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1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8441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绚丽的烟花绽放在夜空里,整个村子的人都欢呼雀跃,笑声在山间回荡。

    “哇——太美了!我好高兴啊!”孟晞像个孩子一样地又跳又叫,脸上的笑容比天上的烟花更加灿烂迷人。

    马致行站在不远处,笑地温柔宠溺,低声喃喃道:“只要你高兴就好!”

    等到烟花散去的时候,已经是月上中天之时,孟晞自然不可能让马致行再驾车回镇上,所以就安排他住了下来。

    好在祠堂的屋子够多,李柳氏张罗着给收拾了一间出来,又烧了很多柴火,把炕烘的热热的,然后铺上了簇新的被褥。

    马致行笑着谢过李柳氏,就安心睡下了。

    一夜好眠,第二天天光大亮的时候,马致行是被一阵食物的香气给馋醒的。

    “唔——大清早的,就做这么多好吃的啊!”他穿戴整齐走进饭厅的时候,见到的就是一大桌子冒着热气的美食,而且很多都是他没见过的。

    “早上好啊马公子!”李柳氏笑着走了过来,“小晞说你是客人,要好好招待你!”

    听见是孟晞为了招待自己而特意做的,马致行心中像是吃了蜜一样甜,直接忽略掉“客人”这么疏远的字眼。

    “小晞真是太有心啦!闻着就这么香,吃起来一定味道特别好!”马致行笑着夸赞。

    过了一会儿,所有的饭菜都做好了,家人围坐在了一起,拿起筷子开动。

    马致行喝着浓稠香甜的玉米面糊糊,吃着软嫩可口的葱香鸡蛋饼,再来一口酸辣黄瓜条,香的他差点把舌头都一起吃了。

    “唔,小晞你这手艺真是绝了,进宫当御厨都够格了!”

    “马大哥太夸张啦,我做的都是农家小菜,你不嫌弃我就偷着乐了。”孟晞笑着回到。

    “将来谁娶了你可就真是有福气喽,天天都能吃到这么香的美味!”马致行说的别有意味,眼神也晦暗不明。

    孟晞却被这句话给吓得眉心一突,差点尖叫。尼妹,究竟是谁说古人腼腆内敛的?

    十八岁的小少年竟然就这么会撩妹了!而且这话说的极有技巧,既赞誉了她的厨艺,又变相地表达了他的求娶之意。

    因为——没有此意的男子是绝对不会说这种明显令人产生联想的话语的!尤其是马致行这种人精!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昨晚想了一宿,马致行终于想明白了,他是因为什么而失常了。也许,自己是喜欢上了这个充满活力的聪慧小姑娘!

    他一旦想通了,立即就想要行动起来,于是今天就开始试探起孟晞的心意来了。

    孟晞的小心肝慌乱了一下下,但是很快就镇定了下来,假装什么都没听懂的样子,笑着道:“嗯,将来我找到合心意的相公,就天天给他做好吃的,把他喂成个大胖子!而且用美食控制住他,我让他往东他就不可以往西,而且绝对不许拈花惹草!”

    孟晞说的像是玩笑一般,但是却在传达着两层意思:第一,她对面前这枚如玉少年,没有那种兴趣;第二,她嫁人后要说了算,相公只能有她一个妻子,什么小妾通房之类的,就统统不要想了。

    马致行是何等聪明的人物,自然一下子就听出来了孟晞话里的意思,但是他却并不觉得她是在拒绝自己,反倒是认为自己的机会来了。

    “小晞的想法真可爱。我真希望将来能找到一个像你这么勤劳能干的贤惠妻子,以一抵百,我就享福喽!”

    他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只要你嫁给我,家里一切都归你说了算,我也只会与你一人携手到白头。”

    孟晞心底一阵哀嚎,在早餐桌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如此红果果地撩妹,真的合适么?

    妈妈咪呀,哪来的厚脸皮,快点回家去吧!

    李柳氏面色古怪地瞥了眼一脸哀怨的孟晞,然后极其自然地岔开了话题,“马公子,尝尝这个凉拌猪心,很好吃的。”

    噗!干娘你够狠!你是让他死心的意思么?

    孟晞差点没忍住喷饭了,李柳氏的这招真是绝了。

    马致行脸色微僵,但是转瞬就恢复了正常,笑着接过了李柳氏用公筷夹来的菜,“谢谢婶子!”

