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5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8005

人气小说:炉石传说之吊打全球武侠之最强神捕手术直播间绝世巫医方先生,无药不欢!豪门第一宠:少奶奶,又跑了!墨少,你老婆回来了篮场执剑人

    “哦!”孟晞随意地应了一声,不再和他计较,而是蹲到了地上继续看那些干土。

    “你在看什么呢?”历君煜好奇心又来了,“这苗圃有什么问题么?”

    “你看不出来它太干了么?”

    由于心理焦灼,所以孟晞的口气很冲。

    历君煜微微愣了一下,但是也没往心里去,而是继续耐着性子问:“干了就浇水呗。我这就让侍卫们过来浇水。”

    说完他就准备往外走。

    孟晞连忙叫住了他,“停!我说要现在浇水了么?”

    历君煜这回有点不高兴了,“你说土干了,我让人帮你浇水还不对么?”

    自小到大,历君煜就是天之骄子,别人对他说话基本上都是毕恭毕敬的,可是眼前这个小女人,竟然一而再再而三地挑衅他的忍耐极限,这让他有些不舒服了。

    历君煜觉得,看在她是女子,且才能出众的份上,自己可以容忍她的一些小性子,可是把自己当做下人一般呼来喝去的,就太不能忍了。

    孟晞这时也反应过来自己的语气不对了,于是站起来对历君煜讨好地笑笑。

    “嘿嘿,那个,王爷啊,你别生气哈,我就是一时心急所以口气不对了,您大人有大量,千万别往心里去啊!”

    历君煜冷着脸,低头扫了她一眼,见到那巴掌大的小脸上满是小心翼翼的笑,心头一软,目光也柔和了许多。

    “本王这些日子对你已经多有宽容了,但是你不该失了分寸。以后再犯决不轻饶!”

    “是是是,小女子以后一定谨守分寸,绝对不敢再冒犯王爷大人的威严了!”孟晞夸张地保证道,身体笔直地像是站军姿一样。

    历君煜的情绪一下子就好转了,眼中带着点点笑意,“嗯,看你表现吧,如果再有几天这样对我呼喝的事情,我就把你绑回王府做厨娘去。”

    “不要啊!”孟晞哀嚎,“我保证绝对不再这样了,千万别让我当厨娘去。”

    人家是有田有屋的地主婆了,谁要去委屈地做个不见天日的小厨娘啊。

    又狗腿地对历君煜做了一大堆承诺,孟晞才算是逃出生天。

    “好了,别许愿发誓的了,我相信你就是了。”历君煜好笑地叫停了孟晞的长篇誓言,“你给本王说说,为什么土干了却不让侍卫来浇水。”

    孟晞立即就把浇水的要求说了一遍,历君煜蹙着眉头想了下,然后悠悠地说到:“你的意思是说,要用很细很轻的水来浇灌?”

    “嗯。”孟晞点头,烦躁地揪扯着发梢,一副痛苦的模样。

    历君煜慢条斯理地说到:“那如果把水瓢扎一些小孔洞,慢慢地淋到土上面,不就可以了么?”

    一句话惊醒梦中人,孟晞的眼睛一下子就放光了,“天哪,你怎么可以这么有才!”

    这个法子很好!最关键的是,这让孟晞一下子就想起来了前世时候农村人常用的喷壶。这可比用瓢漏的省劲儿多了!

    这喷壶兼具了盛水和浇灌两种功能,可是个好东西,以后不仅浇苗圃用的上,就是浇菜也方便多了。

    孟晞乐的一蹦多高,“历君煜你真是太棒了!福星啊人才啊!”

    得,又得意忘形了!

    孟晞完被喜悦冲昏了头脑,完没有注意到自己脱口而出的称呼不是王爷,而是历君煜的名字。

    历君煜听见自己的名字从孟晞的樱唇中吐出来,不知道怎么的,心跳有点加速,好像是听见了世界上最动听的呢喃一样。

    他的眸色暗了暗,不过一闪即逝,转眼就恢复了正常,但是却也好心情地没有计较孟晞的大不敬。

    或许,在他的心里,孟晞早就不是需要对自己毕恭毕敬的人,他对她的宽容甚至是纵容,早就已经超过了底线,只是他还没有发现而已。

    孟晞高兴够了,这才一溜烟地冲了出去,找人做工具去了。

    “大壮,大壮,哪里有最厉害的铁匠啊?”孟晞边跑边喊。

    正在河边水田地里干活的大壮闻声赶紧跑过来,“小晞你慢点跑,别摔倒了。”

