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9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9974

人气小说:快穿攻略:捕捉男神的99种方法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为死者代言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三国重生马孟起大唐之最强帝王都市天龙至尊老天逼我当英雄

    龙起沐继续说,“那天,六月六,来福客栈,天字二号房,你和欧阳秀……不,伪装成你们的人,在那里苟合,我和皇上,都看到。”

    “所以……所以,是真的有人在陷害我和欧阳秀。”东方恋终于可以肯定了。

    原先还有点怀疑是不是龙起津故意诬陷她的?原来是真的有这么一回事。

    “后来我去查了,我也想为你洗脱罪名,可是我找不到替身,我查不到……如果是替身,那样的易容术已经可以以假乱真了……还有,身体的特征,皇兄沉痛的说那个女人的身体,就是你……他说面容可以改变,可是身体特征呢?”

    “身体,特征?”

    一瞬间,如雷贯顶!

    东方恋脸色巨变。

    知道她身体特征的,除了作为丈夫的龙起津,就是……母亲,以及身边最亲近的人!

    可是那些下人怎么会想陷害她呢?就算陷害也是有母亲的指示!

    所以,陷害她失贞,让她落得今天这个地步的居然是她的母亲!

    “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龙起沐看见东方恋脸色铁青,于心不忍。

    她是如此剔透的一个女子,可是怎么会落得这个下场,真是天妒红颜。

    “起沐,我想知道龙起津非杀我不可的理由,告诉我。”

    东方恋收整情绪,静静的看着龙起沐。

    如果是她失德,与人有染,按皇宫规矩,大可以关她一辈子。

    而且折磨她一辈子不是很好吗,龙起津不是那种可以给人痛快的,让人一死了之的人。

    “你真的一点都不知道?”

    龙起沐顿时觉得东方恋有点可怜,原来她居然是这么的……被蒙在鼓里。

    “知道什么?”

    东方恋忽然有不好的感觉,这件事情,她不知道的事情,是件大事件。

    “你是……前朝,燕月皇朝的……王室贵族呀。”

    “什么?”

    这是继她被指控与欧阳秀有染之外,又一件令她震惊的事情。

    燕月皇朝,灭国了二十五年的皇朝?那个曾经一统整个苍凰大陆五百万的皇朝?

    “乱说,我……我母亲是……是镇国公府的嫡长女呀,慕容以。我怎么会是燕月皇朝的王室贵族,不可能。”

    打死她都不信,不可能。

    “那个……慕容以不是你的生母。哎,我最终害了你。”龙起沐深深的愧疚。

    “说清楚。”

    “我……我因为怀疑有人陷害你,于是沿着你身边的人开始查,在皇上登基之日我终于查到,原来你并不是慕容以的亲生女儿。你的生母乃是燕月皇朝的小公主,燕月映……”

    “燕月映?映夫人?”东方恋瞬间想到了那个整天待在左相府佛堂的女子。

    她……她是燕月皇朝的小公主?自己的母亲?

    她……她是燕月皇朝的小公主?自己的母亲?

    一瞬间剧痛袭来。

    东方恋喃喃道,“我……我还记得……我记得……一年前,她,映夫人,因为通奸罪……被,被浸猪笼……”

    是被大夫人当场活抓的。

    那个映夫人虽然没有名份,可是到底是爹爹的女人,还生了一个儿子。

    那个孩子自小痴傻,虽然是左相府的大少爷,可是谁都不把他当回事,所有人都欺负他,连下人都可以对他吐口水……

    而这位大少爷,时不时会对她傻笑的大少爷,居然是她的亲哥哥吗?

    可悲!

    太可悲了。

    ……

    东方恋的心好痛,她不断的捶着胸,“我想死,我想死呀。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

    原来,慕容以从小至大的偏心,原来一直以来偏帮东方画,都是因为,她不是慕容以亲生女儿。

    “不要这样。不要这样……都是我……都是我不好……如果,不是我去查,就不会扯出你是燕月皇朝的皇室遗族的事情。或许,你就不会被赐死……”

    龙起沐深深自责。

    “我知道了。”

    极度的悲伤过后,东方恋再次冷静了下来,如今就连苦笑,她都觉得乏力了。

    “因为我是燕月皇朝的遗族,所以我得死,我可以死,但我不能因为自己是前朝遗族,就死得无怨无悔,以此来成龙起津的千秋帝王大业。龙起津,他从六月六开始,就断定了我背叛了他,可是他一直忍,一直忍,这半年还与我恩爱有加,深情款款。还真是为难了他了……”

    东方恋忽然扯出一抹冷彻骨的笑,“为了他的皇位,为了他最后利用我和欧阳秀,他还真是什么都做得出来。就为了他这份忍耐,我就服他。

    “可是,我要他什么都得不了。这个皇位,他还真以为他坐稳了吗?”

