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9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8412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可是孟晞从来都不是那种好显摆的人,而且总觉得历君煜这样“公器私用”不太好,所以就嘱咐家里人对外都别说。

    现在见到大家纷纷惊叹孟晞请来的建造队厉害,李家人都笑而不语,就任由他们说去了。

    但是在大家都惊叹的时候,却有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出现了,顿时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哼,怪不得她能那么快就有钱有房的,原来都是靠勾引男人换来的!啊呸,真不要脸!”

    “你们还都拿她当个宝似得供着呢,别回头自家的闺女都跟她学坏了!我看哪,乡亲们还是离她远一点好,万一哪天那狐狸精耐不住寂寞勾搭上谁家汉子了,到时候你们哭都找不着调!”

    “……”

    这个声音吧啦吧啦的说着,而且声音越来越大,说的话也是越来越难听,越来越恶毒。

    村民们纷纷四下里寻找,想要看看究竟是哪一个说话这么阴损。

    这时,听见动静的雪花已经精准地锁定了那个乱嚼舌根的人,于是咚咚咚地跑到了孟晞身边,拉着她的胳膊道:“小晞姐姐,有人说你坏话,你快跟我来!打死那个长舌妇!”

    这丫头就是个暴力分子,之所以刚刚发现了那个嚼舌头的人却没有声张,就是抱着让孟晞直接过去揍人的想法。

    孟晞好笑地在她脑门上弹了一下,“小小年纪怎么就这么暴力!”

    雪花不服气地反驳道:“小晞姐姐,不是你说的嘛,能动手尽量别吵吵!”

    咳咳——孟晞被口水呛到了,这小妮子就把这话记得牢靠。

    不过却也不再和她斗嘴,而是让她拉着直奔人群而去。

    还没等走近,孟晞就听见了那个正说得起劲的声音。循声望去,只见一个中年妇女正口沫横飞地大放厥词,言语间完把孟晞说成了一个人尽可夫的荡妇,丝毫不在乎周围人越来越诡异的注视。

    孟晞狠狠地皱眉,“怎么又是你!”

    孟晞看清楚往她身上泼脏水的长舌妇后,表情瞬间就凌厉了起来。

    “你损毁了我的苗圃,我还没有去找你算账呢,结果你倒是自己送上门来了!既然你那么想死,那我就成你!”

    孟晞阴测测地说完,就撸胳膊挽袖子奔着那人走去。

    原来在这里胡乱编派的不是别人,正是前几天怂恿李老太去破坏大棚的大儿媳妇李张氏。

    孟晞由于忙着建房子,再加上听说李老太回家后狠狠地收拾了她一顿,所以也就懒得再去找她出气。

    可是没想到今天这么大喜的日子,李张氏竟然又跑上门来作死,要是不狠狠料理她一顿,简直是对不起她这么卖力的作了。

    李张氏见孟晞凶神恶煞一般地过来,倒是没有后退,而是叉着腰继续嚷嚷。

    “大家看哪,这个小贱人是有多么没脸没皮,被我揭穿了丑事,不仅不害羞,反倒还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一看就知道做惯了这种事情。大家不能再让她留在村子里,不然指不定会祸害到谁家呢。”

    孟晞被她给气乐了,也不着急揍她了,就那么直直的站在她面前,笑眯眯地看着她,“继续编啊,我看你这张臭嘴里还能喷出什么粪来!”

    李张氏被孟晞这奇怪的态度给弄得一愣,但是在听见她说自己满嘴喷粪的时候,立即又叉腰大骂起来。

    “大家听听,哪个好人家的闺女会说这样难听的话,一看就是个没有教养的骚蹄子,大家可别她给骗了。还说什么带着大家一起发家致富,我看她就是坑你们哪!”

    “呸!老李家的,你要是不会说话就闭上嘴巴,别在这里瞎胡咧咧!”

    终于有人看不惯了,大声斥责起李张氏来。

    孟晞一看,果然是隔壁王婶子。原本她是在临时搭好的厨房里面跟着李柳氏一起忙着做饭的,估计是听见这边的动静,怕孟晞吃亏特意赶过来的。

    孟晞对她投以感激的一笑。虽然自己完不在乎李张氏的疯言疯语,但是有人维护自己帮助自己,这种感觉很温暖。

    李张氏见王婶子帮着孟晞说话,就立即嘲讽地说到:“哎吆,我还当是谁呢,原来是王家嫂子啊,怎么的,你拿了那小贱人多少好处啊就帮着她说话。还是说她跟你家铁柱睡过了你就当她是儿媳妇了?你别天真啦,人家傍上有钱的公子哥了,哪还会把你家的小子看在眼里啊。”

    王婶子那么泼辣的一个人都被李张氏这口无遮拦的话语给气得浑身发抖了,“李张氏,你别胡说八道!”