    孟晞气喘吁吁地站在大壮面前,兴奋地又问了一遍,“大壮,你知道哪里的铁匠最厉害不?我要做点东西。”

    大壮想了下,说:“镇上谢家铁铺的谢铁匠是咱们这一带最有名的铁匠了,手艺好,打出来的东西精致又结实,而且手特别的巧,你要是想要做什么特殊的东西找他准没错儿。”

    大壮最近天天往镇上跑,所以对这些事情已经很熟悉了。这要是放在过去,他肯定是答不上来的。

    孟晞得到了想要的答案,高兴地跑了,大壮站在原地纳闷地挠了挠后脑勺,完跟不上节奏。

    “也不知道小晞到底是要做个啥,竟然还需要用到铁匠。”自言自语地说完,他又回了田里,和那十个侍卫一起,继续干活。

    这个小伙子就是这样憨厚老实,一点儿多余的心思都没有,也因此在往后的日子里,一直都是孟晞的坚实后盾。

    孟晞火急火燎地回到了家中,拿出自制的炭笔,在纸上开始勾勾画画,完忘记了还有一个人被她给扔在了苗圃大棚里。

    等到她终于满意地画出了想要的喷壶样式时,才突然发觉屋子了的气压不太对,好像有冷气嗖嗖地传来。

    “奇怪,这都快要夏天了,哪来的这么强的冷气啊?”

    孟晞嘟囔着抬头四下寻找,却冷不丁对上了一双冰冷的眸子,当时就打了个哆嗦,心底哀嚎,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你就不准备说点什么吗?”这声音里简直是淬着冰碴了,看来这回历君煜是真生气了。

    孟晞吓得一缩脖子,怯怯地摇摇头,一双大眼睛充满了无辜的神色,弱弱地说了句:“我太兴奋了,于是就跑回来画图了。”

    说着双手把刚刚画好的草图递给了历君煜。

    “哼!”历君煜重重地冷哼了一声,伸手拿过了那张纸。

    但是待看清楚纸上所画之物后,他却震惊地忘记了继续责问孟晞。

    “这是什么东西?做什么用的?”历君煜不敢置信地想要确认此物的用途。如果真的是他想的那样,那这孟晞可真就是个天才了。

    “呃,这东西叫喷壶,就是用来浇水的,浇菜浇地都可以。”孟晞回答地非常干脆,生怕答得慢了就要有生命危险了。

    历君煜此刻的注意力都在这张图纸上面了,倒也顾不上继续追究孟晞撇下他独自回家的罪名了。

    “你刚刚出去问铁匠铺就是打造这个东西?”

    “嗯,这东西用铁皮做比较好,实在不行的话就得用木头拼接了!”孟晞说的不是很确定。

    虽然刚刚大壮说了镇上的那个谢铁匠手艺极好,但是她也不懂打铁,不知道这个时代能不能做出她要的喷壶来。所以万一不行的话,就得用木头做了,不过就是会比较沉,而且容易烂掉。

    历君煜别有深意地看了孟晞一眼,觉得越是相处,她就越像是一个谜,她身上耐人寻味的东西太多了。

    一个小小的农家女,如何会有这样自信逼人的气度?

    一个普通的小姑娘怎么会在短短的时间里就累积了那么多财富,又是买地买山又是盖新房的?

    一个京城里出来的女子,怎么会对种田之事懂得那么多?甚至还会种植水稻?

    她说是书上看来的,历君煜却并不相信!

    如果有这样的奇书,早就被朝廷官府拿去实践了,怎会落入一个闺阁女子手中?

    可是历君煜心中纵有千万疑惑,却并不打算问出来,他想只要孟晞能够造福一方百姓,就算是妖魔鬼怪也都不重要了。

    不得不说,历君煜天生就是个成大事儿的人物,就这份胸襟和见识就不是普通人能够比得了的。

    孟晞还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在他眼里早已经是破绽百出了,兀自在那里因为喷壶的事情解决了而开心呢。

    “我这就派人去镇子上找那个铁匠,如果他打造不出来的话,我再派人送到军营里去,那里有专门打造兵器的能工巧匠,肯定能够做出来。”

    历君煜的话刚一说完,孟晞就惊呆了。

    用打造兵器的铁匠来制作喷水壶?这未免也太大材小用了吧?

