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6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8786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大壮在一旁笑的都要岔气了,擦着眼泪说:“铁牛兄弟,小晞的意思是,你家老爹不是生病,也不用卖牛换银子了,这牛我们就不买了!”

    “啊?不买了?”余铁牛惊讶,“可是我都答应卖给你们了,这多不好啊!”

    他是非常舍不得自家的这头牛的,但是做人得讲信用啊,哪能说话不算话呢。

    孟晞又笑骂了一句:“呆头牛!”

    李老汉也笑了,“铁牛啊,你就先回去照顾你爹吧。就算是不买你家的牛,以后你也可以帮着小晞做事,就当是报答她吧。”

    “哦——好!”余铁牛点头,“以后我就去你家帮你训练耕牛,偿还你的恩情吧。”

    “行,明天先去帮我把牛买了,然后就去我家吧。”

    孟晞也不多说了,转身就往自己的村子走去。

    大壮还是任劳任怨地牵着那六头牛,跟在了后头。

    李老汉抚着胡须,笑呵呵地对余铁牛说:“傻孩子,快给你爹熬骨头汤去吧,记得让他晒太阳啊!”说完也跟着走了。

    余铁牛总觉得自己好像被笑话了,可是又没弄明白是因为啥,所以也就挠挠头回屋了。

    和他爹交代了一声,他就又去镇上,找到卖肉的铺子,一文钱没花,抱回了一大堆骨头来,什么脊骨棒骨的,足足熬了一大锅汤。

    因为这年头,买肉的人都不要骨头的,所以屠户就把那骨头剔的连一丝肉也不剩下,然后——扔掉!

    余铁牛家里以前是能吃得起肉的,所以对这一点自然了解,于是到了镇上熟门熟路地就弄回来了骨头。

    等到骨头汤熬好的时候,他一尝,味道还挺香,就赶紧端给他爹喝了。

    就算不能治好病,解解馋也是好的。

    说实话,余铁牛真的并没有相信孟晞的法子,可是依然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念头去尝试,只要有一线希望,他也想要治好他爹。

    喂完骨头汤,余铁牛又把他爹抱到了院子里,找了个阳光最强的背风地方,给他盖上厚厚的被子。

    爷俩一边晒太阳,一边闲聊着,等到余老实觉得冷了的时候,他们才又回到了屋子。

    第二天一早,余铁牛就按照约定去了镇子上的牛马市场,然后又帮孟晞挑了五头壮牛,与她一同去了鹿鸣村。

    接下来的几天,余铁牛都会把老爹安顿之后就去鹿鸣村帮着训练耕牛,效果非常迅速,所有的牛都基本能够听懂吆喝声,会干基本的农活了。

    孟晞看着如此神速的成果,非常满意,琢磨着第二天就要给余铁牛发工钱,可是等到了该来的时辰,他却没有来。

    孟晞正担忧着,是不是余铁牛发生什么意外了,他却又匆匆忙忙跑来了,一边跑还一边兴奋地大叫:“孟姑娘,我爹见好啦,已经能够站起来了!太感谢你啦!”

    咦?

    好了?

    孟晞也觉得很意外。她只是相信这法子应该能够治好余老实的病,可是没想到能好的这么快。

    难道说这个时空的骨头效果特别好?

    孟晞胡思乱想的工夫,余铁牛已经跑到了她身前,扑通就给她跪下了。

    “孟姑娘,你的大恩大德我余铁牛……”

    艾玛,你可千万别说“无以为报,以身相许”啥的啊!我对残害小嫩草真的没啥兴趣滴!

    孟晞的神思维暗戳戳地脑补着。

    好在,余铁牛没有马致行那么生猛,而是继续说到:“今生做牛做马也要报答你!”

    “咳,铁牛啊,做牛做马就不用了,你就帮我管好牛和马就行了!”

    孟晞伸手扶起余铁牛,笑呵呵地说到。

    余铁牛神色严肃地保证到:“孟姑娘,你放心,以后家里的牛我就负责了。以后买马的话我也能照看。我都和爹说好了,以后我就在你家帮忙了,报答你的恩情。”

    “额?免费的劳力我可不要,你要是来我这上工倒是可以。”孟晞对做地主周扒皮不敢兴趣,“你和铁柱的工钱一样,都是十五文钱一天,管三顿饭。赶上家中农活忙的时候,我可以给你放假。”

    余铁牛的眼睛立即瞪得像牛眼一样大了,“孟姑娘,我不要工钱。我给你干活就是偿还你的救命恩情的!”

