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2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9253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管家,我已经派人去接大哥来我的院子里住了。麻烦你告诉爹,以后大哥就住在这里。我会照顾他的生活起居的,就不劳慕容以费心了。”

    “这……六小姐?”周富业更是肯定了,东方恋已经知道了她非慕容以亲生,否则她不会去管东方冀这个傻子大少的事情。以前东方恋虽然也同情东方冀,却会顾及到慕容以的感受,绝不会象如今这样明目张胆的。

    “麻烦管家了。”

    东方恋随之从袖间拿出一枚三色玉佩,这可是贵品的好玉,市场上可要二万两起呢,慕容以治家一向比较小气,表面上看着是提倡节敛,事实上钱都跑入她自己的小金库了。

    这管家周富业,腰间也只有一枚二色玉,是绿白色的玉,这色泽最多就是个中档,卖个五六千两而己。这身价,对于一个左相府的管家来说绝对算不得是什么好待遇。

    “这个,望周管家笑纳。”

    “哎呀,六小姐,可使不得。”周富业一看东方恋拿出了三色玉,吓一惊,他是知道以前东方恋享受的是什么待遇的。

    她怎么会有这种好东西?

    “管家就拿着吧,象这种破东西,本小姐可多的是呢。”

    东方恋笑意盈盈,态度随和,“若是管家不好意思,不如帮本小姐办件事情?”

    “这……什么事情呀?”

    周富业在左相府混了这么多年,不能说一身高洁,只要是他能力范围内可以办的事情,又不触及到东方丰远不快,他多少会行个方便,自己收点好处的。

    “我丫头,绿儿。你认识吧?”

    东方恋睨了绿儿一眼。

    “这绿儿丫头可是老奴看着长大,自然认识。对了,老爷这两天还提过绿儿呢,说绿儿手艺活不错……”

    东方丰远被罚跪那天,浑身疲劳回到家,是绿儿上前服伺的。

    “那你得空了就在爹面前提提绿儿一家呗,绿儿的爹是咱们府里的长工,她娘也在二姨娘院里干活,负责针织……”

    “此事老奴就可做得了主。”周富业完明白了,这东方恋是要在府里安插势力,提升身边丫头亲近的人。

    看今天东方恋对上慕容以的态势,居然也是难分高下,再说东方画被推入了冥婚危机,未来左相府的天下还不知道是谁的呢,于是周富业权衡了一下,说,“如此,就让绿儿的爹跟在老奴身边做跑腿吧,小姐看如何?”

    “那就谢过管家了。”

    只要跟在周富业身边长长见识,往日提升的可能自然是有的,东方恋也不急。

    “那无事,老奴便退下了。”

    “嗯,以后要拜托管家的事情还多着呢,父亲那边,若是有什么想法,周管家可要给本小姐通通气哦。不会亏待你的。”

    “老奴若力所能及,自然会的,六小姐。”

    “那便好。”

    ……

    打发走了周富业,绿儿咚一声就跪下了。

    “你怎么了?”

    东方恋有些莫名。

    “谢谢小姐,刚才提升奴婢的爹了。”

    绿儿知道东方恋开始实行之前对她的承诺了,帮他们一家子在府内提升地位。

    绿儿知道东方恋开始实行之前对她的承诺了,帮他们一家子在府内提升地位。

    “我这也是为自己以后设想,你不必谢我,我身边的人在府里谋得了更多的权利,我就可以更加掌控这个家……只是希望你爹,能好好利用这个机会,跟在周富业身边多学习。周富业是很得东方丰远的信任的……”

    “奴婢知道,奴婢一定告诫爹爹。”

    “嗯……”

    东方恋等了一阵没见东方冀被淡二,淡三带回来,知道那边发生了事情了。

    她有些坐不住,“走,我们去瞧瞧。”

    ……

    到了伺堂,跟她预料的一样,打成一片。

    不过这次不是慕容以的隐卫,而是数十名家奴,由于对方人数众多,又都是一些孔武有力的家奴,淡二淡三和他们缠斗在一起……

    ……

    东方恋到来的时候,同一时间,慕容以也被引来了,还有平时不怎么出屋的映夫人,也来了。

    映夫人身边除了东方恋刚刚派去的淡六,就只有一个伺候的丫头,叫小怜。那淡六也没有现身,东方恋交代了他隐身的。

    东方恋正想出手扶起坐在地上的东方冀,就见一个人影向东方冀飞奔去……

    是那个丫环。

    “大少爷……”

    小怜快步而来,看见东方冀被殃及池鱼,左边的脸都被打伤了,立马红着眼睛伸手,欲扶起东方冀。

    慕容以见此一喝,“谁都不许管这个傻子,他犯了错,正罚跪呢……”

    “可夫人,大少爷流血了。”

    小怜壮着胆子说。

    “你这个死丫头,你活腻了不成,连你也敢不听本夫人的话了?”

