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8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8356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大唐之最强帝王盛华掌家小农女

    马致行站起身来,就迎面对上了那双含着淡笑的双眸,“王爷,您怎么有空来了?”

    “哎,致行啊,这里有没有外人,叫什么王爷啊!”那人面无表情地说着亲热的话语,那感觉要多多怪异就多怪异。

    可是马致行却见怪不怪,笑着改口道:“君煜!”

    原来此人正是龙盛国鼎鼎大名的逍遥王历君煜!

    在龙盛国,百姓可能不知道皇帝叫什么,但是却没有人不知道逍遥王的大名的。

    三年前,十六岁的他领兵出征,打败了围攻龙盛国的外族入侵者,令周边虎视眈眈的国家都闻风丧胆,被皇帝敕封为定安将军。

    前些日子,他更是深入不咸山猎回了罕见的雪狼,入药救了皇帝一命,因救驾有功又被封为了逍遥王。

    而马致行曾经与历君煜比邻而居,感情甚笃。但是年纪渐长之后,两人各自都忙,反倒是没有什么机会在一起了。所以今天,见到了阔别已久的好友,两人都免不了有些小激动。

    历君煜瞟了一眼一直陪坐在一旁的马致行的父亲,当朝大司农马厚朴,“马大人,不知道我可以与致行出去走走么?”

    哼,就是这个老头儿,自打他进门开始就罗嗦个不停,也不赶紧派人去找马致行。他是来访友的,又不是听他那些国家大事论的。

    马厚朴脸上一僵,连声道:“当然当然!都是老朽糊涂了,耽误了王爷这许多时间。”

    没办法,现在的皇帝老糊涂了,除了后宫皇后的话,他就只听逍遥王的了啊!

    农事是国之根本,可是皇帝却放任不理,身为大司农,马厚朴焦急不已。现在好不容易逮到机会和逍遥王说话了,自然是想要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希望他能在皇帝面前提点建议,让陛下修正一下农事政策啊。

    可是谁想到,历君煜果真是逍遥的很,对于他说的那些根本不感兴趣,一直都是淡淡地听着,没有任何反应。

    现在更好,直接提出来要走人了!

    马厚朴差点就伤心地老泪纵横了,如此下去,百姓的生活怎么办啊?国家的根基怎么办啊!

    历君煜可能是感受到了马厚朴内心的呐喊,在与马致行相携往外走时,突然回头说了句:“过几天我就要去封地了,你要不要离开京城,去给我当个农官?”

    这老头虽然罗嗦了点,烦了点,但是一心为公,想法也比较切合实际,要是把他弄到自己的封地去,那地方的日子应该会好过些。

    马厚朴当时就惊呆了,“王爷有封地了?”

    这不合常理啊!

    龙盛国从来都没有过哪个王室宗亲有过封地呢,更何况是个外姓王了!难道天恩浩荡对他宠信到了如此地步?

    “嗯哼,皇帝把乌拉城封赏给我了!”历君煜说的非常平静。

    马厚朴吓得一下子站起来了,哆嗦着问:“乌拉城?整个龙盛国最穷最冷的地界儿?”

    “对啊!就是那个鬼地方!而且老皇帝还说,希望我能在三年之内改善那里百姓的生活,让他们都过上有饭吃有衣穿的好日子!”历君煜的语气更加平淡了。

    可是熟悉他的马致行已经听出来了,他的语气里满满的是鄙视和嫌弃。这皇帝根本就是在整人嘛!

    娘咧,这哪是恩宠啊,分明就是迫害!

    马厚朴心中也对历君煜报以无限同情。

    看来表面上的恩宠都是浮云啊,历君煜哪是被皇帝恩宠,这赤果果地就是被惦记上了。功高震主,果真是每个皇帝的大忌啊!

    历君煜依旧是面无表情地说到:“嗯哼,那个穷地方啊,最适合流放罪犯了!”

    额,这是皇帝把他流放了的意思么?

    不过好歹,明面上他还是封地之王,大权在握,怎么也比罪犯强点儿。至于三年后怎么样,呵呵……

    历君煜表示自己只能呵呵哒了。

    马厚朴也觉得他前途堪忧。

    只有马致行若有所思。或许,那个丫头能够帮助君煜?

