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7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9130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每个月给多少钱就拿着,给什么衣服就穿着,给什么首饰也戴着,什么菜色就吃着,从来不敢有怨言。

    “这……老爷。”慕容以一听到东方丰远的发问,觉得有些不对劲了,以前东方丰远可是从来不管这些内府的事情的。

    无论她如何克扣府中姨娘的月钱,如何对待府中庶女,甚至是东方恋,东方丰远明明知道却是什么都不说的。

    因为东方画足够优秀,因为府里的开支有限,更是因为她慕容以是镇国公府的嫡长女。

    那可是凰国六大家族中,排行第二的镇国公府,平时她在府里,除了东方丰远就是最大的,基本横着来,谁敢惹她?

    “说呀,你可有给其余三个女儿准备了?”

    东方丰远神情更冷了些。

    “这……妾身当然也是给她们准备了的。”

    慕容以轻咳一声,命令旁边的婆子丫头,“把今天采购的几身衣服,都拿来……”

    其实以慕容以的想法,就是明天一早再给她们送去几套以前东方画不穿了的衣服,当然也是不穿了的比较下等的衣服,上等的是不会送给这三个吃闲饭的。

    过了一刻钟,两名丫环把慕容以吩咐的衣服都拿上来了。

    一共有五套,其中有两套是东方画的,居然是苏锦。

    这苏锦,普天之下除了云锦,就数它最牛哄了。

    先说这云锦,求而不得,因为这云绵不只是价格昂贵,多数还是被皇室垄断了的,就算是官家小姐,夫人,也是弄不来云锦。

    退而求其次,官家夫人,小姐们就将眼光盯在了不俗的苏锦身上。

    这苏锦,虽排第二,却也是极昂贵的,一般的朝廷官员没有实力的,还买不起。

    这苏锦,虽排第二,却也是极昂贵的,一般的朝廷官员没有实力的,还买不起。

    而左相府向来以节约开支为作风,如今却是一口气给东方画置办了两套苏锦的衣服,可见是下了血本呀。

    还有这花色,绣工,是上等的苏绣,也是除了天下第一的云绣以外,最负盛名的绣工了。

    其余三套衣服,是水缎的。

    比如今东方画身上的这一套丝缎,还低了一个档次。

    那绣工也是水绣,只是比普通绣工上了一个档次,那跟苏绣也是有很长一段距离的,自然掉价许多。

    “看,这三套,便是我给恋儿,薇儿,青儿她们准备的衣服。”

    慕容以觉得自己办得挺好。

    本来这几套衣服是她打算给东方画在家里没事的时候,当休闲睡衣穿穿的,想不到如今倒是便宜了这三个吃闲饭的了。

    “你……就让恋儿穿这档次的衣服,去参加明天的百花盛会?”

    东方丰远顿时觉得自己以前真是太宠慕容以了,一切事情都由她安排,差点就丢了他堂堂左相府的面子。

    “老爷,这可是有不妥?”

    慕容以觉得很好。

    以前东方恋那有水缎这么好的面料,都是穿她身边大丫头叶儿不要了的旧衣服,说是说那是东方画不要了的衣服,其实东方画那里有这么差的普通衣服了?

    “自然不妥。”

    东方丰远要发火了。

    “恋儿,乃是我们左相府的嫡出六小姐,怎么着也要跟画儿一样吧。我做主了,这两套苏绵,就拔一套给恋儿吧……”

    东方丰远觉得以东方恋那“相面”的才能,自己以后定然需要东方恋提醒一二的,所以从今天开始,他要改变对这个女儿的态度了。

    能混到如今左相这个位置,并且从稳,若他不知道拉拢人心,那他就白混了。

    “可是老爷,这……这可是苏锦呀。”

    慕容以一副肉痛样,那表情连掩饰都掩饰不住了,一双生冷的眼睛更是狠瞪了一眼在旁边表情无辜的东方恋。

    不知道这个死丫头又给东方丰远说了什么,令得东方丰远改变对她一贯的态度。

    从今天早餐开始,慕容以就感觉到东方恋不对劲儿了,但是她并没有多想,因为东方恋一向是温顺的,讨好她慕容以的,但……显然是有什么改变了。

    东方恋这个死丫头,真的开始对她有意见了吗,她敢吗?