    可是聪明的她这回没敢出声,只要能够不让历君煜继续追究刚刚的事情,他愿意用谁打造喷水壶都行啊。

    侍卫的效率很快,骑着快马带着图纸就去了镇子上,不到半天功夫就回来了,并且带回了好消息。

    “启禀王爷,那谢铁匠见到图纸后研究了一会儿,说是能打,但是想要见见画图纸的人,说是还有一些不明白的地方想要询问。”

    “哦哦,那我明天就去!”孟晞蹦跳着叫嚷。

    历君煜冷飕飕地瞟了她一眼,她立即就安静地闭上了嘴巴。

    妈呀,这眼神快赶上冰刀子了,太恐怖了!

    孟晞暗自腹诽,却不敢吱声,唯恐一个不对就被抓住做厨娘了。

    “你去镇子上把那谢铁匠带来,让他有问题到这里来问,孟晞还得看着菜地和苗圃呢,没空!”

    历君煜如此轻快地就替孟晞下了决定,惹得她不由得撅起了嘴巴。

    哼,暴君!你凭什么替我做决定?我还想要去看看铁匠铺长什么样儿呢,说不定还能发现一些对自己有用的好东西呢。

    可惜孟晞不敢怒更不敢言,只能假装乖巧地点头,“嗯,一切都听王爷的!”

    听你个大头鬼啊!你说你一个大王爷,天天窝在我山沟沟里算怎么回事儿啊!赶紧回你的乌拉城,回你的王府去得了。

    孟晞打心底里期盼着这尊大神赶紧滚走得了。

    可惜天不从人愿,历君煜接下来的一句话瞬间将她打入了绝望的深渊。

    “本王决定了,从现在起一直到秋收,就一直在你这里住了,你抓紧时间盖房子,我不想继续住在人家的祠堂里了。”

    孟晞听见历君煜说的这么自然霸道,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他了。

    靠的咧,你当这是你家啊!

    那特么是老娘的家好不好,为嘛你说快点盖就快点儿盖啊!

    “怎么?不乐意?”历君煜看着孟晞一脸郁卒的模样,邪肆地一挑眉,“或者说你还是愿意和本王回府做厨娘?”

    瞄了个呜滴,算你狠!

    孟晞狠狠地咬了咬后槽牙,生生地挤出了一抹难看的笑,“瞧王爷这话说的,您能赏脸住在我们家里,那可是我们家求都求不来的福分呢,哪敢不乐意呢!我这就安排人盖房子,一定尽快让您住进去!”

    呜呜——那是姑奶奶我的房子,凭什么让你住进去啊!

    孟晞的内心是无比崩溃的,可是却还得强颜欢笑地说着违心的话。..

    历君煜看着她这副憋了巴屈的模样,心情出奇的好,大笑着回了自己的屋子。

    孟晞直到他关上了房门,才气的在原地蹦蹦跳,嘴里还不停地咒骂着:“臭不要脸!臭无赖!强盗!我画个圈圈诅咒你!”

    “咳咳,小晞啊,你在干什么呢?”李柳氏进屋的时候正好看见孟晞像个跳蚤一样在地上乱蹦,不由得好笑又好奇。

    “呜呜——干娘你说的太对了,那个历君煜真不是个东西,咱们就该离他远一点的!可是现在他却像是个狗皮膏药一样,糊在身上扯不掉了啊!”孟晞一脸悲愤,悔不当初啊。

    李柳氏听见她这奇葩的形容,脸部肌肉忍不住直突突,哭笑不得地轻轻拧了一把孟晞的脸蛋。

    “你这丫头,都胡说些什么呢!不管怎么样,人家都是个王爷,哪能说人家是狗皮膏药呢。”

    好吧,这个词儿确实有些不雅了,可是那确实是最适合历君煜的形容词儿了。谁让他非要死乞白赖地赖下不走了呢。

    李柳氏听完孟晞说的情况之后,也是很无语,不明白这王爷是怎么回事。可是她们又不能强行把他赶走,所以只能忍气吞声地供着了。

    历君煜回到屋子里之后,脑海里是刚刚孟晞那副委曲求的小媳妇儿模样,嘴角不由得就翘了起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