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4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9311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大唐之最强帝王盛华掌家小农女

    她的计划是整倒东方画和慕容以这对母女,灭灭她们嚣张的气焰。

    ……

    于是东方恋抢先说,“皇后娘娘,臣女如今被人怀疑对自己的亲姐下药,臣女希望皇后娘娘能彻查,还臣女一个清白。至于臣女与子车老先生的辩论,如果老先生看得起晚辈,等晚辈洗清了罪名,我们再辩论不迟。晚辈只有一些粗浅的个人见解,望老先生不要见笑。”

    东方恋变得很谦卑,她的话令子车孟的怒气都消了几分。

    东方恋变得很谦卑,她的话令子车孟的怒气都消了几分。

    子车孟搭话说,“好,你这丫头要守信,别摆老夫一道。”

    说完,子车孟又转向皇后,“皇后娘娘,虽然老夫与这恋儿丫头才说过几句话,可是听其声,闻其见,就知道这丫头一派磊落,定然不会是做出那下作之事的的丫头。”

    子车孟这话,等于是替东方恋背书了。

    皇后也听出了其中之意,对子车孟笑道,“老先生放心,本宫定不会冤枉了任何一个好人。”

    至此,慕容以的脸色更难看了。看来今天这个亏,她们是怎么也要咽下了。

    得了子车孟的庇护,这丫头立时身价倍增。

    ……

    确实,在场众人看东方恋的眼神都变了。

    尤其是席中,那一道儒雅之中,又贵气迫人身影,他的目光更是紧紧地绞着东方恋。

    他,便是龙起津。

    本来龙起津的目光跟大家一样,也是落在了夺得三个第一的欧阳香,还有凰城的第一美女东方画身上的……

    这两个女子,一个有才,一个有貌,确实能第一时间就牵动男子的心。

    可,这个东方恋,左相府的嫡出六小姐,以前凰城贵族间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她的事情,她就好似不存在。

    而且论貌,她不是最好看的。论才,她并没有参加十大项目的比试,连一个第一的名誉都没有。

    可是,她却得了子车孟亲口点名,要与她继续辩论……

    莫非这女子,真有什么大家都察觉不了的本事?

    ……

    与龙起津的想法差不多,刚才在东方恋这里碰了个冷脸的欧阳秀,也忍不住研究起东方恋来。

    说她爱出风头吧,她偏偏一个才艺都没有展示,但说她低调吧,她偏偏是这么多女子之中表现得最枪眼的。

    就因着子车孟愿意为她背书,愿意相信她的为人是磊落的,便显得她的与众不同,身价大增。

    享誉天下的子车孟在七国之中是什么名声?在百姓之中,有人可能不识得皇帝,不识得皇室的人,可是绝对识得子车孟。..

    他的大名,响震七国。

    他每年都会抽出时间到七国游历,有时候也会与一些相当的文人雅土交流一下才学。

    可是能得他特别对待,点名要与之再次辩论的,从来没有。

    ……

    查案继续进行中。

    瞥见情况越来越不利自己了,东方画的脸色更加难看了,她急不可耐,却又一时无计可施。

    查案的官员上报,“皇后娘娘,经过我们的仔细盘查,这茶水确实是没有问题的,下官刚才把剩下的茶水喝了,可是下官说话如常。下官看东方五小姐说话也如常,并没有问题。”

    “你这是什么意思?”东方画一听急了,“难道你的意思是我东方画本来就没有技巧吗,所以才会撕声吗?”

    “五小姐,本官虽不懂音乐,可是却知道那曲子极难,平常人就算撕声也是正常的……”查案的官员辩解道。

    “本小姐学曲十几载,从小就练噪音,又岂会是平常人?你这是侮辱我呢?本小姐平时在府里都唱得好好的,不只一次唱过这首曲子,从来都没有难倒我,我有人证。”

    “本小姐学曲十几载,从小就练噪音,又岂会是平常人?你这是侮辱我呢?本小姐平时在府里都唱得好好的,不只一次唱过这首曲子,从来都没有难倒我,我有人证。”

    东方画说得很激愤。

    “谁?”

    “她们……”东方画指着东方恋,还有东方淑,东方青,“我们姐妹四人,平时都是一起学习的。六妹妹,你是知道我可以唱出那首曲子的,那首曲子虽有难度,却难不倒我。”

    东方画一副惹人怜的看着东方恋,希望东方恋为她说句话。

    慕容以也心惊,如果今天东方恋,东方淑,东方青肯帮东方画做个证,东方画还不至于太丢脸。

    就算查不到所谓下药证据,也只能说是一时失常,并不是没有真才实学。

    但如果她们不愿意做证,东方画既没有才艺又打肿脸充胖子的名声,是坐定了。

    慕容以很急,狠狠地对东方恋投去一眼。

    “六小姐,是不是这样?”

