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2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8243

人气小说:炉石传说之吊打全球武侠之最强神捕手术直播间绝世巫医方先生,无药不欢!豪门第一宠:少奶奶,又跑了!墨少,你老婆回来了篮场执剑人

    历君煜这句话是发自肺腑的感慨。他以前的时候只是听说乌拉城是龙盛王朝最贫穷的地方,可是真正到了这里之后才发现,这里何止是贫穷啊,简直就是苦不堪言。

    各个大镇子和乌拉城主城之内,还相对好一些,总有一些生活富庶的豪绅之类的,显得倒还繁华些。可是这些乡野之地就差多了。

    从乌拉城一路到鹿鸣村,历君煜看到的村子都是破败不堪的,百姓们也都衣衫褴褛面黄肌瘦。

    他现在才算是有了身为乌拉城城主的自觉,感觉肩上的担子更重了。以前的时候只是迫于老皇帝的命令,才谋划发展之计的。可是现在,他却是从心底里升起了一股渴望,渴望能够带领这些可怜的百姓走出困境,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

    虽然历君煜知道自己现在有些感情用事了,可是男人天生的血性却让他无法对这些穷苦百姓坐视不理,此刻他开始认真思考起如何发展壮大乌拉城的事情来了。

    等到了孟晞暂住的祠堂,历君煜眉头微皱,不太想进去了,“你们家住祠堂?”

    孟晞嘴角一撇,“我们只是暂住而已,新房子正在建设中,秋天才能住进去呢。你要是嫌弃的话呢,就请打道回府吧。”

    她还巴不得呢,弄得像是谁愿意让他来似的。

    历君煜见到孟晞巴望他赶紧离开的模样,俊眉一挑,迈步就走了进去,“本王上战场的时候什么恶劣环境没住过,还在乎你个区区祠堂么!给我打扫一个房间出来,我要住上三天。”

    狂妄欠扁的话接连从历君煜嘴里蹦出来,气得孟晞猛翻白眼。

    李柳氏连忙使眼色让春花和雪花一起去多打扫几间房间出来,因为不仅历君煜一个人要住,他还有侍卫呢。

    马致行的屋子是现成的,只需要简单地收拾一下就成了,所以历君煜就暂时进了他那间屋子。

    “致行,看不出来,你竟然还能在乡下之地落脚。”历君煜这句话没有调侃,只是单纯地表达一下自己的疑惑。

    可是马致行却莫名地就红了脸,“君煜你就别笑话我了,我这不也是被生活磨练出来的嘛。”

    他可不好意思坦白说自己为了努力赢取孟晞的好感,才会三番五次地到鹿鸣村来的。

    “嗯,也是,你家老头子虽然是当朝大司农,可是却算不上什么位高权重之人,你不走仕途的想法是对的。”历君煜没有发现马致行的不自在,一本正经地和他探讨着。

    现在的龙盛王朝虽然看起来一片繁荣之相,可是暗地里却也不是那么太平的,尤其是朝堂之上的倾轧争斗越演越烈,谁也不敢保证自己能够一直稳坐原有的位置。

    马致行叹息了一声,“唉,官场如战场,瞬间万变,但愿我家老爷子能够听进去我的劝告,明哲保身啊。”

    历君煜瞟了他一眼,然后一瓢冷水浇了过去,“你家那老头要是会明哲保身,那还是他了么?估计用不了多久,老皇帝就得把他的官撸了!”

    马致行气结,想说别诅咒他老父亲,可是却又无法否认历君煜说的是实情。

    “唉,你说皇帝年轻的时候也算是位明君,这怎么年纪越大还越……”

    马致行后面的话没敢再说,可是那意思却已经表达地很清楚了。

    老皇帝龙天行现在是越老越糊涂了,竟然事事都听皇后的,甚至已经开始不辨忠奸了。朝廷被皇后一党搅和地乌烟瘴气的,不断地有贤良之臣被罢官免职甚至是抄家灭门的。

    马致行其实也很是担忧他爹一不小心惹到了皇后一党,可是怎么劝他都不肯辞官,非说要给龙盛王朝的百姓们谋福祉。

    “你家老头子就是死心眼,让他上我这里来,不也一样能够为百姓谋福祉么?看我这苦寒之地不正是需要他带人发展农业么?而且我还肯定不会像老皇帝那样整天疑心他图谋不轨。”

