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0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962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都市天龙至尊家有劣徒欠调教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点道为止末世之召唤悍妞

    特么的,就为了二两银子她就干损坏苗圃的缺德事啊!

    孟晞听到这里差点没气昏过去,她那宝贝苗圃可比二两银子贵多了!

    “张大虎还让你做别的事儿没?”孟晞再接再厉地问到。

    这时李张氏也发现了自己是在回答孟晞的问题,可是看着李山那要杀人一般的目光,她什么都不敢隐瞒了,赶紧一五一十地都说了,生怕被男人误会了勾搭汉子,那她可就惨了。

    李张氏虽然一直在污蔑孟晞勾搭男人,可是她却一点儿都不想自己被扣上这顶大帽子的。要知道在这个时代,名节对于女人来讲简直是比生命还重要的,不论多大岁数。像孟晞这样丝毫不在意名声的奇葩,几乎是没有的。

    李张氏交代完所有事情的前因后果,孟晞竟然被气得哭笑不得了。

    原来李张氏与张大虎竟然是没出五服的堂姐弟,和那偷了孟晞家银子的张婆子也是沾着亲的。而张大虎由于记恨孟晞打了他的事情,一直在找机会报复。不过由于听说了马致行与她较好,所以不敢明着动手,这才动了借刀杀人的心思。

    而恰巧前些日子遇见了上镇子上卖鸡蛋的李张氏,所以张大虎就用银子收买了她。

    也不怪李张氏拼了命地完成任务,这一两银子对于她来讲,那可是一大笔巨款了。一想到事成之后她还能再得到一两,李张氏兴奋地连觉都睡不着了。

    现在当众讲出这些来,李张氏心疼地不得了,剩下的那一两银子肯定是得不着了,回头还得挨自家男人的一顿教训。都怪孟晞这个贱人!

    想到这里,李张氏就把恶毒的目光投向了孟晞,觉得就是她挡了自己的财路坏了自己的好事。

    孟晞对她的目光毫无所感,正摩挲着下巴思考,怎么才能让张大虎得到教训,好好地出一口恶气。

    可是历君煜却看不惯李张氏那副恶毒的模样,轻轻地挥挥手,“把那个婆子给我丢远点,看着就碍眼!”

    侍卫领命答是,然后真的就揪住李张氏的衣领,然后一甩手,“嗖——”的一声,人就飞出去了……

    “啊——”李张氏惊恐地叫着。

    “砰——”落地了。

    “哎吆——”哀嚎的叫声。

    村民们都瞪大了眼睛看着这戏剧化的一幕,然后又都把目光对准了历君煜,心中疑惑:这位公子是谁啊?这么牛气冲天的?

    历君煜见到村民们都把目光看向了自己,立即恢复了原本的孤傲冰山脸,一句话都不说的就转身离开了。

    孟晞无奈地摇摇头,然后假装没有看见大家的好奇一样,打着哈哈说:“那个李张氏实在是太可恶了,竟然帮着外人来害我,大家以后也都小心点儿吧,别被祸害了家里的东西。”

    祸水东引嘛,这招她也会!再让李张氏干缺德事,这回让村的人都像防贼一样地防着你,看你还怎么使坏。

    果然,村民们对于自家财产的重视远远胜过对那个矜贵公子的好奇,于是纷纷八卦起来,说的不外乎是如何监视着李张氏,别让她干坏事。

    而李山则是又怒又惧地走向了那依然趴在地上唉唉叫的李张氏,然后像是拖死狗一样地把她拖回了家。

    隐隐的还能听见他的咒骂声传来,不外乎是数落李张氏缺心眼财迷心窍不知死活之类的。

    一段小插曲过去,大家又都把注意力放在了孟晞家的新房子上面。这么短短的一会儿工夫,感觉那房子就已经初见雏形了呢?

    众人惊奇地看着,那房子竟然真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快速地长高,等到了当天傍晚的时候,房子的框架竟然基本完工了!

    太不可思议了!所有的村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使劲儿地揉揉,甚至还有人让旁边的人掐自己一把以证实不是幻觉。

    孟晞也是惊呆了,这太玄幻了有木有啊?

    虽然她知道人多力量大,可是这也大的太不科学了啊?

    历君煜像是知道了她的疑惑似得,幽幽地开口道:“这房子的框架是比较好建的,而且这些人都是军营里的建造高手,建城墙都习惯了,造你这么个小房子无异于小菜一碟。”

    孟晞觉得自己受到了伤害,这是在告诉她“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吗?”

    还有啊,什么叫“这么个小房子”?!

