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6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8873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我的黑碑有灵气

    “至于上品和上上品的,就丢进湖里,藏在湖的石缝之间……

    “这样,一般的人都不会想到我们居然会把昂贵的东西埋在那个地方。

    “这事花儿,你来办,你会水!”

    “是。小姐。”

    花儿为东方恋的心思细致而喝采。

    “柳儿。”

    东方恋望向柳儿,“据我所知,你不会水吧?从今天开始,你得学水。”

    前世柳儿就是失足落水致死的,如果柳儿会水根本就不会淹死。

    “花儿,你会水,你教柳儿学水。”

    “是,小姐。”

    “嗯,你俩忙去吧。我得去绿儿那边看看……”

    她得去看看自己那个爹爹,左相大人,到底回来了没有。

    ……

    天空,入夜之后就开始下起了雨。先是细雨,接着是中雨,接着演变成大雨,电闪雷鸣……

    左相东方丰远就是在这糟糕的天气之中坐着他那辆左相府最豪华的马车,回府的。由于在殿上跪了整整一天,东方丰远双腿发麻得下马车都困难。

    还是迎出门的左相府管家,背着他下车走进府里的。

    “快,来人……”

    管家周富业高声吼叫。在东方家效力几十年以来,周富业从来没有见过高高在上的左相大人东方丰远,象今天这样狼狈。

    周富业这一吼,左相府顿时乱作一团,所有人都围着东方丰远打转。

    早早就等候在那里的东方恋更是迎了过来,“爹……爹爹,你没事吧?绿儿,快,为老爷准备热水……”

    “是,小姐。”

    绿儿想她家小姐还真是料事如神,说了今晚老爷回府定是有事情发生的,果然看老爷这神情也知道宫里发生了大事……

    绿儿一刻也不敢耽搁,速速与几个婆子一起为东方丰远准备了热水沐浴。

    绿儿一刻也不敢耽搁,速速与几个婆子一起为东方丰远准备了热水沐浴。

    “爹,你先是洗个热水澡吧,什么都别说了。”

    东方恋做出小女儿的贴心状。

    “恋儿……”此时,东方丰远万千感概,早今天今天朝上会发生这样的事,落得这个局面他就听东方恋的话称病不朝了。

    “爹,先去洗澡……”

    东方恋扶东方丰远向澡房走去,周富业跟着进去伺候了。

    周富业与东方丰远自小一起长大,是难舍难分又感情很好的主仆,很多近身的事情都是周富业一手服伺的。要说这个周富业对东方丰远的了解程度,那肯定比慕容以还要深。

    大概二刻钟,东方丰远才沐浴出来。这时候洗去一身冷水与寒气的东方丰远,精神才感觉好了点儿,可是他的双腿仍然麻木得很。

    东方恋一个眼神示意,绿儿赶紧走过去要帮东方丰远捏腿。..

    东方丰远却也不反驳,由着绿儿捏腿去了。

    一边,东方恋轻声细语道,“爹,让你受累了。为了我们这个家,你受苦了。爹爹可是我们左相府的顶梁柱下,一定不能倒下。爹爹一直以来很坚强,肯定能闯过这次难关的。”

    “恋儿,你倒是……看出了什么?”东方丰远这才想起早上吃饭的时候,东方恋说她会一些相面之术。

    当时不以为然,只当这个女儿胡说,因为那相面之术是极高深的学问,一般的学子都无法看懂那深奥的面相之书。

    能懂几分的,都进入了皇室的钦天监了。

    “爹,恋儿也只是略懂一二。天地之间,万事万物,极之深奥,许多事情牵一发而动身,一念起,一念灭,许多事情实在让人无法参透,只有随波逐流,力保其身。恋儿今天看爹爹印常发黑,极之不详,才多说了句,真不想居然被恋儿言中。恋儿真是个乌鸦嘴……”

    东方恋表现得极为懊悔。

    “恋儿,你既然懂这些,以后就多多提点爹爹好了。承你刚才所言,这个左相府若是没了爹爹马上就会一门尽毁,恋儿,你的命运与爹爹是息息相关呀,你要明白。”

    “是。”

    东方恋表现得一副尽听教悔的模样。

    “对了,你娘呢?还有画儿?”

