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8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10432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她被打入冷宫了。

    罪名是什么呢?

    失德!

    这是她从看守的宫女和太监隐隐的交谈中知晓的!

    多可笑呀,失德,她那里失德了?

    三年来,她一心一意追随那个男人,忠贞不渝,为了他登上皇位而殚精竭虑、步步算计,周旋于宅院与宫帏之间……可谓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而他,许以江山为聘,许诺一生一世一双人……

    可是转眼之间,她却落得了打入冷宫的下场。

    多可笑呀。爱情,这就是她的爱情。守护,这就是她守护三年的结果。

    “转告龙起津,如果他再不来见我,给我一个解释,我要他后悔终生!”

    以最大的声量吼出,几乎震荡了整个冷宫。

    终于。

    她听到了脚步声,轻盈的,伴随着珠翠的声音。

    这种脚步和节奏,走动时发出珠翠的声音……好熟悉。

    对,是东方画。

    她的嫡姐。

    怎么会是她?

    诧异的时候,一双精致的绣花鞋已经入目。然后是一袭宫装打扮的东方画。

    眉如远山,不画而黛,目若秋水,无泪亦润!这句话是形容东方画的美。

    东方画,她的嫡姐,凰城第一美人,她怎么会在这里?还……还挺着一个大肚子!

    “好久不见,本宫的好妹妹!”

    东方画的声音很动听,柔柔的,仿如仙乐一样,就如同她的脸孔一样醉人。

    看着红色的沙裙之下,东方画腰间那个鼓起的东西,大腹便便,东方恋明白了什么!

    她忽然大笑,一生一世一双人,讽刺!果然是天大的讽刺!

    “本宫的好妹妹,看见姐姐高兴过甚也不用这么夸张吧……”

    东方画掩嘴娇声,一手遥扇,还一手摸了摸她引以为傲的肚子。

    东方画嘴唇张合,说了许多刺激东方恋的话,而其中的一句话,让东方恋的整个脑袋都炸开了

    “哈哈,妹妹……你真可怜。你是不是到如今还以为,当年那个孩子是你累掉的呢?”

    “……”

    “枉世人都说妹妹的智谋,是凰国女子之中的第一,可是妹妹居然如此愚笨……不瞒妹妹说,本宫早就喜欢皇上了呢,本宫可一点都不想妹妹生下属于皇上的孩子,于是,本宫就做了一些努力……而这些,都是母亲教我的哦。”

    “不!”

    听到真相后的东方恋痛叫一声,“怎么可能……母亲怎么可能如此对我?”

    虽然从小,母亲慕容氏就比较偏爱东方画,可是她东方恋也是她的亲生女儿呀,怎么会这样?

    “难道我后来一直没有办法怀上孩子,也是你们干的好事吗?”

    “难道我后来一直没有办法怀上孩子,也是你们干的好事吗?”

    根本想不到这对表面看似对她关怀有加的母女,她的亲母,她的嫡姐,居然会如此对她?

    “妹妹总算不太笨!”

    东方画很满意看见东方恋抓狂的表情。

    “让龙起津来见我。”

    东方恋已经不想跟这个其心可诛的毒妇嫡姐说话了。

    “妹妹,皇上已经登基,九五至尊,怎么能直呼其名呢?”

    “你是什么身份,凭什么教训我?”

    “呵呵,身份。好歹姐姐如今的身份也是皇贵妃呢,离后位就只差一步。皇上已经答应本宫,等本宫生下孩子,不管是男是女,本宫都是皇后。妹妹呢?只是一个弃妇而己。本宫还教训不得你这个不值一文的弃妇么?”

    “是吗?啊,如果……你保不住这个孩子呢?”

    东方恋诡异一笑,一瞬间弹起,左右开弓,一手朝东方画美丽细嫩的脸上甩了几大巴掌,另一手和脚已经招呼到东方画的肚子上去……

    她要给自己那个未出生的孩子报仇!

    她的动作极快,东方画旁边的几个宫女根本来不及阻止!

    “啊……本宫的肚子……”

    东方画一时痛得连气都喘不过来了,双腿间很快就流出了血,身体如一滩泥一样躺在了地上,额头不断冒出汗珠……

    “叫太医,快叫太医!”