    然后一脸享受地吃了下去,不过倒是没有继续纠缠刚才那个话题。因为他决定从长计议,一定会让眼前这个可爱的女子甘心情愿嫁给她的。

    孟晞悄悄地松了口气,在心里默默地给李柳氏点了个赞,然后低头吃饭,不再说话了。

    一顿早饭在这种怪异的气氛中结束了,马致行礼貌告辞,说是乌拉城里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办。

    孟晞差点放鞭炮欢送他,但是面上却依然谨守礼仪,“马大哥快去忙吧,以后有什么事情就派店里的伙计或者是肖伯伯来就好,你别总是亲自跑来了,挺辛苦的!”

    关键是我还挺害怕的!

    万一您哪天想不开直接来个真情告白,我可咋办啊?

    拒绝吧,怕伤了你的心!看到这张神似蔚恒的脸露出伤心难过的表情……

    想想就乱心疼一把的。

    可是答应?不行!她会有一种非常对不起蔚恒的感觉,而且,还会觉得委屈了这样如玉的谪仙少年,他值得拥有一份纯粹的感情,而不是自己这种看见他就会想起别人的家伙。

    咳咳,最关键的是,她有一种老牛吃嫩草的赶脚,而她就是那头老不羞的老牛!

    哎呀,反正不管怎么说,身为一个虽然外表十六岁——咳不对,过完年了,她现在十七岁了——但是“内芯”已经三十三岁的大龄剩女,孟晞的爱情观择偶观都是非常成熟的。

    无论如何,她也不可能对这个今年才十九岁的小男孩生出别样情愫的。

    心中再次重重地叹了口气,孟晞送走了马致行,努力忽视掉他眼中明显的落寞。

    既然给不了未来,那就压根连一点儿遐想的空间都别给他留!

    孟晞狠心地砍断了这株美丽的桃树,转身回了屋子。

    李柳氏见到她回来,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想好了?舍得么?”

    “呀,干娘,你太坏了,净取笑人家!”孟晞瞬间露出了小女儿的娇态,扑进她的怀里撒娇。

    哎呀,都怪干娘母爱气息太浓郁,害的她越发地像一个真正的花季少女了!

    孟晞抖落自己的一身鸡皮疙瘩,然后继续——撒娇!

    嗯,果真是有娘的孩子像块宝,她现在当小少女,很得心应手嘛,不错不错。

    李柳氏抚摸着靠在怀里的孟晞,慈爱地说:“上次的时候,干娘是怕你对马公子白白浪费了心思,才劝你的。可是今天看来,马公子倒是待你真心实意的,你真的不要考虑下?”

    “不要!我要一直赖在干娘身边,将来再招个上门女婿,伺候咱们!”

    孟晞撒娇耍赖越发地熟练了。

    不过,什么叫“伺候咱们”?

    “你这丫头,你是要招夫婿,又不是买佣人!”李柳氏也被她的话给逗笑了。

    孟晞理直气壮地说:“额,他当了我的丈夫之后,不是应该脏活累活干,剩菜剩饭包么?不是应该把我当宝一样宠着,把干娘当做老佛爷一样伺候着么?”

    李柳氏听了孟晞的歪理之后竟无言以对,而且,为什么她会觉得孟晞说的好有道理的样子?

    完蛋了,被这个丫头给同化洗脑了!

    李柳氏无奈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宠溺地说:“就你鬼主意多!行啦,你的事情自己做主就好,需要干娘的时候我一直在你身边!”

    孟晞被这句话感动到了,鼻头猛地一酸,“嗯,干娘最好了!”

    这母女二人腻歪地让雪花都看不下去眼了,她蹦跳着过来,用手指刮着脸蛋,笑着喊:“羞羞脸!小晞姐姐多大了,还总是让娘哄!”

    “额?有么?”孟晞从李柳氏怀里退了出来,有点小尴尬,她贪恋温暖的动作那么惹眼么?

    “咦——还好意思狡辩!”雪花这个小鬼灵精又把孟晞好一顿笑话,直到李柳氏笑骂了她一句,她才不再挤兑。

    “这孩子啊,从小就调皮!都被我惯坏了。”李柳氏笑着说。

    孟晞瞄了下四周,见大壮和春花都不在附近,这才压低了声音,问出自己心中的疑惑。

    “干娘,我能不能问你个事儿啊?”

