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7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948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哇——”

    所有在场的人都看呆了,这真的是太神奇了。细细的水流倾泻而出,瞬间就浇湿了一大片土地,而且地上的坑很浅很浅,几乎看不到。

    “嗯,不错,就是这样。这回我可以放心地浇苗去了。”孟晞高兴地大叫。

    谢铁匠也乐的合不拢嘴,“好用就好,好用就好!”这下子他几乎可以看见铁匠铺里人潮涌动疯抢喷水壶的场景了。

    “谢大叔,你可以赶紧回家赶工了,我的五十个喷水壶做好之后,你就赶紧多做一些拿出去卖吧,想必会很受欢迎的。”

    孟晞说完之后又嘱咐了一句:“你最好第一次卖之前多做一些,否则其他铁匠见状跟风做的话,你的就不一定好卖了。”

    谢铁匠闻言恍悟,对喔,这喷水壶对打铁技巧的要求并不高,只要看到实物,很容易就可以仿造出来的。

    “谢谢孟姑娘提醒,我这就回家抓紧做去。”谢铁匠谢过了孟晞就急匆匆地赶回镇子上去了。

    而拿到喷水壶的孟晞则是立即叫上大壮、铁柱还有那十个侍卫,赶去了苗圃,要给水稻种子浇水,但是到了地里,却被眼前的景象吓得大惊失色。

    孟晞带着大家去给苗圃浇水,可是到了那里却惊恐地发现,有一个大棚上面的糊的窗户纸丢了很多!

    “啊!”孟晞尖叫一声,就疯了一般跑过去,一头钻进那个大棚里,认真地查看了起来。

    只见那些缺了窗户纸的地方,刚刚发出来的秧苗,明显地就有些发黄打蔫了,肯定是夜里的时候受冻了。虽然已经是春天,但是夜里的时候气温还是很低的,而水稻苗现在还非常脆弱,根本经不得风的。

    “到底是哪个该死的这么缺德!”孟晞心疼地都要哭了,这些小苗苗简直就像是她的心头宝一样,好不容易一点儿一点儿地养大了,可是却突遭横祸,一下子损失了这么多,她怎么能不心疼。

    其他人这时也都蜂拥而至,看着苗圃里的光景,都气红了眼,纷纷大骂起来。

    而李柳氏更是当场就哭了起来,大骂缺德鬼。

    历君煜浑身都散发着慑人的冷气,语气森森地吩咐到:“去给我把罪魁祸首揪出来。”

    于是各位侍卫们齐刷刷地领命走了,现场只剩下孟晞一家子还有历君煜。

    “大壮,你和铁柱赶紧回家再去取一些窗户纸回来,先把大棚修补好。”孟晞这时从震惊和愤怒中醒过来,镇定地开始采取补救措施了。

    历君煜程就站在一边看着孟晞指挥着大家分工合作,把大棚修补好之后又给所有的小幼苗都浇上了水,然后仔细地关好了大棚的门。

    历君煜在孟晞的身上再次感受到了一种安定的力量,好似不论面对什么,她都能用最快的速度恢复到乐观的状态,好似无论任何事情都不能打垮她一样。前一刻还是愁容满面,下一刻却能绽放出开心的笑容,这丫头真的太奇特了。

    历君煜越是仔细观察,体会就越多,眼光就越是无法从孟晞身上离开了。

    孟晞把苗圃拯救了一番之后,累的浑身都酸,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屈起双膝支着胳膊,两只小手托着下巴,就那么直勾勾地盯着苗圃看。

    众人都不解地看着她,以为她还在为那些受害的小苗而难过,于是纷纷出言安慰,哪曾想,说了半天之后,这丫头竟然悠悠地回了一句:“你们说,要是用温泉水浇苗,它们会不会长得更好?”

    呃——

    所有人都不说话了。

    合着,他们费了半天口舌,担忧个半死,都是自作动情了啊。

    孟晞一抬头就看见一片雕塑,疑惑不解,“你们怎么了?”

    历君煜好笑地咳了两声,“嗯咳,他们被你刺激到了!”

    孟晞一脑门子问号,她才是受到刺激的那个好不好,怎么就刺激到他们了呢?

    大家不想再和她解释这乌龙的事情,于是纷纷转移了话题,问她怎么用温泉水浇苗。

    孟晞这时才想起来冯先生那不靠谱的老头可是回家好多天了,“疯老头咋还不回来呢?”

