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0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9910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我的黑碑有灵气

    可是慕容氏极聪明,她在给子女分配院落的时候就装模作样找来一位风水先生,按每个子女的生辰八字推算,分给与他们生辰相配的院子。

    于是,她东方恋就被以“命里带煞”,应当远离主院,否则恐怕会折煞了左相府的前程为由,被分配在这个最偏院的小院子里。..

    她住在这里之后,院里一切简扑,以那个风水先生的话来说,就是她命里带煞,不宜享受奢侈,否则会让她的煞气更加厉害,到时候不只会重损她的命格,还会给左相府带来灾祸……

    而这一切,她的父亲左相大人,居然也深信不疑,任凭慕容氏安排,一句话都没有多说。

    好吧,前世的她,也是相信的。也真以为自己命里带煞,因为慕容氏请来的那个风水大师,可是宫里钦天监的大师级风水师。

    如今想来,这个慕容氏定是收买了钦天监的人。

    所幸,这里的景色还不错。她就忍了,继续住在这里吧。

    ……

    “小姐,我们要去那里?你……还没有洗漱呢?”

    花儿看见东方恋疾步而行,赶紧跟上。

    东方恋平时走路可是极有教养的,小碎步而行,绝不会象现在这样提着裙子在飞奔,似乎有很急的事情要办。

    “去见娘。”

    东方恋丢下一句话。

    “什么,去见大夫人?这个时候大夫人还没有起床呢小姐,你这个时候去见大夫人,吵着她睡觉,她肯定会发火的!”

    “谁说我见她了?”

    哼,大夫人?慕容以?那个女人不是她的娘亲,也没有资格做她的娘亲。

    她的娘亲,龙起沐说是燕月皇朝的小公主。

    ……

    左相府一角,佛堂。

    虽然是大清早,却已经传来了木鱼烤打的声音。

    东方恋一路朝佛学飞奔,途中忽然一个人从厨房冲出来,撞冲直撞的,差点把东方恋撞翻在地!

    “小姐,你没事吧?”

    花儿出手扶了东方恋一下。

    东方恋站住,看向那个撞着自己的人……蓬头逅面,还伴着一阵恶臭!

    “我……我……对不起……”

    满身发臭的男子嘴里刁着个馒头,手上紧紧抓着一块锅巴。

    他衣衫破烂,似乎很受惊,发觉东方恋在盯着他看,更是吓得抱头鼠蹿,嘴里直叫着:

    “啊,不要打我,不要打我……我不敢偷吃了,再也不敢了……”

    “哥……”东方恋轻轻叫出一个字,一行眼泪瞬间从眼角流下。

    她不由自主的上前抱紧这个男子左相府的大少爷。

    身为大少爷,他的待遇却比不上一个乞丐。

    “六小姐?”

    身为大少爷,他的待遇却比不上一个乞丐。

    “六小姐?”

    花儿看见东方恋的举动可是吓坏了。

    “六小姐,你不能同情大少爷呀……你忘了上次就是你给大少爷几个馒头,这被大夫人骂了一顿吗,大夫人还说,如果你以后还敢接济大少爷,她就要打你了。”

    “闭嘴!”

    东方恋喝了花儿一声。

    她当然知道花儿说这些是为了她好。

    的确,前世的她为了顾及到自己的“生母”慕容以,又因为不知道自己与东方冀的“血亲”关系,所以她对东方冀只是生了几分同情,万不会因为这几分同情,就与自己的“母亲”闹不快!

    如今,不同了!

    她重生了!

    她知道真相了!

    她东方恋,再不是前世那个只会忍气吞声,做尽一切只为讨好慕容以这个“母亲”的女子了!

    “哥!”

    只听东方恋轻轻的唤了一声,拉着东方冀的手走向佛堂那边。

    “小姐,你要去那里呀?”

