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0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8704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看那大牛一使劲,眨眼地工夫就能地的这头犁到那头,而他们完靠人工的,却得吭哧吭哧大半个时辰,才能做到。

    难怪孟晞说他们种田的效率太低。这要是自家有牛,至少可以多种一倍的田。

    村民们兴高采烈地学会了耕牛的使用方法,然后热火朝天地开始了耕田大战。

    而孟晞这边的活计结束地早,所以那些雇来的帮工,都没有耽误自家的田地耕种,结算了工钱喜滋滋地回家忙活去了。

    而拿到了工钱的余铁牛,却一脸的欲言又止,看的孟晞一阵好笑。

    “铁牛,你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这么吞吞吐吐是干啥啊!”

    余铁牛憋的脸通红,最后才鼓起勇气说:“孟姑娘,我回家后也用你的法子种田,可以么?”

    他的问题一提出来,孟晞就哈哈大笑起来。

    “你个呆子啊!在我这学到了如此先进的种田法子,你要是回家不用的话,那才是不可以哪!”

    余铁牛闻言立即咧嘴笑了,不好意思地挠着后脑勺说:“嘿嘿,我就是担心你不想让法子外传,会影响到你。”

    “影响我什么啊?我是那么小气的人么?所有人都过上好日子,我才高兴呢!”孟晞笑的温暖,“如果天下的人,都能吃饱饭穿暖衣,那才是真正的桃源盛世啊!”

    虽然不懂什么叫桃源盛世,但是所有听见孟晞这句话的人都被深深震撼到了,天下的人都能吃饱饭穿暖衣?

    想想就很美好的样子!

    真希望能看到那样的生活,日子有了盼头喽。

    余铁牛回到家里时,把孟晞送给他的黄豆种子往余老实面前一放,瓮声瓮气地说:“爹,咱们也可以种黄豆了!”

    “你们东家同意了?”余老实兴奋地站了起来。

    自打按照孟晞说的法子去做之后,余老实的腿一天比一天有劲儿,现在不仅能站起来了,还能走几步。村和他一样得病的人现在也都按照孟晞的方子在喝骨头汤晒太阳,也都明显好转了。

    所以余老实完把孟晞当做救命恩人一样看待,无条件的信服她。在听到余铁牛说的深耕细作之后,他就说啥也要跟着一起干。

    这才有了余铁牛询问孟晞那一幕。

    现在见到了圆滚滚的黄豆种子,这个老实巴交的小老头,激动地眼泪都下来了。

    “恩人哪,以后咱们爷俩一定得好好报答人家!铁牛,你一定要好好跟着东家干,知道不?”

    余铁牛憨憨地回答:“爹你就放心吧,东家那么好的人,我一定会尽心尽力地。”

    “那就好那就好!”余老实不停地重复着。

    余铁牛请了几天假,回家播种自家田地去了。铁柱也跟着自家爹娘忙着,所以家里一时间就只剩下大壮一个壮劳力了。

    孟晞有点犯愁,种菜的地也该平整了,不然等到玉米都种完了,她的菜可就晚了。但是光靠大壮一个人也弄不完那些地啊?

    唉,看来家里没有男人还是不行啊!

    孟晞苦恼地找李柳氏商量:“干娘,你说咱家雇几个长工咋样?不然什么活儿都靠雇短工,很不方便呢!”

    李柳氏想了想说:“那还不如直接买几个人回来,这样更牢靠一些!”

    也对哦,买回来的人就是自己的了,更加忠心一些。

    第二天,一家人就出发去了镇子上,一来要买几个可靠的下人,二来是去“提车”的!

    前些日子买了牛之后,孟晞就一直张罗着买马买车,但是马好挑,车却难选。所有的马车都是平板的,要想有蓬就得订做。

    所以孟晞先买了个平板的马车拉货用,然后又按照自己的意愿,跟做马车的店铺详细探讨了一番,确定了最后的样式,估摸着这两天应该做好了。

    去了一看,果然那漂亮的带蓬马车已经做好了,孟晞喜滋滋地取了马车套上早已经买好的马,由大壮赶着,直奔鼎丰园。

    最近忙一直都没有来镇子上,今天难得有空,咋也得来拜访一下肖掌柜啊。

    到了地方,肖掌柜热情地把她们迎进了一个包间,又上了一大桌子的好菜好饭,热络地聊起天来。

    得知最近店里的生意不像冬天那么火爆了,尤其是山野菜的销路越来越差,孟晞不厚道地笑了。

    “嘿,你这个丫头,我的生意变差了,你怎么还笑呢?”肖掌柜不乐意了。

    孟晞调皮地吐了吐舌头,“哎呀,肖伯伯我不是笑你生意变差了,而是笑你思想太古板了,不知道变通!”

