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5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8845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黎明之剑

    即便是不知道,他们接下来的日子里,干活都是格外卖力的。

    原本孟晞估计要十多天的时间才能干完的活儿,竟然用了七天就都干好了。..

    看着眼前这一大片土地,再也不见了荒烟蔓草,只见平整和整洁,孟晞的心情特别好。

    眼凑着土地已经差不多都化冻了,孟晞知道该准备翻地春耕了,所以,耕牛的事情必须抓紧了。

    这件事儿,孟晞没有拜托肖掌柜,因为他也不懂。她只得亲自去了镇上的牛马市场挑选。

    村子里没有人养过牛,所以没有人能给她参详,她叫上了大壮,又请了李老汉帮忙。好歹是猎户出身,起码能看出来牲口健康与否吧。

    可是当真的到了牛马市场的时候,三个人都懵了。

    牛马市场里臭烘烘的,牛马骡子的叫声此起彼伏,小贩们吆喝介绍声也是一片欢腾,可是孟晞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无从着手。

    “李伯伯,你能看出来哪边的耕牛更合适么?”

    在溜达了一圈之后,孟晞三人到了个犄角旮旯的地方,小声研究。

    当然不能被那些牛贩子听见,不然还不得宰死他们啊。

    李老汉摇摇头,一脸无奈,“这里的牲口瞅着都挺精神的,也都健壮。可是我听说,耕牛干活是需要训练的,咱们弄些愣头青回去,也派不上用场啊。”

    孟晞猛点头,“就是就是!”

    “那咋能看出来牛会不会干活呢?”大壮弱弱地问到。

    “不知道!”两人一起摇头。

    要是知道的话,不就不纠结了么!直接交银子牵牛回家就行了。

    正在三人一筹莫展的时候,一道与众不同的叫卖声在距离他们不远处响起。

    “大家都来看看哦,上好的耕牛,只要十五两银子啊!”

    “咦?好贵!”孟晞听见这话时第一反应就是贵的离谱。

    这一圈走下来,她已经基本探听清楚了,市场的牛根据大小,价格从五两到十两不等,但是绝对没有超过十两的。

    没想到,现在竟然来了个要价十五两的。

    好奇心驱使,孟晞朝那人看了过去,见到是一个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年轻男孩,估摸着也就十**岁的样子,有点局促地站在那里,手里牵着一头大牛。

    孟晞一眼就相中了这头牛。虽然它看起来有些瘦骨嶙峋的,但是莫名地就让人觉得浑身充满了力量,而且看上去很温顺的样子。

    她刚想走过去攀问,但是已经有其他的牛贩子靠前了。

    几个牛贩子嬉笑着围在那个年轻人跟前,大声说着话。

    “余铁牛,你又来卖牛啊?咱们早就和你说了,十五两银子不会有人的买的,你怎么就不信呢!”

    “谁说不是呢!从来就没有牛能卖到这么高的价钱的,尤其你这还是一头老牛!”

    “你就别硬扛着啦,再不降价卖的话,你爹的药钱从哪儿出啊?”

    几个牛贩子你一言我一语地围着余铁牛劝说着。他们倒是没有什么恶意,听那意思也都替他着想。

    可是叫余铁牛的年轻人却抿着嘴不说话,最后终于憋出来一句:“我家的大黄,是个耕田的好帮手,如果贱价卖掉,就会被杀了吃肉,我舍不得!”

    孟晞听到这话,眼睛歘的一下就放光了,耕田好帮手?

    哈哈,天助我也!

    她快步走了过去,“劳驾让让,让我过去!”

    挤开那几个围观的牛贩子,孟晞走到了余铁牛面前,“你卖的是耕牛?”

    余铁生看着面前的小姑娘,有点腼腆地点点头,“嗯,是耕牛!帮我家干了好几年活了,特别听话能干!”

    那语气不像是在说牲畜,而是在介绍一位好朋友一样。

    孟晞心里更加笃定了,这头牛就是农家耕田用的,而不是其他牛贩子手里那些小牛犊。这实在是太好了。

    “小哥,这牛我想要买了,价钱方面还能商量不?”孟晞知道牛马贩子都是有暗语商量价格的,但是她真心不懂,所以就只能按照普通买东西的样子讨价还价了。

    好在,余铁生也不懂那些专门的讨价方式,所以也就没觉得意外。

    “抱歉啊姑娘,我爹的病,需要最少十五两银子,卖便宜了,我爹治病钱就不够了!”