    花儿担忧地道。

    今天的小姐很不正常,花儿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呀。

    “花儿,你在这守着,不许任何人靠近。”

    已经走到佛堂门口了,听到了里面传出来的木鱼声,东方恋令花儿守在门口。

    东方恋牵着东方冀的手,走进了佛堂。

    佛前,一个女子在蒲团上跪着。

    忽然感觉到有人进来,她停止了木鱼敲打的声音。

    东方恋便站在门口处,看着映夫人的背影。

    映夫人有一头长发,只在发尾处用一条白色的发带松松地缠着三千青丝。

    一身素净,身上下没有一件首饰。

    记得这位映夫人以前很少在左相府走动,她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小院子,叫映居。

    映居隔壁,就是佛堂。

    她最常待的地方除了映居,就是佛堂。

    映夫人长得很美,即使不打扮,可是一头墨发柔顺的飘落,那份我见犹怜的气质,以及她绝美的五官,令人惊艳。

    ……

    “娘……嘻嘻,到了娘这里了。”

    东方冀有些傻里傻气的叫了起来。

    他的智商只有几岁,有时候某些举动令人觉得他是个弱智的傻子。

    可这个傻子,却是认得他的母亲的,他就象个小孩子一样,一骨碌走到映夫人面前,傻气地跪下来:

    “娘,我又可以看见你了。”

    “冀儿……”

    映夫人眼睛含泪,将视线落在东方冀的身上。

    心,一阵撕痛。

    “娘。”

    东方恋也跪了下来,她饮泣着,看见自己的生母与亲兄长,在府里过的居然是这样的日子,很是心痛。

    而在上一辈,就连母亲被沉溏,她都只能冷眼旁观。还有兄长,出嫁之后甚少听到他的消息,也不知道他是死是活。

    ……

    “你……六小姐?”映夫人缓缓的转过身来,看见了东方恋身子伏低,似乎在低泣。

    “娘,我都知道了。你,才是我的亲生娘亲。”

    映夫人惊了一下“六小姐……”

    东方恋一听映夫人的口吻,知道她定是不忍认她。

    可是这一世,东方恋却不想有这种遗憾。

    “六小姐?”

    映夫人有些意外,东方恋是怎么知道的?

    “六小姐?”

    映夫人有些意外,东方恋是怎么知道的?

    一直以来,对于这个女儿她只能远远地看着,不过看见她过得比儿子好,对于她来说便是一种欣慰了。

    “娘,你是燕月皇朝的小公主?”

    东方恋直接问道。

    只见映夫人似乎受惊了一下,左看看,右看看,见四下无人,才放心。

    “你怎么知道的?”

    映夫人不解。按说她是燕月皇朝的小公主这个秘密,在左相府里只有东方丰远,一个人知道。就是连慕容以,怕也是不知道的。

    ……

    “娘,你别管我是怎么知道的。你只管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哥哥,成了痴傻?”

    “快别说了。”

    映夫人似乎很惊惧,不想说这个话题,“六小姐,你快离开这里吧。府里……有……有密探,不安的,我们不能见面。”

    “密探?探谁?”

    不,周围没有人,起码此刻没有。

    东方恋从上古遗术中学习了上古武术,她的修为虽然不是很高,十丈内的动静她还是可以知道的。除了花儿,根本没有人。

    “六小姐别管了,你……快走。”

    “不,娘。我既然来了就要求个明白。”

    “你……唉。”

    映夫人叹了口气。

    “告诉我一切吧,娘。”

    “你想知道什么?”

    “为什么……你会成为爹……不,成为东方丰远的女人?”

    这个是最根本的。

    作为燕月皇朝的小公主,娘如何会成为当朝左相东方丰远的女人?而且被安置在佛堂侧的小院子里,没有地位,没有名份,左相府上下人均以“映夫人”来称呼她。

    映夫人想了一会,看着东方恋那坚定的目光,似乎得不到答案就不罢休,她才说:

    “唉……那年,我才十五岁。本是一个无忧无虑的皇朝小公主,养于深宫,只等着嫁人选驸马。但是那一年,世道极为不稳,世人都说父皇荒淫,无道,妄想长生,于是令纳兰家以上古遗术中的邪术,启动了长生阵,祸杀十万童男童女。

    “一时天下百姓人心徨徨,对朝廷和皇室的反声浪也越来越大,而燕月皇朝的七大家族也以清君侧的名义,挥七路大军同时进攻凰城,行逼宫之事。在七路大军之中,龙氏是最快杀入燕月皇朝的。在破城那一天,父皇深知大势已去,当夜就上吊自尽了。燕月皇朝瞬间肢解,国破家亡。而我们这些后宫的女子,便只有任人宰杀的余地。

    “我记得,那时候是你的父亲,东方丰远前来处理后宫之事的,他那时候是少年将军。留下我,应该是看在我的美貌吧。我不想死,人都有求生的欲望,而且,我在等一下人……我,必须要活下来。”