    孟晞轻轻拍了拍王婶子的胳膊,“婶子,你不用和一个疯狗一般见识,她现在是逮谁咬谁,你还是别跟她吵了,不然她还指不定喷出什么狗屎来了。”

    王婶子被气得说不出话来,恨恨地跺了两下脚,站到一边不再吭声了。因为她也害怕再和她吵下去,那个疯婆子还指不定说出什么更离谱的话来呢。

    自家铁柱是小子,名声什么都无所谓,可是孟晞一个姑娘家,被说的那么不堪,以后找婆家都受影响的。

    在乡下,流言蜚语的传播速度是最快的,而且大家往往也不会去考证其中的真假,只当是茶余饭后的谈资一样,顺嘴就往外溜达。

    所以李张氏刚刚说的那些不论有多么荒谬离谱,最后也一定会被在场的人给传出去。三人成虎,没影的事儿最后也会变成真事的。

    王婶子顾虑的多不说话,而孟晞却完不在乎那些,她现在不吭声,就是想看看李张氏到底要干什么。

    没道理她无缘无故就跑来这里胡言乱语吧?

    所以孟晞不仅不阻止李张氏继续乱说,反倒还搬来个小板凳,兴致勃勃地坐在那里,托着下巴眨巴着大眼睛瞧着她,大有一种看好戏的样子。

    村民们都懵圈了,还从来没见过这样把挨骂当戏看的人呢。果真是有本事的人与平常人就是不一样啊。

    孟晞要是知道这些人因为她这一个心血来潮的小举动就对她更加盲目崇拜了,估计得哭笑不得了。

    李张氏也被孟晞的架势给弄糊涂了,她想过孟晞会对自己大骂甚至是动手,但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她竟然是这样的反应,一时间,她竟然不知道该如何继续了。

    “继续啊!”孟晞懒洋洋地催促着,“你怎么不继续说了呢?不会是没有词儿了吧?用不用我帮你想点儿?”

    噗——

    咳咳——

    哈哈——

    围观的人们都被孟晞的话给严重刺激到了,还从来没见过谁主动找骂的,这姑娘真是够奇葩的了。

    “疯子!”李张氏好不容易挤出来了这俩字,就再也找不到说的了。

    刚刚她几乎已经把能想到的都骂了一遍了,毕竟对孟晞不是很熟悉,所以翻来覆去地也就只能从她勾引男人这一方面做文章,现在几乎是词穷了。

    孟晞见李张氏不再继续骂了,于是拍拍手站了起来,“好吧,既然你没有什么说的了,那就换我说吧。”

    说着,她定定的看着李张氏的眼睛,一字一顿地问到:“谁指使你的?!”

    李张氏明显慌乱了一下,但是随即又把头一昂,“什么谁指使我的,我就是看不惯你这水性杨花的模样,怕你带坏了村子里的好闺女们,所以才来揭穿你的!”

    “呵呵——”

    孟晞冷笑了两声,突然声调一转,冷飕飕地说到:“鬼才信你!说,到底是谁指使你的?先是破坏我的大棚,现在又来当众污蔑我,你究竟是何居心?”

    李张氏被她的凶狠模样吓了一大跳,反射性地往后退了两大步,不知道怎么绊到了什么,扑通一个屁股蹲坐在了地上。

    孟晞步步紧逼,缓缓地朝她走过去,声调越来越阴森,“说,到底是谁指使你的?”..

    李张氏觉得眼前的少女就像是一个张大嘴巴要吃人的怪兽一样,眼神凶狠地放光,心里一紧,话就脱口而出了。

    “是张大虎!都是张大虎让我这么干的,不关我的事啊,你不要吃我!”

    “扑哧——”一道轻笑声传来。

    气得孟晞狠狠地瞪了过去,“这么关键的时刻,谁在捣乱?”

    讨厌,这么一笑,把她刚刚好不容易营造出来的气氛都给破坏了,李张氏还能说实话了吗。

    待看清楚那发笑之人后,孟晞无奈地捂上了眼睛,挫败地说:“历君煜,你过来凑什么热闹!”你好歹是王爷之尊啊,和一群乡野村民混在一起算怎么回事儿。

    历君煜向来冷冰冰的脸,此刻满是笑意,“我本来是担心你被人欺负,没想到看到后来竟然是你被当做了吃人的恐怖怪物。实在是太好笑了,我一时没忍住。抱歉啊,你继续!”