    孟晞了然,虽然觉得这个价码确实贵了些,可是看着好不容易相中的牛,她实在是有点舍不得放弃。

    “姑娘,如果你家是要买牛回去耕田的话,我可以去叫你们怎么使唤!”余铁生也不想放弃这难得上门的生意,所以挠着头提出了折中的办法。

    孟晞眼睛一亮,好主意啊!她买了耕牛回去还真就不可能有人会用,这个年轻人肯去教的话,问题就好办多了啊!

    “好!成交!”孟晞是个爽快人,当即决定成交了。

    余铁生激动地眼泪都下来了,“谢谢你姑娘!我谢谢你!”

    说着,他就要跪下来。这么多天了,终于等到了好运气。不然再拖下去,家里真要没有银子给他爹抓药了,他恐怕就只能降低价钱卖牛了。

    其他小贩见到孟晞出十五两银子买下一头老牛,都用看怪物一样的眼神看她。

    有心提醒她买贵了,可是一想到余铁牛家那凄惨的境况,又纠结了。

    孟晞见到这几个人欲言又止的表情,眯着眼笑了。

    都说无商不奸,这几个牛贩子看着倒是个好的,要不就照顾一下他们的生意好了。

    “余铁牛,我还想要买几头耕牛,你能帮我挑挑不?”

    话音未落,那几个牛贩子就跟打了鸡血似得,立即围拢过来,争前恐后地说:“我帮你挑!”

    “呵呵,谢谢几位大哥的好意了!”孟晞笑眯眯地说,“但是我更相信余铁牛的眼光!”

    呃,牛贩子不说话了。

    因为他们贩卖的牛基本上都是屠户买走了,偶尔有人买去耕田用的,可是他们却不懂什么样的牛更适合耕田。

    “姑娘,我们手里的牛都是从农户手里收购来的,年轻力壮,只要稍加训练,耕田都绝对不成问题的。”一个牛贩子反应比较快,连忙推荐道。

    余铁牛转头看了几眼旁边的那几头牛,小声地说:“我可以帮你挑,然后帮你训练!我爹一直就是养牛的,我从小也跟着学,这方面还算在行。就当是报答你买牛的恩情了。”

    哇喔——

    孟晞都想吹个快乐的口哨了。

    真是瞌睡来了有人送枕头啊,这个叫余铁牛的,不错嘛!

    “好,我相信你,你帮我挑吧!”

    孟晞说完还真就当起了甩手掌柜的,站到一边,看着余铁生认认真真地在那些牛里挑选着。

    只见他掰开牛嘴看牙齿,又蹲下看蹄子,还时不时地拍几下牛的后屁股,果真是一副老练的模样。

    孟晞就一直静静地看着他挑选出来了五头牛,然后他就不挑了。

    “怎么了?我一共要买十头牛,现在加上你的也才六头而已,你怎么不选了?”

    余铁生尴尬地瞅瞅一旁的牛贩子,然后咬咬牙说:“所有的牛我都看过了,能够训练做耕牛的就这些了,剩下的不是太老就是太小,或者是体格不健壮。”

    牛贩子们齐齐翻了个白眼。这个余铁牛啊,真是老实到家了。就不能帮着他们再忽悠出去四个啊,大不了分他点好处嘛。

    孟晞倒是一脸捡到宝的样子,兴高采烈地和那几个牛贩子进行了交易。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把五头牛都交给大壮牵着,孟晞开心极了。

    “余铁牛,你再帮我去其他牛贩那里挑几头吧。”

    余铁牛却嗫喏着说:“姑娘,我能换个地方帮你挑么?”

    “咦?为什么啊?”孟晞非常奇怪。

    余铁牛的声音更小了,“呃,我们村子里还有几头耕牛,不用训练就能种田,你要不要看看去?”

    哦?这是有内幕啊!