    “此话怎样?”

    “你想啊,冬天的时候,你家生意火爆,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自助餐新颖,而蔬菜又是市面上买不到的,所以很多人都冲着贪鲜和改善口味过来的。但是现在开春了,人们满眼看到的都是绿色,自家的饭桌上也丰富了起来,自然就不再热衷于下馆子了。”

    “可是,我最近还推出野菜了呢?”肖掌柜想不通,自打孟晞提供了野菜之后,他就在酒楼里推出,一开始吃的人特别多,但是这些天却几乎没有人点了。

    “哈哈——肖伯伯啊,这野菜,就只能吃个噱头,指望它长久赚钱?根本不可能嘛!”孟晞又是一阵笑。..

    肖掌柜气得胡子都撅起来了,“你这丫头,有话就赶紧说,别一直吊着我的胃口,还借机笑话我!”

    孟晞止住了笑,帮他分析到:“肖伯伯啊,你长年待在镇子上,所以对乡下不了解。那野菜虽然是以前没有人吃,可是你推出来之后,大家就都认识了啊!那么肯定就会有有心人去野外寻找,而那东西遍地都是,所以一找一个准儿,自然就不再上你这里花高价钱吃了呗。”

    “可是,那做法?”

    “做法多简单啊,怎么做都能吃的东西,即便没有你们酒楼里的厨子做的美味,也足够下饭的了。”

    可不是么,野菜的吃法最简单了,随便炒一下拌一下就很美味了。

    肖掌柜咂摸咂摸嘴,不再争辩了,“那你有什么好法子让酒楼生意再火爆起来不?”

    相处久了,肖掌柜对孟晞脑子里稀奇古怪的想法非常佩服,所以自然就想到了向她求教。

    孟晞偏着头想了一下,然后眼睛一亮,啪的打了个响指,“有了!”

    在肖掌柜无比期盼中,孟晞缓缓地将自己的想法说了一遍,越说越兴奋,到最后竟然比肖掌柜本人还要激动。

    “哈哈,按照我这个法子,你的鼎丰园最近肯定又要大火特火了,你要怎么报答我呢?”

    肖掌柜笑的像尊弥勒佛一样,“小晞,这回的法子实在是太好了,我这就去回禀少东家一声,他会好好报答你的!”

    啥?马致行也在这儿呢?他不是应该在乌拉城里么?!

    孟晞又给肖掌柜支了个招,乐的他非要跟少东家汇报,原来马致行此刻竟然就在酒楼之中。

    在肖掌柜离开之后,吃饱喝得了的疯老头冯先生嚷嚷着要回家看看,一溜烟地跑掉了,看的大家伙好笑不已。这一惊一乍的样子,哪有高人的风范啊,真像孟晞说的那样,是个疯老头。

    而孟晞倒是没在乎冯先生怎么样,她正郁闷呢。这么久才来酒楼一趟结果就遇见了据说回了乌拉城的人,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猿粪”?

    在她纠结疑惑的工夫,肖掌柜早就一溜小跑地去报信儿去了,她想叫都不赶趟了。

    “咳——这老头腿脚还挺快。”孟晞嘟哝了一句。

    可没想到,比肖掌柜腿脚更快的是马致行,没一会儿他就冲了进来。

    “小晞,你来啦!”

    这个招呼打的热烈而直接,完不符合马致行的身份,但是看他一脸惊喜的样子,却又觉得这样简短而炽烈的方式才最能表达他此刻的心情。

    孟晞见他这个样子不由得就是嘴角一抽,心中腹诽:要不要搞得跟八百年没见了似的啊?

    她最近一点儿都不想见到马致行,尤其是看他现在这模样,她这种心情就更盛了。

    她一点儿都不想找个人代替蔚恒哥哥在心中的位置,真的!一点都不想!

    所以,在面对马致行的时候,孟晞的态度就冷淡了许多。

    “马大哥,真巧啊,没想到你竟然在这儿。我还以为你在乌拉城呢。”早知道你在这里我就不来了!

    马致行那是什么样的人精啊,自然一下子就听出了孟晞的未竟之语,可是他却丝毫不以为杵。

    “小晞,我本来就是回来找你的,就算你不来镇上,我明天也会去你家的!”想要和我划清界限,没门儿!