    人家的房子明明是个度假别墅级别的山庄好吧?前后三进十好几间屋子呢!哼,不识货!

    孟晞在心中碎碎念着,非常不满历君煜看低了自己的心血,不过却依然是使出了浑身解数,为这些远道而来的“建筑工人”们做了很多好吃的,犒劳他们。

    虽然不是每道菜都由孟晞亲自主厨,但是经过她的指点后,口感都是非常好的,所以大家吃的非常畅快,往后干活也更加卖力气了,认真程度也更上一层楼。

    第三天的时候房子主体就基本上完成了,冯先生选了个吉时就准备上梁了。

    在这里,新房子上梁可是大事情,要宴请亲朋好友的,所以孟晞请了很多人来帮忙做饭,准备大宴村。

    过年的时候由于是临时起意给大家发猪肉,所以每家分到的都不多,孟晞一直觉得心里不太舒服,现在正好趁这个机会再和村民们好好近乎下。

    经过这半年的相处,孟晞对鹿鸣村的大部分村民还是都挺满意的,虽然有些贪小便宜心理,但是总体上来说还算是淳朴,值得她去结交。

    毕竟一个村子里住着,远亲不如近邻的,大家互相帮衬着才能把日子过得更加红火。孟晞可不打算做个高高在上的地主婆,那样就失去了生活的乐趣了。

    在她能力所及范围内,她还是更加愿意多帮帮身边的。多和身边的人交往,热热闹闹的生活才是真正的世外桃源。

    打定了主意之后,孟晞就嘱咐大壮带着几个人去镇子上,买了五头猪回来,又买了许多各式各样的蔬菜。这个季节市面上已经开始有京城来的蔬菜在卖了,虽然依然还是贵的很,但是却不像冬天时候那样没有地方买了。

    村子里的人知道孟晞家今天上梁,也都早早地赶过来帮忙了。男人们跟着建筑队打下手,女人们则是帮着张罗饭菜,还把自家的桌椅板凳都搬来了,摆好了座位。

    院子里支起了好几口大锅,每一个都蒸腾着热气,配着满院子的欢声笑语,热闹非凡。

    李柳氏的嘴一直就没合拢过,笑呵呵地回应着众人的道贺。所有人都在恭喜她得了这么好的干闺女,以后就跟着享福了。李柳氏也不客气,直接坦言后半辈子就准备跟着干女儿借光了,惹得大家笑声更欢了。

    孟晞看着这热闹的场面,笑容灿烂,心中甜蜜,干多少活儿都不觉得累了。

    鞭炮声中,房梁稳稳当当地上好了,大家纷纷道喜,孟晞高兴地给大家发糖,张罗着开席。村民们见到满桌子的美味佳肴时都呆住了,不论老少,都从未见过如此丰盛的席面。

    每一道菜里都放了分量足够的猪肉,很多菜干脆就是纯肉的。就算是菜,也有很多他们不曾见过吃过的。所以这一天,整个鹿鸣村的百姓们都敞开了肚皮吃,放开了嗓门笑,真是比过年还要热闹。

    大家对孟晞是更加感激和钦佩了,以后的日子里也都更加死心塌地跟着她一起打拼,没有因为任何原因而动摇过。

    孟晞原本只是心中不忍乡亲困苦,所以才想要借机让大家改善一下伙食,没想到最后不仅达到了她沟通感情的目的,甚至还为她彻底俘获了乡亲们的心。

    一整天就在这忙碌和喜庆当中度过了,当夜幕低垂,人群散去时,孟晞疲惫不堪地坐在了屋子前的空地上,看着沐浴在夕阳余晖中的新房,心潮起伏澎湃。

    终于啊终于,终于在这异世界里拥有了真正属于自己的家,有亲人有房子,这回才是真正的落地生根了。

    “在想什么呢?那么出神。”历君煜也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孟晞孤坐在那里,莫名的觉得心疼,于是走上前轻柔地问到。

    孟晞没有回头,任由历君煜的身影笼罩住了自己,在眼前的空地上投下一片暗影。

    她正在感慨前世今生的种种际遇,原本有些小伤感的,可是这个男人的一句关心却立即让她整个人都暖了过来。

    或许是人在脆弱的时候特别希望有个人来陪,孟晞这一刻很感激历君煜的出现,于是说话的声音也不自觉地就软糯糯的。

    “没想什么,就是很高兴看见这么漂亮的房子建好了。”

    孟晞说完这话时,站在她身后的历君煜不由得就撇撇嘴。

    漂亮的房子?明明只有一个框架,连门窗都没有呢,哪儿漂亮了!