    “你也知道是苏锦,画儿是嫡女,需要派头撑左相府的脸面,恋儿也是嫡女,怎么能差那么多呢。还有恋儿没有首饰,也从画儿那里拔几件给恋儿吧。至于薇儿和青儿,也顺便挑几件吧。”

    这两位庶女跟东方恋一样,也跟在是太寒酸了。

    “老爷?”

    慕容以一听,银牙差点儿咬碎。她就不懂了,为什么她只缺席了一次迎接东方丰远归来,就改变了这么多?

    如此下去,她在府里还有地位吗,岂不是要被东方恋这个丫头凌驾在她头上了吗?因为东方恋似乎有东方丰远撑腰了,在场的丫头,婆子都在左相府伺候许久,那个不是人精,她们很快就会改变对东方恋怠慢的态度。

    因为东方恋似乎有东方丰远撑腰了,在场的丫头,婆子都在左相府伺候许久,那个不是人精,她们很快就会改变对东方恋怠慢的态度。

    “把画儿房里的首饰都搬上来。”

    东方丰远亲自发号施令。

    “是。”

    看见慕容以身边的丫头婆子没有动,周富业自然执行东方丰远的命令去了。

    “爹,我……我不答应。”东方画也闻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息了。

    她的三个“妹妹”,她一向不放在眼里的妹妹可是要分她的东西,她自然不允。

    “你们都是我的女儿。为了明天的百花盛会,每个人都要对得起左相府的脸面,不能丢脸太多。画儿,你要顾大局。”

    东方丰远第一次如此严肃地看着东方画,以前他对这个有凰城第一美人之称的女儿,都是溺宠的。

    “爹,那是我的首饰,母亲亲自给我置办的,专属于我的首饰。如果妹妹们没有,我可以赠几件给她们,但是,得我来挑。”

    东方画一张美丽的小脸,昂得高高的。

    不得不说人长得美,就是有好处,就算说着娇蛮的话,态度也很傲慢,可是却会令世人看在她美色的份上,原谅她几分。

    ……

    周富业办事效果极快,东方画的首饰很快就被抬上来了。纵使前世东方恋知道东方画房里的首饰那是一箱箱的,琳琅满目,但当看见的时候也是吓了一跳……

    那可是五箱呀,足足五箱……

    如果把东方画的首饰都变卖了,这左相府还用节什么俭,约什么缩。

    原来左相府不是不是没有银子,而是都给东方画还有慕容以这对母女置办衣饰去了。这对母女,真是败家呀,又极会藏富,把银子都变成了首饰,就是她们私人的了。

    “画儿,你的首饰……可比咱们府里的金库还在值钱了。”

    东方丰远一看之下,也是触目惊心,他一直听慕容以说没有钱没有钱,听得久了,也就相信了她的话,认为左相府真的没有钱。他旗下这么多铺子,居然都是不赚钱的。

    如今看来,不是不赚钱呀,而是赚的钱都落入了东方画的首饰里,还有慕容以,她到底又藏着多少私货?

    好吧,这事儿现在先不要追究,搞定好明天百花盛会的事情要紧。

    “恋儿,你去挑几件吧。”

    东方丰远对东方恋意儿,“还有薇儿,青儿,你们也去。”

    “是,父亲。”

    东方淑和东方青一听,很开心。这是她们第一次可以主动挑东方画的东西,听着不知道多开心了。

    可是两人还没有走到那箱子前,就见东方画倩影轻移,那绰约的身子已经挡在了那五个大箱跟前。

    “不许挑,这都是我的。”

    东方画娇蛮道。

    她如今已经掩饰不了平时刻意装出来的优雅了,她的东西都要被抢了,还管什么优雅不优雅。

    “五姐,我们不挑,但是明天我们也要参加百花盛会,五姐就送我们几件好的吧。”东方淑轻了轻口吻。

    “五姐,我们不挑,但是明天我们也要参加百花盛会,五姐就送我们几件好的吧。”东方淑轻了轻口吻。

    这东方淑姿色不错,皮肤白皙,一双眼睛很是好看,波光流转之间顾盼生辉……若不是有东方画这个凰城第一美人,在这里对比着,东方淑可也是个绝色的美人儿。

    “哼,送你,可以。”

    东方画倒是不含糊,立马从箱子里头挑了几件中档的白玉,发钗给东方淑,“这些,够了吧。”

    虽然只是中档的白玉,可东方画却是痛得肠子都不舒服了。

    但她也不是个蠢人,被慕容以教导之下那里有很蠢的?

