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2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8498

人气小说:盛华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明崇祯第一权臣炉石传说之吊打全球穿越到1931神武战王

    “哎呀,你们这俩孩子,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没啥不好意思的!这事儿就交娘了,你们就等着好消息好了!”

    大壮和春花相视苦笑,虽然心中确实不乐意,但是到底不忍再去违逆了娘的意思,所以就不再说话了。

    好在娘也只是说要去寻摸合适的人,等到真有人选了再说吧。

    孟晞看着他们几个人的表情,心下了然,看来是李柳氏在自己的提醒下有些着急了,而那两个小的却是真没有那个心思的。

    回头自己再和干娘提一下,别让她白白枉做了好人,最后还落下埋怨。

    午饭后,孟晞帮着李柳氏收拾好了厨房,然后就回屋子午睡去了。

    子午觉最是养生,前世的时候孟晞就一直保持着早睡早起和午间一小觉的良好习惯,到了这没有任何通讯娱乐干扰的古代后,这个习惯要保持起来就更容易了。

    不论多忙,孟晞也都不会挪占中午那一小会儿的时间,左右不过半个时辰的时间而已,再忙也不差这一会儿。

    所以来到这里将近半年的时间,李家人已经都习惯了孟晞的这个作息时间,所以一到中午,大家都自觉地不去打扰她。

    而雪花这个小灵精,干脆是直接和孟晞一起午睡。在她的想法里,孟晞做的事情都是对的,她就跟着照做准没错。

    所以拉好了窗帘,一大一小两个女孩儿静静地开始了午睡,阳光调皮地穿透窗帘缝隙,洒落一地金黄,平添了几分静谧。

    而推门进入的历君煜乍然见到这一幕,心灵被震撼了。那么恬淡那么幸福,让他真想将她拥入怀中。..

    他满眼满心都是孟晞那恬静的睡颜,压根儿就没理会旁边那个人。

    不对,也不是没有理会,而是故意忽略掉的。此刻,历君煜其实是很嫉妒雪花的,他特别想要取代她的位置,但是无奈现在还不能实现。

    因此他才会对此时的雪花羡慕嫉妒恨。

    轻轻地将房门关好,历君煜回到了自己的屋子,思绪翻涌。

    这乡野之地,没有什么闺房之说,孟晞家现在是李柳氏带着几个闺女住一个屋子,大壮小宝住一屋,而历君煜等外人则是各自又有屋子。

    这还是仰仗了祠堂里屋子够多的便利的。

    而一般的人家,大多都是一家老小挤在一间屋子里,南北炕对着睡,分别挂上一个幔帐隔开了视线,就算是了事。

    因而,在村子里,男女大防也不像城里那么严苛,大家白天的时候进别人家的里屋也不是什么稀奇事,更不会有什么影响闺誉的念头。

    历君煜入乡随俗,所以也习惯了这里的生活,刚刚就是想要找孟晞说话这才推门就进了她的屋子。

    不想却是见到了那样一副景象,深深地震撼了他的心。

    这要是换在城里,见到了哪家闺秀的睡颜,是必然要为她负责的了。好在这里是乡下,即便是见了也没什么大碍,尤其还只是和衣午睡。

    可是历君煜却怎么也无法淡然处之,他现在满心满脑的都是孟晞,恨不得现在就将娶了回来。

    这个念头就像是猫抓心一样,搅的他坐卧不宁,不做点什么根本就静不下来了。

    历君煜眼神闪了闪,走到充当书桌的桌子前,磨好了墨,铺好纸,提笔作画。

    一笔一划,一勾一勒,须臾间,一副美人春睡图就跃然纸上了。

    那神情惟妙惟肖,姿态酣然,赫然就是孟晞!

    历君煜满意地看着这幅画,心情渐渐地平复了下来,手指爱怜地拂过纸面,“小晞啊,我何时才能娶到你呢!”

    这样喃喃自语的形象,完不复见历君煜平日里的清高孤傲,仅仅是一个陷入情网的普通男子而已。但是却不仅没有折损他的气势,反倒给他平添了一份烟火气,看起来更加迷人了。

    如果孟晞在这里,一定会双眼放狼光的,当场扑倒他都说不定呢。

    一场午睡,竟会引得这样一幅美人图的出现,孟晞是预料不到的。不过在睡醒后过来串门儿时,看到了挂在历君煜屋子里的画作后,她确实实实在在地震惊了。

    “哇——你竟然会画画?!”