    说到这里,映夫人的声音有些悲戚。

    “后来,凰国正式建立,龙氏家主登基为皇,国号凰。而你爹,东方丰远也因为战功与谋划,被封为左相。之后,就建了这座左相府,建了佛堂,建了映居,和无数院落。我记得跟你父亲一年之后,我生下你大哥,东方冀。

    “那时候因为我的身份见不得光,你大哥也不可能入族谱。有次,我听到你父亲……和管家说冀儿聪慧,长大后如果让他知道自己的身世是燕月皇朝的遗族,会不会给丞相府以及凰国带来危害?于是那时候我就知道,你哥哥有可能无法活着。为了让他活着,我……我把他变成了傻子。”

    映夫人哭得很为悲伤。

    “是娘……你亲自把哥哥变成傻子的?”

    这个结果倒是东方恋没有想到的。

    “是,你大哥小的时候聪颖机智,三岁就可以吟百诗。或者正是这样吧,惹来你父亲,或者还有上位者的担忧。听到你爹的话之后,我为了让你大哥活下去,用了上古遗术,封锁住你哥哥的慧灵之筋,自此他看起来就痴痴傻傻的了。”

    “娘,你会上古遗术?”

    东方恋再次吃惊。

    不过想想,前世,她自己之所以能拿到上古遗术的秘籍,后来得以逆天重生,可不就是在佛堂?

    但由于这上古遗术中的邪术,是导致前朝灭国的祸害,在如今的凰国,也是属于禁术。所以她才谁也没有告诉。

    “上古遗术,我略知一二。”

    映夫人说,“就是因为我只懂了些毛皮,所以封了之后,就再也解不开了。我当时也想过等你大哥长大了一些,就解开他的慧灵二筋,可是却一次次失败。”

    说着映夫人便拿出了压在佛像压下的那本泛黄的上古遗术秘笈。

    “恋儿,这是……当年有个人给娘,让娘保存的,邪术祸害天下,但是上古遗术中的灵术,医术,还有武术却是对天下有大益的。”

    她把秘笈交给东方恋,“恋儿,我知道你自小就是个聪明的孩子,这秘笈,就交给你吧。你要保护好,或许那个人,会回来拿回它的!”

    想到那人,映夫人又是叹息一声。

    东方恋心思回转,那人想怕就是映夫人一直等待的人吧?

    看映夫人的样子似乎不愿多说,于是她便没有多问。

    只把秘笈收好了,“娘,我一定会保管好。”

    其实前世这本秘笈她已经背得滚瓜烂熟了。她从小记忆极好,凡是看过的东西都会有印象,这本秘笈更是倒背如流。

    只是里面虽然有许多深奥的东西,她一直没有弄懂。

    在接下来的谈话中,映夫人又告诉东方恋,当时为了她的前途,她出生之后,映夫人不得不哀求东方丰远将她交给慕容以抚养,为此,映夫人一直不能原谅自己,因为她无法保护自己的孩子,东方冀是如此,东方恋也是如此……

    倾听着这个女子的自责,东方恋发觉她一点儿都无法怪责映夫人。

    她只是一个弱女子,无法与强权抗衡自己的命运。

    可是既然她东方恋重生了,重活一世,就再也不会让自己的母兄受一点委屈。

    “娘,你放心吧,总有一日我会光明正大与你相认的。还会让大哥恢复正常,我会接你离开这里,佛堂什么的,也只有闲来无事拜拜,真正有事还得靠自己。”

    “娘,你放心吧,总有一日我会光明正大与你相认的。还会让大哥恢复正常,我会接你离开这里,佛堂什么的,也只有闲来无事拜拜,真正有事还得靠自己。”

    东方恋一阵坚定。

    “恋儿,你要做什么?”

    映夫人眼皮一跳。

    “等着吧,娘。我必须得强大起来,比以前更加强大。而娘,你好好照顾好哥哥,不要让他饿着就行。”

    看见自己的兄长坐在一旁,似是根本听不懂他们的话,只在旁边咬馒头,狼吞虎咽,东方恋便一阵心痛。

    她摸了一下东方冀的脑袋,理理他乱蓬蓬的发丝,立誓道,“哥,妹妹从今绝不会让你饿肚子了。你就放心地吃吧。还有,妹妹会想尽一切办法让你恢复过来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