    孟晞被他的憨直给弄的苦笑不得了,“就算我不给你出方子,你爹也没事儿的,等过些日子天气暖了,吃的菜多了,他也会自然痊愈的!”

    “可是你让我家省了很多银子,尤其是不用卖到大黄!”铁牛果然是牛脾气,认准了的事儿坚决不回头。

    孟晞无奈至极,只好假装生气地说:“你要是不拿工钱,我就不用你帮我干活了!”

    余铁牛委屈地撅起了嘴。

    “铁牛啊,你听我说,现在正是我最需要人手的时候,尤其是伺候耕牛的人手。你能来帮我一把,就是对我最好的报答了!”

    “真的?”余铁牛半信半疑地问,“我只要给你干活,就已经能够报答你的大恩了?”

    “能!一百一千一万个能!”孟晞连忙点头,生怕慢了这傻小子又作出什么新幺蛾子来。

    余铁牛沉默了下,然后才说:“那好吧,我就按你说的办!你是我恩人,我就该听你的!”

    咳,这是什么思路?

    不过听话就好啊,以后再有说不通的地方,就直接给他下个强制命令好了。省的费这许多口舌。

    孟晞喜滋滋地收下了一个伺候耕牛的好手,接下来的日子就更忙活了。

    找个铁匠铺赶工打造出了适合的耕田器具,然后就再次将那五十个壮小伙招来干活。

    余铁牛挨个指导大家怎么使唤耕牛,很快大家就都学会了,干活的速度嗖嗖地就快了起来。

    孟晞家的三百多亩地很快地就都深翻了一遍,黑黝黝地看着就肥沃地不得了。

    村民们看的这个眼热啊,有耕牛就是好,这干活的速度是他们的好几倍。可是一想到租牛一天要十文钱,所以大家还是咬咬牙继续用镐头刨地。

    银子得用在刀刃上,等到抢节气春耕的时候再租吧。

    随着天气越来越暖,鹿鸣村的村民们都忙的热火朝天的。

    而孟晞更是整天忙的脚不沾地,生黄豆芽,指挥大家翻地打垄,挑选种子……

    到了地皮泛绿儿的时候,她家的春耕准备基本都做好了,孟晞才总算是闲了点。

    但是一闲下来,她还不适应了。看着厨房里所剩无几的几根青菜,孟晞又来了想法。

    “春花,雪花,咱们去挖野菜吧!”

    招呼上两个小姑娘,三人拿着铲子小刀,挎上柳条筐,雄纠纠气昂昂地出发了。

    李柳氏笑笑没说话,任由她们折腾去。

    踩着青嫩的小草,孟晞心底竟然生出了几分踏青郊游的惬意感来。

    穿越来好几个月了,好像就数今天过的最舒坦呢。无忧无虑,心情舒畅,果真是春意迷人哪。

    孟晞享受着灿烂的春光,呼吸着清新无污染的空气,觉得前世种种都好像远的像一场梦了一样。..

    小半天的光景,孟晞教春花和雪花辨认能吃的野菜,最后挖回来了整整三大筐。

    不得不说,这纯天然的地方就是好,野菜漫山遍野都是,随便挖挖就吃不完。

    李柳氏见到那三筐“野草”的时候,脸色精彩极了,说出的话更是差点把孟晞笑晕。

    “小晞,你们出去玩儿就玩儿呗,咋还挖这么多草回来呢?是要给牛吃的么?”

    “噗——哈哈——”春花和雪花都笑喷了。

    孟晞也是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好不容易才缓过气来,“干娘,这不是给牛吃的,而是咱们要吃的!”

    “啊?咱家现在不至于穷的要吃草了吧?”李柳氏纳闷,“这些草人吃了不会中毒么?”

    虽说鹿鸣村穷的吃不饱饭,但是却从来没有人尝试过吃野菜,因为在他们看来,只有粮食和蔬菜是能吃的,其他的东西都有毒!

    孟晞刚刚在山上的时候就已经从两个小丫头那里搞清楚这事儿了,所以现在又耐心给李柳氏普及了一下野菜的知识。

    “干娘,野菜不是普通的野草,我挖回来的这些都是可以吃的!不过由于它们味道不如蔬菜那么好,所以老祖宗们没有进行栽种而已。”

    李柳氏还是将信将疑,“既然老祖宗没告诉咱们可以吃,那就还是不吃为好。”

    “野菜都是季节性的,这也是它们没有变成蔬菜的原因。可是,很多野菜都是很有营养的哦。”孟晞锲而不舍地给她讲着。

    “你看,这个叫婆婆丁,虽然味道有点苦,但是吃了能够清除体内的火气,还可以入药治病呢。但是只有春天最嫩的时候才好吃,过些日子就老了咬不动。这个是荠荠菜,营养特别丰富,做汤包饺子都是特别美味的!”

