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5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10994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最强无敌熊孩子北宋大丈夫酒鬼醉天九龙圣祖

    一直以来的希望,就是寻找上档紫玉。如今终于找着了,虽然只有指头大小,也够入药了。

    不知道自己的病能不能治好?

    他真想多活一点,没有人会希望死的。

    轻吸一口气,龙景狂忽然闻到……这位东六“公子”身上散发的淡淡香味。

    那是他的体香。

    也是属于女人的香气。

    咦,她是女人?

    他从小,味觉便特别灵敏,特别是对于男女的体味,更是一下子就可以辨识。

    龙景狂忽然眼色一深,更加多用了一份心思,打量着她身。

    这东六,体型娇小,站在男人堆里确实是清秀可人。因此初时看见这东六时,龙景狂也不是没有一丝怀疑他的性别。

    可是看她的言行极具风流,英姿飒爽,又不象是女人,况且她的体味与面容一样,经过掩饰……

    此刻她浑身冒汗,加重了她的体香。他闻到她的味道,才肯定东六是个女子。

    只是敢问凰城之中,何时出了一名如此独特,拥有一双探玉之手的奇女子?

    ……

    “公子,终于找到上档紫玉了,太好了。”程峥高兴地跑到龙景狂身边道。

    “找到就好。”

    龙景狂虽然也高兴,可是情绪起伏却不大,他习惯了淡然。

    “那……我可以告辞了?”

    东方恋背上自己挑出来的一大筐玉料……那里面所值初步估计也是几百万两,还有龙景狂给她的三十万两,她还没有花光呢,但看旺五看她的眼光带点警告的神色,她也不敢再切了。

    东方恋背上自己挑出来的一大筐玉料……那里面所值初步估计也是几百万两,还有龙景狂给她的三十万两,她还没有花光呢,但看旺五看她的眼光带点警告的神色,她也不敢再切了。

    “公子,你的这些玉料我们谈一下价钱吧?”

    许多块玉料都是旺五看上的。

    “我卖这块吧。”

    东方恋从筐里挑了一块有价值的,她需要银票,否则她才不跟玉茗居做生意,玉茗居都是精明的生意人。

    “我要三十万两,不二价。”

    “这?”

    旺五苦着一张脸,这公子太会开价了。

    “不想要?那我走了。”

    东方恋也不勉强,这些玉料都是好的……就算她不卖玉茗居,自己请人打磨,拿去玉器店一块一块的卖,也可以卖高价。

    “好好好好……就三十万两。”

    旺五也是精明的,三十万两虽高,但玉茗居依然有很好的赚头。

    ……

    看看手中的银票,东方恋眉开眼笑。

    “你的手……受伤了。”

    龙景狂看见她的手在流血,却高兴的数着银票。这个女子,真是……她只爱钱吗?都不顾自己受伤了。

    “没事。”

    那点小伤,东方恋根本不当一回事。

    她又不是没有吃过苦的大家闺秀。

    前世,为了帮龙起津登上帝位,她几次出生入死,命悬一线,受伤中毒不在话下。

    “逐月,给这位……公子,包扎一下伤口吧。”

    龙景狂命令式的话,不容置疑。

    “……是。”

    逐月虽然有些不情愿的,但谁都知道龙景狂令出必行的作风。

    逐月走到东方恋身边,“东公子,让我给你包扎吧。”

    虽然东六帮龙景狂找到上档紫玉了,可是不知道怎么的,逐月对东六没有好感。

    或许是东六数银票那爱财的模样吧,她不喜。

    “不用了。我自己回府后可以包扎,我走喽,再见。”

    “东公子,为了答谢东公子帮我找到续命药引,我决定宴席答谢东公子。”

    龙景狂喊住东方恋。

    旁边的三人程峥,追风,逐月听了都感到意外。

    因为他们陪在龙景狂身边那么多年了,还是第一次见他要请人吃饭。

    “不用了。下回吧,我急着回家。”

    一想到天香楼那些美食就流口水。可是看看天色,天已经暗下来了。

    她得回家了,否则要错过了大事。

    “好吧,追风,送这位公子回府吧。”

    龙景狂又吩府。

    他看到她把银票塞入怀里,眉开眼笑,不知怎么的,他心里也跟着开怀了一下下,似乎她的举动和情绪能够感染到他。

    “是,主子。”