    平时回府,慕容以都是第一个迎出来吁寒问暖的人。平时就算慕容以出府,都会在他下朝之前回府,等候着他下朝的。

    怎么今天他与百官一起被罚跪了一天,已经是晚回府一些了,慕容以居然不在家?她在外面还没有回来吗?

    她到底干什么去!

    一想到这,东方丰远就一阵怒意。

    “娘说,她要带五姐去外面采购一些首饰,以让明天在百花盛会上,五姐大放光彩。我想是还没有挑好首饰吧,所以……”

    “那你怎么没有跟去?你不也要参加百花盛会?”东方丰远顺势道。

    “爹,你快别开玩笑了。娘怎么会带我外出采购首饰呢,别说我们的首饰都是五姐用旧或是不要的,就连我们的衣服,也是五姐用旧弃了不要的……”

    “爹,你快别开玩笑了。娘怎么会带我外出采购首饰呢,别说我们的首饰都是五姐用旧或是不要的,就连我们的衣服,也是五姐用旧弃了不要的……”

    东方恋此言很明显了。

    东方丰远听了,心头微动,下意识看了一眼东方恋儿,“恋儿,爹承认,这些年来主要重心都放在你五姐身上,对她的期望多了一些,委屈了你了。”

    “那里会。只是明天就是不得不参加的百花盛会了,我们府里的每一位小姐走出去,其实代表的都是左相府的脸面。就只是五姐一个人有派头,好看,其实,这样……光彩自然在五姐身上,可是母亲也会被人说不贤,太偏心。恋儿倒是没什么想法,横坚都是母亲的亲女,十个手指还有长有短呢,母亲偏爱一些大姐是应当的,恋儿不会有什么想法。

    “但是,七妹和八妹呢,她们可是庶女……若是因此明天出席百花盛会时,七八和八妹派头不够,撑不起左相府的名声,别人就说会母亲虐待庶女……”

    东方恋话至此,她相信东方丰远是个聪明人,肯定知道当中轻重。

    “岂有此理,慕容这次也做得太过份了。”

    东方丰远显然有些动气了。

    如果慕容以被说成虐待庶女的恶母,那就是不够格做左相府的当家主母,于他的官威也会有损的。

    东方丰远是相当在乎他这个左相的官职的,那可是他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才坐稳了这个位置的。

    “马上派人去找大夫人。”东方丰远对立在旁边的管家周富业道,“同时,把各院的夫人小姐都召集过来。”

    “是。”

    周富业领命下去之时,偷偷看了一眼今天显得与平时不太一样的六小姐东方恋。

    以前的东方恋是事事讨好夫人慕容以的,那会有如今对着干的时候?

    到底,这对母女还是生了嫌隙。

    以周富业的观察,以这六小姐的才能,显然还是有两把刷子,知道轻重分寸的,以后慕容以恐怕有头痛的时候了。

    ……

    慕容以携带东方画回府的时候,相当狼狈,别说她一身都湿了,那湿漉漉的丝绸紧紧地贴在身上,隐约的露出了里面红色的肚兜……

    如此面貌于一个当家主母来说,是大大的不当的,于是她赖在马车上没有下来,等着丫环们先下去给她送来披风。

    ……

    周富业回来给东方丰远回话,“老爷,夫人已经回府了。夫人说换了衣服就过来。”

    “嗯。”

    东方丰远虽然面色平顺,可是心底已经翻涌了。

    又等了一刻钟,这慕容以才携了衣衫一新的东方画过来。

    慕容以看到那一屋子的人,东方府的四位姨娘和两位庶女都到齐了,还有那东方恋,双眼微微含笑地看向她。

    “娘,五姐,你们可算回来了。爹爹可是等了你们许久呢,担心你们在外面出了什么事。”

    东方恋那是一副担忧的神色。

    慕容以却神色一冷。

    本来她和东方画买完了首饰,下午就可以回府了的,可是她们的马车却是出了一点事,马儿不知道为什么居然发疯地狂奔起来,幸好有几个得力的家丁控制住那野马。

    本来她和东方画买完了首饰,下午就可以回府了的,可是她们的马车却是出了一点事,马儿不知道为什么居然发疯地狂奔起来,幸好有几个得力的家丁控制住那野马。

    可是在野马狂奔之后,她们的马车毁损了,修修补补,费了许多功夫,才总算修好了马车赶回来府里的,却是听到出来找她的周富业说东方丰远在朝堂上出了事,体文官都罚跪了,这可是大事。