    此刻,他想到的自然就是孟晞了,尤其是她说的稻种的事情!如果真像她说的那样,能够自己种植水稻,那么乌拉城别说是三年后实现百姓温饱了,就是摇身一变成为整个龙盛国最富裕的城邦,都不是梦想啊。

    这边,马致行开始认真思考起这件事的可能性,并且琢磨着该怎么和历君煜提议,咱们暂且不提了。

    却说孟晞大年三十过的有多热闹。

    送走了肖掌柜之后,家人就开始热闹地张罗起来年夜饭了。一年到头,忙活的就是这一顿饭,大家脸上都挂着喜气洋洋的笑容。

    孟晞更是使出了浑身解数,快活地忙碌着……

    一个下午,孟晞就围着锅台转了。

    铁锅炖大鹅,小鸡炖蘑菇,红烧肉,锅包肉,熘肉段……

    孟晞把前世时候会做的大菜都搬出来了,煎炒烹炸熘炖煮,整个祠堂里都飘荡着食物的香气,甚至还一路飘遍了整个村子。

    村民们闻着时远时近的香气,觉得年味儿都足了。

    天黑之际,年夜饭正式开始了。家人围坐在一起,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雪花和小宝尖叫着,乐的根本坐不住。

    “小晞啊,多亏有了你,我们才能有这么丰盛的年夜饭!”李柳氏激动地泪花闪烁。

    大壮腼腆地搔着后脑勺,“小晞,你真是个活财神!”

    春花小脸红扑扑的,眼睛笑地一弯月牙,“小晞,谢谢你!谢谢你带给我们的新生活。”

    雪花和小宝一左一右地抱着孟晞的胳膊,亲昵地说:“小晞姐姐,有你真好!”

    孟晞的眼眶也有点湿润,回想来到异世的这段日子,从仓皇逃命到被干娘收容,从饥寒交迫到衣食无忧,这其中的心酸只有她自己能懂,而这幸福,也更是只有她自己能够深深体会。

    她动容地回抱了下两只小的,然后柔声对大家说:“很幸运能和你们成为一家人!以后,我们的生活会更好的!”

    “为了更好的生活,开吃!”雪花的豪情壮语一下子逗笑了大伙儿,气氛立马热烈了起来。

    家人兴奋地品尝着孟晞的高超厨艺,不停地夸赞着,笑语欢声传出去老远。

    一顿年夜饭,吃的欢快无比。饭后,大家又围在一起包饺子。

    饺子,在这个时空也是没有的,孟晞挨个教,大家都新奇地跟着学着。

    最后大壮擀皮又快又好,春花包饺子最好看,而李柳氏包的最快。就连雪花和小宝也包的像模像样了。

    孟晞超级有成就感!

    大家围着桌子一边包饺子,一边说着趣闻趣事,孟晞还时不时地给大家讲几个笑话,时间一晃就到了子时。

    村民们陆续来了祠堂,准备祭祖了。

    这鹿鸣村的规矩就是这样,每家的祖先都供奉在祠堂里。到了年三十的时候,体成年男村民就都到祠堂里来祭祖。既省事儿,又显得大家亲厚似一家。

    然而当村民们见到烛火通明的祠堂时,都诧异了,这还是往年那个阴暗破旧的祠堂么?

    整个院子里都挂着红灯笼,祠堂里面透出明亮的光,一看就是点了很多蜡烛,而院子里飘荡着的是香烛的香气,还混合着香喷喷食物的味道。

    赵光明把祠堂大门打开后,村民们更是目瞪口呆。..

    往年里,只有到了子时,才会供奉上几个玉米面馒头的供桌,此刻摆满了各种贡品。

    点着红点的白面馒头,装着各种菜肴的白瓷碗,摆放的整整齐齐的筷子。满屋子红烛散发出温暖明亮的光芒,还有供桌上那又粗又高的供香……

    有不少村民,狠劲揉着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可是这场景,就是做梦也梦不出来啊!

    赵光明老泪纵横,扑通一声跪在了供桌前的蒲团上,“列祖列宗啊,子孙无能,让你们受苦了!”

    其他村民也都纷纷跪下,向祖宗磕头。

    孟晞听见响动趴门缝偷看的时候,正好听见赵光明这句话,然后又见到不少人脸上都是挂着两行泪,她就有点懵了。

    “呃,是我哪里做错了么?”

    她完是按照前世时乡下祭祖的样子来布置的,难道是和这里的规矩不合?