    皇后问东方恋。

    “臣女……”东方恋看了一下在场,又看看慕容以,有些发怵的模样。

    皇后似乎意会,又道,“但说无妨,一定要说实话。”

    皇后无比威严的看着东方恋。

    “是。”

    东方恋行了半礼,才道,“皇后娘娘。平时臣女与两位妹妹,的确与五姐一起学艺,五姐平时唱歌……怎么说呢,恋儿不是专业的乐师,并不知道五姐的水平如何,只是常常看见五姐捏着嗓子唱,似乎表情还有些……痛苦……”

    意思是东方画唱歌不怎么样儿。

    “你……东方恋,你说谎?你为什么要害我?为什么要说谎。果然,对我下药的人就是你,就是你。”

    东方画一张美丽的脸孔气得狰狞,在场众人也是第一次看见凰城的第一美人这副模行,不免有些失望。

    “七小姐和八小姐有何话要说?”

    皇后为示公证,怎么也要东方淑和东方青说两句。

    只见二女交换了一个眼神,她们都心知肚明刚才有子车孟为东方恋做保证,如今的东方恋已经有所倚仗了。

    就算是皇后娘娘,想怕为了卖子车孟一个脸面,都不会为难于东方恋的。

    而慕容以,她们刚才已经得罪了一次,没有依计划将第一名的名誉让出来给东方画,回到府里有她们好受的。

    所以今天慕容以和东方画不倒,就是她们倒。

    想通了后,两女先后跪下,徨恐地道,“臣女,臣女不敢编排嫡姐的不是,可是……六姐姐说的话是真的……”

    “你们说什么?”东方画只觉得气血倒流。

    这东方淑和东方青,平时可是不敢与她这个嫡女做对的,今天这是怎么了?

    似乎一切都失控了。

    东方画顿时不知道该如何力挽狂澜,下意识的寻找靠山,向慕容以走去。

    “娘,她们三个都串通一气欺负我,居然作假证……”

    “闭嘴。”

    慕容以也隐隐觉得大事不好了,今天所发生的事情桩桩件件,都是她意料之外的。

    她绝没有想到平时乖巧得象只小猫一样的东方淑和东方青,居然会与她作对。

    她绝没有想到平时乖巧得象只小猫一样的东方淑和东方青,居然会与她作对。

    还有东方恋,她那佯装极好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阵阵的锋利。

    饶是慕容以这个老阴深算,大半辈子周旋于宫帏与后宅之间,玩尽手段的人,都拿不准这个东方恋到底要做什么……

    ……

    慕容以的脑筋转了几个策略,想来想去,她只好当机立断,拉着东方画跪下,“画儿,咱要愿比服输,一山还有一山高,咱的确技不如人,输了也要输得漂漂亮亮。皇后娘娘已经派人查过了,却查不到什么,咱只能自认倒霉,这发挥不好也是常有的,一时的输赢不代表什么……”

    慕容以揣的是气度大方。

    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心里是气得肠子都折过来翻过去的了。

    随后,慕容以又对皇后说,“恭喜皇后娘娘的侄孙女欧阳小姐夺得百花翘首。”

    “香儿的确有才。”皇后也很为自己这个侄孙女而感到骄傲,“但是本宫也不会偏袒,在场贵女中还有谁要挑战香儿的?”

    皇后扫了一眼,发觉大家都不说话了。似乎都对欧阳香心悦诚服。

    可是,这还不够,为了让欧阳香这个百花翘首的名声没有争议,皇后亲自点名,“慕容小姐,本宫知道你的棋下得很不错,何不挑战一下香儿的棋艺呢?”

    “回娘娘。”

    慕容落紫站起来,只见她一身肌肤胜雪,明眸皓齿,秀丽端庄,美貌中还带有一股英挺之气。

    “落紫平时得府中几位哥哥教导,棋艺虽然尚可,可是,又那里比得过欧阳小姐呢?谁都知道欧阳小姐的导师可是她的哥哥欧阳世子,而欧阳世却是这凰国不遑多让的第一才子,欧阳世子棋艺一绝,欧阳小姐的棋艺也必也是不比常人的。紫落不敢自讨没处与欧阳小姐较量。”

