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1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9647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大唐之最强帝王盛华九龙圣祖

    “秀,只是于心不忍……”淡淡的一句却很好的解释了他刚才的心景。

    是的,他一向淡雅,不爱管闲事。

    可是看见这个女子一个人应付极难缠的八皇子龙起晟,甚至她的家人都不肯上来帮一帮,反而站在旁边看热闹,一副等她出糗的模样,为什么他会……于心不忍呢?

    尤其是看到她以自己的机智,应付了八皇子之后,那龙起晟还要为难她,便看不下去了。忍不住就站出来了,等他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时候时候,他已经得罪了龙起晟了。

    “七皇子到……”

    一声太监尖声的高叫,打断了东方恋与欧阳秀的谈话。

    只见七皇子龙起津的豪华马车,缓缓驶来。

    要说在这御花园里,谁拥有纵车的权利,那就要数龙起津和龙起昊了。

    这兄弟俩去年联手,兵分两路,合围巢灭了一帮恶劣至极的匪徙,使十几个洲重回太平,安宁,百姓称誉,皇帝为了奖励他们,就特赐六皇子,七皇子宫内行车之权。

    看着那豪华的马车缓缓驶来,东方恋有点恍如隔世的感觉……

    仿佛,回到了前世。

    她初见龙起津之时,他乘坐豪华的马车而来,童子掀门,他走下豪华马车,头上金冠高束,一袭腾云锦袍,腰上系着名贵的玉带,玉质般的璀璨五官,优雅的步履,他步步生莲地走在石子铺成的路上,整个人如笔墨下走动的云彩……

    他就是这样的,走在她的心上。

    然后前世的种种,又在她的脑海中一幕幕的翻腾……那些心动,相爱,成亲,缠绵,夺位之争,她为他殚精竭虑,然后是登基……冷宫,他的不信,指责……最后赐死……..

    等东方恋感觉到一阵刺痛,回过神来的时候,却发觉眼泪,不知何时又落下来了。

    她赶紧擦干眼泪。

    嘲笑自己的软弱,她觉得自己应该笑迎龙起津的到来。

    他们终于相见。隔世夙缘,从这一刻起前世发生的种种,都不会再重演了。

    历史只会按照她谋划的那样,向前进,绝不会如了龙起津的愿,让他登上帝位。

    “东方小姐?”

    旁边的欧阳秀看到东方恋的反应,眉眉的皱了下眉,有些疑惑:

    “你……认识七皇子?”

    这东方恋给他的感觉就是如此,似乎有七皇子有很深的……交集。

    “不认识。”

    东方恋的声音微有些冷。

    “哦,那……”找不到什么词句,欧阳秀决定闭嘴,不说话。

    续续陆陆,有更多的贵主子来了,安妃,宁妃,康妃,华妃,芳嫔……

    五皇子龙起沐……

    六皇子龙起昊……

    一个个都是华衣美服。

    一个个都是华衣美服。

    然后是,大家翘首以盼的皇后娘娘,欧阳静。

    欧阳静今年五十八了,以世俗的眼光,虽然是母仪天下,一国之母,可是这种上了年纪的女人大概只剩下身居高位,一派华贵了。

    可欧阳静不是,但见她凤髻露鬓,淡扫娥眉,眼含春,生生显出几分诱人的风韵。

    一身正红色的长裙,绣着富贵的牡丹,那长长的十分有气派的裙摆,被两个宫女托着徐徐走来。

    欧阳静的身段到了这个年岁,又生过四个孩子了,却依然保养得极好,一点也不显雍肿,只有雍容。

    她笑脸迎人,一派慈祥,面对着跟前一帮向她行宫礼的众人,她双臂自然一展,呼了句,“平身。”

    众贵妇皆依次入座。

    贵女们也表现出一派温贤淑德,不管平时多么娇蛮的千金,都不得不暂时收起锋利的爪子,在皇后面前表现得一副乖巧的模样。

    皇后看了众人一眼,微微一笑,尽展雍容之余,没有太多的长言赘语,而是直接进入了今天的主题:

    “本宫举办这个百花盛会,是为了多多认识朝中的贵女们。我们凰国一向提倡节约,很少举办这样的盛会,本宫不希望有人错过今天这个展示自己才华的机会哦!

