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0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8616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我的黑碑有灵气

    “怎么了?”孟晞刚一迈进祠堂的大门,就看到院子里站了很多人,心头就是一紧,连忙分开人群,边走边问。

    “小晞,你可回来了,快去看看你干娘吧。你刚走,她就昏过去了,大夫正给她看呢。”

    有热心的村民简单介绍了情况,孟晞急忙冲进了屋子。

    只见李柳氏正一脸颓败地躺在炕上,双目紧闭,旁边一个老大夫正在给她号脉。

    “王婶子,我干娘怎么样了?大夫怎么才来啊?”

    王婶子闻声回头,看到是孟晞,走过来压低了声音说:“村子里没有大夫,这为是去隔壁村子请来的,所以才到。”

    说话间,老大夫也号完脉了,捋着白花花的胡须说:“她没有什么大碍,就是急火攻心才昏过去的。我开服药,给她喝下去,再静养几天就没事儿了。”

    听老大夫这么说,孟晞悬着的心才算放下,然后快步走到了李柳氏身边,“干娘,钱财乃是身外之物,你何必这么在意啊!”

    李柳氏闻言,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可那都是你辛辛苦苦赚来的啊!”

    “额,干娘,钱没了咱们可以再赚,可是身子气垮了可怎么办哪。”孟晞苦口婆心地劝着。

    李柳氏的眼角滑下两滴眼泪,声音也有些哽咽了,“你说那张婆子咋就这么狠心呢,我与她无冤无仇的,为什么要这么对待我呢!”

    “嫉妒呗!”孟晞也叹气,“人心这玩意儿是最难捉摸的。”

    李柳氏又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只剩下眼泪无声地流。

    孟晞轻轻地帮她拭去泪水,“干娘,你就放宽心别想了,好好养身子,马上开春了,咱们还得赚大钱呢!”

    李柳氏无声地点点头,没再说话。

    孟晞给老大夫付了诊金,又派大壮和铁柱送老大夫回家,并且抓药回来,然后又去院子里感谢大伙儿关心,告诉大家没事儿了。

    村民们都是热心肠的,死冷寒天的在外面冻着,孟晞心里非常过意不去。可是家里现在没有什么吃的东西了,所以,她只能深深地鞠了一躬。

    “谢谢大家对我们的关心。这份情谊我们记下来,必当加倍报还!”

    村民们都摆摆手,说大家乡里乡亲的,互相帮衬都是应该的。然后就都散了,各回各家了。

    院子里又回复了冷清,孟晞这才发现,自己早已经饥肠辘辘。

    “小晞姐姐,我饿了!”小宝拉着她的衣角,可怜兮兮地说。

    雪花也眼巴巴地看着她,“家里头吃的东西都被祸害了,王婶子他们帮着拾掇下,可是都灰突突的,没法吃了。”

    春花解释到:“娘突然晕倒,我们都懵了,压根就没想起来吃饭的事儿。”

    可不嘛,李柳氏毫无征兆地突然昏死过去,大家都忙活她了,谁还能想着孩子们吃没吃饭啊。

    孟晞鼻头一酸,努力忍住泪意,“我这就做饭去,你们先去照顾干娘。”

    孟晞快速地熬了小米粥,又把仓房里幸免于难的冻肉拿出来切了炖上,洗了棵白菜清炒。

    等到大壮和铁柱回来的时候,饭也正好熟了。

    孟晞让大家先吃,她端了小米粥和白菜进屋给李柳氏送去。

    “干娘,起来吃点东西吧。一会儿还得喝药呢。”

    李柳氏没有胃口,却拗不过孟晞,最终喝了小半碗粥,吃了几口菜。

    “好孩子,干娘让你担心了。”

    看到孟晞比亲生儿女还孝顺,李柳氏又是感动又是愧疚。

    “哎,干娘说这个干啥啊。咱们不是一家人嘛!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孟晞笑着开解道。

    李柳氏又和她说了会儿话,得知张婆子没逮到的时候,重重地叹了口气,“唉,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本以为她只是嘴巴坏了些,想不到竟会做出这么丧尽天良的事情。”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呗。”孟晞撇嘴。

