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5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8532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我的黑碑有灵气

    说完,她竟然直接把手伸向了肉,想要往碗里装。

    “啪”的一声,孟晞用筷子打开了她的手,“拿开你的脏手!这是给大伙儿吃的东西,你摸脏了还怎么吃!”

    李老太手背一疼,赶紧缩了回来,“这是我家的肉,我怎么就不能拿!”

    哟,这话说的好理直气壮。

    孟晞被气乐了,“呵,你的脸呢?老不羞!”

    “你说谁呢?”

    “就说你还没说完呢!这是你家么?这里是我干娘的家,和你有一个铜板的关系么?”

    “她是我老李家的儿媳妇,怎么就和我没关系!这里就是我的家!”李老太强词夺理,“反倒是你,一个逃难来的臭丫头,才没有资格在这里叫唤!”

    “哈哈——真是好笑!我干娘是你家儿媳妇?你给她吃了还是给她穿了?”孟晞的眼睛都红了,气的。

    “你们把我干娘当成奴婢一样使唤,还把你家儿子失踪的事情赖到她头上,甚至把她们娘几个赶到这随时可能坍塌的破房子里来。就这样,你还好意思说是一家人?”

    孟晞指着李老太的鼻子大声地讨伐着。

    越说越生气,她真想狠狠地揍这个老虔婆一通。

    村民们也都开始指责起李老太来,同样是儿子媳妇,这老太婆的大小眼实在是太严重了。

    李柳氏一直面无表情地看着李老太,一言不发,但是眼睛里的恨意却毫不掩饰。

    大壮带着弟弟妹妹们,早早地躲到了李柳氏身后,生怕李老太又发疯过来打他们。

    李老太见到自己又受到了大家的一致攻击,顿时就急了,摇晃着脑袋吵嚷着:“和你们有什么关系,闭上你们的臭嘴。我们老李家的事情轮不到你们说三道四的。”

    吼完了村民们,她又瞪着眼睛冲孟晞嚷:“滚一边去,我就是来拿肉的,赶紧给我!”

    说完就扑向了案几,把手中的碗“咣当”往案几上一放,两只手就去抓肉。

    孟晞眼疾手快地把用筷子一下按住了她的手,冷冷地说:“怎么,要动抢的啊?”

    李老太的双手被压着不能动弹,急的她嗷嗷直叫唤,大声喊着她两个儿子:“李山李水,你们俩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过来拿肉!”

    李山李水对视一眼,端着海碗就要去抢肉。

    “都给我住手!”

    一声怒喝传来,吓得李山李水刚迈出去的步子又缩了回去,低着头不敢吱声。

    赵光明喊完这一嗓子之后大步走了过来,狠狠地瞪了那两个人一眼,然后走到了案几旁。

    “小晞,你先松手吧。”这样一直压着也不是个事儿,还是得把李老太打发了才行。

    赵光明说完,孟晞就痛快地松开了筷子。

    李老太一得到自由,立马跳着脚开骂,“你个小贱人,跟柳悦那个贱人真是一路货色。你们都不得好死!”

    这马上要过年了,这样骂人太可恨了!

    孟晞气得把菜刀就抄起来了,“你再骂一个试试?!”

    李老太吓得往后跳了一大步,张了张嘴,没敢再骂,可是话却没耽误说。

    “我不管,反正今天要是不给我肉,我就不走了!”

    说完,竟然一屁股坐到地上耍赖。她也不怕地上凉?

    孟晞懒得搭理她,转头对赵光明说:“村长伯伯,我干娘现在还算是他们老李家的么?”

    她想要把这件事彻底解决掉,不然这死老太婆以后还不得三天两头上门闹腾啊,烦死人了。

    赵光明无奈地点点头,“嗯,虽然说她们被分出来过了,但是从道理上来讲,还是一家的。”因为没有走正规的分家程序。

    呵,那哪是分出来过啊,分明就是被撵出来的嘛!

    大家都心照不宣,倒也没在这字眼上面多纠缠,现在的关键是要解决问题。

    孟晞抬起脚尖指了指地上撒泼打滚的李老太,问向赵光明:“我干娘怎么才能和她家彻底划清界限?”

    一听见孟晞的问题,部在场的人都吃了一大惊,这是要断绝关系的节奏啊!