    孟晞的好奇心都要爆棚了。

    几个人离开牛马市场,找个僻静的地方站定,孟晞就一脸八卦地问了起来。

    “说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孟晞一听余铁牛的话,就知道这里面绝对有故事,不然怎么可能他村子里同时有好几家卖牛的呢。

    要知道,耕牛对于乡下人来讲,就是最宝贵的财产,甚至比房子都重要,哪可能随便说卖就卖呢。

    余铁牛也不隐瞒,三言两语地就把大家卖牛的原因都说了。

    原来,他们村子是距离鹿鸣村不太远的余家屯,人口不太多,但是过的还都比较富裕。很多人家都养了耕牛,每年靠种田就能解决温饱问题。

    可是,今年冬天开始,村子里很多人都得了怪病,尤其是上了年岁的老人,莫名地就都不能走路了,看了很多大夫都治不好,银子倒是花了不少。

    为了治病,家家户户的老底都被掏空了,所以,就只能卖牛了。

    余铁生说完的时候,眼泪都下来了,“我从小就是和我爹相依为命,说啥我也不能看着他这么遭罪,所以宁可卖掉耕牛,也要治好他。”

    孟晞被他的孝心打动了,歪着头想了下,又问了他几个问题,最终,她怀疑这些人并不是病了,只是缺钙而已。但具体是不是,还得看过那些病人才知道。

    “这样吧,余铁牛,你带我们去你家一趟,或许我能治好你爹的病!”

    “姑娘,你是大夫?”余铁生惊喜地瞪大了眼睛。

    孟晞摇头,“我不是大夫!但是你爹也有可能不是生病!”

    啊?余铁生都被绕懵了。但还是领着孟晞他们去了自己家,反正爹都已经那样了,有点希望就比没有强。

    进了余家屯之后,孟晞就仔细打量了下这里的环境,果然如余铁牛所说,群山环抱,树木葱郁,看起来风景不错。

    不过问题是,这样的村子夏日里还好,冬天的时候接受阳光照射就太少了。再加上这里的人冬天几乎都是吃咸菜的,营养跟不上。老年人的身体本就日渐衰弱,再加上天冷不出屋,这样的境况下,缺钙也是很正常的。

    等见到余铁牛他爹余老实的时候,孟晞的猜测就基本得到了证实。

    “铁牛啊,你爹这病不用吃药了……”

    “什么?姑娘,你还没看呢,咋就断定我爹不行了呢!”余铁牛红着眼睛大叫到。

    “咳咳——”孟晞被气得直咳嗽,“你哪只耳朵听见我说你爹不行了?”

    余铁牛一愣,“你不是说不用吃药了?那不就是说……”

    孟晞白了他一眼,“没病吃什么药!”

    “没病?”

    余铁牛和他爹同时叫到。

    没病怎么不能走路了?

    孟晞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他们解释缺钙这件事,所以干脆就直接说到:“我给你出个方子,照着吃一段时间就能好了!”

    “好好好!”爷俩又是齐齐点头。

    只要能好病就行,管它到底得的是什么病,是不是病呢。

    孟晞告诉余铁牛去肉铺买些大骨头回来,敲开了熬汤给余老实喝,然后每天要多出去晒太阳,至少得晒两个时辰。

    一听这方子里连一味药材都没有,爷俩又怀疑了。

    “姑娘,这方子能管用么?”

    孟晞翻了白眼,反问到:“你们喝了那么多汤药,管用了么?”

    摇头!没有!

    “那不就得了,治病有时候是不需要药材的,食物吃对了一样能够治病!”孟晞说完,又嘱咐到:“你们要是能弄到芝麻的话,磨成粉吃掉,会好的更快一点。”

    她能想到的这个时节可以补钙的也就这些了,但愿能帮到他们吧。

    “芝麻?没听说过。”余铁牛表示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孟晞无奈,只好说:“那就天天喝骨头汤加晒太阳吧,过一阵子应该就能好。”

    余铁牛感激地送孟晞出门,“姑娘,我带你们去其他人家买牛去。”

    虽然孟晞到现在还没有把十五两银子交给他,但是余铁牛依然老实地把牛缰绳交给孟晞,然后还要带着她去其他人家买牛。

    “你这个呆子!还买什么牛啊!”孟晞对这个老实的少年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啊?不买牛了?你不是还缺四个呢吗?”余铁牛不懂了。

    “我不是缺四头,而是缺五头!”孟晞没好气地说,“所以,明天你得再和我去镇子上帮我挑牛去!”

    余铁牛满眼茫然,不懂!

    “你真是个铁牛,笨死了!”孟晞扶额低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