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4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11753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主子,这次属下也相信,只要主子坚持不放弃,就一定可以达成所愿。”

    其实追风是想劝龙景狂放弃了的,可是他又知道人活着,有一些追求才有意思,特别是对于龙景狂来说,更要有一些欲,,望,才有可能更加坚强的活下去。

    如果那东方恋是龙景狂的欲,,望,那么追风还是很感激的。

    “对,追风你说得对,我不可以就这样放弃。”

    龙景狂扔下了酒壶,理了理自己有些凌乱的发丝。

    他眼睛闪亮,志在必得,“那女人,是我龙景狂的,只能是我的。”

    “嗯,殿下一定会成功的。”

    ……

    黑夜。

    天空下着雪花,一朵一朵。欧阳秀将早就准备好的一件披衣搭在东方恋的身上,为她穿上。

    “不坐马车吗?”

    “想走走。”

    “好。”

    欧阳秀轻轻牵起东方恋的手,二人在夜色下静寂无人的待道上行走。

    “就这样把他扔下,无事吗?”

    欧阳秀轻轻问了一声。

    其实他也不希望自己与东方恋之间有人插足,有人打扰。

    可那人是龙景狂。

    与太尉府有着千丝万楼的关系,与他也有着丝丝血亲。

    若不是龙景狂是那样高贵的身份,他得叫龙景狂一声表兄。

    最近爷爷也开始紧张欧阳香与龙景狂的婚事,但龙景狂这个状态,取了香儿,香儿如何能够幸福?

    这便是欧阳秀所担忧的。

    “无碍。我与他,断然不会有交集……”

    凰国皇室的人,惹不起。

    这是东方恋的想法。

    龙景狂人很好,是她不够好。

    她经历得太多,对人心什么的防备重重。

    唯一能令她放下心防的,只有欧阳秀。只有他一人。

    唯一能令她放下心防的,只有欧阳秀。只有他一人。

    “我很高兴。”

    是的,欧阳秀无比高兴。谁都不想自己喜欢的女人心里,有别的男人。即使只是隐约有那个男人的身影……也不可以。

    “嗯。我们找个地方坐坐吧。不想回府。”

    那个左相府,一点都不想回去。如果不是那里有母亲和她的哥哥,她可是一点都不留恋。

    “龙起津的血终于取到了,明天便为哥哥施盅吧。”

    她又补充了一句。

    “恋儿,有件事我得让你知道。”

    欧阳秀的神情有些严重,“施盅什么的,只能进行三次。多了不成,人体会承受不了。明天这是第二次了。如若再解不开,你哥哥便只有一次的机会了。”

    “……”

    东方恋一阵沉默,眉头皱得更紧。

    “我会尽力的。”

    欧阳秀安抚她,“龙起津的血,应该是符合那些要求的吧。”

    “但愿。”

    “恋儿,你没有将你哥哥的事情,告诉过龙景狂吗?”

    欧阳秀注意到刚才东方恋似是对龙景狂的有意隐藏。

    他还以为,以她与龙景狂的合作关系,应该不会有所隐藏……

    “我与哥哥是燕月皇朝遗族的事情,只有秀你一个人知道。别人我都没有告诉。不是不相信龙景狂,而是对人性没有把握。龙景狂毕竟是凰国的皇族,凰国对前朝的态度,你也知道的。所以我不敢冒这个险。况且,要解开哥哥灵慧二筋封印的事情一定得瞒着进行,我可不想让陛下知道哥哥有可能恢复正常……”

    “我明白了。”

    欧阳秀也认同东方恋的小心谨慎,唯有如此才能好好地保护她自己。

    他突然间想到一事,“恋儿,昨个儿皇后姑奶让我进宫了。她劝我说……”

    忽然间有些难以启口。

    龙安乐的事情,不胜其扰。

    “我知道了。”

    东方恋握紧了他的手,“安乐公主又对你施压了是不是?”

    她一点都不担忧欧阳秀会扛不住压力,娶了龙安乐什么的。

    因为欧阳秀对龙安乐没有好感。其实她也不明白,一开始时龙安乐这个人并不坏,欧阳秀为什么就是瞧不上她呢?

    对方可是金枝玉叶,一国公主。

    “我不会娶她的。”

    欧阳秀作保证,“除了恋儿你,欧阳秀谁也不会娶的。恋儿你放心吧。”

    “若是……我们不可以成亲呢?”这便是东方恋担忧的。世上的事,实在不是他们想如何就如何,活在皇权的阴影下,她与欧阳秀或许都只是龙弘手上的一个棋子。

    可是,她不想做棋子。不想做任何人的棋子。

    她多想掌握自己的命运……

    “若是,不能够成亲,那秀宁愿终生不娶。”

    “终生不娶?”