    历君煜不失时机地进行着挖墙脚的工作。皇帝那个死老头把他发配到这苦寒之地来,他就使劲儿挖他的墙角,到时候让他手底下剩下一帮废物,看他还怎么掣肘自己。

    历君煜从来就不是个愚忠之辈,相反,他的冷傲外表之下,掩藏的是一颗狂傲不羁的心。即便是皇帝,他也从未放在眼里过。

    或许这就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吧。

    马致行听历君煜又提到让他爹过来的事情,郑重地点头道:“回头我就再给父亲去信,让他尽快辞官过来。”

    因为马致行实在是太担心了,谁知道皇后那伙人什么时候就会看老爷子不顺眼啊,或者是老爷子自己不开眼主动招惹到他们啊。

    马致行虽然多年来一直在行商,但是官场的事情他也一直在留意着,就是为了避免他爹被人家给挖坑埋了。现在连历君煜这样的皇帝眼前红人都被发配到了乌拉城,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历君煜颔首,“早点远离那群人比较好,至少我这里是安的。”

    两个人又闲聊了一会儿,就有侍卫来禀报,说是历君煜的房间收拾好了,让他过去看看合格不。

    历君煜生平有两大怪癖,一个是挑食,另外一个就是挑睡。

    挑食就不必说了,已经到了人神共愤的地步了。

    至于挑睡,他却是完分场合的。在外征战的时候,他即便是睡在野地里都没有问题,但是只要离开了战场,他就必须选一个自己看得顺眼的地方,否则就宁可不睡了。

    所以他在答应孟晞来鹿鸣村的时候,马致行是非常头疼的,以为他一定会挑三拣四一番,最后还是回白水镇的。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历君煜在看过屋子之后,竟然非常满意。

    “嗯,这屋子虽然破旧了些,但是胜在没有异味,被褥枕头也都很干净,不错,本王这三天就住这里了。”

    马致行瞠目结舌地看着他,“君煜,你真能住?别为了斗气而委屈了自己啊。”

    历君煜不满地说:“这是什么话,我像是那会委屈自己的人么?”

    摇。确实不像。

    然而马致行就搞不懂了,这历君煜干嘛就非得和孟晞较劲呢?

    其实历君煜自己也搞不懂为什么非要和一个黄毛丫头较劲,可是他就是喜欢看孟晞那敢怒不敢言的模样。每每看见她想要发飙却又努力忍下的纠结模样,历君煜就心情出奇的好。

    难得遇见能让自己开怀的人,而且还有可能是个会种田的“摇钱树”,他当然得留下来好好观察下了。

    孟晞怀着无比纠结的心情,做了一桌子农家菜,特意做的极为清淡,连肉都几乎没放。她想借口家中贫寒供不起这尊大佛,而把历君煜今早撵走。

    但是出乎她意料的是,适得其反了。

    “嗯,这菜的味道不错,一点儿都不油腻,本王很满意。赏!”

    历君煜坐在那里一边吃一边点评着,马致行陪坐着一起吃,听见他的评语,一颗提着的心才算是放下了。

    马致行当然看得出孟晞是故意做了农家菜的,以前自己来的时候都会有一些红烧肉之类的硬菜,可是这次竟然都是凉拌野菜清炖土豆之类的素菜。他非常担心历君煜会一怒之下怪罪于她。

    好在历君煜吃的很高兴,马致行这才放心地开动筷子,也跟着吃了起来。

    门外的孟晞在听见历君煜满意的点评时,嘴巴一下子就撅起来了,小声叨咕着:“真讨厌,这么素的菜你也能吃得惯,真是怪人。”

    但是在听见历君煜说“赏”的时候,孟晞的嘴角一下子就弯起来了,有银子?

    等到侍卫把十两银子递给她时,孟晞的眼睛都眯成一条缝了,“哈哈,出手挺大方的嘛,做个菜就给十两!”

    虽然她现在不缺银子,但是银子这玩意儿还是多多益善的,这种意外之财就更是让她心花怒放了。

    “丫头,下顿饭你给我多做几个好菜,赏银翻倍!”历君煜好似能够看见孟晞表情似的,直接在屋子里抛出了诱人的条件。

    “翻倍?那岂不是做一顿饭就有二十两好赚?”孟晞兴奋了,这个买卖划算啊!

    “那原材料的钱你们也得出,而且不许点菜,我做什么你吃什么!”能多赚一点是一点儿啊,银子多了又不咬手。

    但是孟晞可不打算真把自己当厨娘用,所以先跟历君煜提出了条件。

    “没问题!你只要不是故意做的很难吃就行!”历君煜答应地非常爽快,反正他本来也不会点菜!

    “好!成交!以后每顿饭你给我二十两,我包你吃的满意!”