    东方恋阴冷地笑。

    他们以为她的才能展示完了吗,没有,还没有。

    她一定会给他们惊喜的,绝对的……惊喜。

    “好了。起沐。”

    东方恋笑完,又极其冷静的,看着一身浅绿袍子的龙起沐。

    龙起沐是唯一一个,身处皇室,她却在他的眼里看不到丝毫王权欲望的男子。他的眼神,永远都是那么澄清净洁。

    可是,即使是这样的男子却仍然介入了朝堂之争,她一直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站在龙起津这边。

    “起沐,最后,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帮龙起津吗,毕竟最后龙起津的胜利,你也占了一部分的功劳,你一直就是与世无争,大家都不认为你会站在龙起津这边,所以才没有防范你……”

    “如果……我说,我是为了你,你……信吗?”

    龙起沐的神情有些激动。..

    东方恋马上就要死了,有些话如果他不说,永远没有机会,“恋儿,不管你相信与否,不管你如何看我,我……喜欢你。”

    “你说什么?”

    无法置信,从来没有想过龙起沐对她是这种感情。

    “是呀,你当然不知道。”

    “是呀,你当然不知道。”

    龙起沐的唇角有些苦涩,“你一心一意追随七弟,你的眼里心里只有他。任何男子都入不进你的眼里你的心里,就算欧阳世子,如此惊才绝伦,可是你嫁给了六弟,你便对他忠诚,所以……你看不到我,自然也是正常。”

    “对不起,我……”

    东方恋一直以为她这辈子没有对不起任何人,都是别人对不起她,龙起津,东方画,甚至慕容以,可是她如今却是知道,她对不起龙起沐,还有欧阳秀。

    “如若再见,我们还是最好的朋友。”

    朋友……

    龙起沐听到她的答案,虽然有些失望,不过却也了解她是怎么的女子。

    欧阳秀如此待她,她尚且对龙起津忠诚,何况他?他还是龙起津的皇兄。

    “恋儿,你……你不怪我,我间接害了你?如果不是我查出来你是……你是燕月皇族的遗族,皇上有可能不会杀你……”

    “不杀我。哈哈,囚我一生,让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吗?哈哈,不,我不需要。谢谢你,起沐。”东方恋真诚地看着他。

    “那……你……”

    是时候了。

    可是,手中的瓶子却怎么也递不过去。

    那是一粒毒药,入嘴见血封候,死的时候心脏会剧毒……很痛很痛……

    “好了。”

    东方恋顿时抢过龙起沐手中的瓶子,还冲他笑了笑,“你的任务完成了,谢谢你来看我。不过如果你肯帮我最后一件事情,就更好了。”

    “什么事?”

    “记得……六月六那天,我与欧阳秀出城,欧阳秀问我,如果那时候他早龙起津一步对我求娶,我会不会嫁他?

    “那时候,我没有回答他。如果……如果你能到他的坟前,告诉他,我……我愿意……”

    一颗眼泪流了下来。

    虽然她不再相信爱情,可是,欧阳秀是一个可以与她生死与共的人,他绝对相信她,并且维护她,这点比爱情什么的,都要强多了。

    就凭欧阳秀为了她,身首异处,埋骨午门,她也要到他的坟前,告诉他这句话。

    “他……他没有坟。”

    龙起沐痛心的说。

    他与欧阳秀同是凰城贵子,一向有所往来,交情也不错。

    但是,欧阳秀因为带兵犯宫,形同谋反,已经被诛杀九族,刨祖坟……那里还有坟?

    “……”

    没有坟。连坟都没有,哈哈,可真是死无葬身之地呀。

    “没关系。”

    东方恋忽然异常坚决,把自己脸上的泪擦干了,双眼澄清,坚定的说,“我会让龙起津落得跟欧阳秀一样的下场,不,比秀的下场更惨,惨一百倍,惨一千倍!”

