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1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9825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都市天龙至尊家有劣徒欠调教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点道为止末世之召唤悍妞

    靠,这个死变态,果然够狠!

    孟晞恨恨地瞪着大眼睛,一时间被他给噎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众人惊奇地看着二人,他们俩竟然是认识的?

    孟晞被历君煜几句话就给堵得哑口无言了,手中的椅子砸也不是放也不是,气得她直跺脚。

    “你!你强词夺理!”

    孟晞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可是最后说出口的却是如此小女儿娇态的话语,在场众人再次瞠目。

    彪悍的孟晞竟然也有如此落败的时候?

    难得一见啊。

    众人的心声孟晞自是不知道,她现在脑海里浮现的都是当日刚刚穿越过来时的情景。

    从上一世的世界大战中身死,再次睁眼却发现自己穿越到了一个未知的时空,而且还继承了原主的记忆,孟晞当时是极度慌乱的。

    更悲催的是,她竟然还逃难进了林海雪原,茫茫大山里连条路都没有,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跋涉前行,却又遭遇了一只通体雪白的孤狼。

    孟晞当时真以为自己即将葬身狼腹了,没想到一个白衣少年从天而降砍死了雪狼,救了她。

    救命恩人嘛,孟晞自然要千恩万谢了,可是坏就坏在,她的嘴“甜”过头了。

    “恩人你长的如此丰神俊秀,真是比天仙下凡还要美啊!”

    就这一句话,登时就让他变了脸色,原本的冷若冰霜瞬间就成了凶神恶煞。

    “我最恨别人评论我的容貌!”

    只说了这一句,他就一掌劈晕了孟晞。

    孟晞再次想到自己在干娘家门前醒来时的浑身疼痛,尤其是后脑勺上好几天才消肿的大包,就恨不得上前狠狠地痛揍历君煜一通。

    “你说你一个大男人,干嘛那么在意容貌啊!我不就是夸了你一句么,至于让你那么粗暴地对待我么!更何况我说的还都是事实。”孟晞咕哝着。

    历君煜邪邪的一笑,“丫头,我是不是给你的惩罚太轻了?”

    孟晞觉得这句话里带着杀气,吓得连忙把椅子扔到了地上,一溜烟躲到了李柳氏身后。

    “干娘保护我!这个臭男人要杀我!”

    咦?!

    众人惊奇,这画风转变地有点太快了吧?

    刚刚还一副要和人拼命的架势,怎么转眼间就化身为可怜小白兔了呢?

    而且人家逍遥王哪句话说要杀他了?

    马致行脸颊上的肌肉可疑地抽搐了几下,也是十足地懵圈状态。

    这样的逍遥王是他从未见过的,不复见平日里的冷傲,竟然会和人说笑?

    这样的孟晞也是他从未见过的,不同于平日里的彪悍,竟然会故意示弱?

    马致行觉得好像有什么了不得的事情要发生了,但是却不知道到底会是什么。

    孟晞看着大家呆若木鸡的模样,心里面有数万头羊驼在狂奔。尼玛,她也不想这样装可怜啊,可是对面那货真的是释放出了杀气啊,她可不敢再继续作死了。

    虽然她一向够彪悍,可不代表不怕死啊。人家身为王爷位高权重,武力值又超凡脱俗,要弄死自己还不跟捏死一只蚂蚁那么简单啊。刚刚她是乍然见到心心念念了好久的仇人才会失去理智,冲动是魔鬼啊是魔鬼!

    历君煜仿佛很满意孟晞的“识时务”,见到她躲起来了,也就缓缓地收敛了自己的气势,变回一派云淡风轻的模样。

    “丫头,你现在还想恩将仇报不了?”

    这是问句么?

    不!这绝壁是祈使句!命令句!

    孟晞从李柳氏身后探出小脑袋,使劲摇晃了两下,迭声说:“不会不会!我孟晞怎么会是那恩将仇报的小人呢!公子的救命大恩我将铭记于心,来生必当衔草结环以报之……”

    “不必等来生,现在就报了吧!”历君煜不给孟晞继续往下瞎掰的机会,直接抛出了这一句。

    孟晞登时就傻眼了,“说好的‘君子施恩不图报’呢?”

    历君煜眼里的笑意更浓,但是说话的语气却愈淡了,“君子施恩不忘图报,这才是我的信条!”

    “小人!”孟晞咬牙切齿的嘀咕,可是却碍于对方强大的能量场而敢怒不敢言。

    “那不知道君子您要小女子如何报恩呢?”

    孟晞问得极不情愿,历君煜看着她纠结的小脸,不知道为什么连日来烦躁的情绪都一扫而空了。

    “嗯,本王最近缺个厨子,你先来顶替几天吧!”

