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3章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9341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大唐之最强帝王盛华掌家小农女

    想到此,映夫人无奈,对未来有些惶恐不安,跟着东方恋来到了恋阁。

    看到这里虽然偏僻,简陋,可是风景秀丽,是个不错的居所。

    “恋儿,未来慕容以是不会放过你的。”映夫人深深为东方恋忧虑。

    本来她还想着有一个女儿可以不令她操心,挺不错的,虽然不能与她相认,可是只要她过得好,就行了。至少东方恋过得比东方冀强,她已经满足了,没有要求了。

    但,如今……

    “娘。”

    东方恋握着映夫人的手,知道她想什么。

    “娘,这些年来,你受苦了。是女儿的不孝,一直不知道内情,一直被慕容以蒙蔽。对你和大哥什么也不能照顾……”

    “是我的错。是我把你交给慕容以的。”

    映夫人对此有很深的愧疚。当年虽然是没有办法之下才这么做,到底是她没有能力保护自己的女儿。

    “娘,过去就算了。我不怪你,希望你也不要怪我一直对你和大哥无法伸出援助之手。但是未来我想保护你们。”

    东方恋的想法很坚定,“娘,我不会再让你们吃苦了,放心吧,娘。”

    “我怎么样都无所谓,恋儿,我还是担心你呀孩子……”

    “娘,这些别说了。我会保护自己的,娘以后打算怎么办呢?”

    “还能怎么办?”今天的事情能以这种方式收场,映夫人已经谢天谢地了,她已经做好了打算,以为东方冀会继续受罚的。

    “娘,你觉得爹……对你如何?”

    “他?”

    映夫人戚眉,想了一下,摇摇头,“不知道。”

    “娘怎么会不知道呢?”

    东方恋极想知道东方丰远对映夫人究竟是怎么样的态度,只是贪图美色,还是也有一些感情?

    东方丰远到底对映夫人如何,就是前世今生,她用所有的认知加起来,也没有办法好好归纳出来。

    要说她这个爹,东方丰远,那绝对是一个头脑清醒,对权力掌控得极好的男人。

    他为了巩固自己的权势,可以做出许多牺牲,比如说送自己的嫡亲女儿东方琴入宫伺候一个老头子!

    “我是真的不知道。”

    映夫人摇摇头。

    “那你对爹,一点感觉没有吗?”

    东方恋知道自己这么问,有些不合宜,可是她也想知道映夫人对东方丰远的态度,毕竟相处这么些年了,会不会有一些感情存在?

    “感觉?”

    映夫人轻笑,“我不知道,不过就算有感觉,当这个男人不断虐待自己的亲子亲女,甚至纵容他的妻室虐待自己的亲子亲女,你觉得我对他还会有什么感觉吗?”

    映夫人说得非常冷静,要说她的人生中还有什么值得留恋,那就是一对儿女。

    映夫人说得非常冷静,要说她的人生中还有什么值得留恋,那就是一对儿女。

    “我明白了。”

    东方恋点点头,她也是经历过爱情的人,爱情远没有想象中美好,任何的负面都有可能损毁了那理想中如梦似幻的爱情。

    她与龙起津之间不可谓不相爱,可是走到最后呢?

    那么样的深爱,尚且经不起折腾,何况映夫人和东方丰远之间,绝对没有多么深厚的爱情呀。

    “娘……你……可有喜欢的男子?”

    东方恋想到前世,映夫人被慕容以设计浸猪笼的事情。

    回想那时候慕容以是亲自逮着了映夫人和那男子。那男子与映夫人一样的年纪,想必那男子就是映夫人一直等待的人吧。

    “喜欢?”..

    仿佛是很遥远的记忆了,映夫人再次摇摇头,“我不知道。他,是纳兰世家的继承人,本来是被家族寄予重望的,可是在家主甄选的决斗中,他叔叔纳兰扣使诈,以邪术赢了他,之后纳兰扣以邪术启动长生阵,乱国,也使纳兰家族惹来杀身之祸。

    “我只知道在凰国大军杀入凰城的时候,纳兰家为了保存实力,一夜之间隐退,而他也不知所踪。

    “我还记得有次我跟他说,我对上古遗术感兴趣,问他能不能教我?他说只有成为纳兰一族的人,才可以学习上古遗术,然后我就开玩笑说,我嫁给他,他那时候看着我的眼睛许久许久,终于把上古遗术的秘笈给我,说让我研究研究……