    经过一下午的时间,她也想通了,这张婆子原本的时候也许只是气不过想来院子里搞点破坏。可是满屋子的好东西令她嫉妒地红了眼,然后就冲动下做出这样的坏事。

    当然,也不排除她就是存心要来偷东西的可能,而搞破坏则是临时起意的。

    不过到底是怎么回事,还得逮住她之后才能知道了。

    孟晞死死地记恨上了张婆子,日后当有机会的时候,狠狠地报复了回来。

    现在,她把部精力都放在了照顾李柳氏身上,好在,经过几天的精心照料,她好了起来。

    转眼间,日子就到了正月初六,各大店铺都陆续营业了,鼎丰园也开始恢复收购豆芽,孟晞又带着家开始忙活开了。

    肖掌柜是正月初九这天来收豆芽的,听说了孟晞家初一那天的事情之后,非常气愤。

    “小晞,你放心,我会找人帮你查人的。一旦发现那张婆子的影子,一定立马通知你。”

    孟晞再三道谢,并且留肖掌柜在家吃了午饭才放他走。

    李柳氏已经完好了,心中的阴影也渐渐散去,脸上又恢复了恬淡的笑容。

    送走了肖掌柜之后,她看着孟晞递过来的十两银子,轻轻地摇头,“小晞啊,干娘不要银子了,还是你保管吧。”

    得,这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了。

    孟晞苦笑了下,然后硬把银子塞进了她手里,“干娘啊,钱是王八蛋花了咱再赚。再说了咱们家大业大的,不在乎那点小钱,就当是喂狗了还不行么。”

    李柳氏拗不过孟晞,只好小心地把银子收进怀中。“哎呀,小晞,你说到狗,我才想到,咱们家应该养个狗看家护院,免得以后再遭贼。”

    “呀,好主意!”孟晞也是拍手赞成,“等以后家里再没有人看家的时候,就把狗链子解开,谁敢进来就咬他丫的!”

    说着,她眼前好像出现了张婆子被狗满院子追着咬的画面,想想都解气。

    这件事就这样愉快地决定了,第二天肖掌柜再来的时候,孟晞就拜托他去镇子上帮忙寻找合适的狗。

    为什么不在村子里找?

    因为鹿鸣村穷的连狗都养不起!

    饭菜根本就没有剩下的,拿什么来养狗?!

    肖掌柜果然是个办事痛快的,正月十四那天来拉黄豆芽的时候,就带来了一条毛色金黄的大狗。

    于是喜气招笑的一幕出现了……

    见到肖掌柜带来的这条狗的时候,孟晞一下子就喜欢上了它。那双湿漉漉的大眼睛,看着就讨喜。

    接过拴狗的链子,孟晞笑着递上了一块肉——没有骨头。

    只见那狗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尾巴欢快地摇晃着,跳起来张嘴接过了肉,大口小口地吃了起来。

    肖掌柜看的好笑,“小晞你可真是个大方的,这狗跟了你算是享福了!”

    “汪汪——”

    恰巧此时,那条狗吃完了肉,叫了两声,亲昵地用大脑袋蹭着孟晞,尾巴也摇的更欢实了。

    感觉像是在附和肖掌柜的话,更像是在讨好孟晞。

    孟晞哈哈大笑,伸手在大狗的脑袋上揉搓了两下,然后栓到了早已经准备好的狗窝里。

    “嘿,给你起个名字吧,叫黄金好不?”

    “汪汪——”好好!

    “哈哈哈哈——”家人都笑做了一团。

    这一人一狗实在是太好笑了,竟然还有问有答的,沟通完没有障碍啊。

    孟晞要给肖掌柜买狗的银子,可是他却坚决推辞不要,“这狗就算是我送你的,你要是再和我谈银子,就见外了啊!”

    “那好吧,谢谢肖伯伯!”孟晞见状也只好接受了,中午回报以一顿格外丰盛的好料。

    临走的时候,肖掌柜神秘兮兮地说了句:“明天你千万要在家,哪儿也别去啊,有大惊喜!”

    孟晞被他给说的一头雾水,有心想问什么惊喜,可是那老头却跳上马车跑了。

    “喂,肖伯伯,不带这么吊人胃口的!”孟晞冲着马车大喊,可是肖掌柜却坚决不回答,还吩咐车夫加快速度。

    孟晞好笑地嘟囔了句:“这老头,不卖酒菜,改卖关子了!”

    第二天,孟晞从一大早上就开始频频往门口张望,就想知道这惊喜到底是什么,可是从旭日东升一直等到了夕阳西下,别说惊喜了,进村的道上连个人影都没出现!