    为首的宫女嚷嚷起来。

    “你……你……你居然谋害皇嗣,其罪当诛,皇上……皇上不会放过你的,会杀了你,一定会……杀了你!”

    东方画痛得不行,已经流了一地的血,难为她还说得出话了。

    “哈哈,杀吧,以为我会怕吗?”

    都落到这景地了,没有什么好怕的。

    而这样做不只给自己出了一口恶气,为自己那个无缘于世的孩子报仇,还能引来龙起津。

    少顷。

    太医院的首席太医被请来了,一看到东方画的情况恨不得晕倒。

    把了一下脉,太医脸色凝重……孩子,是保不住了!

    ……

    随后,龙起津闻到消息,步履生风,也浩浩荡荡也赶来了。

    看到那一身明黄的袍子,冷冷地坐在角落里静候的东方恋终于站了起来,那生冷的眼光无畏地直视龙起津。

    “你来了。”

    东方恋的声音已经变得荒芜。

    还记得三年前,百花盛会,她初见龙起津之时,他乘坐豪华马车而来,童子掀门,他走下豪华马车,头上金冠高束,一袭腾云锦袍,腰上系着名贵的玉带。

    玉质般的璀璨五官,优雅的步履。

    他步步生莲地走在石子铺成的路上,整个人如笔墨下走动云彩。

    就是那一眼,令她的心颤动,眼光不由得跟着他转……

    之后,她为了吸引他的目光,不顾自己母亲之前的告诫,要让东方画夺得百花翘首,她一展惊人的才艺,战胜了多名誉满凰城的名门闺秀,一举拿下当年百花翘首。

    之后,似乎一帆风顺,她引起龙起津的注意,他上门提亲,求娶她为他的七王妃。还许诺江山为聘。

    而她要的,不过是一生一世一双人。

    而她要的,不过是一生一世一双人。

    ……

    “为什么?为什么?”

    望着三天不见,更加意气风发,尊贵不凡的龙起津。..

    她原本以为已经压抑下去,不会再流出来的泪,还是不争气的浮现在双眸。

    “所有人,退下。”

    不同于以往的儒雅不凡,龙起津如今更显尊贵,已经有了霸道的王者之气。

    东方恋看着他,他如今身处高位,杀伐果断,操纵别人的生死,不过是弹指之间!真正的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他做到了,一登大位!

    然后,就兔死走狗烹吗?

    可为,三年了,那些日夜痴缠的爱恋,难道是玩假的吗?

    他是她最亲的枕边人,难道他无心吗?还是她做了什么罪无可赦的事他才这样对她?

    她想知道。

    即使最后是赐死,她也要知道自己为什么该死,为什么会被指失德。

    ……

    “禀皇上,皇贵妃的身子不宜移动。”太医战战惊惊地道。

    “什么叫不宜移动,抬走。”

    新帝眼珠子一眯,那眼里放出一道道的冷光。睨了一眼躺在地上已经晕死过去的,一身血水的东方画。

    帝王令下,一瞬间所有人都撤走了,只留下地上还有一滩血水,佐证了刚才发生的事。

    看着东方恋,帝王那冷漠的眼光寒入骨髓。

    “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好象与东方恋说一句话都是恩赐,龙起津看着东方恋的眼光,一阵厌恶。

    “为什么?我死不瞑目。三年夫妻,你就算要怎么对我,也该有理由吧?”

    “理由,你还问朕理由?”

    龙起津看着东方恋的眼光如同看一件恶心的脏物,“当你和欧阳秀谈情说爱,打情骂俏,甚至恶心苟合的时候……你有想过你会有今时今日吗?你有想过朕那时候的心痛吗?东方恋,你未免太无耻了吧,你这个荡妇!”

    龙起津大声地骂了出来。

    “你说什么?”

    冤枉!

    东方恋站不住脚步,几乎要跌倒!眼中满满都是不可置信。

    “哈哈……”

    龙起津一阵低笑,看着她就象看一个最虚假的戏子一样,“别装了。朕以前就是被你这张看似清纯,实则无耻的嘴脸骗到了。半年前,六月六,你和欧阳秀在什么地方?”

    “我……欧阳秀,我们……我们出城为你借兵呀,这事你不是知道吗?”

    “哈哈,你还在狡辩,那天你们根本就没有出城!”