    每次和孟晞分开一段时间,马致行都会比前一次更加坚定心意,许是距离产生美吧。马致行在心中不停地念叨着孟晞的各种好,几乎到了痴迷的地步。

    孟晞在心中翻了个大白眼,脸上却挂着得体而疏离的笑意,“不知道马大哥要去我家做什么呢?”

    “我要去看看给你的稻种长成什么样儿了!还想要看看你的绿豆芽生出来没有!呃,还有……”

    马致行说的正在兴头上,却突然声音弱了下去,好似有些难以启齿。

    孟晞的好奇心一下子就起来了,“马大哥,还有什么啊?”你倒是说啊,这不明显吊人胃口嘛。

    马致行不好意思地搔搔头皮,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还有就是,你给我做几顿饭尝尝,如果味道还过得去的话,就来我府里做厨子吧!”

    一道冷傲的声音代替了马致行的回答,惊得所有人都转头望去。

    在众人惊疑不定的目光中,一个身形颀长气势逼人的年轻贵公子缓步踱了进来,他堪堪进入包间的大门,屋子里的气压立时就变地压抑了。

    他的身上有一种格外强大的气场,好似带着金戈铁马般的肃杀,又充斥着久居高位者的威仪。

    他的气势太过咄咄逼人,甚至于让人不敢直视,更不敢去贪看他惊人的相貌,几个孩子甚至被压的都想要直接跪拜了。

    马致行听见这人的声音之后立即就迎了过去,低声道:“哎呦我的爷啊,你怎么跑下来了?”

    让马致行叫爷的人,那得是多高的地位啊?

    李柳氏不由得侧目望去,在看清楚来人的五官,尤其是他眉间一点淡淡的朱砂痣后,脸上的神色急速变幻,然后又默默地低下了头,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可是孟晞却与大家的反应都不同,她在听见了来人的声音之后,眼睛就瞪圆了,待见到了他的容貌之后,眼睛差点冒出来。

    不过和众人的惊艳不同,孟晞却完是被愤怒的火焰给烧的。

    “冤家路窄!咱们总算是又见面了!”

    孟晞咬着牙嘀咕了这一句,然后突然抓起桌上的茶杯,用尽力朝着门口的男子就砸了过去。

    “啊!”马致行吓得大叫一声,“爷你快点闪开!”

    门口的男子虽然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但是却并没有影响他的反应速度,身子微微一偏就躲过了那个茶杯。

    啪嚓一声,杯子落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你个狗日的,竟然还躲,我非砸死你丫的!”

    孟晞完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也不想他是什么人什么身份,接二连三地抓起桌子上的杯子开砸。

    门口的清贵男子就一直从从容容地躲着,而且眉头也渐渐地从紧紧皱着变成了舒展,最后甚至嘴角带笑,像是在看杂耍一样。

    马致行吓得魂儿都要飞出来了,“哎吆小姑奶奶啊,你这是干什么啊,快别砸啦!”

    “我就要砸!今天砸不到他我誓不罢休!”孟晞根本不听劝,疯了一样,砸完杯子砸盘子,没一会儿,饭桌上所有的餐具都变成了一堆尸体。

    呃,这回没有砸的了吧?

    马致行刚刚松了一口气,想要说话,可是却惊恐地看见孟晞竟然抄起了一个椅子。

    “哎呦喂,你可千万不能砸啊!”马致行连忙冲到了孟晞的面前,阻止她继续胡闹。

    “小姑奶奶,你知道他是谁么?”马致行汗都要下来了。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位爷今天心情好没动手,可是谁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就会突然翻脸把孟晞拿下啊。

    与马致行急的抓耳挠腮的模样不同,孟晞等着大眼睛随口道:“我管他是谁呢!我就知道他是我的仇人!”

    “仇人?”马致行的汗这回是真下来了,“你咋会和逍遥王成为仇人啊?”

    天老爷啊,逍遥王的仇人素来都是奸佞之辈,孟晞怎么会和他结怨呢?

    “逍遥王?”孟晞举着椅子没有继续动作,只是疑惑地望向了马致行,“就这货?传说中的逍遥王?”

    她是真不相信啊!

    “怎么,你就是这样报答救命之恩的?”逍遥王历君煜俊眉微挑,似笑非笑地问孟晞。

    孟晞狠狠地呸了一口,“啊呸!你的救命之恩早在你拖着我从山顶上下来的时候,就没有了!你现在就是我的仇人!”

    “仇人?”历君煜好笑地反问,“我从雪狼口中救下了你反倒还成了你的仇人了?我怕你冻死在山顶所以把你拖了下来,这也有错?早知道你会这样恩将仇报,我就该不管你,或者是拖着你的时候让你脸朝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