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2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8433

人气小说:炉石传说之吊打全球武侠之最强神捕手术直播间绝世巫医方先生,无药不欢!豪门第一宠:少奶奶,又跑了!墨少,你老婆回来了篮场执剑人

    靠!什么情况啊!他干嘛没躲开?

    “呵呵,原来小晞是口是心非啊,嘴上说着不要却直接动手了!”历君煜一脸坏笑。

    孟晞泪奔!

    说好的冰块脸呢?说好的冷傲孤高呢?眼前这个莫不是被什么精怪附体了吧?

    还以为这段日子相处下来,自己对他已经有足够的了解了呢,没想到啊,他竟然一再刷新的她的认知底线。

    由于历君煜的表现实在是太过出人意表了,所以一时间孟晞没有反应过来,手就那么一直放在了他的胸膛上,忘了收回来。

    “小晞,本王的手感可好?你还满意吧?”历君煜戏谑地冲着孟晞眨眨眼睛。

    嗷——电死我啦!

    孟晞活了两辈子都没被男人这么撩过,瞬间心跳就超速了,口干舌燥脸红发烫,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了。

    “咳咳——王爷莫怪哈,我这就把手拿开。”孟晞好不容易找到了自己的声音,干巴巴地道歉,然后就想要把手收回来。

    可是,使劲——再使劲——

    咦,手怎么挪不开了呢?

    孟晞疑惑地望去,讶然发现,自己白嫩的小手上面覆盖着一个修长的大手,其中有两根手指还在摩挲着自己的手背。

    “啊——”孟晞尖叫,“臭流氓,你放开我!”

    历君煜挑眉,笑的如沐春风,轻飘飘地说:“我只是把手放在自己的胸膛上而已,怎么就是臭流氓了呢?”

    靠,你这样子就已经很流氓了好嘛!

    孟晞从来没想过自己也会有遭遇男性“骚扰”的一天。前世的时候由于身手太好个性太强,所以那些软趴趴的男人们从来没有敢靠近她的,即便是关系交好的也只是哥们儿而已,就连曾经的蔚恒也只是一直以保护者和知心大哥哥的形象出现的。

    如今乍然遇见一个男人对自己展露兴趣,她真的是不会应对了,直接把他归类为流氓行列。

    历君煜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举动来,就连说出来的话都是没有经过大脑的,就那么自然地从嘴里溜出来了。不过话说出口之后他倒是没有什么后悔的感觉,好像天生就该如此一样。

    对于孟晞的抗拒,历君煜也没有恼怒,反倒觉得她脸颊红红的模样很可爱,像是一只发怒的小兔子。

    历君煜逗弄孟晞上了瘾,手上微微使力,让她的手就那么一直贴在了自己的胸膛之上,怎么也拿不开。

    孟晞都要气哭了,眼眶红红地瞪着历君煜,“你是王爷了不起啊,你武功好就可以欺负人啊!就别让我逮到机会,不然非得让你好看不可!”

    历君煜见到孟晞这样,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非常不舒服,好像是心疼的感觉,于是连忙松开了手,柔声道:“和你开玩笑呢,你别生气啊!”

    “玩笑?有你这么开玩笑的么?”孟晞委屈极了,“你这样的行为分明就是流氓登徒子,是迫害良家妇女!”

    “咳——”历君煜呛到了,他根本就什么都没做啊,怎么还成了迫害良家妇女了呢?

    但是看着孟晞那委屈可怜的表情,历君煜就舍不得再逗弄她了,连忙松开了手,并且还柔声安抚道:“小晞,你别生气啦,我真的是和你闹着玩儿的!”

    孟晞的手一得到自由,立即往后撤了一大步,与历君煜拉开了距离,然后狐疑地看着他,“你到底要干什么?”

    见到孟晞如此防备地看着自己,历君煜很是挫败,他原本分明是打算对这个小姑娘示好的啊,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呢?

    尴尬地东望望西望望,历君煜好不容易才恢复了平日的镇定,然后一脸严肃正经地说:“小晞,你做我的王妃吧!”他想要直来直去地挑明,这样比较省时省力。

    不想孟晞的反应竟然是直接翻了个大白眼,“这个玩笑不好玩儿,换一个!”

    额?

    历君煜看着回答干脆利落的孟晞,一脸懵圈!他这是被拒绝了?

    “小晞,我不是在和你开玩笑的,我是真想要娶你做王妃的!”历君煜认真地强调道。

    “切!”孟晞极其不给面子的冷嗤了一声,“骗鬼去吧!”