    “有话就说呗,干啥弄得那么神秘。”李柳氏笑着答道。

    孟晞踌躇了下,“干娘,为什么我总觉得雪花和小宝比春花和大壮要聪慧许多呢?”

    “哦?”李柳氏好奇了,“为什么这么说?”

    孟晞搔搔后脑勺,“就是一种感觉。两个小的明显比那两个大的要精灵活泼,而且学东西也特别快,性子也不那么木讷。”

    李柳氏脸上的笑容慢慢收敛,静默了一会儿,然后幽幽叹口气,道:“这分别很明显么?”

    “嗯!”孟晞重重点头。越是相处,这种差异感越是明显。她这个好奇啊,就像是猫爪在不停地挠心一样,所以今天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

    李柳氏四下看了下,然后才低声说了句:“我今年二十八岁!”

    “额,干娘你突然告诉我年龄干嘛?”孟晞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但是下一瞬,她就惊呆了。

    娘咧,好大个秘密啊!

    干娘二十八岁,春花十四岁、大壮十七岁、被卖掉的夏花十九岁?!

    这么算下来了,干娘岂不是得九岁就生了第一个娃?!

    怎么可能嘛!

    “干娘?你不是他们的亲娘?”

    只有这个可能了!

    孟晞被这个消息给彻底惊住了。想不到啊,随口一问就问出了个大秘密呢。

    李柳氏笑了,“嗯,我被相公救了时,正好他的娘子生病去世了,当时春花才刚出生不久,没有人照顾,所以我为了报答他的恩情就随他回了家。”..

    哦哦哦,后来日久生情就假戏真做了,然后就有了雪花和小宝!

    孟晞觉得这个故事有点老套,却又有点动人。

    一个落难千金为了报答恩人,竟然可以忍受他家人的各种无力虐待,甚至还为他生儿育女……

    呜呜,有点想哭!同时也很是心疼!为了干娘而心疼!

    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如果她可以再强硬些,是不是就能少受很多苦,孩子们也能少遭不少罪,而她的丈夫或许也不会失踪?

    “那干爹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孟晞也不知道怎么就问出了这个问题,想要收回却来不及了。

    李柳氏倒是没有孟晞猜想地那样伤心,只是淡淡地说到:“他是个很好的好人。孝顺、温和,热心肠。”

    呃,咋听起来像个滥好人呢?

    “他对我和孩子特别好,总是会偷偷地藏起来一些好吃的,等到其他人都睡了的时候给我们吃!”

    咦,还有点小心机,不算傻的彻底。

    孟晞一边听李柳氏回忆诉说,一边在心中描绘着便宜干爹的形象,最后得出个结论:这男人还不错,就是有点愚孝,其他的表现还算可圈可点。难怪干娘会死心塌地跟着他。

    “那干娘,你说干爹还能回来吗?”

    三年都没有一丝音讯,估计是凶多吉少了吧?

    “我相信他一定还活着,也许是遭遇了什么特殊的事情暂时不能回来。但是他终有一日会回来与我们团聚的!”

    李柳氏说的非常坚定,并不是那种自欺欺人的感觉,很是真的坚信早晚有一天,李田会回到家里来!

    孟晞紧紧地抱住了她的肩头,“干娘你说的对,干爹一定会回来的!”

    “咦,不对啊!”孟晞又猛地想起来个不对劲的地方,“为什么从来没有人说过你是春花几个的后娘呢?”

    太奇怪了,村民们从来没有提过,热心肠的王婶子没有说过,就连李老太闹腾的时候也不提。这也太奇怪了!

    李柳氏苦笑了下,“因为相公自打成亲起,就被撵到了外面住,李老太不让他们回家。直到十年前相公做小买卖开始赚钱了,他们才强迫我们一家回来。”

    “凭什么呀?”孟晞觉得那个李老太实在是太狠心了,哪有这样对待亲生儿子的,“难道不是亲生的?”

    “是亲生的!村人都可以证明,相公确实是她亲生的。但是由于生他的时候难产,李老太差点死了,所以她一直就不待见他。”

    “哦——小心眼的死老太婆!”孟晞对李老太的厌恶感又增加三分。

    “可是干娘,那村民们就没有认出来你不是干爹以前的那个媳妇?”孟晞好奇极了,“而且你那时候应该很年轻很漂亮吧?”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