    熟知内情的马致行努力忍住笑,拼命往嘴里扒饭。

    想不到啊,小晞也有聪明反被聪明误的时候。估计是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一个挑食到没有天理的人,其实是从来不知道自己喜欢吃什么的。

    历君煜向来都是挑食的,只要吃过一次的东西,绝对不吃第二次。同时,他也可以算得上是最不挑食的,只要厨子的手艺能说得过去,端上来的不论是荤菜素菜,他都会吃的。但是同样,坚决不会吃第二回!

    这也是为什么这些年挑食至极的历君煜还没有被饿死的原因。

    虽然说厨子隔一段时间就会被换掉,但是天下间的厨子还是有的是的。这次乌拉城里没找到合适的,那是因为时间仓促,马致行还没来得及储备好。

    要是没有孟晞的野菜救急,估计马致行最后就得把鼎丰园的厨子轮番调过去应急了。

    孟晞完没有料到历君煜竟然会如此好说话,小小地错愕了一下,但是随即就笑开了,“放心吧王爷,小女子一定让你吃好喝好!”

    有了银子的支持,孟晞所有的不情愿都化作了心甘情愿,欢快地蹦跳着回了自己的屋子。

    李柳氏见到她回来,连忙招呼她上桌吃饭。

    “你这孩子,忙活了一天饿坏了吧,快过来吃饭。”

    孟晞心头一暖,所有的疲惫瞬间一扫而光,还有什么比家人一句贴心的关怀更美好的呢?

    有这样的温暖,挨再多的累都值得了。她在这个世界的存在也有了意义。

    孟晞心情愉悦地大口吃着饭,一家人其乐融融。

    用餐完毕,李柳氏打发春花和雪花收拾碗筷,自己则是拉着孟晞进屋上炕,一脸严肃地和她相对着坐好。

    “呵呵,干娘你要干什么啊?弄得这么正式。”孟晞嬉皮笑脸地问到。

    李柳氏嗔怪地拍了一下孟晞的手,“好好坐着别乱晃,我有话问你。”

    “哦——”孟晞听话地乖乖坐好,“我坐好了,你问吧。”

    但是那眼角眉梢的笑意却怎么也忍不住,觉得李柳氏这样正襟危坐的样子好好玩儿。

    李柳氏也管不了她,只能装作没看见她的调皮样,极其严肃地说出了自己的担忧:“小晞,那位逍遥王不是简单人物,你可千万要离他远一点!”

    “咦?干娘为什么这么说呢?”孟晞不左摇右晃了,“难道是因为他是王爷,我们这些小老百姓就该敬而远之么?”

    孟晞能想到的就是这个原因了,也许干娘是害怕上位者喜怒无常,给家里招来无妄之灾?

    谁想,李柳氏却是摇摇头,“不是这个原因。如果他只是个普通的王爷,咱们不仅不该远离他,反倒应该努力巴结他,大树底下好乘凉嘛。”

    “那到底是什么原因呢?”孟晞好奇极了。真不知道她干娘这个乡野村妇为何会想地这么多。

    李柳氏压低了声音说:“逍遥王不是普通人,将来不一定会是什么样的际遇呢,咱们还是和他保持距离的好!”

    孟晞更加狐疑了,“干娘,你是知道什么吗?”

    李柳氏慌忙摇头,“干娘什么也不知道!”

    欲盖弥彰!

    孟晞这下子非常肯定,李柳氏一定是知道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而且是和逍遥王历君煜密切相关的事情。

    “干娘你要是有事儿就直接和我说呗,不然这样子我实在是太好奇了。”

    都说好奇心害死猫,孟晞此刻就被害的抓心挠肝的了。

    可惜李柳氏却三缄其口,说什么也不肯多说了,只是嘱咐孟晞一定要尽快把逍遥王打发走,而且还不能得罪他。

    “干娘啊,你不觉得这个任务难度有点高么?”孟晞好笑地问。

    这和既让马儿跑又不让马吃草有什么分别啊?

    “我不管,反正你那么聪明,自己想办法去吧。”李柳氏最后干脆开始耍无赖了,然后穿鞋下地走了。

    孟晞坐在炕上傻了眼,还带这么玩儿的啊?

    这就像是一只猫咪弄乱了一个毛线团,然后扔下不管了。

    孟晞被李柳氏的话给撩拨地心里疑问多多,可是却又找不到答案,这个气啊。

    于是,她就把气撒在了历君煜身上,而首当其冲承受她的迁怒的,自然就是第二天的早餐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