    要知道,在鹿鸣村,分家本就是大忌讳,谁家要是老人尚在,儿子就分出去单过的话,会被人戳脊梁骨的。所以李老太虽然把李柳氏一家子撵了出来,但是并没有报给村里正式分家。

    现在户籍上,李柳氏一家依然还是和李老太属于一家的。

    赵光明在这个问题上犯了愁。分吧,村子里从未有过先例,恐怕对李柳氏和孟晞的名声不好。不分吧,这李老太确实太过分了,今后还指不定怎么跟着搅和呢。

    孟晞看到大家面色古怪,略一思索就大概明白了原由,把手往腰上一叉,冷笑着说到:“呵呵,李老太都已经把我干娘赶出来了,难道还有什么情分可言么?”

    “再说了,李家的儿子杳无音讯三年整了,我们应该就算是和李老太没有关系了。”

    大家伙一听她这么说,又都交头接耳议论起来。

    可不嘛,李田都三年没有音信了,估计是凶多吉少了,这李老太更是老早之前就把李柳氏一家赶了出来。这也同断绝关系没多大区别了不是?

    眼见着大家就开始要支持李柳氏一家彻底分出来,李老太不干了。

    “谁也别想撺掇这个贱货分出去!那几个孩子可都是我老李家的种!”

    开什么玩笑,这要是他们几个分出去了,岂不是得分走家里的田地?每年镇子上下拨的救济口粮也会少了好几份!

    李老太现在根本就没有在意什么名声之类的,她满脑袋关心的都是财产问题。

    李柳氏一直默默地冷眼旁观着,现在见到李老太大声反对,她平静地开腔了。

    “我们一家子什么都不要,但是必须分出来,以后和你们老李家再也没有任何关系!”

    李柳氏一向是个老实巴交少言寡语的,现在突然说话这么硬气,大家不由得侧目。

    这一端详,大家都觉得几天不见,李柳氏好像变了个人似的。

    原本畏畏缩缩的一个人,竟然挺直了腰背,脸上闪现着自信的光芒,看起来美的不像是个普通农妇了。

    “好你个贱蹄子,我就知道你是个心肠恶毒的!我儿子只是失去了联系,又不是死了,你和我们断绝关系是什么居心?是在诅咒我儿子死吗?”

    李老太对孟晞不敢怎么样,可是一对上李柳氏,立即精神百倍。噌的一下从地上蹦了起来,那动作快的完不像是个六十来岁的老太太。

    她两步跳到了李柳氏面前,指着她的鼻子就开骂。

    李柳氏这一次不仅没有后退,反倒还大大方方地往前迈了一大步,表情冷淡声音平稳地说:“我并没有诅咒丈夫早死,相反,我一直坚信他还活着,他早晚有一天会回来的。反倒是你,他的亲娘,整天把他死了的话挂在嘴边。不知道咱们两个到底是谁心肠恶毒呢?”

    呃,经李柳氏这么一提醒,大家都想起来了。这李老太可不整天说李柳氏克死了李田嘛。

    李老太见大家又都把奇怪的目光投向了自己,老脸一红,但是很快就又恢复了死不要脸的劲头。

    “哼,我儿子就是娶了你这个扫把星才会失去消息的!”

    “哦?那他出去不是为了赚钱养活你们一大家子喽?他这么多年赚回来的银子都是好吃好喝地供养我们娘儿几个喽?”

    李柳氏依然还是声调不高不低,说的极为淡定。

    但是所有人都感觉出来了,李柳氏变了。变得强悍,让人不敢轻视了!

    或许,这就是兜里有钱心里不慌,心里底气足了说话自然就无所畏惧了吧!

    李老太被李柳氏呛声地一时间哑口无言了,村民们都不厚道地笑了。

    整个鹿鸣村的人都知道,李田多年来辛辛苦苦地走街串巷卖货物,赚来的银子都交给了李老太,而他的妻儿们却生活的凄苦无比。

    也就是为了能够多赚些银子,让妻儿们不再被李老太那么折腾,李田才会朝钱庄借了银子,冒险出去走货的。哪曾想,竟然会一去不归。

    现在,李老太被李柳氏当众质问,任凭她老脸皮再厚,却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不过李老太毕竟是李老太,在短暂的错愕之后,竟然厚着脸皮狡辩道:“他是我儿子,赚钱给我花,天经地义!”

    “那你把我丈夫赚来的银子,都给了老大老二家的挥霍,却让我家几个孩子吃剩饭捡破衣,也是天经地义的喽?”