    追风听令,走到东方恋面前,“东公子,让我送你回家吧,你背着一筐子价值不低的毛料……”

    能不能安回家也是一个问题。但若是让他追风来护送,绝对安。

    “好。谢了。”

    东方恋也不推托了。

    ……

    一行人走出玉茗居。

    门口,停着刚才来时的两辆马车。

    一辆是豪华的马车,那是龙景狂专用的,用两匹白马拉着。

    另一辆是比较简陋的马车。刚才东方恋与程峥就是坐这辆马车来的。

    另一辆是比较简陋的马车。刚才东方恋与程峥就是坐这辆马车来的。

    “这是我们为你准备的马车,东公子。”

    追风走到那辆简陋的马车面前。

    “谢了。”

    东方恋也不介意马车简陋。

    追风替她掀开门帘,她就随手把一筐子玉料扔到马车之上。

    正在她拉起自己的衣摆,想踏上马车之时,那景公子忽然又走到她的身旁。

    “东公子……”..

    龙景狂抓起她的一只手,吓了东方恋一跳。

    “你干嘛?”

    “……”

    龙景狂不语,却是,一把拉下自己的发带,一圈一圈的缠在她受伤的手上,力道适中。

    发带是白色的,而东方恋的肤色也很白,这发带的颜色与她的肤色极为相衬。

    龙景狂包扎伤口的手法并不娴熟,可是却包扎得很“艺术”,还在结尾处扎了个蝴蝶结。

    “好了。”

    他的声音很好听。

    “谢了。”

    东方恋心里一暖。

    他与她素未相识,他出钱,她出力,帮他找到上档的紫玉,他也许心存感激,她却觉得这没什么,属于钱货两清。

    但是,他亲自帮她包扎伤口的举动,用的还是他质料上好的发带,这令她……

    “我,走了。”

    打断暇思,东方恋低声道。

    “后天,景在天香楼设宴款待东公子,届时东公子一定要来。”

    龙景狂优雅的声音。

    “还有,我的真名是……龙景狂。”

    一阵风忽然吹过,掀起他的黑面纱,那一刹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是东方恋却是看到了他的长相……

    一张白玉无暇的脸!

    精美的五官是上帝最好的雕刻!

    星空为魂,美玉为神,那一双黑色的眼眸仿佛隐藏于一片深海中,璀璨而迷人!

    直挺的鼻子下一双红唇优雅轻抿,一头黑发丝丝妖绕地散落于肩膀上……

    这个男子,很难用单纯的一个“美”字来形容他,因为他完超越了“美”这个字!

    东方恋前世见过不少美男,可是这个男子在前世,她却是一面都没有见过……恐怕也甚少有人见过他的长相吧,否则以这绝世姿容,会让多少深闺贵女的心为之萌动?

    ……

    “我叫龙景狂。”

    龙景狂见东方恋没有反应,又重复了一次。这个女人不会是看呆了吧?

    好吧,他知道自己的长相不错,但是很少与人交际,他不知道自己的长相在人海中是什么层次,至于让她看得这么惊吗?

    “我……我叫……东方恋。”东方恋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嗯。东方恋,是个好名字,适合女孩用……”

    龙景狂笑了一下,似乎很满意听到她不再对他使用化名,同时也告诉她,他知道她的真实姓别了。

    东方恋早就知道自己的乔装只能瞒过一般人,对于象眼前男人这种眼力的,自然是瞒不过。

    “景公子……”

    东方恋想想,忍不住想警告一下,“有句话,我想提醒你,紫玉,是带寒的,我不知道景公子你的病究竟是什么,但是紫玉并不是万能的,还是适当的使用吧。如果没有效果,就弃之。”

    -----------------这是依雷的新文,请大家收藏哗,谢谢,另外推荐依雷完结文《绝色女佣兵:王,嫁给我吧》---------------

    东方恋想想,忍不住想警告一下,“有句话,我想提醒你,紫玉,是带寒的,我不知道景公子你的病究竟是什么,但是紫玉并不是万能的,还是适当的使用吧。如果没有效果,就弃之。”

    “好。”

    龙景狂答应下来。

    “那么我们后天见了。在天字一号房,今天的那个包厢,我等你。”龙景狂朝她一笑,也生怕她不来。

    “好……”

    这样就结交上景王了吗?

