好做了,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讨论着这个大消息。

    而河边的孟晞却并不知道村子里正在发生的一切,她正听着小八婆雪花给她讲那个奇葩少女呢。

    那个叫郝美丽的少女,家里的田地在村子里算是比较多的,因为家里兄长多劳动力足,所以生活的还算比较富裕。

    由于她娘一连生了五个小子才得了这么一个老闺女,所以打小就娇生惯养的,结果一不小心就养出了这么一副“好体格”。

    而且由于家里人过于娇惯她,把她的性子给养的有些目中无人自以为是,最奇葩的是,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她竟然一直把自己当做鹿鸣村第一美人!

    雪花说到这里时,已经乐的上不来气了,“小晞姐,你知道吗,就是因为她叫郝美丽,所以她就一直以为自己‘好美丽’,在村子里走路从来都是那副鼻孔朝天的模样。”

    “而那些半大小子特别坏,每次见到她还故意喊她村花,结果她就更加坚信自己是鹿鸣村第一大美人了!哈哈哈——”

    “咳咳咳——”孟晞已经被口水呛了好几个来回了,真是不敢想象世界上竟然还有这么自恋的人,果真是奇葩年年有,就是没见过这么大只的!

    胖一点不是错,可是没有自知之明还做出如此雷人的事情来,就是她的不对了啊!

    孟晞用手肘撞了一下历君煜,然后挤眉弄眼地说:“嘿,骚年,被村花告白的感觉如何啊?”

    历君煜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调皮!”

    “喂喂,你竟然觉得村花调皮?!”孟晞抱着双臂往后退了一步,一副小生怕怕的模样。

    历君煜眼里的笑意瞬间就迸发了,一把拉过她,伸手在她额头上弹了一下,“我是说你调皮!至于那个劳什子村花,我根本就连看都没看一眼,谁知道她长得是圆是扁!”

    孟晞也不再装相了,而是笑嘻嘻地说:“是圆的,非常圆非常圆!”

    “哦——”历君煜无所谓地哼了一声,“我只对你感兴趣,其余的圆成什么样子和我都没有关系。”

    “嗷——你们俩够了啊!”雪花捂着眼睛哀嚎,“请你们顾及一下这里还有个小孩子好吧,不要教坏了我!”

    “扑哧——”孟晞笑喷了,“就你这个鬼精灵,还孩子呢,比大人都精!”

    “那我也是如假包换的小孩子,你们在我面前太过甜蜜,会对我今后的人生产生不良影响的!”雪花说的非常严重的样子。

    孟晞好奇地问:“会有什么不良影响呢?”

    雪花一本正经地说:“你们在我面前甜蜜,就会给我留下深深的烙印,以后我找相公的时候就自然想要照着这个标准来找。那到时候万一找不到这么优秀的怎么办?岂不是就得当一辈子老姑娘了!你说那时候我是不是很惨哪?”

    “瞧你说的头头是道的,还真有几分道理呢!”孟晞摸着下巴眯着眼睛赞同道。

    雪花把下巴一扬,傲娇地说:“那对呗!那你们以后别在我面前恩爱甜蜜了哈。”

    哪只孟晞却用力地摇头,“那可不行!”

    “嘎?为什么啊?!”

    孟晞很干脆地拒绝了雪花的“合理要求”,而且还理直气壮地说:“我们就是这样恩爱,你可管不着,实在不行的话,你可以捂上眼睛和耳朵!”

    “呜呜——有姐夫了就不管妹妹了!”雪花假装哀嚎着,可是那脸上的笑意却毫不掩饰。分明就是在和孟晞闹着玩儿呢。

    历君煜看着她们姐妹俩笑闹,心头有暖流在涌动。

    这么平凡的生活,有欢声有笑语,让他沉溺其中不想自拔,多希望往后的每一天都能这样度过。

    可惜,他也知道,这根本就不可能!