    说完她就推开门走了,徒留历君煜站在原地继续懵圈。

    怎么会是这样呢?

    面对自己的求娶,她不是应该一脸惊喜,或者是满面娇羞么?

    怎么会是满脸嫌恶呢?

    历君煜搞不懂哪里出了问题,不断地思索着答案,连孟晞放在桌子上的饭菜都忘了吃。

    而走了出去的孟晞此刻却不像刚刚在屋子里那么无动于衷了,她低垂的眼眸里染上了一点儿意外和疑惑。

    他为什么突然提出要娶我呢?是逗我玩儿还是真心的呢?

    两辈子来第一次听见男人说要娶自己,不论真假,孟晞都是有点心动的。

    她也不是没有向往过爱情和婚姻,但是缘分这种东西却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尤其是蔚恒的事情对她的打击有点大,所以她对感情这事儿有些吹毛求疵了。

    前世的时候转眼间就蹉跎了青春,如今老天爷怜惜她让她有机会重来,孟晞是想过要好好生活的,找一个喜欢的男人组建一个幸福的家庭,过着平淡的田园生活。

    可是这样的理想好像有点困难呢?

    先是马致行这位身家地位都不俗的人明确表示对自己有意,如今逍遥王又向自己提出了求娶之意,这身份可是一个比一个尊贵了,她要的平淡在哪里呢?

    孟晞有点苦恼了,但是她就是个心大的,没一会儿就因为忙活着各种活计而把这事儿丢到脑后去了。

    今天开始新房子要进行内部装修了,所以孟晞一直忙前忙后地指挥着,得空了还去山脚下的苗圃转悠一圈,给水稻苗通通风,一天下来忙的不亦乐乎。

    当晚回到家里的时候,孟晞就敏锐地察觉到气氛不太对。每个侍卫的脸上都很是沉重,不复见平日里的轻松愉快,在看见她之后都是欲言又止的。

    孟晞一头雾水地进了厨房,“干娘,那些家伙怎么了?”

    正在做饭的李柳氏闻声回头,“小晞回来啦,他们呀,担心自己主子呗。”

    “他们主子?逍遥王啊?”

    “嗯,就是他。”

    “他怎么了?”孟晞好奇极了,早上还逗弄自己的人咋就需要侍卫们担心了呢?

    李柳氏往门外张望了一下,然后压低了声音说:“听说他生病了,那些侍卫们正犯愁呢。”

    孟晞一听就乐了,“生病就去镇子上找大夫呗,愁什么。”

    “听说那人死活不肯离开这里,已经有侍卫去镇子上请大夫了。”

    “咦?这是要彻底赖在这里的节奏啊。”孟晞敏锐地发现了不对。

    马致行生病的时候都为了能够好的快而去了镇子上,后来更是直接回了乌拉城。而逍遥王身娇肉贵的干嘛非得窝在这山沟沟里等大夫啊?

    想到这一层,孟晞就待不住了,“干娘我去看看她去。”

    “不行!”李柳氏一把拽住了刚刚转身的孟晞,“男女授受不亲的,你个姑娘家的去一个大男人的房里算怎么回事。”

    额?!

    “干娘你说的对!”孟晞点头。

    “可是人是住在咱们这里的,不管咋样还是得关心一下的,这样吧,我就去他屋子外头问一下好了。”

    李柳氏想了下才勉为其难地同意,“也是,人家好歹是个王爷,咱们不好太过怠慢了。”

    孟晞听得嘴角一抽,心说:娘啊,您老人家怠慢人家的地方还少么,每天都几乎是当他不存在一样。

    不过这话她可不敢说出口,因为干娘不待见历君煜是很明显的事情,只是她一直没有搞清楚真正原因而已。

    “那行,干娘你先忙着,我过去瞅一眼就回来。”

    孟晞说完就蹑手蹑脚地往历君煜的屋子走去,打算在窗外听听声儿就回来。咋也得知道一下情况啊,最好是能够借机把他弄走,这样家里就不用再供着一尊大佛了。

    可惜天不遂人愿,孟晞离历君煜的屋子还有一丈多远的时候,就被发现了。

    “孟姑娘,王爷请你进去。”一个侍卫推门而出,一脸恭敬地对孟晞做了个请的手势。

    泪崩,要不要这么神啊!