    “臭老头,净糊弄我!”孟晞没好气地抱怨到,“白浪费了一天感情!”

    这时,村子里祭祖送灯的人陆续都来了,孟晞不再傻等所谓的惊喜,而是和大家一起热闹地点起了蜡烛和灯笼,把整个祠堂装扮的亮堂堂的。

    然后又去把昨天晚上就做好的冰罩拿出来,里面放上蜡烛,从门口一直摆到了大路上。

    夜幕下,两排小冰灯慢慢延伸出去,远处是刚刚升到树梢的月亮,看起来浪漫迷人。

    站在路的这头,孟晞微微眯起了眼,被这静谧祥和的景象暖到了,心里有一种淡淡的喜悦在流淌。

    这就是她的第二故乡啊,她好像已经彻底融入了这里的生活,爱上了这种落后却又安逸的生活。今后,她要把这里变得更加美好。

    就在孟晞满脑袋天马行空的想法时,突然发现,灯光小路的尽头处,好像有人来了。

    不,准确的说,是有辆马车正在快速驶来,哒哒的马蹄声都渐渐地清晰可闻了。

    “这么晚了谁会来村子里呢?”孟晞不由得心中疑惑。

    但是随着那马车越来越近,在月光烛光和白雪的映照下,她看清了来者。

    “马致行?”孟晞惊诧地瞪大了眼睛,那坐在车辕上挥动着马鞭的,竟是阔别多日的马致行。

    孟晞愣神的工夫,马致行已经来到了近前。

    “吁——”他把马车停在距离孟晞不足三尺远的地方,然后从车上跳了下来,笑的一脸灿烂。

    “小晞,元宵节快乐!”

    “呃,马大哥元宵节快乐!”孟晞木木地回应。

    此刻她的内心是混乱的,是崩溃的!

    尼玛,等了一整天的惊喜,却突然发现,根本就是个惊吓好不好!

    在经历了这段短暂的别离之后,孟晞已经能够很好地把马致行和她的蔚恒哥哥分离开了,并且那种茫然不知所措的感觉已经消失不见了。

    现在再次见到马致行,孟晞更觉得像是见到了一位久违的好友或者是亲人。

    可问题来了,马致行那满脸见到小情人的表情,却明显不是对待亲人和朋友的态度啊!

    孟晞直觉不好:这小子好像心存不轨啊!

    怎么破?

    别问她如何看出来的,女人的直觉!

    这可让她这个内心早已经是大龄剩女的老女人该如何应对啊?她就纳了闷了,怎么短短一些时日不见,这小子竟然会整出这副表情来?这不科学啊!

    孟晞一脸纠结便秘的表情,马致行敏感地发觉了她的异样,关切地问:“小晞?你怎么了?”

    老娘被你吓到了!

    孟晞心中哀嚎,可是却不能这么说,只好勉强挤出一抹笑容来,“呵呵,没事儿,就是突然见到马大哥,有点意外!”

    “哈哈——”马致行不疑有他的朗声大笑,“有没有很惊喜啊?我可是特意赶来陪你过元宵节的呢,还给你带来了满满一车的烟花!”

    呃,这个惊喜可以有!

    孟晞暂时忘记了烦恼,高兴地跳了起来,“太棒了!咱们现在就放烟花吧!”

    说完,她又大叫到:“哎,等等,我去喊雪花他们!”

    “哎——”马致行刚想要喊住往祠堂跑去的孟晞,可是佳人腿脚太快,已经跑远了。..

    “其实,我只是想要和你一起静静地欣赏绚烂的景色!”

    马致行低声落寞地把话说完,但是伊人却什么也听不到。

    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自打离开了鹿鸣村回到京城,脑海里经常出现孟晞的身影,明明是个还未长开的黄毛丫头,可是那一颦一笑却深深地烙印在了他的心底,让他魂牵梦萦。

    他紧赶慢赶地就是想要送给她这份惊喜的礼物,想要看看她灿烂的笑容,他都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不一会儿,孟晞身后就跟着一串人跑了回来,她微微喘着粗气道:“好了,人都到齐了,马大哥,咱们开始吧。”

    马致行微微苦笑了下,然后和大壮几个半大小子一起从车上搬烟花下来,然后放到空地上点燃。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