    龙起津双目欲裂,大手掐过来,紧紧掐着东方恋的脖子,“那天,你与欧阳秀在苟合,你们在来福客栈,天字二号房,朕都看见了,亲眼看见!”

    他用力的掐,用力的收紧,立马就要将她掐死了。

    “放手!”

    东方恋拼命挣扎,挣开他的铁手。

    她不能死,她的污名还没有洗去怎么能死?

    算计!

    一定是算计!

    居然污蔑她与欧阳秀!若不是欲加之罪,就是有人故意陷害!

    谁?

    东方画吗?

    ……

    “龙……起津,你不……信我?我们……三年的感情……你不……信我?”

    东方恋断断续续,快要呼吸不了了。

    东方恋断断续续,快要呼吸不了了。

    就在她以为自己会被龙起津掐死之时,忽然间吸进一口新鲜空气。

    龙起津松了手了。

    可是他依然脸色铁青地看着她,“妄想狡辩!朕只相信我的眼睛!”

    “三年来,我们一起携手,步步惊心,我为了你,可以做所有事情。而你,为了帝位,你该知道有多少眼睛可以看见的事,却是不能相信的,龙起津你难道这么幼稚,还是你甘心被人蒙骗?”

    “哈哈……你敢说你的心里没有他吗,没有欧阳秀?”

    龙起津看着东方恋,一字一字地,“你们相处的时候,点点滴滴,都在朕心里,眼里……如果说你们之间没有私情,朕不信!”

    龙起津咬牙彻齿,似乎心里有滔天的恨意。

    “哈哈,私情。我为了你,几次出生入死,欧阳秀也为了你,将生死置之度处!你居然说这两个把你摆得比他们自己还重要的人,有什么私情,你太搞笑了吧你,龙起津。”

    ……

    那一天,龙起津根本不听她的解释,他在她绝望又巅疯的狂笑中,扬长而去。

    之后日复一日的冷宫生涯,度日如年。

    在冷宫的日子,简直就是是人能待的。

    就连吃的,都没有。

    初时,宫女还会一天送一次饭来,后来是隔三五天。

    饿的时候,她怎么办呢?只有生吃老鼠肉,以手活抓,撕开,然后抠出老鼠肉,就着血腥生吞下去。

    她一次一次以为自己下一刻就会立马死去。

    可是,欧阳秀却在为她奔走,甚至托人来告诉她,让她等着,他会带她离开这里。

    而她的家人,左相府,没有只言片语,她知道他们已经放弃了她,她成为了弃棋!

    顿时,东方恋的心里只剩余一片荒凉。

    她拼命的忍耐着,等待着那一线生存之机。

    直到,恶耗传来……

    欧阳秀为了救她,带人闯宫,被斩杀于午门。

    带来这个消息的,是五皇子龙起沐,如今已经被封为沐亲王了。

    “他,去了。”

    “……”

    “恋儿!欧阳秀,为了救你,带五千太尉府军士闯宫,被二万禁卫军拦下,双方拼命撕杀,最终禁卫军斩杀太尉府军士五千,一个不留。欧阳秀,也被皇上亲自……亲自斩杀。”

    轰!

    东方恋心里的一点希望,轰然倒塌。

    “皇兄说,你,罪无可恕……”龙起沐的声音缓缓响起,很是悲凉,“所以,他……让我来,送你。”

    要说交情,东方恋与龙起沐之间也是有交情的。

    龙起沐算是东方恋除了欧阳秀之外,可以信赖的第二个好朋友。

    “起沐,若我说我与欧阳秀之间,什么也没有,你信不信?”

    没有抓狂,没有巅笑,即使知道龙起沐是来送自己上黄泉之路的,东方恋也显得很平静。

    这一个月,再愤冷宫的日子简直不是人过的,东方画派来的那几个宫女没日没夜的折磨她,其办法和手段令人发指。

    “我……信。”

    怒的,再不甘的心,都会被磨灭。

    “我……信。

    即使犹豫了一下,龙起沐还是说了一个“信”字。

    于是,东方恋笑了。

    “幸好还有你信。”

    “其实那天,我也在。”

    龙起沐看了东方恋一眼,即使她如今身处冷宫,形象很糟,可是这个聪慧的女子,她那冰雪聪明,贤慧淑德的模样,早就深深的印在他的脑海里。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