    “不要!我是个种田的农家女,又不是厨娘!”孟晞立即反驳,她还有那么多庄稼和蔬菜等着种呢,哪有功夫伺候他。

    “嗯?”历君煜威严的一挑眉,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怎么,给本王做饭还辱没了你不成?”

    孟晞顿时觉得脚软,她咋就遇上这么个主儿啊。

    “哎呦我的大王爷啊,民女家里正是农忙的时候,真的没有时间去给您当厨娘啊!”

    历君煜闻言脸色就不好了,“我堂堂逍遥王,还没有你几垄田地重要?再说了你一个女孩子,田里的活儿能帮上多少?”

    “咳咳,王爷,你有所不知,小晞现在是鹿鸣村的种田指导人,田里的活儿还真就都指望着她呢。”

    马致行看孟晞实在可怜,就忍不住出声帮她说好话。

    孟晞感激地冲他眨眨眼,意思是这个恩情她记下了。

    可是看在历君煜眼里却完是另外一番意思了。

    “致行,你怎么可以为了帮她而随意编谎欺骗本王呢!”

    马致行爆囧,“王爷,我说的都是实话啊!”

    “我还从未听说过一个小姑娘能够如此能耐的呢!”历君煜自然是一百个不相信的,尤其是见到了孟晞对马致行使了眼色之后。

    孟晞如果知道是因为自己的一个小动作才惹来以后的那许多麻烦,打死她她也不会那么做的。

    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历君煜摆明了就是不相信她能种田,认为她就是在敷衍推脱,不想报恩。

    孟晞气急了,大吼一声:“要不信你就跟我回家,亲眼看看我到底会不会种田!”

    “好!要是到时候你不能证明,你就准备一辈子待在我府里做饭吧!”

    历君煜接茬接的特别顺溜,总有一种让孟晞掉进坑里的感觉。

    你妹,好像是被这个冷面家伙给坑了呢?

    孟晞心中狐疑,可是却也没有其他的办法摆脱他,也就只好答应带着他们一起回鹿鸣村。

    可是折腾了这么一通之后,孟晞才终于想起来,正事还没办呢。

    “各位能不能先稍等我一会儿,我要去人牙子那里买几个人去!”

    历君煜的面色一下子就古怪了起来。

    “你一个小小的农家女,买人做什么?你能买起么?”

    历君煜直觉认为孟晞是在扯谎,于是就随口问道。

    哪曾想孟晞就跟被踩了尾巴的猫似的,一下子就跳了起来。

    “哎我说,王爷大人,我家买人做什么和你有关系么?而且我家有的是银子,怎么就买不起人了?”

    一激动,这丫头又忘了尊卑上下了。

    于是结果悲催了……

    历君煜淡淡地丢了个眼刀过来,语气平静无波地说:“注意你的身份!如果再这么对本王大呼小叫的,我不介意缺个厨娘。正好新王府里的地牢还没有人去住过!”

    嗷,这是赤果果的威胁!

    孟晞心中不忿,可是却终究没有胆子继续捋虎须了。这个社会可是严苛的等级社会,人家是堂堂的大王爷,自己一个乡下丫头,还真就是惹不起。

    “对不起王爷大人,我错了,以后我一定注意!”

    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孟晞心中悲愤不已!真特么想宣告原主的那个身份,压死这个死变态!

    可素——不行!会被死敌发现的。

    和生命危险比起来,受点委屈都是小事情啦。所以,她忍!

    孟晞忍了,可是历君煜却并不罢休。

    “还有,你以后要称呼我王爷,叫什么王爷大人,乱七八糟的!”

    靠,给你三分颜色,你还给老娘开起染坊了!

    孟晞眼睛都要喷火了,可是一对上历君煜那双冷意十足的双眸,她又立即灭火了。

    “是,王爷!”你大爷的,官大一级压死人,何况这位还是个王爷,姑奶奶我继续忍。

    “王爷现在还有什么问题么?如果没有了,小女子就先去找人牙子了,家里还等着买人干活呢。”

    “我说允许你去了么?”

    孟晞刚刚迈出去的腿无奈地又收回来了,“那不知道王爷还有什么吩咐呢?”

    翻白眼,再翻白眼……孟晞在心里翻了无数个白眼,真想弄死他。

    历君煜摸着光洁溜溜的下巴,眼睛微微眯着,思索了一会儿,在孟晞的耐心即将告罄之前,终于慢悠悠地开口了。

    “你先带我去你家,如果你真像自己夸耀的那样,是把种田的好手,那么你就不用买人了,我送你几个得力的人用着。”

    “啥?”孟晞感觉自己被天下掉下来的馅饼砸中了脸蛋子,晕死了。

    “王爷你为什么要送人给我?”孟晞傻愣愣地问。这不科学啊!