    而她又没有尽到一个当家主母,伺候丈夫的职责。

    在如此重要的,东方丰远情绪低落的时刻不能伺候在侧,这可是一件严重的事情。

    如果东方丰远为此发火,她也只能受着,不能为自己辩解一句。

    因为女子的事再大,大不过家里男人打一个喷嚏。

    这就是男权社会,男子为天的世界,女子只是陪衬,是男子的附属品。

    “你到底去那里了?”

    东方丰远神色微冷,与平时对大夫人说话总是温言轻语不同。

    而绿儿,还在旁边给东方丰远按腿,听了东方丰远这个当家主人那一声冷音,也是吓了一惊。

    绿儿按得更细心,更卖力了,不敢惹着东方丰远。

    “老爷,妾身去给画儿,置办明天参加百花盛会的首饰呀。然后回程的途中发生了点意外,是妾身的错,未能及时赶回府,老爷要惩罚就罚妾身吧,妾身没有怨言。”

    慕容以低声下气,居然以软姿态示众。

    东方恋不得不赞一句慕容以真是个聪明至极的女人,知道怎么对付东方丰远。而男人,向来对女人的顺服,很受用。

    只见,东方丰远的怒气已经消了一些了。

    但是看了旁边的东方恋一眼,发觉与东方画那身上名贵的首饰比起来,东方恋身上下居然找不到一件首饰,就连头发上面都只是别了一根最普通的银钗。

    这银钗外面的高价也就五两银子。

    再看七小姐东方淑,八小姐东方青两位庶女,头上也只是几朵不甚值钱的珠花,这种珠花大概价格是八两。

    反而东方画这个嫡女,五小姐,她的头上饰着一根金步摇,这种步摇最少也要二千两……

    手腕上还戴着一个绿紫的手镯,这种绿紫的玉是二色玉之中的一等玉,还是上档玉,其色泽和透明度都是极好的,市价怎么着也在六千两以上。

    还有东方画的一身丝缎,虽然比不上最高档的云锦,苏锦,可那也是质料上乘的缎,还有那缎上面的绣,可是苏绣。

    光就这一身行头,都价值万两。

    再看看东方恋,东方淑,还有东方青这几个女儿,她们的衣服只是普通的布料,那绣都只是普通绣。

    与东方画相去甚远了。

    平时不太留意这些,也是因为东方丰远也认同了慕容以的想法,一心将希望重寄在东方画的身上……

    但如今由有所不满的东方恋一说出来,又想到明天的百花盛会,这几位女儿出去,担当的可是他左相府的脸面……

    这才觉得事情大了去。

    这才觉得事情大了去。

    “老爷,你?”

    慕容以看见东方丰远的眼神越来越冷,一时拿不准这个她平时很了解的男人的想法。

    只是觉得她出了一趟门,晚了一些回府,怎么事情一切就不同了呢?

    “夫人,明天就是百花盛会了。你忙着画儿的事情,回府晚了,其实为夫也没有真的怪你。毕竟那是皇后下令举办的百花盛会,也是很重要的。一点错不得。可是夫人,你出去帮画儿购置衣服,首饰,那其他三位女儿呢?”

    东方丰远谈谈说道。

    东方恋勾唇一笑,终于来了。可见脸面,这个东西对东方丰远真是极之重要的。

    而旁边的东方淑,东方青一听,特别是与她们切身相关的,也顿时来了精神。

    想不到爹爹还有想起她们的一天,这些年来她们也没少巴着慕容以这个大夫人,甚至她们的母亲也有在东方丰远面前埋怨几句,吹吹枕头风看看能不能憾动慕容以的地位,可是每一次却换来了慕容以的报复,被收拾了几次之后她们就学乖了,一点都不敢对抗慕容以。

    慕容以是正房夫人,她们的母亲只是妾,是姨娘。

    在大家族中,妻妾地位明显,妾就是被妻子差圆揉扁的份。

    尤其是东方丰远一向是颇信任大夫人的,将府中的内事都交给大夫人来打理,就更没有她们说话的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