    东方恋心神微晃。

    景王这号人物,这棵大树,她可以抱着利用吗?

    他的身体,如果上档紫玉能治好,应该会改变朝中格局。

    ……

    追风赶马,东方恋坐在马车里,马车行驶得很快,感觉到身后并没有人追踪,东方恋才将刚才吊着的心放了下来。

    “东公子,你府上是?”

    追风的声音传入。

    “左相府。”

    东方恋并没有想隐瞒自己出于左相府,反正如果决定与龙景狂诚心相交的话,就一定会暴露自己左相府的出身的。

    “好。”

    追风也没有多问,继续快马加鞭,很快就到了左相府,而且是东方恋指定的……侧门。

    “到了。”

    “好。谢了。”

    东方恋背着自己的一筐玉料下车,进门……

    ……

    追风目送他走远,身影不见,才赶车折回……

    ……

    恋阁。

    东方恋的小院子。

    花儿和柳儿两个丫头,早就等着东方恋回来了,她们可是引颈长盼了老半天。

    而红儿外出办事了,依东方恋的计划,红儿会拖着慕容以与东方画晚上回府,绿儿跑去等着伺候晚上回府的东方丰远……

    “小姐,你可回来了。”

    花儿迎了上去,咋一看到东方恋背着一筐玉料立马惊得眼珠子都出来了。

    “这,小姐?”

    花儿一时找不到形容词。

    她火速地伸手拿起其中一块翡翠玉料看了看,“这是真的?翡翠?”

    “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这只是开始。”东方恋骄傲的昂了一下头。

    她已经不是前世的她了。

    这一世,她会给自己最好的,最奢华的享受。

    她不只要报仇,还要让自己活得如鱼得水。

    “小姐,你让花儿背回来的玉料和毛石,奴婢刚才与花儿一起切开了,那四块毛料都是极好的,可以卖上不少的钱,奴婢看了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呢。小姐如今又背回来这些玉料,难道是……小姐有探玉之手?”

    柳儿已经从花儿的嘴里知道东方恋去赌石了。

    多少人赌石倾家荡产,她那个爹就是。

    如果不是当年她爹迷恋赌石,砸锅卖铁,卖妻女都要挤进赌石场,妄想一夜暴富,她也不会七岁就被卖入左相府,成为东方恋的丫环。

    而东方恋赌石,却赢了这么多好玉料,若不是亲眼所见,柳儿会以为自己在发梦呢。

    “柳儿,你真聪明。我就是有探玉之手,这是……天赋,哈哈。”

    东方恋得意极了。

    人生须尽欢,想笑便笑,如今她正努力往着这一方向活着。

    “小姐,这些玉料如何处理?”

    柳儿问。

    “柳儿,你可是会雕刻玉石?”

    “小姐,这些玉料如何处理?”

    柳儿问。

    “柳儿,你可是会雕刻玉石?”

    东方恋是知道柳儿的爹是因为赌石输了钱,才把柳儿卖入左相府的。而柳儿的爹靠雕刻玉器为生,柳儿作为他的女儿,应该也学到一手。

    “在奴婢很小的时候,爹就教我雕刻玉器了。不过自从卖入左相府之后,奴婢再也没有机会接触过玉器了。所以,手生得很。”

    “没事,这些玉料你就权当练习吧。”

    东方恋把所有玉料都交给柳儿保管,“这些归你了,刻了好东西给我看看。”

    “真的,小姐?”

    柳儿眼睛一亮。由于自小耳濡目染,对于玉器雕刻她是极爱的,也有很高的天赋,如果她还在家中想必也会成为一个玉器雕刻师……

    “当然。拿着。”

    “那,婢女要把这些玉料收在那里呢,绝对不能让大夫人他们发现了。”

    柳儿是知道这个厉害的,若是这些玉料被发现了肯定会被慕容以没收。

    “埋在地下。”花儿提议。

    “埋在地下是一个办法。”

    东方恋已经起好了主意,于是对柳儿说,“把玉料分作三份,普通的玉料你拿着练手,你自己处理。

    “贵品玉料的埋在地下,找个隐蔽的不容易被人发觉的地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