    历君煜没有答话,而是瞟了一眼同样惊愕的马致行,“你说的能种出来的水稻的人,是不是就她?”

    “呃,王爷,你怎么知道?”马致行纳闷了,他因为担心孟晞万一种不出来水稻会惹来麻烦,所以在和历君煜汇报这件事儿的时候特意隐去了她的身份的。

    历君煜怎么会猜出来呢?

    “因为你的破绽太多了!”历君煜莫测高深地就说了这么一句,并不打算帮马致行解惑。

    他转而问向孟晞:“你真能种出来水稻?”

    孟晞一下子就明白了,敢情着马致行在他面前提过种水稻的事情了,所以他态度一下子转变这么大,是相中了这个。

    呼——知道他图的是什么就好,她就不用提心吊胆地瞎捉摸了。

    “回王爷的话,我确实有把握能够种出来水稻,但是还得秋天的时候才知道收成怎么样。”

    孟晞这话说的很是保守了,她其实很笃定,她选定的那块田地种水稻完没有问题。之所以不直接打包票是因为她不知道这里的气候到底是什么样儿,能不能影响到水稻成熟。

    可是即便这样,历君煜也是大大地震惊了。

    一个小小的农女,竟然敢夸下如此海口,究竟是她太天真?还是说她确有本事呢?

    心中惊疑不定,历君煜面上却沉静如水,淡淡地说到:“既然如此,那本王就拭目以待。如果秋天的时候,你能收获水稻,本王必定重重有赏。”

    如果她真能种出水稻来,那无疑是帮了自己天大的忙,怎么赏都不为过。

    自打到了乌拉城开始,历君煜就在为老皇帝定下的那三年之约而头疼。明显的老皇帝就是在刁难自己,可是身为臣子,却也只能硬着头皮往前闯了。

    马致行前些日子倒是提过说认识了一个种田好手,可能会有机会帮他们翻身,可是历君煜并没有真正地放在心上。

    如今见到孟晞如此自信的模样,历君煜反倒开始有点相信了。虽然是个小姑娘,但是看着那不凡的气度,或许真能有本事帮到他呢。

    历君煜心里对孟晞多了一丝期望,可是表面上却依然是把王爷范儿端得十足。

    孟晞也懒得和他计较了,咳咳,也是不敢计较。

    “那王爷就等着兑现承诺吧。”孟晞算是彻底接下了这个挑战书。

    一行人当下也不再在镇子上耽搁了,坐上各自的马车就返回了鹿鸣村。

    进了村子,他们的马车就又成了小孩子们围观的目标,纷纷惊叹着,尖叫着。

    坐在马车里的历君煜本能地就皱起了眉头,“好吵!”

    坐在他身边的马致行连忙安抚道:“爷,这乡下的孩子就是这样活泼,你不用介意。”

    历君煜古怪地瞟了他一眼,“你在担忧什么?难道本王是吃人的恶鬼?还能因为这么点小事儿把村民孩童都杀了不成?”马致行一阵讪笑,“爷你可真会说笑,我就是担忧你不适应乡下氛围,解释一下而已。”

    “我不适应?说的好像你有多适应一样,难道你经常在乡下生活?”

    马致行抿嘴,“王爷忘了前些日子吃的野菜了?那就是我在这里带回去的。”

    “哦——”历君煜想起来了,“那野菜味道确实不错,让那厨娘一会儿再给我做点儿。”

    马致行嘴角一抽,“爷,她叫孟晞,不是厨娘。”

    “行了,我知道她叫什么了,但是目前我还是想让她做厨娘,就冲着那好吃的野菜,我也允许她有这个资格了。”

    可问题是人家不想要这个资格啊。

    马致行对于历君煜的独断专行无语了,还想要再劝,“爷……”

    “你能不能别一口一个爷,一口一个王爷的叫我了,听着就烦。”历君煜不耐烦地打断了他的话。

    “以前在京城里人多耳杂的,你叫也就叫了,可是现在到了这天高皇帝远的地方,除了必要的场合,你就像小时候一样称呼我名字好了。”

    历君煜即便是出身富贵性情冷淡,可是几年的军旅生涯却令他多了一些豪爽,讨厌那些繁文缛节。

    尤其是马致行,原本就是他从小一起玩儿到大的好朋友,可是年龄渐长,却碍于身份地位这些东西而开始和他变得疏远起来了。

    在京城的时候历君煜还没有太深的感触,到了乌拉城之后,尤其是开始接触民间百姓之后,他就越发地想要一些单纯纯粹的交情了。

    马致行听到历君煜略显落寞的话语,也是心有戚戚焉。

    “君煜!是我一直以来过于谨守礼教了,以后我会注意的。”

    历君煜点点头没有说话,透过马车的小车窗打量着这个破败的小山村。..

    “这里的百姓实在是太困苦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