    目前这段平淡悠闲的生活就像是偷来的一样,早晚他还是得回到那波光诡谲的生活中去。

    但是一想到今后的生活里会有孟晞的陪伴,历君煜焦躁的心情又奇迹般地平复了下来。只要有她的陪伴,无论走到哪里,无论面对什么,应该都会是愉悦的吧。

    三个人说说笑笑间就挖了足够的水芹菜,然后拎着篮子往家走去,但是刚一进村子,就感觉大家的视线很不对劲。在他们走过之后,还有人在背后窃窃私语,眼神里都是八卦的光芒。..

    孟晞不由得就蹙起了眉头,这农忙时候村子里很少有人这么闲的,今天是怎么了?

    尤其是那些人的视线来回地在她和历君煜之间扫!

    等到进了家门的时候,孟晞突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脸现无奈的神色。

    看来是大家知道自己和历君煜的事情了,唉,真是烦恼!

    虽说这里的村民不知道历君煜的底细,但是他那满身的气势还有周围那么多的随侍就已经很显眼了。

    这下子自己想要靠自己闯名堂的心思算是彻底落空了,不论最后自己取得多大的成绩,在村民们眼中也都肯定是沾了他的光了!

    “唉——”孟晞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历君煜立即关切地看向了她。

    孟晞嘟着嘴,把自己的烦恼说了。

    哪知历君煜听完之后不仅没有安慰她,反倒还笑了。

    孟晞登时就不高兴了,“喂,你干嘛啊,幸灾乐祸么?”

    历君煜连忙摇头,“小晞,你误会了,我怎么会这么没良心呢!我就是笑你想太多啦!”

    “怎么讲?”孟晞偏着头看着他。

    历君煜拉着坐在了凳子上,一边帮她挑拣着挖回来的水芹菜,择去杂草和枯叶,一边柔声解释。

    “小晞,不论我的权势和地位是什么样子的,都无损于你的才华。只要你按照原本的计划去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村民们终将会看到真实的你!到时候,可能就连我都要沾你的光呢,又怎么会有人再去嚼舌根说你攀附于我呢!”

    一番话说的情真意切有理有据,倒是令孟晞茅塞顿开了。

    她原本是担忧自己被人说依附于历君煜,埋没了自己的成就,从而被大家在背后说三道四。

    可是现在听他这么一说,孟晞才有些惭愧地发现,一切都是自己的自卑心在作祟。

    是的,就是自卑!

    孟晞太过担心世俗的评判,所以无形中就给自己套上了一个枷锁,觉得自己现在的身份太过低微,所以一心想要在身份财势上与历君煜旗鼓相当。

    现在想来,确实是有点过于执着于表面了。

    只要自己内心足够强大,那便是最好的与历君煜足以匹配了,又何必去在意那些外在的评论呢。

    “嘿嘿——”孟晞不好意思地讪笑着,“是我过于执拗了!”

    历君煜见她这样,也明白这是解开了一个心结,心中不免松了一口气。

    一则是自己刚刚与她牵手在士兵们面前招摇过市不会被追究了,另一则便是,以后自己可以光明正大地与她同进同出,不用像之前承诺的那样“不可告人”了。

    心中欢喜,面上自然就带了笑容,历君煜看起来更加地平易近人了,之前那种山一样令人仰止的威严也弱化到几乎不可见的程度。

    旁边看着这一幕的李柳氏,嘴角几不可擦地泛起了一点弧度。

    想不到身为王爷,历君煜竟然愿意与孟晞一起坐在板凳上择菜,还变着法儿地安慰她开导她,这样的男人,目前看来还算是值得托付的。

    但愿小晞没有选错人吧!

    李柳氏心中的担忧稍微减少了一些,对待历君煜的态度也不再像之前那样看似恭敬有余实则漠然忽视了。

    这一顿中午饭,雪花终于如愿以偿地吃上了香喷喷的水芹菜馅儿饺子,乐的她边吃边笑。

    “嘻嘻,真是太好吃啦,小晞姐姐说的果然没错,这饺子香的我都要把舌头一起吞下去了。”

    孟晞笑看着她的馋猫样儿,“你呀,那舌头吞下去了也好,省的牙尖嘴利的,让人招架不住!”