    孟晞挨样给李柳氏介绍起来,婆婆丁、荠荠菜、小根蒜、柳蒿芽……从营养价值到做法吃法,说的那叫一个面啊,简直就像是科普一样。

    不过最终,还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呃,是口吃为实。

    孟晞是用一桌子山野菜大宴,成功洗脑了李柳氏,征服了一家子的胃。

    “好吃!实在是太好吃了!我从来不知道野草也可以这么好吃!”雪花抱着撑得圆滚滚的小肚皮,倒在炕上满足地大嚷。

    整整一个冬天啊,就没有吃过这么多绿色的菜了!

    所有人都觉得饿了一个冬天的味蕾和胃囊得到了深深的满足。

    虽然说鼎丰园时不时地给孟晞带一些蔬菜过来,但是一想到它的价格,再加上数量有限,所以大家吃的一点都不过瘾。

    这回总算是能够敞开量地吃,大家都吃撑到了。

    孟晞托着下巴眨巴着大眼睛,笑嘻嘻地说:“哈哈,这回你们还说这是牛吃的野草了不?”

    “就算是现在让我当牛,我也认了啊!”

    雪花的话逗得大家都哈哈大笑。

    “呦呵,你们家好热闹啊!我在外面喊了好几声,都没人理我!”

    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大家一跳,齐齐看向出现在房门口的人。

    看清楚门口说话的人时,孟晞就是一愣,竟然是马致行!

    自打正月十六那日离开之后,他就再也没有来过一点音讯,孟晞还以为他因为自己的拒绝而心生恼恨,再也不会出现了呢。

    虽然心里有点小难过,但是又觉得不再见面也好。不然她可不保证自己,经常见到和蔚恒一样的脸孔,还能保持不动心。

    万一真的因此而冲动地答应了马致行的求婚,哦哦,那绝对会是一场灾难的。

    对他不公平,对蔚恒不尊重,对自己也是一种亵渎。她想要的感情是干净而纯粹的,可不想玩儿个替身恋神马的。

    现在见到马致行自然而然的样子,孟晞心头悄然地泛起了一丝喜悦,如果这份友情能够纯粹地保持下去也是挺好的。

    短暂的惊讶过后,心思早已经百转千回的孟晞连忙跳下炕,热情地招呼到:“马大哥,你怎么来了呢?”

    马致行淡笑着走了进来,依然是那副云淡风轻温润如玉的模样。

    “我是来给你送好东西的,一路从乌拉城赶过来,饭都没吃呢。你要怎么谢我啊?”

    “嘎?”孟晞吃了好大一惊,“马大哥你从乌拉城赶过来的?那岂不是天不亮就出发了?”

    乌拉城距离这里可是远的很呢,马车速度再快,也得三四个时辰才能到。现在刚过晌午,那马致行可不是天不亮就出发了咋的。

    “马公子,快来炕上坐,我给你张罗饭菜去!”李柳氏反应极快,连忙把马致行让到了炕上,然后叫上春花一起去了厨房。

    孟晞一看没自己什么事儿了,就坐了下来和马致行说话。

    “马大哥,你又给送什么好东西来啦?无功不受禄,我总是收你的东西,怪不好意思的呢!”

    马致行眼神怪异地瞟了她一眼,“你要是觉得实在亏欠我,不如以身相许来报答?”

    哦天哪,又来啦!

    孟晞差点抱头流泪,这人看着是个温润如水的,怎么说话如此豪放呢?奸商不都该是一肚子弯弯绕,说话拐弯抹角的么?

    谁来告诉她,眼前这位假谪仙到底是怎么回事?

    见到孟晞一脸为难不乐意的样子,马致行眼底微不可查地闪过一抹受伤,但是却依然保持着微微带笑的模样,语气也故作轻松。

    “逗你玩儿呢!你不要当真!我又不缺丫鬟!”

    去你大爷的丫鬟!

    你们家丫鬟都是以身相许来的?

    孟晞在心中爆粗口,脸上使劲挤出狰狞的笑,“马大哥这个笑话真好笑!”

    “哈哈——”马致行这回是真乐了,连带着身上那种淡淡的疏离感觉都弱了很多。

    “你这丫头就是讨喜,比那些闺阁千金可是有趣多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