    她这一问,大家也才都想起来,当初信誓旦旦死乞白赖非要住在孟晞家里的冯先生,自打那天去了镇上,就再也没有回来,可以说是音讯皆无。

    孟晞咕哝道:“这个疯老头,说好的帮我挖温泉盖房子的,可是一跑出去就不回来了,回头我就把他的房子给别人住。”

    “哎,你这个坏丫头,怎么可以说话不算话呢,答应我老头子的事情还带反悔的啊?”

    说曹操曹操到,冯先生竟然在这时回来了,而且来到了苗圃这里。

    孟晞不免觉得神奇,目光诡异地盯着冯先生看,把老头闹得直发毛。

    冯先生不安地伸手摸摸头,又低头检查了身上的衣物,确定哪里都没有毛病之后,疑惑地问孟晞:“你这丫头干嘛用那种眼神看我?”

    “嘿嘿——”孟晞坏笑了两声,“我在看你的狐狸尾巴在哪里。”

    “嗤,净胡闹!”冯先生不满地轻斥,“我一个大活人,怎么会有狐狸尾巴。”

    “哼,你说你是大活人你就是啊?我看你指不定是什么精怪变的呢。”孟晞没好气儿地翻了个白眼。

    “哎,坏丫头,你怎么说话呢,老头子我怎么还成了精怪了呢?”冯先生不满意了,但是却也没生气,笑嘻嘻地和孟晞吵嘴玩儿。

    “你要是不精怪变的,怎么会出现地这么巧?我刚一念叨你,你就到了。”孟晞说的理直气壮的,然后就支着下巴眯着眼儿,等着看冯先生跳脚。

    哪曾想,冯先生不但不生气,反倒哈哈大笑起来,“哈哈——你这丫头也有犯傻的时候啊。”

    “我怎么就傻了?”孟晞嘟着嘴不满地反驳。

    “还说你不傻?你忘了老头子靠什么吃饭的了?”冯先生说的颇为自得。

    可惜孟晞的下一句话一下子就让他笑不出来了,“你不就是个看风水的么,还能靠什么吃饭!”

    冯先生顿觉如同被利剑穿心一样,一颗心拔凉拔凉的,假哭道:“坏丫头,我可是鼎鼎大名的神算子啊,怎么到了你嘴里就变成看风水的了呢?看风水只是我的一小部分工作而已啊!”

    “嗯哼,那你是不是给家宅基地看过风水?”孟晞咄咄逼人地问他。

    “看过啊。”冯先生还不知道自己进了对方的圈套,回答的很干脆。

    “你是不是帮我找到温泉和水井了?”孟晞继续下套。

    “当然了,要不是我的话,你怎么可能知道那山顶上有个大大的温泉,更是不可能知道水井该从哪里挖。”冯先生更是自得了,觉得自己就是孟晞的大贵人。

    孟晞嘿嘿坏笑,突然话锋一转,“那你还不承认自己是看风水的!”

    “你!”冯先生这才明白自己上了当,气得胡子都翘起来了,“坏丫头,你设计骗我!”

    “我哪里骗你了?都是你自己承认的不是么?你看你做的那些事情,不就是个风水先生做的么,就别硬往自己脸上贴金了好吧?还神算子,切!”

    孟晞使着劲儿地气冯先生,把老头的脸都气红了,指着她嚷到:“你这个小没良心的,要不是算到你今天会有小损失,又有需要我的地方,我干嘛急急忙忙赶回来。结果你不感激我也就算了,还一个劲儿地挤兑我,太让老头子我伤心了。”

    说着,冯先生还假装抹起了眼泪来。

    孟晞看的是好笑不已,“行啦,你就别装啦,又没真的受什么委屈,哪儿来的眼泪。”

    冯先生见自己被拆穿了,也不尴尬,放下了捂着眼睛的手,笑嘻嘻地问孟晞:“你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啊?”

    冯先生的问话真的惊到了孟晞,“喂疯老头啊,你说的是真的?你真知道我会有需要你帮忙的地方。”

    “他当然知道了,不然岂不是对不起他神算子的大名了!”

    回答孟晞的不是冯先生,而是历君煜!

    孟晞惊奇地看向他,“你认识疯老头?”

    历君煜轻轻点头,然后矜傲地冲着冯先生微微颔首,“久仰大名了冯国师!”