    “呜——娘啊,你看小晞姐姐虐待我!有了相公就不要妹妹了,真是太不像话了!”

    这小丫头竟然当着家人的面打趣起来,任是孟晞脸皮再厚,也忍不住红了老脸。

    李柳氏轻轻地瞪了雪花一眼,“小孩子家家的,别什么都乱说,以后还想不想嫁人了!”

    样,历君煜还是王爷的,雪花这样口无遮拦是不合适的。而且李柳氏也不忍心看着孟晞羞赧。

    可惜她太小瞧了孟晞的脸皮厚度,在短暂的害羞过后,她竟然来了个绝地反击。

    “呦呦,雪花你一直这么关心我和君煜的甜蜜,是不是春心萌动了啊?相中哪家小伙子了?姐姐我帮你说媒去!”

    “哦。”历君煜这就放心了,没出问题是最好的了。顿时饭桌上响起了一片哄笑声,雪花终于是红了脸,正好和孟晞凑成了一对儿作伴。

    “小晞姐姐坏,人家不理你了!”

    雪花毕不管怎么竟年龄还小,而且自小接受的就是保守教育,此时自然是比不过孟晞了,所以羞的不敢再说话了,直接把脸埋进了饺子碗里,大吃猛吃起来。

    大家又笑了几声,也都继续吃饺子了,可是孟晞却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一脸正色地看向了李柳氏。

    “干娘啊,虽然雪花还小,可是大壮和春花可都不小了,是不是该张罗亲事了呢?”

    大壮今年十七岁了,明年就可以成亲了。而春花今年十四岁了,按照常理来说,后年也可以成亲了。

    这想要成亲可不同于去地里挖野菜,不能挖到筐里就是菜,需要提前相看考察,确定人品家庭都没有问题之后,请媒人上门说和,双方同意之后才能定亲。

    虽然这里没有华夏古代婚礼的纳采问名纳吉等三书六礼那么繁琐的议亲流程,可是套下来也不是个把月就能完成的。

    孟晞这一提醒,李柳氏也才想起来,可不是么,两个孩子大了,到了该嫁娶的年龄了。

    “小晞说的对,都怪娘忙糊涂了,把这么大的事儿都给忽略了。明个儿起我就托你们王婶子帮我扫听一下合适的大姑娘小伙子,争取早日给大壮和春花都定下来。”

    李柳氏说的很是自责,同时也有一点喜悦。

    虽然自己是后娘,可是两个孩子都是她一手带大的,感情一点儿都不比亲生的差,一转眼竟然到了可以成家的年纪了呢。

    以前的时候和李家人一起生活,每天劳苦不停,而且家中的事情没有自己能做主的,她也就没往这方面思量。

    现在分家出来单过了,李柳氏还在慢慢适应中,所以还真就忘记了这么件大事,如果没有孟晞提醒,不一定什么时候能想起来呢。现在她恨不得立刻撂下饭碗就去找王婶子商量这事儿去。

    可是不同于李柳氏的摩拳擦掌,两位当事人对此却并不是很热衷。

    大壮先开口的,“娘,我才十七岁,议亲的事情不急,等到家里的生活完好起来再说。”

    现在家里只有他一个劳力,他得力去拼,怎么可以在这时候忙着成亲呢。而且家里的生活才刚刚有起色,成亲可是需要很多银子的,他不能拖累了大家。

    春花也声音小小地反对,“我也不急,等到十六岁再说亲也来得及。”

    她想要在家里多待两年,对于成亲她有一种莫名的恐惧,就怕像娘亲这样遇见霸道不讲理的婆家。

    李柳氏的一腔热情一下子就被俩孩子给浇了凉水,有点不太得劲,不过也没有往心里去。

    在她看来他们也只是面子上抹不开,所以才说客套话而已。心中更是打定主意要赶紧给他们张罗了,不然年龄大了就不容易找到好人家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