    东方恋觉得自己这个罪孽可是玩儿大发了。

    欧阳秀可是太尉府的独子。

    如今也就罢了,若是他闯过了凰国二十五年那个死劫,他一直活下去,长命百岁,他也终生不娶吗?

    只怕太尉府容不得他如此吧?

    不过,那是将来的事情了。

    只怕太尉府容不得他如此吧?

    不过,那是将来的事情了。

    将来会发生什么谁又知道呢?

    如今只有快意的活好每一天。

    “我但愿也能以终身不嫁来回应你。”她淡淡地笑道。

    “恋儿不必如此。”

    欧阳秀听到她的话,自然是喜悦的,可是也知道她的婚事,恐怕也是由不得她自己。

    若是她为了拒绝指婚,而身险危机,他恐怕不能原谅了自己。

    “恋儿,我们尽最大的努力争取吧,若是还不成,就只好交给天命了。如何?反正我们都要好好的活着。看见恋儿好好的活着,秀也才能好好的活着。恋儿,你明白吗?”

    “嗯。我懂了。”

    东方恋郑重地点了一下头。

    是的,有什么东西比生命更重要。

    她想嫁给他,兑现自己对他的那个承诺,可是如果因为这样的坚持,会害了他的命,害了整个太尉府,她也是不愿意的。

    他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而婚姻大事,多数看缘份。

    只怕她与他之间,还是缘浅?

    “有点冷,我们上马车吧。”

    她瑟缩了一下身子。

    “好。”

    余伯一直驾马车跟着他们的。

    欧阳秀扶东方恋坐入马车内,温暖的马车立马将外面的寒意隔绝了。

    马车内很宽敝,还有一条厚厚的毡子。

    欧阳秀将毡子盖在她的腿上。

    “累了吗,睡一会吧。”

    “好。”

    东方恋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那便是欧阳秀怀抱,闭上了眼睛。

    轻拍着她的肩膀,这一刻,岁月静好。欧阳秀感到无比幸福……

    ……

    第二日。

    因为七王府遇刺,又遭打劫的事情,凰城内可是掀起了惊天的风云。

    而龙起津也因为受伤,没有上朝。

    龙弘知道此事后,震怒。

    更为恼怒的是,这事情居然与前朝的纳兰家族扯上关系。

    于是令龙起昊去彻查……

    龙起昊是深知其中曲折的,不过既然龙弘让他彻查此事了,怎么着也能装模作样,给自己的父皇以及龙起津一个交代。

    于是,便在城搜捕,抓拿起疑有刺客嫌疑的人来。

    首当其冲的便是最近忽然出现在凰城的一股势力,君城的人马。

    由于这伙人身份不明,便被当作刺客,甚至是纳兰家族的人。..

    为数一百多人,陆续被被龙起昊抓了,给扔进天牢……

    这事儿君城倒是没有惹上身,但是他的隐密势力却受到了影响。

    他知道,这必定又是东方恋的手笔。

    这个女人与龙起昊联合,很高的手段。

    看来,他真不能小瞧了这个女人的本事。

    ……

    “君兄,你说去查刺客,查得如何了?龙起昊抓的那些人,是吗?”

    经过一天的休息,龙起津已经下床了。

    他的脸色好了许多,不过对外仍是称病,暗示他伤得很重。

    “殿下,被抓的那些人,是我的人。”

    君城直接承认了。

    “而那些刺客,其实我知道他们,但是解决起来却是有些复杂。殿下给我一些时间吧。这事情远不如殿下想的单纯。”

    “而那些刺客,其实我知道他们,但是解决起来却是有些复杂。殿下给我一些时间吧。这事情远不如殿下想的单纯。”

    君城的脸色很沉,自从那个女人功成归来后他就觉得自己不再轻松了。

    原以为这次出世,没有自己应付不来的困扰之事,因为他可是纳兰家族最优秀的人才,更是下一任家主的继承人选。

    如果处理不好这事儿,他就别想当家主了。

    他倒是不在乎那个名利,而是,他不想让一手栽培自己的师傅失望,所以这个家主之位必须坐上。

    还有,这次出世执行的任务,可是事关纳兰氏族,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君兄,我倒是相信你的。否则你也不可能在七王府稳待,可是本殿身边的几个亲信,不瞒君兄说,却是对你有些微词。”