    完蛋了,这不是好心办坏事了么!

    原以为,村民们穷,自己就帮他们多操办下,就当是借住祠堂的回报了。过年祭祖敬神是大事,她还特意都用的最好的东西。没想到最后还是没做对,这下子大家不会把她们赶出去吧?

    孟晞满是忐忑地想着,然后一缩脖子,认命地等待着大家讨伐她。

    却在这时,猛然听见赵光明哽咽地大声祈祷:“今天多亏了孟晞姑娘,才让你们得到了应有的供奉,希望你们能够保佑她,一生顺遂,无病无灾!”

    其他村民也都回过身去,虔诚地跪拜祈祷:“求祖宗保佑孟晞姑娘!”

    啊?神转折啊?!

    孟晞一个趔趄差点从门里摔出去。

    不带这么吓人的啊,能不能一次把话说完哪,吓死宝宝了!

    孟晞拍着胸口,安抚了下受伤的小心灵,安静地退回了屋子里,等到他们祭祖仪式部结束之后,这才打开门出来。

    “赵伯伯,各位叔叔伯伯,请留步!”

    听见孟晞的声音,所有人都感激地望了过去。

    赵光明脸上还残留着泪痕,朝着孟晞就是深鞠一躬,“小晞,谢谢你!谢谢你为鹿鸣村做的一切!”

    其他人也都学着赵光明的样子,朝孟晞鞠躬,齐声道谢。

    孟晞连忙闪到一边,“哎,大家可千万别这样,真是折煞我了!我只是略尽绵薄之力而已,有做的不对的地方,大家不怪我就好了!”

    “不,小晞,你没有做的不对的地方,相反,你做的实在是太好了!让我们感动地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赵光明激动地说话的声音都发颤了。

    “额,那是我应该做的!”孟晞客气地说到。其实她的意思是,借住了人家的地方,咋也得交点租金不是。

    可是村民们却都理解为了,她完把自己当做了村子了的一份子,所以才会这样敬奉祖先。瞬间,大家就把她当做了自己人!

    孟晞想不到自己的一个小小举动,还有一句无心的话,竟然就收服了村人的心。

    她只是微笑着和大家说出自己的提议:“在我的家乡,大年三十子时要放鞭炮接神,吃饺子的。正好我们今晚包了很多,如果大家不嫌弃的话,一起吃点吧。东西不多,就是我们家的一点儿心意。”

    孟晞其实是特意多包的饺子,家人整整包了一个晚上,就是希望能让大家都沾沾福气。

    村民们一听,又感动了一把,都含泪带笑地说好。

    他们哪听说过饺子啊,当见到那白白胖胖的好几大盖帘的饺子时,都看呆了。

    等到捏了一个放进嘴里之后,更是觉得吃到了世间最美味的东西!香的他们差点把舌头吃掉了。

    “香!实在是太香了!”赵光明一边吃,一边竖起大拇指不停夸赞。

    孟晞笑眯了眼,“那当然啦,在我们那儿,有句老话叫‘好吃不如饺子’呢!大家喜欢吃,以后我教你们包!”

    “好!”大家齐声回答,对未来又多了一项新的期盼。

    孟晞见到饺子煮的差不多了,就张罗着大家伙儿出门放鞭炮。

    当噼里啪啦的鞭炮声热闹响起的时候,村男女老少都跑出来观看了。尤其是烟花冲上夜空的时候,孩子们更是兴奋的大叫起来。

    往年里,难捱的守岁活动,这一刻竟变得无比享受了!

    热热闹闹地过了个大年,孟晞与鹿鸣村算是彻底融到了一起。

    第二天一大早,家人换上新衣服,带着糖果,还有自己家做的炸面果,出门拜年去了。

    可是不想,刚一出门,就遇上了晦气的事儿。

    孟晞本来是在李柳氏的带领下,和其他四个孩子一起带着小礼物要去关系好的人家拜年的,比如说赵村长家、李老汉家还有王婶子家。

    可是没想到,刚一出门,就遇见了个让人厌烦的人,热了一肚子气。

    “哟,我当是谁呢,穿的这么鲜亮,原来是富贵之后就不养活公婆的人哪!”

    一道尖锐且充满了嘲讽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

    孟晞当即眉头就皱起来了,谁呀这么恶心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