    “为了让大家一展所长,本宫与皇上商议了,决定今天的比试类别,分为十个大项,每项选出一个第一名,进入下一轮的比试,夺得最好成绩者,是为百花翘首。对于获得百花翘首的人,本宫会许她一个愿望。”

    皇后此言隐隐有点所有贵女都要表现一下自己的拿手绝活的意思了。

    不少贵女们跃跃欲,,试,她们深知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表现得好了,一登龙门也不是不行。

    主办人是皇后,还有各种嫔妃旁观,这些人可都在暗暗挑选合自己眼缘的儿媳妇,要知道在场中,可是有几位未婚配的皇子。

    五皇子龙起沐,六皇子龙起昊,七皇子龙起津……那一个不是人中之龙?

    他们之中,更是凰国未来皇位继承人的人选之一,昨天百官在殿上提议四皇子,都被皇上否决了,看来四皇子是没戏了。

    这皇位继承人会是谁呢?

    大家都想知道,不过那毕竟不好猜度。

    她们这些女子,如今可以把握的便是眼下的百花盛会,力争做个翘首。

    “比试列为十大项……”皇后身边的杜公公展开一个卷,尖着太监特有的高嗓子道,“琴,棋,诗,书,画,茶艺,绣工,礼仪,唱曲,舞蹈,以及附加,辩论。”

    其他的也就罢了,贵女们都有修习,只是这辩论大家都觉得惊奇,那本是男子才有比试的项目呀。

    这辩论课目在这苍凰大陆中也盛行了几百年了,以论政治国见长,论的是这天下大事,凡是习儒学的男子几乎都要涉及到这辩论一学。

    而辩论对人的才学要求极高,要有一张滔滔不绝之嘴,三寸不烂之舌。

    而辩论对人的才学要求极高,要有一张滔滔不绝之嘴,三寸不烂之舌。

    这世上能当得起“辩才”二字的,唯有举世皆知的辩论大师,子车孟。

    子车孟是儒学宗师,不只学富五车,更是平息当年由“长生阵”引起的天下七分,烽火战乱,天下不安的大功臣。

    若不是当年子车孟为了苍生,发动天下门生上万言书,又以六十岁的高龄游走七国,以辩论之才游说七国王室,为了百姓安定,签下止战协议,划地而治……

    想怕这天下还不知道要打多久的仗,恐怕也不是眼下七国均分的格局了吧。

    “这辩论做评判的,可是当世辩才大师子车孟哦。不过这辩论是没有第一的,只是附加,如果在大家相对平手的情况下,这附加分,也好重要的哦,而且能得当世大儒子车大师的点评,多好的机会呀。”

    皇后微微一笑,凰国能请来早已隐退的子车孟出山,做他们百花盛会的辩论一项评判,就连其他六国都会侧目。

    可见这个盛会多少重要了。

    如果夺得了百花翘首,还得了子车孟几句夸奖,那还不名扬天下?

    贵女们都发着美梦,原先不想参加辩论一项的贵女,也纷纷改了愿意报了名。反正辩论只是附加嘛,就算落选也不影响他们进入下一轮。

    十项比赛有条不絮的进行中,为了这次百花盛会可见皇后之前下了许多功夫,还请了许多与官家没有来往的当世高人,以保证评审的公证性。

    他们都是琴尊,棋王,诗仙,书圣,画魁,还有茶艺,绣工,礼仪方面的权威人物,歌舞方面更是请了凰国第一青楼的教习嬷嬷前来评审。

    贵女们并不是所有项目都报名,只挑她们擅长的项目报了名。

    反正只有获得十大项之一的第一名,才有可能进入下一轮比试,可见这个比赛有多么的激烈。

    “你怎么,不去报名参加?”

    欧阳秀有些奇怪身边的东方恋不为所动,看那些贵女忙得够呛,一个个卯足了劲,誓要夺下各项的第一名。

    “那有什么好参加的?”

    东方恋淡淡一声。

    她志不在此,就算夺得了魁首又如何,不过就是重复前世的命运。

    她是为改命才逆天重生的,不是为了夺得区区百花翘首之名。

    目光搜索着什么,忽然睨到立在假山旁的那道身着二品朝服的人影。

    “我还有事,失陪了。刚才多谢你的相助了欧阳世子,可是,我并不希望接受你的帮助。”东方恋淡淡地道。

    她并不是不知好歹,只是这一世,只想他安好,不要再因为她,而落得悲惨的下场了……

    ……

    东方恋掠过欧阳秀的身旁,风吹起她的发丝,她的墨发飞扬,不经意的拂过欧阳秀俊美的脸庞。

    那一刹,欧阳秀感觉到东方恋对自己的冷意。

    其实他还是第一次站出来帮助一个女人,他并不是好管闲事的人……

    第一次,遇上自己有特别感觉的女人,可是这个女人并不领他的情。

    第一次,遇上自己有特别感觉的女人,可是这个女人并不领他的情。

    他应该感觉到打击吗?愤怒吗?