    冯先生朝着历君煜拱了拱手,“逍遥王的大名老朽也是久仰了。没想到您竟然会认得老朽。”

    “冯国师当年惊才绝艳,陛下现在还常常提起。”历君煜客套地回到。

    冯先生的脸上平淡无波,好似当年名动朝堂的人不是他一样。

    孟晞惊诧于冯先生曾经是国师的身份,同时更是惊讶地发现,此刻的冯先生一点儿都不疯了,很有一种世外高人的仙风道骨气息。

    “哇塞,疯老头,你装的还挺像那么回事儿的啊!”向来不把身份地位当回事儿的孟晞再次语出惊人了。

    一句话立即破坏了刚刚的气氛,冯先生吹胡子瞪眼睛地佯怒道:“坏丫头,什么叫装,我本来就是那样的。只是每次见了你都被气得失去了仪态。”..

    “哈哈哈哈——”孟晞觉得这简直是她这辈子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了,“疯老头,我记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可是对你很恭敬的,是你自己为了赖进我家才破坏了你自己的形象好吧。”

    还敢往她身上赖,真是笑话!

    冯先生尴尬地摸摸胡子,聪明地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了,而是一脸正色地问:“丫头,你还没说到底需要我做什么呢?”

    他火急火燎地赶回来,就是因为早上卜卦的时候发现孟晞今天会用得到他,可是来了之后发现她哪儿都好好的,让他不由得对自己的卦象产生怀疑了都。

    孟晞也收敛了脸上的笑意,一本正经地向他讨教到:“你说我山顶上的那个温泉现在挖出来行不?”

    “现在就挖?”冯先生纳闷了,“可是你都还没有建好屋子呢,挖好温泉怎么泡啊?”

    “谁说温泉就一定得泡澡用啊,我还有其他更重要的用途!”孟晞白了他一眼。

    冯先生觉得自己很冤枉,自古以来温泉就都只有一个用处,除了泡澡之外,它还能干吗啊?“总不能是喝吧?”

    他这个疑问一说嘀咕出来,在场众人顿时就呛咳成了一片。

    疯老头之名果然那没有白叫啊,这都能想得出来,果真不是正常人能够比的。

    孟晞更是笑的肚子疼,“哎呦喂,疯老头,你实在是太有才了,这么奇葩的事情你都想的出来啊,温泉水你敢喝么?”

    特么的,里面含有那么多硫磺,也不怕中毒!

    冯先生见到大家的表情,也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傻话,于是嘿嘿笑道:“我可没说要喝,就是随口说说而已,大家千万别当真啊。”

    孟晞再次大笑,一直到笑够了才说到:“我想试试用温泉水浇灌小幼苗,看看那些受损的小苗还能不能活过来。”

    现在孟晞竟然无比感谢那个偷了窗户纸的人了,好在他是在一个大棚里偷得,损失还不算大。这要是一夜之间把所有的窗户纸都偷走了,估计今年的水稻可能就栽不上了。

    冯先生听见孟晞说要用温泉水灌溉水稻苗的时候,震惊程度丝毫不亚于他们听见他说要喝温泉水。

    “丫头,你不会是疯了吧?温泉水不能喝,当然应该也不能用来灌溉庄稼的吧!”

    冯先生虽然不懂种田,但是却觉得这件事儿听起来就很不靠谱的样子。

    其他人经过冯先生的提醒,也都回过味来了,是啊,温泉水浇地真的没问题么?

    孟晞烦躁地说:“我也不知道温泉水浇地到底会怎么样,可是我就是想要试试看能不能把那些受伤的小苗苗救回来。”

    她这也是无奈之举啊,不然让她眼睁睁看着那些宝贵的水稻苗就那么完蛋了,她太心疼了。

    听她这么说,大家伙也就不再说什么了,死马当活马医呗,能够救得回来最好,救不活的话也不损失什么。

    冯先生自然也是支持她的,“好吧丫头,你找些人来,现在就开挖温泉。”

    说干就干,孟晞很快召集来了一些家中农活干完的长工,大家分工合作,没一会儿就从山顶挖了一条沟渠通往山脚下,从山的背阴坡一直延伸到了苗圃附近,然后又一路挖到了河边。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冯先生才指挥着大家按照他划定的范围开始挖掘,大约过了一个时辰,池塘已经挖的很深了通的一声,温泉水喷涌而出。

    “哇,真的出温泉啦!”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