    李柳氏淡淡地问到。自始至终,她的语调就一直是那么平平的,声音也不高,可是,其中的不甘不平还有深深的怨怼,却强烈地传递了出来。

    李老太这回彻底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村民们已经开始热烈地指指点点起来。

    他们家的邻居甚至开始了强力八卦大放送,把平常时候他们家怎么欺负虐待李柳氏娘几个的事情挨样往外抖搂。

    李山李水羞愧地头都抬不起来了。他们俩都是粗糙的庄稼汉子,没有什么坏心眼,只是爱占小便宜,又天生被李老太惯得懒惰了些。但是起码的羞耻心还是有的。

    现在当众被村民们批判,他们都不好意思极了,就有心要拉李老太回家去。

    可是,这世界上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李老大媳妇见到大家说话越来越难听,竟然发飙了。

    “你们这些长舌头的,我们老李家的事情,和你们有个屁关系啊!把你们的臭嘴都闭上!”

    吼完了村民,她又凑到了李老太身边,谄媚地说:“娘,不用听他们的!三弟是您的儿子,无论赚多少银子都应该孝敬您的!您怎么分配银子,自然也是您说了算的!”

    这台阶找的,李老太瞬间就来神了,眼珠子一瞪,狠劲点头道:“老大媳妇说的对!还是你明事理,不像那个丧门星,净挑事,还想造反!”

    “呵呵……”李柳氏笑了,笑到后来,眼泪都出来了,“我真是知道了什么叫‘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难怪你们婆媳关系处的那么好,果真是一丘之貉啊!”

    “什么‘一秋之鹅’?”李老太不懂李柳氏说的话,但是直觉就不是什么好话,于是就想要破口大骂。

    可是李柳氏却抢在她之前说到:“我不想和你们再费什么口舌了,今天当着村人的面儿,我正式提出分家!从今天起,我们家娘儿几个,和你们李家,不再有任何关系,老死不相往来!”

    李柳氏一句话掷地有声,说的那叫一个霸气,孟晞啪啪地给她鼓起掌来。

    “干娘,干的漂亮!对付这些无耻之人,就不用和她客气!”

    大快人心啊!

    孟晞为李柳氏这次的表现点一万个赞。原以为是个软弱的受气包,没想到发起威来,如此令人刮目相看啊!太让她惊喜了!

    随着孟晞的鼓掌声,村民们才从错愕中惊醒,然后都把惊叹的目光投向了李柳氏,还有更多的是羡慕。

    所有心存羡慕的人,心中的想法都是一样一样的:啊,有银子就是好,说话都硬气!

    咳咳,好像事实上也确实是这样。

    李柳氏以前的时候,之所以任由李老太欺负,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她身为逃难来的弱女子,无依无靠,更没有银子傍身。所以在李老太欺压她的时候,她根本不敢反抗,也无力反抗。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孟晞短短几天的时间就挣下了大把家业,目前家中的存银已经有近千两了。而李柳氏被硬塞进手里的体己银子也有一百两之多了。

    一百两,那是什么概念?

    那是够十口之家活十年的了!镇子上生意比较好的店铺一年下来都不一定能够赚到这么多。

    李柳氏现在绝对是不折不扣的土豪,所以不把李老太放在眼里也是正常的了。

    可是李老太却说啥也接受不了,她指着李柳氏破口大骂:“你个败家娘们,竟敢反抗婆婆,还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来,看我不打死你!”

    说着,她竟然真的抡起了巴掌要去打李柳氏。

    孟晞当然不会眼睁睁看着李柳氏挨打,身形一动就挡在了她前头,一把抓住了李老太的手腕。

    “老太婆,不要得寸进尺!惹急了,我的拳头可不长眼!”..

    孟晞要不是看在她年龄大了的份上,非揍她不可。实在是太气人了!

    见过不要脸的,就没见过这么老不要脸的!为老不尊,老不羞!

    孟晞气得都要冒烟了,努力忍着才没有动手揍她,可是浑身散发出来的戾气,却依然把李老太吓得够呛。

    “你……你……你快放手啊!你要干什么?”

    李老太这回是真害怕了。手腕上传来的痛感让她觉得骨头都要裂开了一样,数九寒天的,她的汗竟然都流出来了,而且感觉一阵一阵的有尿意——是被吓得。

    “我不干嘛,就是想让干娘和你们家划清界限,从此往后,大家桥归桥路归路,谁也别打搅谁!”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