    ……

    龙起沐在东方恋对龙起津的一片咒骂声中,脚步沉重地离开了冷宫。

    ……

    而后,东方恋摔碎了那个装着毒药的瓶子。

    冷宫里传出一声声怨咒,龙起津,我来了。

    东方画,我来了。还有慕容以,我来找你们索命了……哈哈……

    欧阳秀,你的仇,我来报。

    还有,娘,大哥,你们的委屈,仇怨,也让我给你们一一讨回来。

    还有,娘,大哥,你们的委屈,仇怨,也让我给你们一一讨回来。

    东方恋捡起最锋利的一片瓦片,凌利地,割破了自己的手腕。

    顿时,疼痛袭来。

    殷红的血沿着她细小的脉博流了出来,象条小溪一样,滴在地上……

    东方恋咬牙彻齿,双眼含恨,望着冷宫上的房顶。

    龙起津,你永远不会知道我真正的能耐有多少,因为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居然可以走到这一步,流尽身体的每一滴血,施行逆天术……哈哈……逆天……

    是的,逆天!

    上古邪术中最厉害的逆天术!

    流尽身体的每一滴血,以最坚定的意志力,施行逆天,便能使时光追溯!

    ……

    ……

    凰国,二十二年。

    国都,凰城。

    左相府。

    ……

    凤眸一瞬间睁开,心口处压抑得不行,剧痛一阵阵传来。三年的记忆纷至踏来。

    置身于床榻,闻着窗外那菊花的香气,东方恋知道她成功了……

    房间内熟悉的气息,熟悉的布置,这是她的闺房。

    为了更确定一些,她忽地从床上坐起来,推开门窗,看见外面熟悉的花草,青葱的庭院……是的,这里是她生活了十五年的左相府。

    “小姐,你这么早便起来了呀,天还没有大亮呢。”

    外面守夜的丫头花儿看见东方恋起得早早的,挺惊奇的,因为东方恋的作息还是挺准时的。平时不会起这么早。

    “小姐,花儿去打洗脸水,伺候小姐洗脸。”

    “花儿。回来。”

    东方恋叫了一声,此时她凤眸清冽,眼中寒光阵阵。

    终于时光追逆,过往发生的一切令她饮恨的事情,她会利用自己的力量重新洗牌。

    “离百花盛会还有几天?”

    她试探的问了一下。

    “小姐,后天就是百花盛会了。说来小姐参加百花盛会的衣服,还没有准备呢,夫人都没有送衣服来给小姐。这次百花盛会,是皇后亲自下令举办的,凡二品官员家中的适龄子女,无一例外都要参加……小姐,你也必须去,却是没有适合的衣服,这如何是好?”

    说到后面花儿越低头不语。

    夫人慕容氏一向较为宠爱五小姐东方画,大家都是知道的。

    虽然六小姐东方恋也是她的亲女,可是向来慕容氏对东方恋较冷淡,就连平时外出,入宫,都不会带东方恋,只带东方画一人。

    “呵呵。”

    东方恋冷笑了一声。

    蓦然想起,在记忆中的百花盛会,也是到最后一刻钟慕容氏才丢给她一套东方画穿过的,不要了的衣服。

    那时候她也曾对慕容氏有些不满,不过慕容氏却拉着她的手说,家里开支极大,能花在她们这些后院女子身上的支出也不多,再说东方画拥有第一美人之称,家族对她投予的期望,本来就比较多,所以在东方画身上的衣饰花费向来都是排在首位……

    既然慕容氏这么说,看在东方画也是她的嫡亲姐姐的份上,前世的她自然不会太介怀。也便相信了慕容氏节省开支的说辞。

    如今,逆天重生,再活一次。她是见鬼了才会相信慕容氏的那些鬼话。

    如今,逆天重生,再活一次。

    她是见鬼了才会相信慕容氏的那些鬼话。

    哼,该是她的,她便要一一夺回来。谁挡她的道,她便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走。”

    东方恋挺了挺腰身,抬头挺胸,走出了她小小的院落。

    这院落在左相府的地理位置中,属于极偏僻的,就连庶女的院落都要比她好。

    从小她也曾不满,为什么母亲分给她如此偏僻的院子,家具配置什么的也不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