    龙起津直接道,没有拐弯抹角。

    是的,齐平他们对君城越来越有意见了。

    “我懂的,殿下,谢谢你的信任。君城不会辜负殿下的信任的。”

    眼色幽幽一闪,君城想也该是时候给那个女人一些教训了。

    否则她还以为,他君城,他纳兰家是好欺的。

    ……

    恋阁内。

    欧阳秀第二次给东方冀施盅,为了增加施盅的成功率,他这些天可是对盅术什么的研究了个透彻。

    以他的才学及聪慧,只要找对了血,没有失败的可能。

    可这一次,却仍然是失败了。

    面对东方恋那含满期望,却又一下子黯然了下来的眼光,欧阳秀也觉得自己简直是无能。

    “抱歉,恋儿……还是……失败了。想不到龙起津的血,也不符合。”

    “这不能怪你。”

    东方恋有些无奈。

    若是龙起津的血都不符合,她不知道世上谁的血才是符合那些条件……

    智慧,谋略,强盛生命力,博大见识,坚韧不懈……

    世上,真有这种血吗?

    东方恋摇了摇头,“费了这么大的功夫,弄来了龙起津的血,却是白忙一场。哥哥只有一次机会了,我不知道谁的血才符合……”

    “……”

    欧阳秀一时之间也给不了意见。只是,他忽然想到一个人。

    “龙景狂呢,他……如何?”

    “龙景狂?”东方恋摇了摇头,“生命力这点来说会不会太弱?”

    “或许放眼别国?”

    “别国?”当世优秀的那些男儿,东方恋也是知道的,只是要取他们的血又谈何容易?而且如果又错了呢?

    她如今倒是举棋不定了。

    第一次,这么的为难。

    或许,她应该去见一个人了……君城。

    ……

    君城与东方恋彼此都有见面的意思,于是二人便一拍即合,通过下人似信,相约在一个地方。

    他们约的地方自然不会是天香楼这样人来人往的地方,而是幽静的,效外的一处别苑。那是君城挑专的地方,看来是他在郊外的落脚之处。

    “将我纳兰家族的人抓入天牢,是不是你与龙起昊合计的手笔?”

    君城眼神冷厉地看着东方恋,直入主题。

    东方恋也不含糊,“是。”

    君城眼神冷厉地看着东方恋,直入主题。

    东方恋也不含糊,“是。”

    “哼,果然是你。”

    君城就知道自己所料不差,“我纳兰家族一百多号人,要什么条件,你才肯交换他们安?”

    “进入天牢的人,要放出来岂是这么简单的?不过君先生今天来见小女,看来也是一片诚心的。这样吧,你回答我几个问题。”

    紧紧锁住君城的脸……

    这张脸,俊美……妖娆,竟是说不出的迷人。

    可是,这个人的手段却是极为狠辣的,他这段时间帮着龙起津,可是做了不少事情。

    “只要我能回答你的,我便会解了你的惑。”

    君城低低地道。

    “好,第一个。你为何要效忠龙起津?为名还是为利?”

    “若是说为天下苍生,你可信?”

    君城悠悠一笑,那妖娆的容颜更俊美了几分。

    “说说看。”

    东方恋对君城的了解,只限于传说中的纳兰家族给人的形象。

    “世上都知道,前朝五百年来,一直都是我纳兰家族所守护的。后来不过是因为家族出了判徙才导致了后来一切悲剧的发生。也是因为君主不仁,燕月皇朝的天数也到了。于是,天下照应了那个合久必分的趋势。”

    “说重点。”

    东方恋皱眉,她可没有兴趣听这些长篇大论的。

    “这次我纳兰家出世,只是希望天下继续太平而己。”

    “你纳兰家隐世的时候,天下也很好。这二十多年来,也很平静。”

    东方恋笑道。

    “你错了。”君城微微一笑,“我纳兰家从来就没有撤手不管过这个天下,只是隐世的时候大家看不见。可是,这二十多年来的太平,也有我纳兰家的一分功劳。”

    “说说看?”

    “你以为七国是如何签下这止战的和平协议?单是那个老头子子车孟去游说一下,各国君主就会听他的话了吗?”

    “不然呢?”

    可是从中有什么世人不知道的内情?

    “龙弘是真的希望止战的。毕竟在那场战役中他的三个儿子都死于战场。但是其他六国,却是个个野心勃勃,可是再有野心的男人,仍然逃不过一个美色。我纳兰家世代出美人,便是将这千娇百媚的美人,分别送进六国王宫,影响了六国的君主。再加上子车孟的游说,天下七国才签定了止战的协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