    慕容以觉得这几天自己太没有威严了,作为左相府的正牌夫人,她何时受过这等窝囊气?

    “请夫人饶了冀儿,冀儿受伤了,需要替他处理伤口,不然会得伤风的。”

    映夫人的声音淡淡的,看似无争,却散发出怎么也掩饰不了的高贵气质。

    她向来只是偏安一方,由于很清楚自己的身份一旦高调,会为自己引来怎么样的后果,所以她一直表现得没有存在感。

    少数的几次为自己抗争,也都是因为有人危害到东方冀的性命或健康,这是她的底线。

    她自己怎么样都可以,甚至东方冀在这个府里的待遇如何低下也没有问题,只要他活着。

    但如今,东方冀受伤了,这是她这个做母亲的无奈,她没有能好好保护他。

    “哼,只是小伤,他身体强壮,不会死的。”

    慕容以的神色很冷……看向映夫人的眼光,更是仿如一条毒蛇。

    天知道慕容以是有多么恨这个女人,这女人顶着一张天然纯净的脸,就会勾引男人。

    这个勾人的狐狸精,一袭素净的衣裳,身上下没有一件首饰,扑素无比,却无损她的风华。而且上天太优待这个女人了,年近四十了,却一点都没有中年妇人的感觉,反而风华无双,岁月在她身上就好象停顿了似的。怎么能让人不妒忌?

    反观自己,虽然这些年极力保养,可是岁月不饶人.

    反观自己,虽然这些年极力保养,可是岁月不饶人,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轻,怎么也是三十出头的女人了,再也没有了少女时期的风华……那脸上的细纹是涂再多的粉也掩饰不了的。

    ……

    慕容以不让小怜去扶,小怜也不敢动了。但东方恋可不管慕容以什么脸色。

    只见,她已经走到东方冀身边,“大哥,你快起来吧,坐在地上冷着呢。”

    “东方恋,你敢不听我的命令?”

    慕容以气得脑袋生烟了,她看今天东方恋就要造反了。

    “夫人,你虐待庶子也就算了,可大哥,他是左相府的长子呀,也是你随便虐待的吗?”

    以前怎么样东方恋已经无可奈何,追悔莫及了,但她要保护好以后的东方冀,让东方冀和自己的亲生母亲映夫人,都不再受伤害。

    “哈哈,长子!”

    慕容以冷笑一声,仿佛听到天大的笑话似的。

    随着她讽刺的笑声,有更多的人到来了。二夫人吴氏和东方淑,三夫人沈氏和东方青,还有四夫人周氏,五夫人洛氏。

    当然东方丰远也到来了。

    他本来是不想来的,可是听到周富业说映夫人被迫出佛堂了,他便不得不来。

    所有人都来了慕容以也不怕,她正好可以借这个事情立立威呢,告诉所有人这左相府还是她这个女主人说了算的,包括她要惩治东方冀,仍然是可以跟以前一样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

    “老爷。”

    慕容以对东方丰远行了一礼,扬起以往般的口吻说,“老爷,敢问这个府里的事情,还不是我这个正妻说了算?老爷是百官之首,象这种家宅的事情老爷向来都是让为妻分忧的,是不是?”

    “怎么又闹起来了?都给我住手!”

    东方丰远有些烦心,高声一喝。今天发生的事情够多了,他只想安静一下。

    曾几何时,这个家连安静一下也成为奢侈了?

    所有人,随着他的高喝,都住手了。他们分两侧站立,一侧立在慕容以身后,淡二淡三则站在东方恋身后。

    慕容以见此,对东方丰远挤出了个笑容。

    “不是为妻要闹,是这个逆女。”

    慕容以脸色转冷,指着东方恋,“东方恋,你忤逆就算了,我这个当长辈的看在老爷的面子上,尚可以留你在这个府里,不赶你走,可是你也未免管得太多了吧,居然管到我的头上了。我不过是要惩罚一下这个小偷德性的傻子,你就要多管闲事,以后这个家里到底是谁说了算?”