    打击是有的,可是愤怒……还不至于。

    他不是那么容易动怒的人。

    既然她不领情,就算了,算他多管闲事。欧阳秀淡笑了一下,告诉自己不要在意。

    ……

    “小姐……你……你刚才对欧阳世子好象,好象不应该那样说话哦。”

    柳儿跟在东方恋身边伺候,柳儿知道自己不应该多说话的,她只是一个丫头。

    可是欧阳世子是一个很出色的男人呀,凰城中多少名媛闺秀都希望得到欧阳世子的青睐,但她家小姐却……却将欧阳世子拒之门外。

    多少有点可惜。

    “柳儿,不该管的事你不要管,小姐我自有主意。”

    东方恋淡道,不再多说。

    “是,小姐。”

    柳儿低下头,更不敢哼声了。

    ……

    就在所有贵女都在忙着展现自己才艺的时候,东方恋已经悄悄的朝着自己的目标走去,靠近了钦天监首席的风水命相大师陆能。

    这陆能,是在钦天监任职的,而这钦天监在凰国是一个特殊的部门。

    本来前朝,负责观星、天象之事的,是由会上古遗术的纳兰家担当的,纳兰家那时候还有个很响亮的名声圣殿。

    可后来,燕月王朝灭国,七国立国之后他们都不想设圣殿这种隐隐会威胁到皇权的部门了。

    于是就设了钦天监,负责国家的风水日历,没事还可以替帝王及后妃们解解他们命理的烦恼。

    象今天,百花盛会,明着是皇后突发其想,想要多多了解一下贵女们的才艺,但谁不知道这是皇家在变相的挑选儿媳妇?

    自然要带上钦天临的命相师了,这样也好给皇后和各嫔妃们一点意见呀,看看她们所相中的贵女与皇家是否犯冲什么的。

    “陆大人。”

    东方恋款款走到一身二品官服的陆能身边,行了半礼。

    “哦,不敢。小姐是?”

    陆能没有见过东方恋,不知道她是谁。

    可是看到东方恋一身苏锦,头上一根紫色的发钗,能用得起这根贵品级的发钗的,想必也是那位朝中要员的千金。

    他本能地利用自己的面相知识,看看东方恋的长相,判定一下这位姑娘是不是贵人,于凰国国运是否有什么影响……

    可是,一眼之下他居然看不透东方恋。

    她语笑嫣笑,礼仪周到,仿佛只是一个极之无害的女子。

    但双眸之间,却隐隐有些锋芒……

    陆能知道,这是一个特别的女子!

    “陆大人,小女是左相府的嫡出六小姐,小女有事要相求大人?”

    “原来是东方六小姐。”

    陆能客气以对。

    他虽是朝廷二品官,身处钦天监正职,但就因为在钦天监,他听授皇命,以星象、和不利于凰国等等理由,替皇帝铲除了多少异己,朝中多少大臣对他咬牙彻齿。

    他是由民间相士,一步一步升上来的,根本就没有那么深的势力与可以倚重的家族,和朝中的大臣们对抗。

    他是由民间相士,一步一步升上来的,根本就没有那么深的势力与可以倚重的家族,和朝中的大臣们对抗。

    如今有皇帝的信赖,他尚可以保一命,但伴君如伴虎,日后的命运是怎么的,他可以算别人,却算不到自己。

    因此这些年以来,他是轻易不敢得罪人的,可谓活得小心冀冀,无比低调了。

    “陆大人,小女听说最近皇后娘娘夜夜做梦?”

    “这……”陆能小心谨慎,赶紧左右看了看,但见只有东方恋旁边的小丫头,才放下一些心。

    “六小姐千万不要乱打探宫帏的事情,本官身为朝廷命官,特别是关于宫帏的事情,更不敢多说。”

    “哦,是吗?”

    东方恋向柳儿示意了一下,柳儿赶紧拿出一块翡翠玉料,交给陆能。

    “大人请收下。”

    “这……这是?”一看到这翡翠玉料,陆能的眼睛立时蹦直了,这可是有色玉料之中的上上品呀,世间难寻。

    他这个人没啥毛病,就是爱玉,特别是一直想寻找那上上品之玉把赏一翻。

    “陆大人,这便是小女的诚意了。小女有事情要托陆大人办。”

    对于这个前世打过不少打道的陆能,东方恋是最了解他的脾性了,他是对皇家有一定忠心的,也是非常谨慎的,很怕死,而且他有一个弱点,那就是爱玉。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