    “之后,由于战乱,我便没有再见到他,也不知道他如今怎么样了。我只知道,我还没有还给他遗术的秘笈,我知道那个秘笈对于他们家族极为重要……,而且现在的我,也早就配不起他了。

    “我燕月映,不再是燕月皇朝那个高高在上的金枝玉叶,我……只是一个被人侵占了身子,并且苟活着,沾污了皇族名声的女子。我不能以身殉国,我甚至死后,都没有面目见自己的祖先……”

    映夫人说着感觉万分伤心,便流下了眼泪。

    东方恋抱紧她,她完了解母亲的这种感受。

    ……

    映夫人的各种心事都憋了许多年了,也一直得不到宣泄,如今终于可以和女儿说一说了,于是母女俩便相抱着,聊了许久,直到深夜映夫人才离去。然后东方恋也一夜未睡,她失眠了。

    ……

    第二天。

    东方恋的状态有些不好,她失眠,到早上才有睡意,草草睡了下,柳儿又叫她起床了。

    “小姐,七皇子和安乐公主来坊,安乐公主还说要见小姐你呢。”

    柳儿替东方恋打好洗脸水,准备替她洗漱。柳儿知道昨夜东方恋没怎么睡,虽然躺在床上,却翻来翻去的不知道在折腾什么。

    “安乐公主?”

    东方恋一听到安乐公主,感觉想不通,“我与她没什么交情呀。”

    她为什么来找自己?等等,刚才说龙起津也来了?

    “七皇子吗?”她一下子坐起来,看着柳儿。

    “七皇子吗?”她一下子坐起来,看着柳儿。

    柳儿柔和一笑,似乎对龙起津颇有好感,“好呀,七皇子也来看小姐了呢。奴婢想应该是七皇子想见小姐你吧,这明眼人都看出来,安乐公主不过是被七皇子拖上而己,否则他不好来见小姐呀……”

    “若是龙起津,不见。”

    这人没什么好见的,见一次闹心一次,有什么好见的。

    “可,是安乐公主要见小姐你。这也不见吗?”

    柳儿想不通,在宫里百花盛会的时候,小姐先是对欧阳世子表现得很冷淡,人家明明好意帮她,她却是说人家不需要帮她,似乎有点不领情。

    如今对七皇子,更是冷淡,甚至有种厌恶似的。七皇子什么时候得罪了她家小姐了?

    “告诉他们,本小姐有些不舒服,就不见客了。”

    东方恋又躺下。

    “可小姐,你就算不想见他们,也得起床了。你昨天不是才让我提醒你,今天要去天香楼,赴一个约吗?”

    柳儿虽然不知道是什么约,但今天东方恋让她跟在身边,她只要去了天香楼自然知道对方是谁了。

    难道小姐有心上人了?所以才会对欧阳世子和七皇子都表现得很冷淡?

    但小姐什么时候认识了男人了?难道是那天去玉茗居那天,小姐打发自己先回来,后来小姐结识了什么人吗?

    “哦,是哦……天香楼。”

    东方恋一想到龙景狂,立马起床了。那棵大树她还要巴着呢。

    “小姐你真不去见安乐公主和七皇子吗,他们好歹是皇家的人,得罪不起吧?”

    “不管,就告诉他们我不舒服。爹会处理的。”

    如此小事,不用她教东方丰远怎么做了吧?

    “那……好吧。”

    柳儿真拿自家小姐没有办法,小姐似乎比以前有想法,果敢多了。

    ……

    左相府,前厅。

    一刻钟前,七皇子龙起津和安乐公主携了礼物上门,正式到访。

    龙安乐打扮隆重,一袭云锦,云锦上绣着淡蓝色的小花纹,裙裾上还绣着洁白红梅,在腰处用一条白色腰带将那纤纤的小腰束住。一头青丝绾成如意髻,仅插了一支梅花白玉簪,既然简洁又却显得清新优雅。