    还建好了?分明就只是刚刚开始好吧!

    不过历君煜倒是难得的没有毒舌,更是没有把刚刚的真实想法直接说出来,只是淡淡地“嗯”了一声。

    孟晞仿佛被这一声肯定给鼓舞了,坐在那里絮絮叨叨地就开始显摆起来了,把屋子的所有设想一股脑的往外抖搂。

    历君煜却是越听越皱眉,最后甚至俯身靠近了孟晞。

    终于,他无奈地咕哝了一句:“是谁让你喝这么多酒的?!”

    历君煜在闻见了孟晞身上那浓重的酒气时,生气又好笑,怪不得这丫头今天如此话多,原来都是酒惹的祸。

    孟晞耳尖的听见了历君煜的咕哝,拍拍屁股从地上站了起来,转过身来看着他,“喂,你谁啊,我喝酒关你什么事儿?”

    历君煜一挑眉,看着她红扑扑的小脸儿,不客气地笑了,“小丫头你喝醉了!”

    “我才没醉呢,我酒量好着呢!”孟晞不服气地反驳,还走了两步来证实,“看,我还能走直线呢,我没喝多。”

    历君煜好笑地看着她幼稚的举动,“没喝醉不认识我是谁?”

    孟晞叉着腰仰起小脸,“谁说我不认识你了,你不就是逍遥王历君煜,整天在我家混吃混喝不务正业的现任乌拉城城主么。”

    额!

    历君煜被孟晞后面这句给刺激到了,他什么时候成了混吃混喝不务正业了呢?

    留在这里是为了亲眼见证孟晞如何种出水稻,也是为了看看她的玉米和大豆一起种的法子究竟能产出多少粮食来。

    这可是关乎整个乌拉城前途命运的大事儿,怎么到了她这里就变得如此不堪了呢?

    历君煜想要和她理论,但是看她醉醺醺的模样,又觉得好笑不已,索性就不再较真了,任由她说道了。

    他这一放纵不要紧,孟晞竟然还得寸进尺了,站在那里就开始数落起来。

    “历君煜,不要以为你是个王爷就可以仗势欺人,人生来是平等的,本就没有高低贵贱之分……”

    吧啦吧啦,孟晞说个不停,从人权说到财势,从表情说到语气,反正是拉拉杂杂没头没脑地一通指责,听得历君煜是又好气又好笑。

    “行啦小丫头,别胡说八道了,口渴不?给你喝点水吧。”

    历君煜几乎是根本就没把孟晞说的任何一句话放在心上,基本上就当她在撒酒疯胡言乱语了,末了还贴心地送上了一杯水。

    暗地里守卫他的那些暗卫们差点从自己隐身的地方掉下来,都搞不懂为什么今天主子的脾气会这么好。

    其实历君煜自己也很纳闷,他从来不是个有耐心的人,更是对女人避之唯恐不及,如果有哪个不开眼的女人敢在自己面前如此饶舌,他早就甩袖子走人或者是一巴掌把她拍飞了。可是不论孟晞说什么做什么,他却都只觉得有趣,让他的心情莫名地愉悦。

    正是因为觉得有趣,所以历君煜一而再再而三地任由孟晞触及他的底线,而他的底线也随之一再地往后撤。

    孟晞终于是嚷嚷够了,喝了历君煜递过来的一大杯水,然后摇摇晃晃地朝山脚下走去,“呃——我要回家了,天都黑了。明天再来见我的新房子。”

    “我是一个粉刷匠,粉刷本领强,我要把那新房子,刷的很漂亮……”

    孟晞边走边唱,手上还胡乱比划着,让跟在她身后的历君煜好笑不已,唇角眉梢都染上了淡淡的笑意,心中某处柔软的角落充满了暖意。

    孟晞回到家里就倒头大睡,估计是酒劲儿上来了,这一觉就睡到了第二天天光大亮时。

    “咦,干娘我怎么头疼呢?”孟晞从炕上爬起来之后才发觉头有点昏昏沉沉的,像是被谁敲了闷棍一样,于是就去问李柳氏。

    李柳氏哭笑不得地一指头杵在了她的脑门上,“你呀,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喝那么多酒了!”

    孟晞这才想起来,昨天一高兴就和村长冯先生他们多喝了几口,谁知道这里的酒后劲那么大啊,最关键的是上头!..

    以后她一定得找个酿酒高手好好琢磨下,最好是用大米酿酒,这样既可以解馋又不容易醉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