    一身淡紫色衣裙的慕容落紫应对得体。那衣衫上绣着小朵的淡粉色栀子花。头发挽了一个松松的髻,斜插一根步摇,整个人显得几分典雅又不失活泼。

    “宇文小姐呢?本宫记得你的书也是极好的,本宫还看过你写的字,与香儿也是不相上下呀。”

    皇后的目光又看向宇文海兰。

    “皇后娘娘。”

    宇文海兰站起来。

    她的瞳仁很亮,那里面媚而不妖,是一个令人赏心悦目的婀娜女子。

    “臣女的字虽然不错,可是还是不敢挑战欧阳小姐了。其实不满娘娘,臣女平时和欧阳小姐也有来往,还砌蹉过,结果就是臣女甘败下风。臣女万万不敢与欧阳小姐争这百花翘首,臣女觉得以欧阳小姐的才学,已是当之无愧的百花之首,没有任何争议。”

    “本郡主认同宇文小姐的话。”

    没有被点到名,却自觉站起来的龙昭然道,“今天这个百花盛会的翘首之名,除了欧阳小姐外,本郡主谁也不服。尤其是那些明明没有才学,却打肿脸冲胖子的人……”

    昭然郡主说着,微微扫了一眼东方画,顿时又把东方画气得几乎血冲脑。

    昭然郡主说着,微微扫了一眼东方画,顿时又把东方画气得几乎血冲脑。

    慕容以赶紧拉住东方画,不让她发作。

    “那便好吧。既然没有再挑战的人,本宫就宣布这百花盛会翘首之名欧阳香。

    “香儿,按照之前本宫的诺言,你可以对本宫提一个愿……”

    “母后。”这站起来打断皇后之话的人,居然是五皇子龙起沐。

    龙起沐今年不过二十,他容貌俊美,以紫玉冠固住那乌黑的头发,身着一套贵重的浅色云锦,领口处绣着青雅的翠竹,身系腰带,腰带上挂着一块上品的四色玉,身材修长,挺立。

    他的唇角惯性的浮出一抹淡笑,眸如天上的云朵,飘渺而青辙……

    他的眼光似乎有一种特别的魅力,那样不轻不重地落在远处的东方恋身上。

    一时,东方恋的眼光,竟然不期然地与龙起沐撞上。

    恋儿,不管你相信与否,不管你如何看我,我……喜欢你。

    前世,最后的时刻,龙起沐对她表白了。

    一直没有想过龙起沐会喜欢她,可是前世的她即使是到死,也明白自己与龙起沐之间,只是朋友。

    东方恋快速的移开自己的眼睛,不忍与龙起沐对视。

    ……

    “沐儿,可是有什么话要说?”

    要说皇后与那个皇子比较亲厚,那便是五皇子龙起沐无疑了。

    龙起沐的母妃宁妃,对皇后向来都是恭敬有加的。还有就是龙起沐本人的性格很淡然,什么都不争,又温顺无害,深得帝后喜爱。

    “母后,沐儿只是对东方六小姐的才艺,有点儿好奇。”

    龙起沐说,“刚才子车老前辈还说要与六小姐辩论,沐儿心想六小姐的才艺定然也是有的吧,为什么没有参加比试呢?”

    “是呀,六小姐,为什么你只是参加了辩论?”其实皇后也很想知道。

    “六妹妹,你还不跪下,你这是在藐视皇后娘娘!这百花盛会是皇后娘娘一手举办的,你却只顾着捧子车老前辈的场,你将我们当朝高贵的皇后娘娘放在何处了?”

    东方画义愤填膺,终于逮到机会好好打击东方恋了。

    “臣女绝对没有藐视皇后娘娘的意思。”

    东方恋赶紧为自己辩解。

    这与皇室人相处,一言一语间都好重要。

    皇室人最看重的便是自己的身份,地位,以及能不能得人尊敬,响应。

    这皇后娘娘虽然大度,却也是皇室中人,平时治下也是非常严的,凡是不守宫规的人,无论是嫔妃还是宫女,都一律严办,而那些藐视她的人,更会被处以极刑。

    东方恋可不想自己被“藐视”二字加害。

    “皇后娘娘,臣女知道自己才疏学浅,根本不是众位姐姐们的对手,就算参加,也只是浪费大家的时间,甚至还会出丑。可是皇后娘娘之前又有言,希望大家都参加,是以臣女才会去找子车老先生辩论几句,可是没说几句话就败下阵来,落荒而逃。”

    “真是这样吗,子车老先生?”皇后听闻东方恋用“落荒而逃”来形容自己,不由得呵呵一笑,言语之间已经是轻松下来了,也不会再怪责东方恋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