    看东方丰远今天的态度,想也知道东方丰远很在乎脸面,不希望明天有女儿在衣着打扮方面给左相府丢人。

    中档的白玉,搭配一个庶女的身份,却也就这样了。

    不会出彩,但也不会丢脸了。

    想到这一层,东方画立马又捉了一些中档的白玉,二色玉的中档钗子,丢给东方青,“八妹,这是你的,不用谢五姐了。五姐对你们这些庶女妹妹,向来是大方的。”

    她还大言不惭。

    “那五姐对我这个嫡亲妹妹呢?”东方恋这时闲闲出声。

    她倒是想看看东方画会送她什么。

    “这……”

    东方画片刻的为难。

    东方恋是左相府的嫡出六小姐,的确不能跟庶女一样。

    她下意识地看了眼慕容以,等着慕容以有什么指示。

    慕容以笑了笑,一扭一扭的自以为很风情,走到那箱子面前,抓了几块上等的白玉,上等的二色玉钗子,还有银步摇之类的,给东方恋送过去,“恋儿,拿着,这些可是极好的了。母亲虽说将心思多放在你五姐身上一些,其实心里也是有你的,你也是母亲的女儿嘛。”

    “那就谢母亲了。”

    东方恋心里冷笑。..

    哼,慕容以,不知道你心里所想的可真会被你骗到。前世,你就是这么骗我的,可是逆天重生的东方恋,绝不会被你骗着。

    “可是母亲,我想要那支紫色的发钗,可好?”

    东方恋指着第二只箱子上头,那支看起来很漂亮的纯紫发钗。

    依那透亮度,也是中档,而且紫色,饰在头上是极好看的。

    东方画一听,再看向那紫色的发钗,那是她极喜欢的一支,她急了,“不给,这发钗是我钟爱的,怎么能给你。”

    慕容以也是不想给,这纯紫的发钗,又是中档,东方画都还只有一根,怎么可能割爱,给东方恋这个小贱人呢?

    “爹爹,我极喜欢那支紫色的发钗。”

    东方恋却是想看看,自己的“相面之术”在东方丰远的心里,到底有多重要。他是否会如她的愿,给了她那支发钗。

    “这……恋儿要,就去拿了吧。”东方丰远虽然有些迟疑,可是一想到东方恋的本事,这个丫头会相面之术,以后还有用处呢。只是区区一根紫色发钗而己,还会舍不得?

    “老爷,这……这可是我们画儿唯一的一根紫色发钗呀,很难得的呀,如果是拿到外面,市价至少也是三万两起……”

    “老爷,这……这可是我们画儿唯一的一根紫色发钗呀,很难得的呀,如果是拿到外面,市价至少也是三万两起……”

    慕容以心很痛。

    那可是三万两,怎么能便宜了东方恋这个贱丫头?

    “娘,难道恋儿在你的心目中,居然就不值这三万两银子么?”

    东方恋一副伤心表情,说着居然还掩面低泣了起来,“一直以来,娘都是偏心五姐,我就不说什么了,因为我理解娘对五姐的期望。

    “五姐是凰城第一美女,本来就比我们这些姿色上不了台面的女儿,更有价值,对左相府也更有好处。

    “可是娘,你要知道明天就是百花盛会了呀,女儿也要参加的,如果衣饰过于寒酸,别人可是会笑话女儿的。

    “女儿一想到昨天的那个恶梦,站在那御花园里被众多官家小姐笑话,女儿就觉得……觉得不如一头撞死算了。”

    要比演戏,东方恋自认不差。前世,她只是不屑于用这样的手段,来对付自己的母亲,但是今生,可不会与慕容以客气。

    ……

    慕容以感觉自己的毛管都要扩张了。

    这……这东方恋这副作态,还是她以前了解的东方恋吗?

    为什么转瞬之间,毫无征兆,这东方恋就象是转了一副性子似的?有意针对她这个母亲,还有东方画这个嫡姐呢?

    东方恋,可是知道了什么?

    慕容以第一时间,立马想到那在佛堂里整天敲打木鱼的映夫人身上……

    不,不会的!

    东方恋不会知道这件事情!

    可,若不是在这里出了差错,东方恋怎么会一改以前的性子对她发难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