    孟晞惊叹地围着那副画转了八圈,目光来回地在画与历君煜之间来回打量,像是见到了天外来客一般惊奇。

    本以为他是个武将,如今看来竟是文武才啊!

    哇靠,她捡到宝了!

    才貌双位高权重的大帅哥!

    她这是走了什么狗屎运哪!

    孟晞兴奋地在原地直蹦,看的历君煜笑不可抑。

    “好了小晞,我自小就努力地学文习武,所以会画画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儿。你别蹦了,累不累啊,快过来坐下歇会儿!”

    历君煜拉着她坐在了椅子上,又体贴地倒了一杯茶水给她。

    孟晞眼睛晶亮亮的,看着历君煜忙活,最后视线胶着在了他修长的手指上。

    那是一双匀称修长的手,放在前世,绝对是适合弹钢琴的好料子。

    不过他手掌虎口处的薄茧却证明了这双手更适合拿刀握剑。

    “啧啧,真是一双漂亮的好手,竟然比我这女子的还要美上三分,真是嫉妒啊!”孟晞看了半天之后终于是发出了感慨。

    最关键的是人家这双美手还是巧手,瞧瞧那画儿画的,真是惟妙惟肖的,跟照相机照出来的似得,而且还是美颜相机!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自己一个货真价实的姑娘家,竟然没有一个男人的手好看更没有人家手巧,这上哪儿说理去!

    见到孟晞那羡慕的小眼神,历君煜无奈地笑了。

    “调皮!我的手怎么会比你的美!瞧你的小手嫩呼呼的多美!”我怎么握都握不够!

    后半句话历君煜含在心里没敢说,怎么想怎么觉得说出来不合适,像是别有企图一样。

    孟晞听到嫩呼呼三个字时,嘴角却忍不住抽搐了,“咳咳,你这形容可真特别,让我想起了烀猪蹄呢!”

    “噗——”历君煜正在喝水,冷不丁听见孟晞这话,一下子被呛到了,一口水喷了出去,然后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她。

    “小晞,你究竟是怎么联想成了这个样子的?”

    太不可思议了,他只是觉得小晞的手嫩嫩白白的,还有一点肉肉的,所以才说是嫩呼呼的。

    但是怎么也无法把这双他爱不释手的小手和那猪蹄联系在一起啊!

    历君煜表示自己受到了数不尽的震惊伤害。

    孟晞撇撇嘴,“谁让你用嫩呼呼来形容的,那我能想到的就只有烀猪蹄了啊!”她也很委屈的好吧!

    历君煜无奈地扶额,反正也解释不清楚了,干脆就不再说了,她爱咋理解就咋理解吧,大不了自己以后再亲小手的时候就当是啃猪蹄了。

    恶——想想那画面就觉得好恐怖的!

    历君煜用力甩头,把那诡异的画面从脑海里甩出去,“小晞,你过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儿么?”

    孟晞这才想起来自己过来是有正经事儿的,都被耽搁了,就连忙收起了继续说笑的心思,一副严肃正经的模样。

    “君煜,我想和你合伙做个买卖!”

    “啊?”历君煜很诧异,“我又不是商人,你和我做什么买卖啊?”

    一般来讲,这样的事情不是该去马致行么?

    历君煜知道他们两人之间一直就有合作,像是豆芽菜的生意就是,好像还有孟晞给酒楼出过的一些主意也都是收了银子的。

    可是自己并没有经营什么生意,这要怎么和小晞做买卖呢?

    一听到他提马致行,孟晞脸色微微尴尬了一下。

    她睡醒觉的时候才突然想到了一件好像很重要的事情:尼玛,自己拒绝了马致行,结果却和他的好友好上了,这事儿好说不好听啊!

    不过看历君煜一脸坦荡的模样,估计这家伙是不知道马致行的那点心思的,但愿他一直别知道真相,不然自己可就罪孽深重了。

    破坏人家好兄弟之间的感情,这可是红颜祸水的角色啊,自己怎么一不小心就客串了一把呢!

    孟晞表示自己很无辜,很忧桑!