    这里的武功这么厉害么?还是说历君煜有顺风耳千里眼啊!

    孟晞心中碎碎念,有心想要掉头跑掉,可是看着侍卫那虎视眈眈的架势,她又颓然地放弃了这个天真的想法。

    第一自己肯定打不过眼前这人,第二这里就是她的家,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她还能跑哪儿去。

    所以孟晞噘着嘴一脸不情愿地进了屋子,准备找历君煜好好唠扯唠扯,但是在看见炕上坐着的那个一脸苍白的人时,她一下子就呆住了。

    “你这是怎么了?”

    太奇怪了,早上的时候还好好的呢,这怎么一个白天不见就病成了这副模样呢?不科学啊!

    孟晞心中疑惑,面上也带着点儿担忧,毕竟是在自家地盘上,作为主人该有的态度还是得有的。

    历君煜像是很满意孟晞的担忧,淡淡地笑了下,“还知道关心我,不错,本王的眼光果然是没有问题的!”

    历君煜觉得孟晞是个极其善良的女子,更加觉得娶她为妃是个不错的主意了。

    虽然心中大概明白历君煜刚刚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但是孟晞并不想往那方面考虑,只是追问他为何病的这么厉害。

    历君煜也明白欲速则不达的道理,所以也就不再继续逗弄孟晞,而是正色回答到:“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自中午吃完饭起就一直恶心呕吐腹泻不止,然后就成了现在这副鬼样子。”

    历君煜心中很是郁闷,自小到大都从来没有生过这么重的病,这种虚弱的感觉非常不好。

    孟晞听完之后眼神就是一闪,这怎么听着好像是食物中毒呢?

    孟晞心里正划魂儿的时候,去镇子上侍卫就拎了个大夫进来,真的是拎的。

    孟晞一瞅就忍不住想笑,这些侍卫人高马大的,都擅长把别人拎着走呢。上次是李老太,这次是个小老头大夫,他们还真是一点都不觉得费事儿。..

    就是不知道那老大夫遭受这样的待遇,是否还愿意帮历君煜看诊了。

    心中不免有些好笑,孟晞静静地站到了一边,等着看热闹。

    果然不出她所料,那个老大夫脚一沾地,就冷着脸瞪向那个侍卫,“年轻人,你做什么这么粗鲁,老头子我自己有腿有脚的,会走!”

    侍卫瓮声瓮气地说:“你走的太慢了,主子病的很严重,等不及!”

    老大夫气得胡子都撅起来了,“野蛮人!”

    侍卫搔搔头,没再接话,估计是怕惹恼了老大夫没人给历君煜治病了。

    老大夫又念叨了那个侍卫几句,这才接过另外一个侍卫手中的药箱,慢条斯理地问:“哪位是病人?”

    孟晞差点喷笑,这老头儿太有意思了,明眼人一下子就能看出来坐在炕上的历君煜是生病的那一个,可是他却还明知故问。

    “大夫,我家主子是病人,自从晌午开始就呕吐腹泻,一下午都去了十几趟茅房了!”

    历君煜的贴身侍卫历风详细地给老大夫介绍了情况。

    老大夫捋着花白的胡须走上前去,为历君煜把了脉,又看看舌苔扒扒眼皮,然后慢悠悠地说了句:“吃了有毒的东西了,喝点水排干净了就好了!”

    “啊?”历风惊叫一声,然后着急地追问:“大夫,那你给开点药吧,不然我家主子这样太遭罪了!”

    孟晞努力憋着笑,这老大夫太坏了!这是借机出气哪。

    老大夫依然是那不紧不慢的样子,瞟了历风一眼,“老夫的医术不精,不知道该开什么药能治这种毒性。我从未见过这种毒,反正你家主子中毒也不是很严重,过个一两天就好了,不用担心。”

    说完老头就把医药箱收拾好,瞅着拎他来的那个侍卫,“劳烦你把我送回镇子上吧。”

    历风不干了,“哎你别走啊,还没我家主子治好呢!”

    “历风,给大夫诊费,送他回镇子上吧。”历君煜淡漠地吩咐道。

    他算是看出来了,这老头也是个倔的,说不开药就肯定是不能开药了,不过好歹是让他知道自己的身体是怎么回事了。

    不就是难受个一两天么,倒也没什么不能忍受的。

    历君煜没有和老大夫计较,侍卫们见状也就不再揪住他不放了,按照吩咐给老大夫拿了一两银子然后驾车送他回了镇子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