    “公义说了算。”东方恋一笑,那眼睛也含了几分冷,望着自己的父亲,“爹,大哥可是你的孩子,是我们左相府的长子,难道你就任由自己的孩子被这个恶毒的女人糟塌和虐待吗,传出去对你的官威有好处吗?”

    “哈哈,东方恋,你想多了吧。”

    慕容以冷声一笑,“外界根本不知道这个傻子的存在,他又怎么会是你爹的孩子呢。这个傻子根本也没有入东方一族的族谱,他只是一个野孩子而己。”

    慕容以冷声一笑,“外界根本不知道这个傻子的存在,他又怎么会是你爹的孩子呢。这个傻子根本也没有入东方一族的族谱,他只是一个野孩子而己。”

    “是吗?野孩子?”

    东方恋望了自己母亲映夫人一眼。只见映夫人脸色一白。

    东方丰远同时也看了映夫人一眼,映夫人没有与他对看,而是避开了所有人的目光。映夫人的心情只是她自己知道。

    一个失去家国的前朝公子,可的是怎么样的日子呀?

    不是当事人,外人根本是无法想象的。她曾经是高高在上的公主,生在深宫,长于深宫,从来不食人烟。

    某一天,她的国破了,家没了,她被东方丰远这个新朝贵族收到府中,一切事情都由不得她做主。

    她也曾想过了结自己的生命,结束这一切苦难,可是谈何容易呀?一来缺乏勇气,二来她在等一个人。

    在没有等到那个人之前,她不能死……

    “爹,你不说句话吗?”

    东方恋想知道东方丰远对东方冀,自己的亲血骨,到底是怎么样的态度。

    真的会因为他是前朝皇室的皇族,就不管亲子的死活,赶尽杀绝吗?

    还有他对映夫人,到底是怎么样的感情?真的是只贪图她的美色吗?

    “把大少爷带回去吧,处理一下伤口。”

    东方丰远终是说。

    “老爷?”

    这样的处理方式是慕容以接受不了的,再这样下去,她在这个家里还有什么地位?

    “散了。”..

    东方丰远一点都不想再纠缠于这些破事了,他看到慕容以有些不爽,于是又转身,对慕容以道,“夫人,你跟我来。”

    “老爷,今天的事情不能这么算了。”慕容以始终气愤难平。

    “夫人?”

    东方丰远正色又严肃的看着慕容以,慕容以在他的眼光压力下,终是败下阵来。

    她再强势又如何,她是镇国公府的嫡女,左相府的夫人,又如何?

    她的身份是东方丰远给她的,在这个以夫为纲的时代,她作为一个女人,能不听东方丰远的话吗?

    虽然很不甘心,各种怨恨,可慕容以也只能乖乖的跟着东方丰远离开了。

    ……

    ……

    随着东方丰远的慕容以的离开,其他人见没有热闹可看,也都散了。

    只是二夫人吴氏极意味深长的看了东方恋还有映夫人一眼,微微一笑,却是什么也没有说。

    ……

    东方恋将东方冀带回自己的院落里,让绿儿准备了一些东西给东方冀吃,看他快饿坏了,然后又吩府了绿儿给东方冀准备沐浴的衣服,替他清洗身体……淡二淡三也在旁边伺候着东方冀。

    东方冀仍然傻里傻气的,东方恋见此抬笔写下几个药方,吩府绿儿明天出府抓些药回来,每天煎给东方冀喝了,希望能疏通一下他的灵慧二筋。

    东方恋如今灵术方面还没有深到可以轻易解开被封锁的灵慧二筋,她也不敢乱试,只能先以药治。

    希望东方冀可以有所好转。

    ……

    映夫人是第一次到东方恋的院落,刚才东方恋请她来的时候,映夫人还犹了一下.

    映夫人是第一次到东方恋的院落,刚才东方恋请她来的时候,映夫人还犹了一下,可是映夫人即使再深居简出,也知道今天东方恋与慕容以闹得很厉害,怕是连表面的关系也维护不了了,慕容以也会知道了什么,这种事情就是想瞒也瞒不住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