    还继续个屁啊,没看见李张氏已经从地上爬起来了嘛,估计得矢口否认了。

    果然,李张氏被那一声轻笑给拉回了魂儿,恼羞成怒地脖子一梗,又开启了斗鸡模式。

    “你这个贱人,竟然敢如此欺负我,我和你拼了!”

    说着竟然低头就朝孟晞顶了过来。

    孟晞一个闪身躲开了这头“疯牛”,然后伸出一脚。

    “砰——”

    李张氏摔了个狗啃屎。

    “哈哈哈哈——”现场一片哄笑声。

    李张氏感觉门牙都要摔掉了,眼前直冒金星,半天没爬起来。

    “你这个死婆娘,跑这里来作什么死,真是丢人现眼啊!”

    伴随着这道气急败坏的声音,李家老大李山一把将他媳妇拎了起来。

    李张氏一见到自家男人,委屈地嚎了起来,“李山,你这个窝囊废啊,看我被那小贱人欺负成这样,你还训我!”

    “呵呵哒——”孟晞好笑地看着倒打一耙的李张氏,“喂,你睁眼说瞎话的时候麻烦看下四周好吧?这么多人看着哪!”

    哄——

    大家再次笑成一片。

    以前的时候只知道这李张氏是个嘴碎的妇人,最喜欢和那张婆子一起东家长西家短地瞎唠扯,今天才算是大开眼界了,她竟然真敢瞪着眼睛胡说八道啊。

    李山被大家笑得脸上无光,闷着头就想把自家婆娘拽回家。可是还没等卖出去两步呢,就被孟晞给拦住了。

    “站住!话没说清楚呢想往哪里走啊!”

    孟晞的话让李张氏再次害怕起来。她刚刚已经一时慌乱供出了张大虎,如果再待下去,她的麻烦可就大了。于是她连忙催促着李山:“当家的,咱们快点回家吧,那个贱人可邪性了,一看着我我就控制不住自己要说什么。”

    她这脑袋瓜转的倒是快,瞬间就想出来这么一个说辞,听得村民们心中也直划魂儿。

    难道孟晞真的会什么歪门邪道的东西?不然李张氏怎么可能会和张大虎搞到一起去呢?

    大家这么一怀疑,脸上立即就表露出来了,孟晞自然更不可能放走罪魁祸首了。

    于是双手一伸挡住了李张氏的去路,“呵呵,看不出来啊,你还能挺能编的,这样呗,你也别急着走,继续往下编,说说看我是怎么让你说出张大虎这仨字来的。”

    娘的,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小叮当啊,竟然敢三番两次地阴我,今天非得好好教训你不可。

    李张氏自然不肯乖乖就范,当场就想要继续撒泼。

    可是历君煜却冷冷地哼了一声,立即就有十几个侍卫出现,瞬间将李张氏夫妇二人包围了。

    肃杀之气从那些侍卫身上散发出来,瞬间就让现场气氛变得紧张起来。

    村民们默默地往后退了很远,生怕受到牵连,然后纷纷对李张氏投去同情的目光。

    此时,大家心中的台词是惊人相似的:“该!再让你得瑟,惹来厉害的了吧!”

    人天生就有幸灾乐祸的心理,尤其是李张氏这种平日里就不得人心的,更是毫无疑问地得不到人们的同情了。

    李张氏惊恐地看着周围这一个个凶神恶煞的侍卫,身体控制不住地就发抖了,“你、你们、要干什么?”

    孟晞满意地看着这些侍卫,嗯,果然专业的和她这种业余的就是不一样,气场强大多了。

    她对历君煜刚刚破坏了自己计划的事儿也就不再计较了,转而盯着李张氏,看她这回招不招。

    “说吧,你和张大虎是怎么勾搭上的?”孟晞一手环在胸前,另一只手托着下巴,像是看猴子一般地看着李张氏,问的很是笃定。

    李山一听到勾搭两个字,瞬间就变了脸色,瞪着李张氏恶狠狠地问:“你勾搭张大虎?”

    李张氏吓得脸都白了,“当家的,你别听她胡说八道,我没勾搭张大虎啊!”

    “那你怎么受张大虎指使的?”

    李张氏慌乱之下都没有分辨的出来这句话是孟晞问的,就火急火燎地连忙回答到:“是前些天我去镇子上的时候,见到了张大虎,他给了我一两银子,让我给孟晞添堵,还说如果我干得好,以后再给我一两两!”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