    而龙起津,身穿白色的锦衣,头束玉冠,玉质般的璀璨五官,优雅的步履,倍着龙安乐一起,步步生莲的走进左相府。

    作为皇室公主及皇子亲自登门造访,是一件很隆重的事情。

    东方丰远闻风,已率正妻慕容以及几位姨娘,连带嫡女东方画,庶女东方淑、东方青一起,接见了七皇子和安乐公主。

    “七殿下何以来寒舍了?下官真是有失远迎。”东方丰远官态做得很足。

    他本是堂堂左相,百官之首,面对一个皇子虽然要恭敬有加,却不必做到如此低姿势,可东方丰远就是做到了。

    他这些年来,随着朝堂风云变化,而更加步步小心,这些皇子们更是一个个都不会得罪,因为说不定未来就是他们继承了这凰国江山,登上九五之尊呢。

    这些皇子们更是一个个都不会得罪,因为说不定未来就是他们继承了这凰国江山,登上九五之尊呢。

    东方丰远看,这七皇子也是很有机会的。

    首先他母妃是安妃,四妃之一,四妃之中资历最老。

    安妃的娘家可是太师府,在六大家族中排行第四。

    再说龙起津的外公,也就是太师刘绮卫,那可是皇帝的帝师,又是天下四大儒之一,是子车孟的师弟。

    刘绮卫门生三千,历届的科举考试他都是监考之一,这个势力绝对不可小视。

    也是因为这一点,他们这些百官之前才保举了七皇子的兄长,四皇子做太子。

    心想这四皇子是如今仅存的皇长子,又有太师府撑腰,怎么也是有机会吧,却想不到皇帝根本不喜。

    也是,或许在皇帝的眼中一向没有什么主见的四皇子,并不能堪当大任。

    如今皇帝所倚重的是六皇子,七皇子。

    可是这两个皇子中那一个能胜出,还未可知。

    上一次东方丰远压错了宝,这一次怎么也要认真看看,思前想后,想清楚才下注。

    省得再次猜错了皇帝的心思,到时候吃不了兜着走。

    在朝为官可不容易,尤其是常伴君侧,若是猜不准皇帝想什么,前程堪忧。

    ……

    “丞相大人不必如此客气。本殿也是陪安乐皇妹出宫的,安乐皇妹说昨天见着你家六小姐,特别一见如故,就想结交,于是就来了。安乐皇妹是个爽快的人,希望左相大人别见怪呀。”

    龙起津一身云锦,高贵异常,他本来就长得俊美,气质高雅,说话速度温和却含有力道。他的一番话虽然是借着安乐公主的由头,可是却没有什么掩饰,说得很露骨。

    因为昨天的百花盛会上,安乐公主与东方恋没有交流,根本话也没有交谈一句,何来的一见如故?

    分明是龙起津想见东方恋!

    可大家都不会戳穿他。

    尤其是东方丰远,为官多年他早已成精,龙起津一句话,他就意会了。

    他笑得很和气,“七殿下请稍等,下官马上让人去请小女。其实这种事情七殿下您只要知会小女一声,让她过府一聚即可……”

    东方丰远没有说入宫一聚,因为他深知想见东方恋的是龙起津。

    而龙起津已经出宫建府了,如今就住在七王府。

    ……

    旁边的慕容以和东方画交换一个眼色,听着东方丰远与龙起津的对话,很是窝火。

    要知道,这七皇子龙起津,绝对是母女俩筹划的对象之一。

    可人家没看上东方画,居然看上那贱蹄子东方恋了,叫她们心里是何种滋味?

    看东方丰远的回复,显然已经是默许龙起津与东方恋来往了,这叫她们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七殿下。”

    慕容以笑笑,绕到龙起津身边,她心里虽然极不好受,可是脸上仍然挂着怡人的笑容,“七殿下能光临我们左相府,是我们左相府的福份,七殿下请坐吧。”

    同时,慕容以向东方画使了个眼色,让她知情识趣一些,想办法讨好龙起津。

    同时,慕容以向东方画使了个眼色,让她知情识趣一些,想办法讨好龙起津。

    东方画也是个聪明的,自然知道怎么讨好男人,怎么拉近两人的关系。

    只见,她亲自为他上茶,“七殿下,这是小女亲自泡的茶,请七殿下评赏。”

    “多谢。”

    出于礼貌,龙起津小喝了一口。

    而东方画一双美丽的眼睛若有祈盼的看着龙起津,似乎在等他赞赏。

    可惜龙起津只淡淡说了一句,“五小姐的茶艺不错。”

    “不敢。”

    东方画表现得低眉顺眼,一副温贤良淑。

    在她看来,虽然龙起津对自己并没有特别的赞赏,可是他显然没有讨厌自己,所以说她还是有机会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