    历君煜见到她面色古怪,不明所以,“怎么了小晞?我说错什么了么?还是说你和马致行出现什么矛盾了?”

    难道是和马致行的合作出现了问题,所以小晞才转而要与自己合作?

    如果是这样的话,即便马致行是自己最好的朋友,那自己也绝对不会帮他说话的。

    都说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可是历君煜此时心里想的是,这件衣服可是自己最钟爱的,宁可断了手足也绝对不能委屈了衣服。

    孟晞见他担忧心急的模样,心里暖暖的很感动,“不是啦,我和他的生意好的很,没有出现什么问题。可是我接下来要做的买卖,和他合作不合适,所以我才找你合作的。”

    而且最关键的是现在这种诡异的三角关系,她不便再和马致行有过多牵扯了。

    “那小晞你到底是想要做什么买卖呢?”

    他没有做过这行,不是很懂,也不知道小晞是因何要与自己合作,难道是……

    “小晞你是不是银子不够了?需要多少,我给你拿!”

    历君煜能想到的就是这一点了,于是急忙开口道。

    他怕孟晞不好意思开口,所以赶紧主动点儿。

    孟晞听完就是一愣,继而缓缓绽开了笑颜,“呵呵,君煜,你能给我多少银子啊?”

    那俏皮的模样一看就是在开玩笑的,可是历君煜此刻心急,完没有注意到,只是认真地说:“小晞,你不论需要多少我都能给你,你就放心地说个数吧!”

    “哦?那我要是需要个万八千两的呢?”孟晞歪着头,满眼都是笑意。

    “别说是一万了,就是十万百万都没有问题!你什么时候需要?”

    历君煜回答地非常爽快。

    孟晞身子一歪,差点摔倒了。

    不是吧?当个王爷这么有钱赚?

    十万百万?那岂不是富可敌国了?

    孟晞猛地想到了什么,于是神经兮兮地压低了声音问到:“喂,你咋来那么多银子呢?不会是贪墨公款了吧?”

    娘咧,一想到历君煜有可能私吞了皇帝的国库,孟晞就忍不住一阵恶寒。

    这要是万一被发现了,自己岂不是要当寡妇了?

    她可不想还没过门就成了望门寡,好不容易看中一个男人,不能就这么没了。是不是得想想怎么才能帮他掩盖罪行了呢?

    孟晞可不管什么犯法不犯法的,反正那皇帝也不是个好的,只要历君煜没有压榨百姓,管他从皇帝那里偷渡了多少银子来呢。

    历君煜被她紧张的模样给逗笑了,也学着她的模样压低了声音说:“那我要是把皇帝的国库私库都搬空了,你要怎么办呢?去告发我么?”

    “切!你傻啊?”孟晞用力推了他一把,“你是我男人,我怎么可能去告发你!不就是偷了皇帝的财库么,又不是啥大不了的!”

    果然,不是压榨了百姓,这就好办了!

    “嘎?”

    历君煜彻底傻了,这还不是啥大不了的,那什么才算?

    历君煜是打算逗一逗孟晞的,可是最后却是被她的回答给震惊到了。

    “小晞,你说偷盗了皇帝财库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他捏了捏耳朵,怀疑自己的听力出现问题了,所以又不死心地问了一遍。

    哪知道孟晞很是淡然地回答:“对呀,偷皇帝不算事儿,只要不影响到老百姓的生活就行,百姓才是最重要的。”

    “啊?还可以有这样的说法?”

    历君煜自小就被灌输君即为天的观念,所以也一直认为天子比百姓重要。可是现在孟晞却理所当然地告诉他,百姓才是最重要的,这让他一时间接受无能了。

    孟晞非常严肃地说:“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这才是能保证社稷稳固的为君之道。可是现在在位的那位,整天就想着怎么享乐,如何长生不老,根本就不管老百姓的死活。这样的皇帝,你把他的内裤都偷光了,我也不会同情他的!”

    历君煜已经完被她的这套言论给吓傻了,这姑娘到底是什么来头?怎么会有如此惊世骇俗的想法!

    历君煜满脑子都是问号,那边孟晞却还是无所觉地继续咬牙切齿地说:“这样不顾正业的皇帝,根本就不配为君。百姓生活在他的治下真是倒了血霉了。你要是能把他的银子都偷来,我帮你散出去造福百姓,也算是你的功德一件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